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流言

    杨立全是他们家这一代现在仅有的独苗儿,唐氏当初在衙门里被打过之后,养好有了残疾,杨大郎嫌弃她,轻易不肯沾她身子,跟王氏差不多的,她现在也只有杨立全一个儿子,眼见儿子长大了,再过不了几年成了婚便是自己的依靠,可偏偏到这会儿杨立全竟然成了这么一个模样,不止是唐氏哭得厉害,连吴氏也险些一头栽倒了下去。

    这两个孩子自己调皮,现在已经用不着崔薇再揍他们,自己就将自己给作成了这般模样。

    崔世福脑袋都大了,院子里杨家人哭得厉害,刁氏非要哭喊着让崔世福拿个说法来,而绍氏那头则是喊着女儿命苦,一时间众人闹得不可开交,崔世福焦头烂额,最后反倒悠闲的,是一旁坐着万事不管,眼神阴鸷的崔敬忠了。

    孩子的哭喊声,与几个女人嚎叫的声音,直吵得人耳朵疼,崔佑祖这会儿吓蒙住了,看到大人这样的阵仗,他平日里性格虽然被王氏宠得无法无天的,但这会儿还知道害怕,哭得越发厉害了些,崔世福被刁氏几人拉着,险些被扯得摔倒在地,张嘴刚想说什么,便被几个妇人扯得开不了口,声音淹没在众人的嘶喊声中,眼见着整个人一下子狼狈了起来,挣扎不脱,崔薇脸色铁青,重重的拿了一撂碗便往地上砸了过去!

    “哐当!”一声巨响,碗落在院子里顿时碎成一大堆碎片,声音太大了些,众人都听到了,硬生生的将众妇人的尖叫压了下去。刁氏等人脸上还带着泪珠,下意识的住了嘴,回过头来盯着崔薇看,崔薇拿过一旁的小凳子狠狠又扔在了一堆碗碎片儿上。厉声道:“你们要干什么!”

    她这会儿表情难看,刁氏等人纵然觉得自己有满腹的愤怒,依旧是被她压了下去,沉默了半晌之后,吴氏才有些小声的哭道:“我们全哥儿可是家里的独子儿,如今出了问题……”崔薇也没管身后刁氏忍不住想发言的模样,一边走过去扯了崔世福一把,她人小力气也不大,不过崔世福早就被几个女人扯得受不了了,崔薇一拉他。趁势他便出来了,这会儿崔世福也顾不得脸面了,忙躲到了女儿身后。

    “什么独子。崔佑祖还是崔家的独子呢,要是只吵闹,那如今崔家还办着丧事儿,要吵回自个儿家里吵个够!”崔薇一边站到崔世福面前,又看了满脸不服的刁氏等人:“事情怎么样还没问问清楚。你们闹什么!”

    “还有什么还好问的?”刁氏一听到这话,气得要命:“我们家全哥儿都了这般模样了,哪里还说得出话来?要是今儿你们不拿个说法来,谁也不要想再办这桩丧事儿!”

    刁氏声音大,崔薇声音比她还要大:“不办这丧事儿就不办!这事儿跟我爹本来就没关系,要是不办。那把尸体抬你们家去!既然是她吓着了杨立全,你们自个儿想办法,随你们怎么弄去!”崔薇一边说着。另一旁的绍氏便有些着急,就连崔世福也想说话,崔薇却是拉了他的手不准他出声:“我们也要表嫂拿个说法出来!杨立全年纪比崔佑祖大这样多,还不知道轻重,非要拉他去瞧死人。如今没有吓出毛病便罢,要是吓出什么事儿来。这事儿咱们还没完!”她一番厉声大喝,顿时便将刁氏与唐氏等人喝止住了。

    连一旁刚刚还啼哭不止的王氏,顿时也冲唐氏等人怒目而视。

    吴氏刚刚还心里对崔家感觉不满,这会儿听到崔薇一说,顿时便着急了,要是自己的曾孙真被吓出个好歹,而崔薇还想要将死人抬到他们杨家,那不是故意整人吗,她原本对于这个孙女儿只记得一个懦弱胆小的模样,又知道杨氏现在跟她闹得不可开交,母女二人关系僵得很,吴氏也只觉得这个孙女儿太跳脱了些,不像一般闺女,也就她命好,嫁了一个举人老爷,否则她心里是有些看崔薇不上的,但现在听了她这样无赖的说法,顿时有些无奈,心里又气又急,却不好再开口了。

    “崔佑祖过来!”崔薇喝住了刁氏等人,便面色不大好看的喊了崔佑祖一句。崔佑祖现在早就被吓蒙住了,一听到崔薇唤他,忙战战兢兢的走了几步出来,连声音也不敢哭了,双腿打着哆嗦,双眼含着泪,站到了崔薇面前。

    一看他这样子,崔薇顿时便气不打一处来,狠狠一巴掌拍到了他背心上:“站没站相的,你这样要死不活的干什么,你们到底怎么回事,跟我说!”

    王氏一见她打自己儿子,顿时有些受不了,但见吴氏等人都不敢张嘴说话了,一旁崔世福看她的脸色糟得很,还有崔敬怀捏着拳头站在她身边不远处,那目光盯得王氏心里发寒,因此她虽然不满崔薇打自已儿子,但仍将那口气给咽了下来。

    崔佑祖被她一拍,顿时身板儿就挺起来了一些,也不敢哭,两泡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一边就抽抽噎噎道:“大表哥带我先去耍泥巴,去姑姑家砸了半天,又说不好玩儿,就说想去瞧瞧死人怎么样。”他一边说着,一边就哭起了鼻子。显然刚刚看到孔氏的情景令他有些忍耐不住,毕竟是个小孩子,虽说胆子大,但还好知道害怕,这会儿扁着嘴,忍了泪意就道:“大表哥说,没看过死人就不是真正的男子汉,可是二叔娘变了,大表哥去拖她,娘,我好怕……”到底是个孩子,说到后来忍不住了,哭着便找起母亲来。

    直心疼得王氏一口一个心肝儿的唤着,将他搂在怀里好声安抚。

    “我倒不知道,大舅母家里的男孩儿是这样才敢称为男子汉的。”现在的情景,众人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崔薇看着脸色青白交错的刁氏一眼,冷笑了一声。刁氏又气又急,狠狠一巴掌拍在她平日里舍不得碰一根寒毛的杨立全头上,若是以往,家里有人敢这样打杨立全,他早便跳起来了,可是这会儿他傻傻呆呆的,却像是根本不知道痛一般,唐氏一见儿子挨打,心疼得眼泪直掉,还没有开口,崔薇便道:“杨立全把我的门砸成那般模样,等下还要劳烦表嫂去将门给我擦干净了!”找不到小的,那就找大的,唐氏一进屋门便恨了自己好几眼,像是自己欠了她钱一般,这会儿崔薇也不与她客气,见唐氏有些不服,便立即比了个五的字样,唐氏一想到自己欠她的银子,顿时那口不满的怨气又泄了个干净,沉默着不出声了。

    今日闹了这样一出,众人心里都有些不大痛快,尤其是杨家的,杨立全现在都不会哭了,可崔薇说来竟然像是全是他们责任一般,至少崔佑祖现在能说会哭的,可怜他们全哥儿,现在人都傻了,刁氏打完孙子,瞪着崔薇便道:“这事儿你说了不算,我们全哥儿到底是不是像崔佑祖那样说的,还不一定!再说咱们凭什么要听你在这儿说,在场哪个不是长辈,哪里有你一个小辈出面多嘴的余地!”

    “就凭我夫君是举人,是有功名的人!”崔薇看了刁氏一眼,扬了扬下巴。刁氏听她这样一说,不敢再开口了。

    众人闹了这样一通,杨家的人心中不痛快得很,当即便要走,崔世福也不留他们,杨立全惹了那样大的事儿,害得孔氏都不能体面干净的下葬,这破孩子也不知道哪儿来这么调皮的性格,他现在还气得要死,哪里会管杨家人心中高不高兴。就连杨氏对娘家人也生了怨言,关键是她的小孙子差点儿出了意外,杨氏哪里受得了这个,等娘家人气鼓鼓的走了,她也跟着不大痛快的跟妹子小杨氏坐一旁说着娘家嫂子刁氏的闲话。

    崔敬怀早忍耐了多时,这会儿受不了了,捉了儿子跟老鹰提小鸡似的到一旁打去了。崔佑祖刚刚才受了一场惊吓,如今还要受一回皮肉之苦,偏偏王氏还不敢求情,一时间只听到母子俩同时的嚎哭声,唐氏到底是被崔薇逮着把门上的湿巴擦了才离开的,也没擦多干净,剩余的崔薇自个儿弄了。

    孔氏入了土之后,那头崔佑祖据说连做了好几天的恶梦,崔家人请了道士过来招魂,又给他做了好几场法事,折腾了好几天,崔佑祖估计小孩子忘性大,才渐渐的不大在半夜里啼哭了。但杨家的那边杨立全的情形听说很不好,这会儿已经连着好几天不知道哭笑吃喝了,整个人跟只剩了个空壳子般,这事儿在附近几个村庄都传遍了,说是孔氏不甘心死,她这是有怨气在,村里传说什么的人都有,也有人说是崔敬忠做事儿缺德,拿了孔氏去做那胺臜事儿,孔氏满身怨气,小孩子又最是能瞧见这些的,因此杨立全才给冲着了。

    一时间这事儿说什么的都有,传得活灵活现的,尤其是孔氏死时肚皮凸起来,看样子像是怀了身孕的模样,更是村里人都知道了。

    PS:

    第三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64》,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六十四章 流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64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六十四章 流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