第二百五十七章 塞人

    “那铺子不是我的,是薇儿自己买的,秋文的事,我做不了主,自己问她去!”聂秋染脸色也跟着黑了,他没料到这事儿会被聂家给知道,一看这会儿聂夫子的模样,恐怕也是赞同这件事儿的,他冷笑了一声,那头孙氏便已经嚎了起来:“她嫁到咱们家,什么不是我的,咱们秋文只是去自己的铺子做事收钱,免得被崔家人将钱给诳去了,有什么不对的!”

    崔薇一听到孙氏这话,顿时气得要死,一下子站起身来:“什么你的,那是我的嫁妆,嫁给聂大哥前就有的,是我自己的,婆婆要想抢儿媳的嫁妆,这天底下还没有这个理儿说的,我到时去县里击鼓鸣冤去!”

    这古代虽说处处对女子不公平,但也不是完全没有一点儿好处的,至少这七出之条中,女方也不是男方随便便能休弃的,而这嫁妆也是女方私产,此时恐怕有不少婆婆谋儿媳嫁妆的事儿,毕竟哪家女孩儿嫁人嫁妆也不过几床被子而已,婆婆收去便收去了,而此时的女子大多被人教得相夫顺子,孝敬公婆,被公婆拿捏得死死的,孙氏自己当初嫁过来时也被婆婆收过嫁妆,她这会儿一旦做了婆婆,只觉得威风无比,又听到崔薇有店铺,顿时笑得脸上都开了花,以为自己发财了,谁料崔薇竟然说自己若要抢她东西,她要去县里告自己!

    孙氏顿时便呆住了,那头聂秋染便看着崔薇笑了起来:“娘若实在只顾眼前。没见过银子那可不行,两年后我是要下场的,此次前去,必定能取进士,若为这点儿银子闹出事儿来,往后我实在不敢想像若我出仕,娘会不会因家事使我后院不稳。”

    他语气温和,但眼中却是露出诮讥之意来,看来孙氏心里火起。只觉得这个儿子完全不是自己生的,一有了媳妇儿便忘了娘,只是被他拿话一堵,又想到刚刚崔薇说要去县里告自己的话,她本来也就是欺善怕恶的,这会儿崔薇一硬气起来。她身后又有自己儿子撑腰,还有一个聂夫子也在阴冷的瞪着警告自己了,孙氏哪里还敢再闹,只能恨恨的将这口气咽了下来,瞪了一旁无所谓的聂秋文一把,拉了他过来。指着聂秋文便道:“那铺子不要我的,可让秋文前去学学。总成了吧?只学一学,又不要你的东西,往后学好了,他再去别家里谋个生路也好。”

    自己的儿子自己了解。

    聂秋文是文也不成,武更不就,成天只知逗鸡追狗,一把年纪了。还跟没长醒的梦虫似的,孙氏虽然也喜欢他这样时时腻在自己身边。可眼见着他年纪大了,聂夫子现在又辞了县上的活儿,天天瞧着这儿子不顺眼,不是三天一打,便是五天一揍,直打得原本好端端的一个小子,天天身上都带着伤痕,瞧得孙氏心里生疼,无奈之下也只有先将儿子送开,免得哪日活活被聂夫子给打死了。

    可就算是孙氏能想得通要将儿子送离身边,但现在遇着崔薇不同意,她心里不免有些不满了起来。

    本来她认为自己将儿子送走就已经很是不舍吃亏了,可现在崔薇竟然不愿意,孙氏难免就有些不舒坦:“只是在你那儿学学,又不是要你东西,不要你铺子不要你银两也不成了?”她是婆母,可这崔薇嫁到聂家来,她还没给崔薇立过规矩,孙氏已经觉得自己很宽容了,现在不过是求崔薇一件事,可看她不同意的样子,孙氏顿时就火大了:“今儿这事你必须给我办了!若不然,我聂家没有你这个儿媳妇!”她一边说完,一边重重拍了下桌子,冷哼着别开脸去了。

    聂秋染弯了弯嘴角,看着孙氏便道:“娘好大的架子,好大的火气!”轻描淡写一句话,像是在说笑一般,却是将孙氏营造出来的气势,又化去了大半,孙氏尴尬了起来,聂夫子狠狠瞪了她一眼,孙氏不敢吱声了,崔薇却是暗叫不好。孙氏若一味的相逼,她不同意孙氏拿她也没法子,可聂夫子现在不让她开口了,要是聂夫子提出这要求来,自己还真不好拒绝。

    她看了聂秋文一眼,此时懒洋洋的蹲在柜子面前,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聂秋文今年十五了,半大的少年现在唇角上方冒出胡须青影,脸上长了些痘痘,他也算是崔薇看着长大的,若是能帮他一把崔薇倒真不介意,不过这小子被孙氏宠得没边儿了,什么好的都紧着他,从小又没吃过苦头的,真能做得到什么事情?想到上回他羊圈里闹出来的事情,崔薇有些不信他真能认真做事,怕是到时人家一招呼他出去玩耍就跑了,尤其是自己不在城中,他跟崔敬平又是从小玩儿到大的,银子崔薇现在有不少了,不过她却怕聂秋文将崔敬平给拐着只顾玩儿了。

    “好了,老大家的,你就看着安排一下吧。秋文如今也是十五岁了,不小了,该做些事儿了,崔三郎懂事,教他一些也好。”

    聂夫子果然不出崔薇所料的开了口,他原本对于聂秋染娶崔薇还有些不满意的,但听到说她有间铺子,而且听人说进项不少,顿时心里松了口气,若崔薇是个能干的,往后聂秋染谋个官职要银子,她也能出一些,凭聂秋染举人的身份,谋个县令不在话下,比起潘家那潘世权,怎么都能耐得多了,以后聂秋染一旦入仕,只要有银子,不愁没有往上升之时,若能做到个五六品,也算聂家时来运转,他也是正经的老太爷了。

    一想到这些,聂夫子脸上笑意更甚,又叮嘱了崔薇几句,伸手不打笑脸人,再加上聂夫子都将孙氏给喝止住了,崔薇犹豫了一下,也只有无奈道:“公公,我先问问我三哥那边差人不,若是差人聂秋文再去吧,若是不差,我出钱给他学手艺去。”

    话都已经说到这份儿上了,聂夫子当然同意,他看不惯聂秋文这个儿子总在他面前晃荡,没个正形儿,若能将他发派得远远的,眼不见心也不烦,管他去哪边,在他看来都一样。因此聂夫子倒是同意了,可孙氏却是不满,兀自嘀咕着:“在别人那儿当学手艺,哪有自己家里的好,还得受人管制不说,做活儿又累。”崔薇一听她这话,真是气笑了。

    孙氏跟杨氏两人平日里别看闹腾得凶,可在某些方面,二人性格还真是像,就连这说话的语气与态度,孙氏也跟当初的杨氏一模一样,崔薇本来就不愿将聂秋文给招到自己那儿,就怕到时请神容易送神难,一听到孙氏这话,顿时就默默翻了个白眼:“婆婆当他是去做少爷的,还是做事的?那做学徒当然累,若婆婆有银子,不如给他开个店铺,让他自己做掌柜,不是更好?”

    “我不开店!”聂秋文眼睛晶亮,一下子站起了身来,表情有些兴奋:“我要去城里,我要跟崔三儿那家伙一块儿做事。”他说起做事的语气,就跟要去玩儿一般,满脸都是激动,这哪里像个十五岁的少年,简直如同**岁正好玩时候的年纪。崔薇强忍了心里的各种感受,也不说话,那头聂秋染已经开始准备送孙氏等人出去了。

    别说接待这些人崔薇有些烦燥,连他面对孙氏接二连三的要求,都有些不大耐烦,前辈子看她这样的嘴脸多了,现在见到越发觉得厌烦,这会儿更没了与她周旋的心思。聂晴自从被聂秋染揭破与陈小军相会的事情之后,聂晴这会儿心中乱得厉害,脸色青白交错,身体隐隐都有些颤抖,又将头低下去了,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姿态,只是她挡住的瞳孔中,却是隐藏着惊骇与害怕,她跟陈小军相会的事儿,怎么被聂秋染知道了?而且他点出还是在潘家,她跟陈小军在潘家相会只有过一次,而那次她见的人还不止是潘世权而已!

    聂晴这会儿心中又怕又慌,完全乱了分寸,她虽然有心思,但到底年纪还小,不能隐藏得住,幸亏孙氏等人这会儿心思放在想将聂秋文送到崔薇店铺去上,没空注意得到她,只是回头恐怕她的事儿是瞒不过去的。与她心情完全不一样的则是聂秋文,一面他能摆脱令他心里极度害怕的聂夫子,一面少年又想到自己能前去未知的临安城,而且那儿还有自己的好伙伴儿,当然是兴奋无比。将心情各个不同的众人都送走了,崔薇才颇为头疼的揉了揉脑袋:“聂大哥,聂二儿的事你说怎么办?”

    到底是他的亲弟弟,虽说成婚以来聂秋染都几乎护着自己,但崔薇仍是有些捉摸不透他的心思。聂秋染眼中寒光凛冽,面上却笑得温文俊雅,带着丝丝邪气:“让他去,不让他去,怎么逮着他们的小辫子。”他这话声音放得极低,崔薇听得不大清楚,聂秋染扬了扬眉头,将小姑娘搂进怀里,正色看着她道:“薇儿,让他去,这事儿对你肯定有些影响,不过你放心,往后我定然会是千百倍的补偿你。”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崔薇犹豫了一下,到底抹不开聂秋文与崔敬平的面子,也就勉强答应了下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二更~~现在不敢求小粉,中秋节大大滴加更,绝壁有惊喜,到时再求,亲们留给我好不好。。《浮霜》上辈子,她是父亲手中的一枚棋子,最终只落得三尺白绫魂断他乡。这辈子重新来过,她不再讨好任何人,不再强求任何事,只求在这乱世棋局中,肆意一把…女强文,he,宅里斗天下。感谢:欧雅儿、热爱生、两位亲投的两张粉红票~感谢:随蓝,亲投的粉红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57》,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五十七章 塞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57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五十七章 塞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