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诉苦

    聂秋染看着不远处聂家的房屋,嘴角边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来。聂晴看来是慌了,想要拴着陈小军成婚也不要忘了她,做出这样可怜姿态,却没想到她这样做就算是崔梅日子不好过,她自个儿名声也好不到哪儿去,经此一事,聂夫子一向是爱惜名声胜过一切的,看来不久之后便该是聂晴出阁的日子了。

    崔梅出嫁的事儿,因为陈小军在聂家停留的情况让许多人背地里都猜测了起来。此时人娱乐本来便少,难得能有一件闲话儿说,哪里有不卯足了劲儿说的,崔梅出嫁第二天,村里便都传开了,果然,第二日孙氏便火烧火撩的过来找聂秋染商议聂晴婚事的嫁妆了,现在崔薇算是跟她半撕破了脸,也不理她,只说当初约定好给聂晴出的嫁妆是她嫁给陈小军的前提下,如今孙氏若是再想要钱,崔薇便说从聂秋文工钱里扣,且要让了再卖力做事,关系到自己的儿子,孙氏现在便如同命门被人拿住了一般,只能气恨的回去了,倒是清静了好几天。

    第三日是崔梅回门的日子,一大早的崔世财那边便早早的割了肉备好菜本来是要等女儿回门的,可谁料刘氏一大早便站在门口张望,从天色将明一直站到太阳出来,她有些忍不住,跑到了对面坡上去盯着,凤鸣村距离小湾村这边必会经过一道斜坡,远远的站在田坎上便能看到下头的情况了,但刘氏等了半天,也没瞧见半个人影,直到快等到午时了,那山下才过来两道人影。等到走近了些,刘氏才看到是自己的女儿。

    一看到女儿女婿回来了,刘氏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一股无名火又在胸腔里涌了起来。

    这死丫头刚一嫁出去胳膊肘便朝外拐,如今回门的大事儿,村里人因为她成婚那天的事儿现在正等着瞧热闹呢,这二人竟然如此不给脸面。刘氏这会儿心里有些惴惴不安了,便想着要去崔薇那边请了两夫妻过来给自己撑撑场子。她慌忙跑在崔梅前头回来,好说歹说又央了崔世福一块儿过来做人情崔薇二人拉到了自己那边,屋里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半晌之后才看到两个新婚夫妇慢吞吞的朝这边过来了。

    刘氏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目光又落到陈小军空着的双手上,顿时脸色‘刷’的一下就阴了:“怎么回来得这样晚?若是有事儿。提前说一声也就是了,我们也好不等这样长时间,你奶奶年纪大了。可经不得饿的……”刘氏虽然恼怒,但她自认为自己是强忍住了脾气的,好歹还没有翻脸。谁料她忍得住脾气,那头陈小军却忍不住了,脸一下子就耷拉了下来。倒背了双手还没进屋便阴阳怪气道:“要是你不欢迎我来,我走就是了!”说完,竟然真的转身便要走的样子。

    瞧着他这模样,刘氏顿时傻了眼儿,要是这会儿女婿都到门口了才让人离开,崔家的名声可都丢了个干净了。她没料到这女婿之前瞧着倒挺好的。话不太多的一个郎君,如今竟然变成这般,刘氏气得直欲吐血。忙强忍了心里的难受便冲陈小军挤出一个笑脸来,陪着不是小心道:“姑爷说的是哪里话,我就是怕你们有事儿耽搁了,不迟的,哪里就不欢迎了。家里饭菜都做好了,赶紧进屋里来。”刘氏话一说完。那头陈小军便冷哼了一声,甩了甩袖子,自顾进屋里去了。

    崔薇站在门口将这一切瞧了个遍,顿时对这陈小军印象更加不好起来。那头刘氏等女婿一离开,顿时脸上便露出几分狰狞之色来,狠狠拧了崔梅一把,低声喝道:“你怎么回事儿?今儿回来得这样晚不说,还连回门的礼也不带,你是不是傻了,你脑子出毛病了啊?一个好端端对你看重的丈夫你也拴不住,拿你这死丫头来有什么用,拿你来只知胀饭的啊,你怎么不去死!”

    一旁崔薇将刘氏这话听得清楚,顿时便叹息了一声。崔梅才嫁到陈家三天时间,可整个人便如同脱了水的花儿一般,有些枯萎的模样,她神情疲惫,满脸的愁苦之色,竟然连一丝新嫁娘的模样都没有,早看不出当日她出嫁那天欢天喜地的样子,剩下的只是一个哭哭啼啼的怨妇,她被刘氏一掐,疼得眼泪花在眼眶里打转,整个人面上呈现出一丝蜡黄来,眼睛下方满是青影,竟然像是受了无数折磨一般,这会儿刘氏一掐她,她强忍了眼泪赔了几声不是,屋里陈小军进去了,她也不敢多加解释,忙就道:“娘,我先进去服侍夫君,有些话,我晚点再跟你说吧。”

    她一说完,也顾不得刘氏铁青的脸色,连忙拧了裙摆便进院子里去了,路过崔薇时连头也没敢抬,崔薇眼尖的看到她挽起头发,露出来的一截脖子下,竟然露着两个青紫色的手指头印,在崔梅并不如何雪白的肌肤上,这手指印竟然深到浮现得如此清晰,可见当时用的力气有多大,她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头崔梅已经快步进屋里去了。

    刘氏看女儿一走,气得心口儿疼,嘴里直骂女生外向,又看到一旁的崔薇,想到她时常补贴娘家的举动,再跟自己的女儿比起来,她顿时便也跟着不痛快了起来,沉着脸进屋里去了。

    饭桌子上崔世财强忍着怒火,一边呵呵笑着让儿子去唤崔世福过来,一边又与陈小军陪笑道:“姑爷过来了,我今儿早早让人打好了酒,只等姑爷过来,好好跟你喝上几杯。”

    陈小军阴沉着一张脸,淡淡道:“我不擅饮酒,只让崔,岳父白费心思了。”他一句话说得硬邦邦的,刚刚竟然险些唤错了人,这下子屋子里顿时跟着便冷了下来,刘氏阴沉了脸要开口,那头崔梅哀求似的看了崔薇一眼,见崔薇低垂着头,没看到她的脸色,她这才慌忙站起身来,拉了刘氏的手道:“爹,夫君他不会喝酒,不如算了吧?”

    崔世财本来欲恼火的神色看到女儿惊惶失措的眼神时,顿时又忍了下来。只是心里到底有些气不过,冷哼了一声,别过头不张嘴了。气氛一时间冷了下来,崔薇坐在这儿也觉得尴尬得很,连忙站起了身来:“大伯,反正陈家姑爷回来了,那咱们就先回去了。”她说话时不知道哪一句话说对了,陈小军竟然站起身来冲她拱了拱手,比起对崔世财等人时,他对崔薇神色要温和得多。

    这会儿家丑不外传,刘氏是想将聂秋染二人留下来给她添面子的,而不是留下来看她笑话的,这会儿见崔薇还算知道看眼色,她脸色也缓和了许多,连忙道:“侄女儿家里事忙,我也不好留了,下回专门再来请你们吃饭。”她说的是客套话,崔薇也没将她这话放在心上,只与她笑了笑,扯着聂秋染便回去了。

    两人吃过了饭,下午时在家中聂秋染准备教崔薇画会画的,那头崔梅却是过来了。虽然对于自家小媳妇儿有了访客,而不是来找麻烦的人聂秋染觉得心里很是欣慰,不过崔梅一来他又只得拿了书自个儿坐到外头去。最近聂秋染对于跟崔薇两人天天在家里读书识字儿的也觉得高兴,崔薇在绘画上头很有自己的一套,她拿毛笔画不好,但拿碳条儿画东西却是很让聂秋染有些惊喜,这会儿他正在兴致上,崔梅一过来了,干脆又捡了几张画纸出去慢慢研究了。

    崔梅不懂这绘画的事儿,看了崔薇画的几张立体画,她疲惫的脸色勉强露出几丝笑来,连忙便道:“聂状元果然不愧天上文曲星转世,那东西画得跟真的似的,倒也新鲜。”她说的是崔薇画的一个简易凳子的情景,照着现代时的手法,崔薇下面还画了几道阴影,看起来确实很逼真,这会儿看到崔梅错认,她也不辩解,只是让崔梅坐了下来,一边就道:“大堂姐怎么有空过来了?”

    她一句简单的话却是逼得崔梅眼泪‘哗’的一下子便流了下来,拉着崔薇的手便道:“我也不知该往哪儿去说,只有跟四妹妹你说说了。我夫君,我夫君根本不喜我,婆婆也是看我不顺眼。”她一边哭着,一边便说起了她嫁到陈家后的情形:“夫君一来便黑着脸,脱了我的衣裳便……”

    新婚之夜没有自己想像中的温存与美好,反倒是粗暴,崔薇很能理解崔梅此时的感情,可她现在还没圆房啊,在她面前说些也实在是太尴尬了些。标准的交浅言深。崔薇尴尬无比,听耳旁崔梅还在不住抱怨着,眼睛里早已经红了好几回了,一边在说婆婆的凶狠,以及丈夫的冷漠,崔梅像是已经憋了好久般,总是不住在诉说着,崔薇听得头晕脑涨的,刚成婚三天,崔梅的抱怨还真不少,她连忙伸手打断了崔梅的话,转了个话题便道:“大堂姐,那陈家郎君今儿怎么会让你留在娘家?”

    PS:

    第六更~求粉红票,今天拼了啊,祝大家中秋快乐~!为小粉票550票加更~!感谢:恋梦的女孩、爱心422、盛世风流、乐谣、197067、镜子一面、轻柔情、感谢亲们的粉红票~~感谢:kkecho、水晶虫子、感谢亲打赏的平安符~~~感谢:cibamai、感谢亲打赏的香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70》,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七十章 诉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70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七十章 诉苦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