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干爹

    唐氏一听崔薇拒绝,顿时脸上露出绝望与不甘之色来,抹了把眼泪便恨恨瞪着崔薇道:“你就如此的狠心?我们家全哥儿可也要唤你一声表姨的!”

    她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崔薇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原主一想到杨立全便吓得浑身哆嗦,更别提她来到崔家后,杨立全干的哪件事儿都让她恨不能将那熊孩子给一掌拍死,现在唐氏竟然跟她提这些,当初拿泥扔她墙和门时咋不提这事儿?

    “唤声表姨就由得他来作践,你当我是傻的?我狠什么心,我既不是大夫,也不是疾医,没有法子帮你的忙,你要再不让开,我厨房里还烧着开水,等会儿泼我自己门口了!”

    唐氏听她这话,顿时刚生出来的气又一下子泄了个干净,捧着脸哭道:“表妹,以前是我这做表嫂的对你不住,你大有人大量。我们全哥儿失了魂了,我们已经找看马神婆瞧过了,她说咱们全哥儿是失了魂,只要找个贵人,能给咱们全哥儿做干爹,全哥儿的魂魄一定会被他镇住,到时会再回来的,你要是答应收咱们家全哥儿做干儿子,我让他以后天天孝顺你!”

    “那样的孝顺我可不敢当。”崔薇一听这话,冷笑不止:“再说丢魂落魄之类的,还是不要全信为妙,最好找个大夫也瞧瞧。这样的法子我没办法能答应,你们再想想其它法子,要不再找找其它人吧。”

    杨立全那样的孩子长到现在还这么胆大妄为又心眼儿狭窄的,当初小时一直欺负自己不说,长大了更是变本加厉,扔烂泥放扔死雀等事儿不出凡已,他长到现在九岁上了,孩子品性几乎可以看得出来是被唐氏与杨家人宠坏了。这样的孩子往后一旦惹上便是麻烦不断,他不给自己添些麻烦或是唐氏打其它主意便不错了,还要享他的福,崔薇哪里会信唐氏的鬼话,她现在不差杨立全那份孝心,她自个儿日子过得不错,不想去掺合这些事儿了,杨家人以前瞧她不上,杨立全欺负崔薇的事儿恐怕任谁心里都有数,可偏偏一个个都只想着自己孩子。不管她死活,现在临时抱佛脚,她跟杨氏关系又不是很好。凭什么要答应。

    一听到她断然拒绝,唐氏嘴里不由大声咒骂了起来,杨氏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虽说她也恨那日杨立全拉着崔佑祖去摆弄孔氏遗体,但杨立全到底是个孩子。再加上崔佑祖这两天都正常了,那又是自己娘家唯一的侄孙儿,今日唐氏求上门来,说是马神婆给他们杨家照过水碗,又说杨立全要有个贵人照拂着时,她立马便带了唐氏过来。照水碗是乡下里请神婆时特有的一种手段之一了。便是拿了米搅些缸里的水进去,许多人便靠这一套来为人断命算字儿的,喝了这碗水也是对人身体好。杨氏对马神婆深信不疑,这会儿听到崔薇不肯帮忙,她顿时新仇旧恨一起涌了上来:

    “你不想帮忙就罢,说什么风凉话?你这样狠心狗肺,不认爹娘。往后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爷迟早会收了你!你这样恶毒,又不敬神,总有一天会有报应的!”

    崔薇看着杨氏恶狠狠的眼神,顿时冷笑了一声,心里火跟着涌了起来,摊了摊手道:“那你就等着看谁先报应会来,我再恶毒,还能越得过崔敬忠去?他的报应倒是先来了,我还能等着看他笑谈!我就是不想帮,你说对了,不想听风凉话,没人请你们到我门口来!”

    几句话说得杨氏心火上涌,顿时气得眼前发黑。她现在为自己的二儿子是操不完的心,崔薇这话刚好戳在她伤口上,杨氏暴跳如雷,偏偏拿她没有办法,嘴里干脆便诅咒了起来:“你牙尖嘴利的死丫头,你长不大的,坐车被马踩死,吃饭噎死你,你还想看我二郎笑谈,你先死!”她神情恶毒,这话虽然是乡下地方一般妇人吵架时都会拿出来说嘴的,但骂在自己女儿身上的时候却并不多,崔薇本来也没将杨氏当做母亲,这会儿听她咒骂不已,也不觉得难受,只冷笑了一声,‘嘭’的一下就将门给关上了。

    外头杨氏见此情景,骂得不由更凶,但面前没了人,她骂了一阵,声音便渐渐小了起来。

    聂秋染坐在屋里,看到崔薇沉着脸进来的模样,一边就温和的笑着替她倒了杯拿菠萝果酱兑的开水递了过去:“怎么了?气着了?来消消气,与她计较干什么,不要看她就是了。”世上有些人占了母亲的名份,偏偏干的事儿是连许多陌生人都不会做出来的,与这样的人置气实在是没有必须,他上一世花了三十多年的时间才看明白这个道理,如今拿来劝起崔薇,话里的冷意听得让人心里发寒。

    崔薇摇了摇头,也不说杨氏了,倒是又坐回了箩筐边,只是拿了针线却没心思再绣花样,干脆又将东西扔进箩筐里,朝聂秋染凑了过去:“聂大哥,咱们来画画吧。”她想到上回聂秋染随手画的几笔墨荷,顿时来了兴致:“聂大哥你教我画荷花,我也好多学个花样。”她现在绣的东西几乎都是现代时几种卡通动物形象,可爱倒是可爱,但古香古色的山水风也很是惹人喜欢,若是色彩配得好了,说不定比起旁的东西,还别有风味儿一些。

    毕竟此时是在古代,崔薇弄几样独立特行的东西做招牌吸引眼球便罢了,图的就是一个新鲜而已,这玩意儿不如吃食,多看几回,新鲜感一过便腻了,因此几年前那林夫人让她帮忙绣过几回绣活儿后,便再也没有找她做过这东西。

    聂秋染听到崔薇要让自己画画儿的要求,顿时无奈的笑了笑,拍了拍她脑袋,算是应了:“你去拿纸笔。”崔薇欢喜的笑了一声,进屋里拿东西去了。外头聂秋染取了两个砚台出来,分别取了朱砂与墨条,开始磨起来。那朱砂被他调成浓淡不等的颜色,分别放在两个不同的砚台里。桌面上还有一个他刚刚自己用的,等崔薇从屋里抱了几卷宣纸出来时,聂秋染正好便入了墨条,冲崔薇招了招手。

    宣纸一被铺了开来,上头拿砚台压住了,聂秋染想也不想便换了一支洗干净的笔沾了些水粉红在纸上描了两笔。他像是早就胸有成竹般,三笔两画间,画了几抹淡彩出来,瞧着倒是有些凌乱,但崔薇却知道他本事,上回聂秋染那样的画儿他都有本事画成最后那般出色的场面,更何况今日他专门准备过了。

    果然,用稍浓些的朱红勾勒了几笔之后,那原本并不出彩的淡粉顿时便成了层层叠叠盛开的花瓣来,如同一朵朵花在他手下不断盛开一般,让人很有一种惊艳之感,似是荷花香都要扑鼻而来一般。

    崔薇干脆也不学了,轻轻拉了条凳子坐在他面前,拿手撑着小下巴看聂秋染下笔如有神助般,不时换笔,很快纸上便盛开出一团团嫣红的花朵来,还有些含苞未放的花朵,似是摇曳生姿,一些荷叶处浓淡相谊,间或留点空白出来,那宣纸本身的颜色便如同成了一滴水珠般,更使得整张画都像是活了过来般。

    他表情认真,虽然整张画只得红黑二色,可不知为何,崔薇此时看着,竟然觉得聂秋染这张荷包图赛过了后世姹紫嫣红的不少画作。

    聂秋染放了笔,一边拿了帕子擦手上的墨迹,一边就看崔薇看呆了眼的模样,不知为何,心里一股颇有种得意洋洋的感觉就涌上了心头来:“薇儿,你照着这个画!”

    看着这张刚刚才画出来的教科书,崔薇前世在学时也曾简单的业余学过几天绘画,多少看得出聂秋染的功力来,恐怕这幅画要是落到现代,也能称作大家珍藏了,可以卖上不少钱。崔薇这会儿有些怀疑了起来,聂秋染年纪轻轻的,他怎么有这样的功底?而且绘画时一气呵气,几乎少有停顿时,表情悠闲自在,像是对他来说这事儿根本算不得有多难一般,他这样的年纪,不应该达到这样的地步才是。

    想到上回他随手间替聂秋文改画儿的本事,当初就连学了一辈子的聂夫子都惊为天人,崔薇心中更加有些惊疑,一边眯着眼睛看了聂秋染一眼,见他脸上带着笑,一张白净俊雅的脸上带着漫不经心之色,像是对这画并不多看重,就真如同随手画出来给她学习的一般。崔薇眉头皱了皱,顿时趴上椅子小心的吹画上的墨迹,一边意味深长的看着聂秋染道:“聂大哥,我要把这画裱起来挂厅里,咱们家里太素了呢,正好挂上这个。”

    聂秋染嘴角边露出一丝轻淡的笑纹来,一边收拾着砚台等物准备拿出去洗,一边就道:“随你高兴。”崔薇看了那半干的画一眼,也拿了抹桌帕在桌子周围擦了两下,刚准备出去帮聂秋染一块儿洗那些砚台等物,谁料那头聂家人又过来了。

    PS:

    第三更~为小粉票535票加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67》,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六十七章 干爹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67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六十七章 干爹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