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崔薇这话音一落,孙氏抹了把脸,还没来得及脸上露出得意的笑来,崔薇又接着道:“不过我店铺里缺的银子,聂秋文得给我补上了。”她话说到一半,便见聂秋文脸上露出慌乱与不甘之色,崔薇心里一沉,便知道聂秋文捞的银子恐怕不止三十两了,否则他应该是松了一口气,最多不要自己再给钱便是,怎么也不可能露出现在这样的表情来。崔薇心里生疑,接着又大怒,手里紧紧捏了洗衣棒,恨不能再给聂秋文来上两下:“聂秋文捞的银子,恐怕有上百两了,若是还不出来,我拉你去见官,送你去砍头!”

    她说话声音斩钉截铁,眯了眼睛盯着聂秋文看,这一百两的数目她本来是讹聂秋文的,可谁料这家伙脸上露出慌乱之色来,竟然丝毫没有辩解之意,崔薇心中一凉,知道聂秋文拿的钱恐怕只有多没有少的,如今他露出这模样,有可能那银子早被他花了!

    一想到这些,崔薇脸色更加难看,恨自己刚刚打轻了。

    孙氏一听到一百两的话,顿时眼珠子都险些滚落出眼眶来,也顾不得自己浑身疼痛,也顾不得聂夫子那头对她的威胁,跳起来便怒视着崔薇道:“你这是讹诈,你这是编着方儿的来想骗咱们家银子!不可能!”

    “聂秋文的银子是他自个儿真金白银花出去的,我如何作套来骗他,你自个儿问清楚了没有,你再胡说八道,你信不信我还揍你!”崔薇说完,扬了扬手中的洗衣棒。如今她对孙氏忍耐力已经降到最低,更何况聂秋文一个现成的把柄摆在她面前,恐怕她就是真打了孙氏,以聂夫子的性格。也不可能将这事儿传扬出去。只要聂秋染站在她这边,聂夫子便不可能会对她如何,只要聂夫子能忍,孙氏只不过是一只跳得凶的纸老虎,根本不足为惧!

    而聂秋染要是不站在她这边,大不了崔薇自个儿与聂秋染和离就是,她如今有银子,不愁养不活自己!只是在想到与聂秋染和离,以及他不站在自己这边的时候,崔薇心里依旧是一阵阵的发堵。一年多来的朝夕相对,她又不是草木,哪里能无情。多少还是有些舍不得,心里胡思乱想了一阵,她强捺下了心中纷乱的想法,一边盯着孙氏瞧。

    “这,这不可能。”孙氏一听她要揍自己。不由退了两步,可她刚刚一动,原本坐在地上的黑背一下子又站了起身,冲她一阵乱叫,吓得孙氏不敢动弹了。聂夫子脸色铁青,看着坐在地上傻愣了半晌。脸色极不好看的聂秋文,拳头握了又松,松了又捏紧。半晌之后才怒声道:“你到底是不是偷了你大嫂的银子?你用到哪儿去了!”

    聂夫子说到后面一句话时,声音里带了怒气,显然他这样说,也是认定了聂秋文有可能偷崔薇银子!

    被聂夫子一喝,聂秋文下意识的身体抖了抖。一边哭丧着脸便道:“我,我买了东西。送给城里的小桃红姑娘了。”他脸上露出茫然之色,之前被崔敬平打的伤,与此时被崔薇打的伤交杂在一起,几乎使得他整个人面目有些扭曲了起来。

    一听到什么小桃红,聂夫子心里涌出一股不好的预感来,牙齿咬得‘咯咯’作响:“那小桃红是谁?”

    “小桃红,是,是,她是……”

    “你不要说了!”聂夫子厉声打断了聂秋文的话,忍不住大踏步上前,狠狠一耳光抽到了他脸上,‘啪’的一声,直打得聂秋文身子支撑不住,一歪便摔倒了在地,发出‘咔嚓’一声脆响,聂秋文的呻吟声与哭泣声响了起来,孙氏尖叫了一声,冲上前忍了聂夫子一耳光,将儿子扶了起来,这会儿聂秋文嘴角流血,下巴已经歪到了一旁,嘴里不由自主的流出血水与口水来。孙氏看得惊吓不已,只尖声道:“二郎!”

    “嚎什么,死不了!”聂夫子这会儿气得头都已经有些发晕了,他现在心里有些将崔薇给怨上,但可惜自己的儿子不争气,闹出这样的事儿来,崔薇又是一个这样惹不得的性子,他这会儿暴跳如雷,却偏偏强忍了,与崔薇在店铺上的想法相同,若只是聂秋文惹事儿,聂夫子自己除了他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可今日的形势是他被崔薇逼着收拾了聂秋文,表了态一回,自然聂夫子心头不大爽利。也没看崔薇一眼,又重重踢了聂秋文一脚,听他不敢哭的模样,越发觉得心里厌烦:“崔薇,今儿这事往后我会给你一个交待,以后那店铺,聂秋文便不去了!”

    他语气里含着怨怼,崔薇也不怵他,自己心里还是充满了怨气的,发泄一通,反倒更觉得心里难受,聂夫子现在还来跟她发脾气,顿时冷笑了一声:“他也确实不用去了,我铺子被他累得关门了,那可不是一百两便能凑得齐的!到时没有饭吃,还望公公照我铺子心益,多打发些!”

    聂夫子被她这样一噎,险些没有气死,冷哼了一声,忍下了想亲手把聂秋文掐死的冲动,拉着孙氏等人头也不回的打开门出去了,从他这会儿的脸色看得出来,他恐怕早已经在暴怒边缘,聂秋染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也没有拦他,打开了大门,任由聂家人狼狈出去了。

    等他们一走,崔薇本来还觉得心里充满了怒气的,可一想到今日打了孙氏一回,大大出了口气,顿时便觉得梗在心口间的气散了大半。

    这会儿天色不早了,厨房里冒出了麦酱蹄子炖好之后的香味儿来,聂家人一走,崔敬平便回来了,刚刚聂家人过来时屋门被聂秋染抵住了,他进不来,一听说聂秋文带了孙氏过来找麻烦,他顿时火冒三丈,险些跳了起来去找聂秋文算账,还是崔薇将他给拉住了。今儿她打了聂家的脸,恐怕聂夫子现在心里正是恨她之时,若是崔敬平现在就这样过去,恐怕不止讨不到便宜,反倒会给聂夫子一种她小人得志便猖狂之感,原本聂夫子现在有怒火正要往孙氏身上发,要是崔敬平凑过去正巧解了孙氏的围那便不好了。

    崔敬平虽然被妹妹拉住,没有立即便去找聂秋文麻烦,但第二日时依旧过去将聂秋文又狠揍了一顿才算数。

    家里眼瞧着快要过年了,崔敬平出去许久,这一回来便开始忙了起来,不止是王宝学过来找他玩耍的,还有杨氏成天找崔敬平过去说话的,一天到晚恐怕也唯有晚上回家睡觉的时候才落屋。好不容易习惯了跟聂秋染两人在家里,如今又热闹了起来,崔薇颇有些受不了,崔敬平现在年纪也确实是大了,杨氏现在正在给他瞧着亲事,今年卖糕点挣了不少的钱,已经足够崔薇用了,既然自己的店铺开不了,她准备分出一百两银子给崔敬平,除了他自个儿建屋之外,另一些便给他说媳妇儿用!

    一百两银子不是个小数目了,便是地都能买个四五亩了,不像当初崔薇捡到便宜买的潘老爷急卖那样的上好肥沃良田,但也足够崔敬平一生衣食无忧了。

    做出这个决定时,崔敬平本来死活不肯要这个银子的,但崔薇却是脸色一沉,一边道:“三哥,你也知道我现在有多少银子了。聂秋文贪取的银子恐怕都有一百多两了,你是我哥哥,做的事又不比他少,难不成这一百两这银子你还拿不得了?说实话,若不是这店铺开不了了,我还能给你更多的!”一想到店铺的事儿,崔薇便觉得心里有些不大痛快了。那些天她打过孙氏之后,孙氏倒是好些天没敢出门来找她麻烦,不过孙氏不来,不代表崔薇这口气就咽下去了,她现在想起来店铺的事儿,越发觉得后悔。

    崔敬平听她这样一说,本来还有些不大想收的,但见崔薇脸已经板了起来:“三哥,你要是不肯收下,我以后不理你了!这银子我也就给你,以后你替我好好照顾爹就是,就当其中有一份儿是我拜托你照顾爹的,还不成么?”在此时女儿若是嫁了出去,再补贴父母,人家会当女儿孝顺,可若是父母都全靠女儿来照顾,人家便得背地里说闲话了。崔薇最近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上回王宝学的娘给她送些菜过来时便在旁敲侧击的打听着崔世福以后是不是由崔敬平养着的话,给崔薇提了个醒。

    既然都已经说到了崔世福身上,崔敬平自然不好代他拒绝了。再说这银子崔薇确实也是有的,不会缺了一百两她便过不下去,这个妹妹的本事,崔敬平多少有了些了解,一想到崔世福往后的问题,崔敬平咬了咬牙,刚长出胡子的脸上露出几分坚毅之色来,半晌之后才将银票收了下来,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以后会好好照顾爹的!”崔薇松了口气,对他笑了笑,一旁聂秋染便捏了捏她的手,崔薇也难得心情好,转头冲他笑。

    PS:

    书名:重生之从娘做起

    简介:重生古代,同动物做朋友,以训宠谋福址。

    路遇霸道前夫,温柔美男,妩媚极品男。究竟谁才是真命天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79》,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七十九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79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七十九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