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前兆

    聂秋染不想答应她这个要求,虽然小少女哭得有些可怜,他心里也有些疼惜,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越是这样哭,他心里就越是冲动。

    连忙将头别开了,又好声好气的哄了她大半天,崔薇见他不肯答应自己的要求,心里气得要死,又有些害怕,忍不住真哭了起来。聂秋染连忙哄她,只是哄了大半天却是不见她停歇,心里变态般的又探头轻轻在她耳朵边咬了一口,感觉到崔薇打了个哆嗦,他这才嘴角边露出笑意来,轻声道:“刚刚梦了些什么,你先跟我说。”

    崔薇本来背对着他睡,这样一睡感觉他手捏在自己胸前,好像姿势有些不大对,完全是便宜他的,忙又转过身来,伸手抵着他胸前,也怕他真像刚刚一般不受控制,见他问自己问题,心里松了一口气,连忙就道:“我刚刚梦到我变成我大堂姐了。”说到这儿,因刚刚聂秋染的举动而忘了的梦里情景,这会儿又浮现在心里头,崔薇不由自主的就打了个哆嗦。

    聂秋染看她刚刚脸颊还带了些淡粉的,这会儿一下子又变得苍白,眉头微微皱了皱,故意压着她脑袋,又低头舔了舔她嘴唇,直将她嫩唇吮得艳红,又看她脸上重新浮现了嫣红色,这才将她放开。崔薇推了他一把,也顾不得害怕了,连忙咬着嘴唇,想离他远一些,但哪里能行,聂秋染的手臂紧紧勒在她腰后,她根本动弹不得,挣扎了一会儿,见他眼神又开始有了变化,崔薇吓了一跳,也不敢再动,连忙便道:

    “我梦到我变成大堂姐了。像是真遭受了大堂姐那般待遇一般。”梦里的情景实在是太过真实了,甚至连那股撕裂般的疼痛感都像是能感受得到。崔梅挺阒大肚子时受陈小军毫不怜惜的侵犯,她甚至也像感同身受一般,最后那种流产的感觉甚至也好像感觉到了,不过醒了之后崔薇才知道是自己癸水来了。

    一边说着梦里的情景,崔薇一边便将身体又挪近了聂秋染一些,她这会儿也顾不得害怕聂秋染控制不住了,将梦里的情景都说了一遍,末了有些颤抖道:“我最后还梦到我死了。”她没有隐瞒自己像是感受到要被陈小军碰触时的感觉,不知为何。两人刚刚那番亲热,她虽然对聂秋染有气,可心理上对他却又更亲近了几分。

    聂秋染沾染了欲念的眼神在她说起梦中的情景时。便渐渐褪去了,变得冷静而又锐利,如同鹰隼般,阴森而充满了戾气。他的手仍轻轻在崔薇背上轻拍着,表情却微微有些森然。只是崔薇的脸埋在他胸口间,瞧不清他脸上的神色。

    “梦是反的,你嫁给了我,陈小军怎么可能与你有关?能碰你的,也只有是我。你别害怕,可能是刚刚我碰了你。让你才生出那种错觉。”聂秋染说这话时语气坚定而带了些阴鸷,崔薇打了个哆嗦,既是有些害怕。又是有些羞怯,聂秋染的手却是紧紧按在她背上,又接着道:“今日下午时你大堂姐过来与你说得太多了,让你心里害怕了,以后你不能再与她多有联系了。免得她再说些事给你听,让你做恶梦害怕!”聂秋染这话是笃定无比的。又带了丝隐抑的怒气。

    崔薇梦里的事儿大部份应该是她前世时的遭遇,她不知道,聂秋染却是清楚得很。听到崔薇说陈小军想碰她时,虽然明知那并不是这一世的事情,依旧是让他心里涌出一层层的怒火与杀意来。他此时心里更是隐隐涌出一丝荒唐的念头,前世时因为受了聂晴暗算的是崔薇,所以崔梅这曾经历过的事情她一旦与崔薇说起,她甚至也能做恶梦,这就像是冥冥中有一只手在推动,让崔薇既使是避过了那样一劫,可心理上同样也要受折磨一般。

    聂秋染这会儿心里又惊又怒,虽然他也知道崔梅这辈子是受了聂晴暗算,不过也只能怪她有一个贪财的老娘,否则在陈小军说到倾慕她时,刘氏应该是大怒,而不是以为自己女儿未成婚便能将男人给拴住,往后可以捞些好处回娘家,欢天喜地将女儿嫁过去。

    说到底,无论是前一世的崔薇,还是这一世的崔梅,她们的遭遇除了有聂晴的原因外,更重要的,还是在于她们有一个不重视她们的老娘,崔梅的事儿不应该再重现在崔薇身上!

    聂秋染一想到这儿,脸色更显出几分阴戾来,心里涌动出几分杀机。他此时有种冲动想将崔梅杀了一了百了,反正她活着,也比死了还要痛苦,而她活着,却总是给崔薇造成威胁,聂秋染不能容忍这种威胁在崔薇身边,虽然明知这样做对那个妇人是不公平的,但前世时的遭遇早将他的心肠锻造得冰冷坚硬无比,此时哪里会对崔梅心软,心中捉摸半晌之后,才在崔薇细细的呼吸声中,回过神来。

    不知道是不是说出了心中的想法,崔薇这会儿已经放松了下来,渐渐睡着了。

    在梦中被吓得够呛,醒了又险些被他给吞进肚里,难怪她现在睡得这样快。聂秋染有些怜惜的替她理了理头发,干脆小心的放了她身体,起身将灯火吹熄了,这才重新躺好,将人又搂进怀里。手下意识的摸到她细嫩而柔软却又充满了弹性的胸时,想到刚刚自己扯断的捆住她胸的小衣,顿时又有些冲动了起来。这小丫头也不知哪儿来的古灵精怪的想法,竟然想得出办法来弄东西将她那双小东西给包住,也实在是太会勾人了些。

    他前世时对女色上并不如何热衷,还没有过像今晚这样自己都控制不住的时候,其实不止崔薇吓了一跳,他自个儿也有些吃惊。崔薇的胸小小的,这会儿确实是还没有长好,她现在年纪还小,也算了,她现在年纪小,其实根本受不住他,也唯有再忍一年了。

    聂秋染心里想了半晌,熬到快天亮时,才刚刚睡着。

    两夫妻半夜时起床折腾了这样一场,自然早晨起来时就晚了。崔世福父子送羊奶等物过来时,两人还没睁开眼睛。

    一旦有了那样亲密的关系,果然二人间的气氛便有些不同了,不像以往纵然是睡到一块儿起来,崔薇却根本没什么感觉。一醒来被人抱在怀里,崔薇脸颊一下子就红了起来,身后聂秋染的胸膛紧贴着她身体,崔薇这才发现昨儿两人睡时衣裳都已经有些扯开了,外头崔世福父子正敲着门,她慌忙要坐起身来,聂秋染懒洋洋的将她放开,看她坐起来,衣裳已经被扯开了,柔嫩漂亮的胸昨儿紧贴着他胸膛睡了一夜,是他半夜解开她衣裳的杰作。

    这会儿早上衣裳散开,里头的春光被他瞧了个大半,更有些忍受不了,可惜她身体稚嫩,而且又来了癸水,碰不得。聂秋染不敢再看她,外头崔世福又正敲着门,他起身穿了衣裳,见崔薇背转着身不敢看自己的模样,小耳朵都已经红透了,看得他更食指大动,忍不住转身捧了她脑袋重重吮了她嘴唇一下,这才将她放开,小心替她关好门,又出去将窗给关上,不会让人瞧着了,才去开门了。

    崔薇耳朵火辣辣的烫,像是刚刚聂秋染的举动表明两人真是感情极甜蜜的夫妻一般,她慌忙穿了衣裳出来,外头崔敬怀父子已经搁了牛奶桶走了,聂秋染不在院子中,而院门大开着,崔薇既是有些松了口气的感觉,又有些小小的失望,在客厅里探出头往外看了一眼,这才坐到了客厅中。

    不多时聂秋染喊着崔敬平过来了,他自个儿洗了脸之后又提了水进来给崔薇洗,一边坐在她身边,一边道:“你身子不爽利,这几天我让三郎过来给你收拾那些羊乳。”崔薇点头,也不敢看他眼睛,耳根发着烫,在他目光下颇有些手足无措之感。

    两夫妻正相对望着,外间却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一个男子的声音大声响了起来:“开门!聂秋染,你要是男子汉大丈夫,便来将门开了,与我说道说道!”这人声音极大,像是含了愤慨一般,一个妇人的细小声音正在劝说着他什么,崔薇一下子便听了出来这是陈小军的声音,顿时脸色便发白了。

    其实真正算起来,她并没有见过陈小军好几回,可不知为何,她就是一下子就将人给认出来了!聂秋染看她刚刚还嫣红的脸蛋一下子变了脸色,顿时心里涌出一股怒火来,‘嘭’的一声便将手里的茶子放到了桌上,一边捏了捏崔薇的手,一边则是去开门了。

    崔薇虽然心里有些不知为何寒意直冒,便仍跟在了他身边。崔敬平拿着火钳也跟着站了出来,那头聂秋染一打开门,几人便见到屋外陈小军正高举了手,一耳光抽在了崔梅脸上,打得崔梅双腿一软,便跌坐在了地上。崔薇想到昨儿晚上做的恶梦,再想到梦里那种像是流产般的感觉,她顿时吓了一跳,也顾不得心里对陈小军本能的反感,一下子站了出来,去扶崔梅,一边怒声道:“你干什么,敢跑到我门前来打人!”

    她这会儿一看到陈小军便觉得厌烦,崔梅身体瘦弱得如同一根枯柴枝般,她一个人便将崔梅给扶了起来,越是扶得轻易,崔薇越是气愤,小心的看了崔梅肚子一眼,一边换了口气,有些担忧的冲崔梅道:“大堂姐,你没事儿吧?”

    “我没,没事,四妹妹,你别怪夫君。”崔梅慌忙摇着头,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哽咽着道。

    PS:

    第三更~~为小粉票585票加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89》,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八十九章 前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89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八十九章 前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