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关店

    聂秋文本来还嘻皮笑脸的,他根本没将刚刚的事儿放在心上,毕竟以前他又不是没闯过祸,可崔薇每回都是他一道歉就将事情揭过去了,没料到这回崔薇竟然会这样跟他说话,顿时聂秋文便傻了眼儿。他年纪虽然长了,不过其实在心里因为从小没受过苦,孙氏一直是将他宠着的,聂夫子虽然打他,可却很少教他为人处事之道,几乎都是恨他不争,一调皮就会打了,因此打得聂秋文脾气越发古怪,他虽然年长崔敬平几个月,可实际上根本没崔敬平成熟懂事儿,所以自小崔敬平与他以及王宝学几人间,一向都是崔敬平当头儿,做老大,出主意,而王宝学动嘴,他动手的时候多。

    现在聂秋文本来根本没将刚刚那事儿放在心上的,可谁料崔薇竟然会翻了脸,他顿时便傻了眼儿,有些可怜兮兮的看了聂秋染一眼,嘴里求救似的喊道:“大哥?”

    “这趟你先跟着回去,有事以后再说!”刚刚的事儿聂秋染回院子里头停马车去了,还没听崔薇说起,现在见聂秋文一副求情的模样,他也没有贸然开口,只是拉了崔薇的手道:“我们赶了一天路,先回客栈歇歇,你们将店铺里的东西这两日卖了,先回家把年过了,这事儿再议!”

    聂秋染在几个孩子间威望一向高,他都开口了,崔敬平自然是应了。聂秋文虽然不服气,但他从小就怕聂秋染怕成了习惯,甚至怕聂秋染更惧于聂夫子,他都开口了,聂秋文可不敢再像对崔薇一般开口便反驳,因此也郁闷的答应了下来,跟着崔敬平送崔薇二人离开了。崔薇坐上马车时。还看到聂秋文满脸抱怨的跟着崔敬平在说着什么,一旁崔敬平拧着拳头要揍他的样子,马车渐渐驶得远了,两人说的话听不清,但崔薇也看得出来聂秋文这是在埋怨的样子。

    “哼!”崔薇一想到刚刚聂秋文的话,气得翻了个白眼,聂秋染忙靠了过来搂着她肩哄道:“他干了什么,你气成这样子?”说完这话,又看崔薇捞起帘子盯着外头,忙伸手将她搂进了怀里。一边将车窗帘子挂在了车厢两旁的勾架上:“好了,不要跟他计较,有什么跟我说。往后我来教训他!”

    崔薇没好气的推了他一把,撩了撩头发道:“你们是两兄弟,都是一个鼻孔出气的!”她说到这儿,又十分气愤:“聂二那家伙年纪小小的,现在就知道勾搭姑娘了。”说完。没好气的便将刚刚自己进店里看到的情景,与那刘夫人临走时所说的话讲了一遍,说完便郁闷道:“那刘夫人我瞧着不像是一个大度的,人家说宁惹君子莫得罪小人,若刘夫人当真要对付他,还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到时回去你娘又怪在我头上了。”崔薇一说到这儿,又火大,连带着将聂秋染也抱怨了一回。

    虽说她没将孙氏放在心头。不过这会儿气头上自然也将孙氏会有的反应算了进去,又接着道:“到时我得罪了你娘,你可别怪我狠了。”

    “不怪你不怪你。”聂秋染嘴角边含着笑意将崔薇揽进了怀里,一边替她顺了顺头发,一边就道:“刘夫人那边你别在意。店铺要不要关门,可不是她说了算的。再说店铺若真关了,以后我养你就是了,嫁给我了,还用得着你来想吃想穿么?你不如正好借这个机会,吓唬我娘一回,保管她以后不敢再来找你的麻烦了!”

    聂秋染轻描淡写的说着吓吓他娘的话,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般,倒是吓了崔薇一跳。虽说她以前便觉得聂秋染跟孙氏不亲,可好像直到现在,才真正正视了聂秋染跟崔薇并不如何亲近这一点,她一想这儿,抬头看了聂秋染一眼,却对上他温和含了笑意的黑眸,半晌之后,才点了点头,算是将这事儿给放下了。

    不出崔薇所料,第二日便有人说店铺里吃食有问题,让人吃了之后有不舒服,因此有衙役上门来问责了。因为平日里在这边买吃食的人不少,一般能买得起一盒糕点半钱银子的人大多都丰富则贵,因此那些衙役过来态度也很是客气,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如此一来,店铺里生意自然是做不成了。崔薇这一趟本来是想带崔敬平回去过年的,如今一番折腾下来,三天两头的便说有人吃了东西不舒坦,就算明知是来闹事儿的,但许多贵妇人在此时基本不会对崔薇伸出援手,毕竟不过是一个陌生的小丫头,许多贵妇人心里也不过是将那店铺当成一个凑趣的乐子,若为这样一个不值当多有作用的铺子揽了事儿上身,那不是摆明了要给崔薇当靠山么?

    因着这原因,铺子关门得极快。幸亏这一年中铺子赚了足有近八百两银子,这两个月的还没收,恐怕拢在一块儿足有千两以上,吃喝是不愁了,就是回乡里买个百十亩地也是足够了的,因此崔薇并没将这个铺子放在心上,只是对于聂秋文多少是有些怒气。

    幸亏聂秋文也像是知道惹了事儿,这段时间都不敢吭声,乖乖呆在宅子里,不过他不想出去,不代表人家不想来找他,那日他得罪了刘夫人,此时便能看出那刘夫人不是个心宽的,三天两头的便有衙役来拿了他回去问话,多来几回,直吓得聂秋文如同惊弓之鸟般,开始还嚷着不愿意回去,如今头一个跑得最快的便是她了。

    崔薇在临安城中呆了四五日,买齐了一些东西,她铺子如今不开了,铺里没卖完的东西除了带回去吃的,剩余的便是全用来作人情,送给平日里照顾铺子一些相熟的人家,如此一来,倒是有人觉得不好意思了起来,刘夫人的事儿渐渐过去了,只是聂秋文那边事儿还没算完,虽然这回对聂秋文闹出来的事儿有些生气,但崔薇就是看在从小这家伙跟自己也算相处了一段时间的份儿上,也不可能真由着他被人逮去坐了监,几人匆匆买了些东西,那头客栈也不敢再收留崔薇,几人这才踏上了回乡的路程。

    原本进城开铺子时崔薇还欢天喜地的,可这会儿一回乡颇有一种灰溜溜的感觉,她心里有些不痛快,虽说自己挣的银子已经是足够她花了,而聂秋染也再三保证他是会养自己的,但自己不想开店铺跟被迫着不开店铺那是两码子事情,而且崔敬平也总不能这样时时在家里呆着,他自己原本有活儿做得好好的,如今被聂秋文这样一搅和,往后要怎么来去,又是一个问题,崔薇难得坐马车没坐到外头,反而是坐到车厢里,盯着满脸不安的聂秋文看:

    “这趟的事儿我跟你没完,要是我铺子开不了了,瞧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聂秋文脸上花花绿绿的,连有只眼睛也睁不大开了,前几天事情一出来,崔敬平问清楚了是怎么回事之后,便将他揍了一回。

    说到底,聂秋文被招进店铺也是跟崔敬平有间接的关系,虽然不是他成心的,可聂秋文能到铺子里做事,崔敬平本来也是为这个好兄弟开心的,可没料到最后竟然发生了这样一件事儿,累得崔薇店铺开不了不说,连他的工作也给闹没了,他心里痛快得起来才怪了。而最主要的是聂秋文这样一闹,崔敬平自个儿觉得没面目再见妹妹,因此对聂秋文就特别生气。这会儿一听到崔薇开口,他既是有些愧疚,又是有些气愤,忍不住又冲聂秋文扬了扬拳头。

    聂秋文小心的将身体缩了缩,也不敢再靠近这兄妹二人了,一边就有些委屈:“我只是与她开开玩笑,又不是当真,谁料那娘们儿如此小器,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有什么大不了的,往后我大哥做了官儿,整不死她!”说到这儿时,聂秋文脸上露出气愤之色来,一边就挥了挥胳膊。

    看他到了这会儿地步还敢想要提报复,崔薇不由冷笑了起来:“就算聂大哥往后有了出息,做了大官儿,可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他是他,你是你,若是你样样要靠他,往后娶媳妇儿生孩子要不要他来帮忙?”崔薇这会儿是真气愤了,嘴里这话一说,外头聂秋染脸就黑了大半:“薇儿,你胡说些什么!”

    聂秋文被崔薇这样一骂,既是有些心虚,又是有些害怕,低垂着脑袋不敢出声。崔薇被聂秋染刚刚那样一说,也知道自己气愤之下有些口不择言了,只是现在一想到聂秋文干的事儿,她就气不打一处来:“你要是再这样不知天高地厚,往后有的是你罪受,我也懒得说你!”聂秋文要是真这样下去,一切只依靠着旁人,往后可以想见便是一个纨绔子弟,自身没什么本事,便仗着有出息的亲人来胡作非为,她心烦意乱,自己又不是聂秋文老娘,竟然摊了这样的事儿,骂了他一顿,决定往后对聂秋文敬而远之,自个儿撩了车帘子出去了。

    PS:

    第二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75》,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七十五章 关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75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七十五章 关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