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调皮

    可是却没哪个同情她的,反倒都指着绍氏笑,直气得绍氏更是心里不舒坦,哭了一阵,见没人理自己,又灰溜溜的起了身来,往崔敬忠那边去了。

    崔薇跟着崔世福进了屋子,那头崔世福便勉强冲她笑了笑:“好些没,刚刚没将你吓到吧?”从昨儿晚上开始,崔世福到现在都没怎么阖过眼睛,满脸的疲惫之色,掩都掩不住。崔薇看了不由心中叹息了一声,干脆道:“爹,反正这儿也不差您一个人,不如我帮您盯着些,您自个儿回头睡一会儿吧。”

    她是一片好意,崔世福心中慰贴,却仍是摇了摇头:“不了,统共也就几日的事情,今日请了道士阴阳先生们来看过了,说是三日后下葬是好时机,只消忙完这一回便算完了,她嫁到咱们崔家来,我没教个好儿子,这事儿是我对不住孔家……”他话里意思竟然像是要赔绍氏一些银子般,崔薇眉头皱了皱,想到崔世福的性格,也不多说了。

    外头陆陆续续的来了不少客人,一般此时人家里办丧事儿也有亲戚村人要过来奔丧的,来的不止是杨家的人,竟然还有杨氏嫁到了隔壁村曹家的妹妹小杨氏等,一时间外头热闹得很,崔世福今日作为东道主,根本坐不住,连忙出去迎客了,那头杨家人拿了一小罐酒以及一蓝子十个鸡蛋做为礼了,那头大舅母刁氏看到崔薇出来时,面色还有些不好看,冷哼了一声,别过头去了。

    唐氏也领着杨立全站在后头,她现在有只腿被打得走路都有些一瘸一拐了,不大方便,这些年来整个人瞧着像是老了十来岁。牵着杨立全的手,恨恨的瞪了崔薇一眼,可她现在也不敢做什么,就怕自己一张嘴又被崔薇叫着还钱,到时若是她再告官,唐氏还得吃上一回苦头。

    杨立全今年已经九岁了,长得倒是高大,常年到晚的在外跑着,肌肤微黑,看到崔薇时冲她吐舌头扮着鬼脸。看得崔薇嘴角直抽抽。这破孩子当初被崔薇打过一回便将她恨上了,每回一来崔家都要折腾一回,只不过全是些小事儿。崔薇也不跟他计较了,这会儿杨立全一看到崔薇,顿时便哼了一声,转头四处望了起来。

    他原本早前跟崔敬平要好,但崔敬平自从收了玩性一心跟着崔薇学做糕点了之后。杨立全每回过来也不跟崔敬平玩儿了,这几年倒是跟同样调皮捣蛋又被宠得无法无天的崔佑祖要好了起来,两个小伙伴这会儿一旦见面,顿时便欣喜得不行,王氏正怕儿子非要跑到孔氏那边去瞧死人,小孩子天不怕地不怕的惯了。要真给瞧见非给吓一跳不可,她昨儿被吓得一轻,一整晚都做恶梦。现在脸色都是青的,看到杨立全过来了,乐得儿子跟他一块儿玩耍,自然便不再拘着崔佑祖,一边就与吴氏等人打了招呼后道:“外婆过来了。全哥儿也来了,正好跟小郎玩一会儿。”

    吴氏爱怜的看了杨立全这个曾孙子一眼。知道他都呆不住了,便冲他点了点头,温和道:“好的,你去跟小郎玩一阵儿,你们小孩子家,也不用拘在这儿。”崔佑祖欢呼了一声,忙就向杨立全跑了过去,两个孩子手拉着手,一会儿功夫便不见了踪影。

    那头杨家人刚刚坐定,门口处便又有人进来了,一个年约四十许岁,穿着一身青布衣裳的妇人由一个年轻些的小媳妇儿扶着进来了,一边还在与杨氏说着话,杨氏难得脸上带了笑意,那妇人一过来时,便看了吴氏等人一眼,加快了脚步,欢喜的便喊道:“娘,爹,大哥大嫂也来了。”这个妇人是杨氏的妹妹,小杨氏,是嫁到隔壁村曹家的,平日里跟杨氏也有过来往,她媳妇儿前两年刚生了孩子,也就比王氏晚了一年多,因此这些年来在家里侍弄着孙子,少有出来。

    崔薇来到古代好几年,也没瞧见过这小杨氏几回,这会儿众人都凑到了一堆儿,不多时连王氏的娘家人也过来了,屋子里顿时便坐不下了,杨家人不时想过来与崔薇套近乎,那头王家人也是,小杨氏更是话里行间都在打听着聂秋文兄妹的消息,一副想要做媒的样子,崔薇没坐多大会儿功夫便坐不住了,与崔世福打过招呼之后,又见奶奶林氏跟外婆吴氏都聊得招呼,刁氏等人跟小杨氏等也在说话,她干脆起身溜了。

    一出门口她才松了口气,屋里谈笑的声音隔得老远都能听得到,村里妇人都过来帮忙了,崔薇走出几步,便看到地上一堆堆的稀泥,顿时心中生了疑,想到刚刚杨立全跟崔佑祖离开的情况,顿时眼角抽了抽,忙加快了些脚步,远远儿的还没回到自己家房门前,便看到墙壁上与朱红的大门全是沾了一堆堆的湿泥巴,还有不少的小泥手印儿,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情况她只有崔佑祖跟杨立全那两个小东西做得出来。

    她脸上露出怒容来,也不开门了,又倒转身回崔家那边去,准备收拾崔佑祖两人一顿。每回杨立全那小破孩儿一过来便没好事,她逮着过杨立全好几回,也打过他几次,但小孩子皮实,打了哭过一回他根本不怕,而且揍过他之后每回这小子一做了坏事便跑,根本有时候人都逮不住,崔薇这会儿心里厌烦,沉着脸便又回了崔家,崔家院子里几个妇人三五人围到一桌正说着闲话,崔佑祖两人的身影却没在屋里头,崔世福正跟人说着话,院里乱糟糟的,突然间崔敬忠那边屋子里传来小孩儿尖利的惨叫声与呼救声,崔佑祖尖锐的哭声响了起来:“娘,救命啊,娘……”杨立全的声音也在里头跟着哭了起来。

    院子里正说着闲话的王氏等人顿时愣了一下,唐氏听到儿子的哭声,脸色大变,刚想说肯定是崔薇打过了自己儿子,可是回头便看到崔薇沉了脸站在门口处,到嘴边儿的话便又咽下了肚子里。王氏慌慌张张站起了身来,听到了崔佑祖的声音从隔壁传过来,她顿时表情就不对劲儿了,忍不住哭了起来:“这冤枉,让他不要去隔壁,偏偏不听……”众人听到她提到隔壁,顿时都跟着脸色变了变,吴氏等人慌忙站起了身来,崔世福那头脸色也不好看,率先便要朝门口行去。

    杨氏扶了自己婆婆林氏等都起身朝崔敬忠那边行去,崔薇站在崔敬忠门口没有进去,众人一蜂窝来到门口边,里头崔世福惊怒的大吼声便传了出来:“孽畜!你们在干什么!”崔薇忍不住探了头去看,屋里一股异味儿,崔佑祖已经吓得放声尖叫,杨立全的声音却不见了,孔氏的尸体本来是留在一张临时编成的竹床上,可这会儿已经滚落了下来,有个身影本能的像是想要将她拖到竹床上去,崔薇看得浑身发寒,那头崔世福已经气得发了疯,伸手便劈头给崔佑祖一耳光,杨氏的哭喊声与众人的惊呼声传了出来,顿时屋里乱成一团。

    杨立全两个人也实在是太调皮了些,两个孩子被人拉出来时,表情都有些蒙了,二人手上还带了些泥浆,崔佑祖挨了一耳光,整个人还抽抽噎噎的,而杨立全则是整个人都吓蒙住了,屋里众人看到孔氏的模样时,都不由自主的发出倒抽一口冷气的响声,就连绍氏刚刚原本想表现母女情深一路哭进去时,也是牙齿颤抖着被人拖出来了,孔氏身上昨日里才新换的寿衣这会儿已经被沾上了泥点,可是她昨天死了,今天看起来那表情更扭曲吓人了些,夏天天气大,她眼睛落出来处已经蒙上一层白色像是粘液的东西来,让人看着便胆寒,身上已经隐隐有了味道,可是却没有哪个肯给她换寿衣的。

    崔世福气得要死,就是铜钱出到了五百文,也没哪个肯接这趟活儿,都说孔氏是遭上吊死的,人家要找替身哩,尤其两个孩子又冲撞了她,让她走得不安心,哪个人都惜命的,崔世福给的银子再多也没用,最多众人折腾着将人抬上榻子,不过光是这样,也是每个人给了十文。

    不提崔世福气得要死,就是王氏与杨氏等人也气得厉害,拉了崔佑祖出来便数落他道:“那屋里煞气重得很,可是什么好玩儿的地方?你们竟然也敢往里头去,胆子也太大了吧!”王氏恨不能劈头盖脸给儿子两耳光,可是看他哭得大声的模样,又心软了起来,不由害怕得很。

    崔佑祖还好,他虽然瞧着孔氏害怕,不过到底还知道哭出来,倒没什么,而那杨立全整个人像是都吓呆了,根本一声不吭,傻呆呆的样子,像是丢了魂魄一般,这下可将唐氏与杨家人给吓住了,刚刚的怒火一下子便变成了担忧与焦急,任凭众人怎么唤他,杨立全都没什么反应,就是外头那些道士被请进来冲杨立全念了些什么,又烧了符水给他喝了,他也像是根本没反应的样子,吴氏等人顿时便吓呆住了。

    PS:

    第二更~感谢:meierjulia、亲打赏的平安符~感谢:凤天舞剑之珍缡,亲投的粉红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63》,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六十三章 调皮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63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六十三章 调皮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