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问责

    “爹,娘毕竟年纪也大了……”崔敬怀有些着急,杨氏虽然给他挑了王氏这样一个不着调的媳妇儿,但他是个孝子,这会儿听到崔世福的话,当然有些替杨氏担忧,要知道杨氏一旦被休,那便真正是失了根的浮萍,由得人拿捏了。

    “这事儿我心里有数,你就不用多说了,只不过是些虚名,往后你们要好好对她,她日子跟现在一样没差别!”崔世福摆了摆手,打断了大儿子要接下去说的话:“而她若是要再想些其它的,像老大你休了妻,她若要再操持着给你张罗再弄门媳妇儿回来,你可甘愿?”崔世福一句话,便说得崔敬怀不吱声儿了。

    崔世福越想越是觉得这事儿妥当,连忙便站起了身来,也不想再呆了,看样子那是立即便要找人写休书去。崔敬怀也容不得王氏,他一被崔世福说通,自然也跟着站起了身来要与父亲一路,崔敬平犹豫着没有走,只是叹息了一声,看崔薇面色发白的样子,自个儿钻厨房做饭去了。

    送走了崔家两父子,聂秋染关了门时又握了握崔薇的手,一边就道:“你若是实在顾念母子之情,这事儿交给我来说服岳父便是!”他看崔薇冷着一张小脸,不吱声的样子,想到她上一世时的性格,又有些犹豫了起来。他本来不是一个患得患失久久拿不定主意的人,但不知为何,现在看到崔薇这模样,聂秋染就觉得心里犹豫。

    崔薇翻了个白眼儿。掐了聂秋染胳膊一把:“你哪里看出我舍不得了?”她是太高兴了!现在杨氏折腾着将自己的地位给折腾没了,往后只靠两个儿子养老,丝毫优势也无,应该是再也横不起来了,吃喝都得看别人脸色,说句不好听的,往后就算崔敬怀没有休弃王氏,王氏也能将杨氏收拾得说不出话来!

    那头崔敬怀父子忙忙碌碌要去办休书除杨氏两婆媳户籍,这头崔薇也开始应付起崔世财一家与陈家人来。昨儿崔世财家便往凤鸣村陈家送了信儿。那头陈小军的娘贺氏早早儿的便赶过来了,一听到自己没了的是个儿子时,她呼天抢地的便大哭了起来,嚷嚷着要让崔家人拿命过来赔。崔薇因为昨儿答应了要替崔世福解决这桩麻烦,自然一大早便拉着聂秋染陪她到了崔世财这边,看到贺氏一会儿哭着自己的儿子受了重伤。一会儿又哭着自己早夭了的孙子,脸上冷笑连连。

    “我可怜的儿啊!谁让你受了这样重的伤啊?那些杀千刀的,我要与他们拼命!”贺氏心疼得脸直抽抽,陈小军昨儿被烫伤过的脸虽然已经找了游大夫开了中药熬了来敷过,但一整晚时间,他头却是肿了起来。这会儿看着简直是快有两个头大了,眼皮都肿亮了。根本睁不开眼睛来,如同变了一个人般,坐在那儿直倒吸冷气。

    崔薇看得很是解气,脸上的笑意止都止不住。崔梅惨白着一张脸,身材瘦得跟个枯树杆儿般,双目寡淡无神坐在陈小军身侧,头发有些散乱了。脸上带着一个鲜红的巴掌印,是贺氏之前过来时看到陈小军的脸时打她的。贺氏哭得呼天抢地的。崔梅神色却是有些愣愣的,像是整个人三魂五魄都离了体大半般,盛夏时节,她脸色惨淡便罢,身上却是冰冷得很,甚至冻得都有些打哆嗦了起来,身上穿着昔日在娘家时的旧厚袄子,可就这样还冻得面色青紫,那厚厚的衣裳衬得她整个人瞧起来更瘦了不少。

    “刘氏!我瞧着你们家也不像是个不讲理的,可怜我好端端的一个儿子,回了你们家来便成了这般模样,可怜我的儿啊……”贺氏哭得厉害,她虽然有几个儿子,可最心疼的便是这个会读书的老大,如今看到陈小军受伤,简直比割了她的肉还疼,刘氏一脸忐忑不敢出声,那头崔世财也是满脸的尴尬,劝了贺氏好几回,却被她更是狠狠骂了一通。

    崔薇坐了半晌,就听到贺氏哭她的儿,崔梅小产,没了儿子,这简直是身体与心灵上的双重打击,如今竟然她一声不问不说,一来便给了崔梅一巴掌,只是这事儿刘氏不出头,她也不好意思去多说,现在正好逮着贺氏哭儿,她冷笑着便开口:“你要哭你的儿,我倒正好要问问了,我们聂家的姑娘出嫁,跟陈大郎有什么关系?他以哪门子的身份,来对聂晴的婚事指手划脚的?”

    贺氏哭了半天,本来就是想逼着崔薇开口的,陈小军脸上的这伤他自己不好意思说,贺氏一大早过来逼问了他半天才问出陈小军是在崔薇家里受的伤。若不是顾着聂秋染举人的身份,这会儿贺氏早朝崔薇扑了过来,现在一听她开口,她还没来得及说话,一旁坐着抽了半天叶子烟的陈小军的爹老陈头便已经狠狠瞪了陈小军一眼,冲崔薇呵呵笑了两声道:

    “聂夫人这话说得不错,本来这事儿不该咱们家大郎去管,他这是见义勇为,人又年轻冲动了些,可怎么也不该将他的脸烫成这般。我们大郎一向规矩懂事儿,老大家的又是与聂夫人是亲戚,亲戚间来往走动,如何便能闹成这般?不知道聂夫人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说法?”

    这老陈头年约四十许,为人精瘦,皮肤黝黑,头上却是裹了一条发黄的汗巾,如同一个最普通的乡下中年人,只是那双眼睛却是很亮,看人时目光里带着打量,他说话倒是客气,不过这客气话说出来可比贺氏那样只知一味蛮哭来得要厉害得多了。他一开口,贺氏便不由自主的闭了嘴,连陈小军也跟着挺了腰,看得出这老头子平日在家里威望极高,这会儿他一开口。旁人就不敢多说了。

    陈家人这趟来的人不少,除了贺氏俩老夫妻之外,连陈小军下头的三个兄弟,以及两个女儿都过来了,拉拉杂杂的在崔世财堂屋里坐得满屋都是。一时间谁也不敢开口说话,陈家两个姑娘甚至低下了头去,安静的听着,也不发言,刘氏眼睛四处挪移着。也不敢看崔薇这边,摆明是不想来管她的,而崔世财倒是想说话,不过老陈头根本没看他,而是将目光盯到了崔薇身上。

    崔薇哪里可能会怕这些陈家人,更不怕那老陈头目光烁烁盯着她看。撇了撇嘴角,便笑了起来:“我倒不知道,陈大郎是吃百家饭长大的,这心宽,闲事儿也管得宽!”她暗讽了老陈头一回,这吃百家饭的人。在此时一般都是指的乞丐孤儿,崔薇说陈小军吃百家饭。便如同诅咒他无父无母一般,老陈头脸色有些不好看,崔薇却不理睬他表情,只又接着道:

    “咱们聂家姑娘的婚事,我这聂家人都不敢去对公婆的话指手划脚的,不知道你们陈家哪儿教来的规矩,又凭什么来管咱们家的闲事。一大早的便跑来我家里闹。当我是好欺负的不成!也不嫌晦气!我拿烧开的羊奶泼我自个儿的家门,消消晦气。便是县令大人,也管不得这档闲事儿!”

    崔薇看了脸色铁青的老陈头一眼,冷笑了一声。

    那头贺氏气得浑身直哆嗦,咬着嘴唇看着崔薇说不出话来,一边气得要死,一边又有些不甘心,但崔薇抬起了县令的名头来,她才想起聂秋染是个举人,若这事儿真闹大了,人家拿滚烫的东西来泼自家的地,这本身占理,说不过去,而若是进了衙门,自己一家纵然有些田地,不过要真闹将起来,聂秋染有功名,而且聂家如今有银子,之前据说崔薇在城里有个什么店铺,那是发了大财的,如今聂大郎现在住的地方买下的地便足足有大半亩了,证明这聂家家底不薄。

    自古以来,衙门都是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如今崔家这死丫头手里有银子,更别说她还有理,聂秋染还有功名,若真闹到衙门去,他们陈家不一定会占便宜!

    老陈头脸色顿时便沉默了下来,刚刚放到手边已经燃了好一会儿的旱烟杆又被他拿起来狠狠吸了两口,不说话了。他理智还在,又忍得住气,不过贺氏这会儿却是忍受不了,她最心疼的儿子如今被崔薇烫得险些毁了容,往后若是留下疤,不人不鬼的怎么活?而崔薇若是好好道歉,赔些礼钱便罢,可瞧她现在的模样,竟然比自己家还要嚣张,她哪里忍受得了,一听崔薇提起衙门,便冷笑了一声,拿帕子抹了两把眼泪,一边站起了身来,叉了腰便指着崔薇骂道:“崔氏,你不要给脸不要脸,如今还恶狗咬人!我们家大郎的伤势摆在这儿,你们聂举人纵然有功名,可咱们陈家也不是好惹的,咱们家里还有两地块,卖了也能值不少的银子,也不一定进衙门便说不过你们理儿去了!”

    “陈大娘这句话我还真有些害怕,两亩地真不少。你家里如果真要卖地,还麻烦通知我一声,我前几年时正好买了潘老爷家里的地呢,手里正愁地太少了,若陈大娘手中真不方便,我还真能够帮你们一个忙!”崔薇一说到买了潘老爷家里的地,在场众人几乎全都吓了一跳,崔家人是震惊了,就连老陈头也险些从椅子上头滑了下来!

    潘老爷前两年卖地闹得轰轰烈烈的,但他要价太高,足足要一百五十两,吓退了不少想买地的人,而当初众人都知道若要买他这块地极为划算,不过是十来年时间,那买地的钱说不得便赚回来了,可明知这本买卖好赚,老陈头当时也不是没打过主意,只要是庄稼人,便没有对这个不动心的,可老陈头当时手里拿不出一百五十两银子来。若说陈家宽裕,一时间拿出个十来两银子那完全没问题,便是二十两也不是没有,可一百五十两,光靠他家那两亩地,不吃不喝也得要挣上十来年才能成。

    当时老陈头也是遗憾着那地自己没能买得下来,后来打听过说是那地被外地来的一位贵人买了去,他当时心里还暗暗松了一口气。自己没买到,可也不能熟悉的人买到那地,自己挣不到钱,也不能便宜外人才好,后来又听说那地种了不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好几年都没收过,他当时的心思才歇了下去,可如今老陈头万万没有料到,事隔几年之后。他竟然无意中从崔薇口中听到了这地的下落,而且竟然还是这样一个自已以前没瞧进眼里的小丫头将地给买了去!

    陈家人吓得说不出话来,这会儿就连崔世财一家人也吓得够呛,崔世财脸色都变了,有些激动的站起身来,迭声道:“四丫头。那地当真是你买了?可当时明明买地的是个外地人啊!”

    一旁刘氏眼睛发光,表情又酸又涩,看着崔薇便不住道:“我就说,你这丫头怎么如此多钱,连上回你爹欠我的猪钱你也帮着还了,这些年不知补贴了崔家多少。我就说你有底子,这不。果然猜中了。”刘氏心里这会儿十分复杂,既然是有些气愤崔薇跟自己的女儿崔梅一样是个小丫头,但自己家的女儿便是个没出息的,别说买那样九亩多的地,她便是买块肉回娘家都不曾!而崔薇这死丫头福气好,嫁了个聂秋染,如今日子越过越好。明明当初崔世福家中比自己家里穷了不止一点儿半点儿的,可现在瞧瞧。人家就成天坐着,连庄稼都不种了,可养了一个好闺女,银子照样哗啦啦的流进口袋来!

    而刘氏又有些悔,若早知道崔薇这样有本事,当初崔薇跟王氏打架那回,杨氏说要将这丫头弄到自己家里来住着,她便该一早答应了,如今也好哄她给些银子给自己使使才好,明明这丫头样样不如自个儿女儿的,可瞧着崔薇现在日子过得好了不说,挑的夫君是个举人老爷,又还对岳家如此好,崔薇现在长得也越来越俊,不像自己的女儿,越过越惨,嫁出去大半年时间,连根毫毛都没往娘家拨过。

    刘氏心里越想越是酸涩,越想越是有些气愤,可又有些高兴这回崔薇被她知道有银子,崔梅落了胎的事儿,可算是让她找到一个要钱的地方了!

    “薇儿,这话可不兴乱说的,你哪儿来那么多银子买地?”一旁沉默了半晌的林氏突然间开了口,她一说话,崔世财不敢再开口了,连刘氏也住了嘴。崔薇笑了笑,一边任由聂秋染拉了自己的手,一边就道:“我聂大哥当初有个要好的同窗,其父是定洲知府老爷,他与聂大哥十分要好,愿意先借我些银子买地,我自个儿又存了些,反正放在手边一时又没有用处,聂大哥便拜托他找了人,帮忙将那块地给我买了下来!”也正因为当时是秦淮帮忙出面,所以买地那事儿办得特别顺畅,潘家没有为难不说,几乎可以说捧着地契便送给秦淮派去的人了。而县衙那边更是不敢为难,一个区区偏远地区的小县令,在知道知府公子想买地时,若要为难,那便简直是活腻了!

    定洲好些人都听说过,但在刘氏等人眼中,那便是踮了脚尖儿也摸不着的地方。小湾村所属的县城是小到几乎在大庆王朝中排不上名号的,而这县城又归临安城所管辖,临安在大庆王朝之中只是属于一个稍大些的城,隶属于江淮省,而那定洲便是与江淮齐名的一个省城,在南面一带,比起江淮甚至更要稍大一些,下头所属城镇多不胜数,如同临安城这样的大城,便有好多个。

    一个临安城的知县都已经让众人吓得够呛,那临安城的知县在众人看来便都已经是神仙中般的人物,不可望也不可及了,如今崔薇竟然说聂秋染与定洲知府的郎君交好,刘氏等人顿时吓得脸色惨白,对聂秋染更添了几分敬畏,就连崔世财表情也跟着变了。他们本来对聂秋染已经有些本能的畏惧了,而今又听到这样了不得的大事,刘氏缩了缩肩膀,一边便咋舌道:

    “侄女婿当真是个有本事的,竟然连知府老太爷的郎君您也认识。”连称呼都已经变了,表情自然比刚刚更敬畏了许多:“竟然还能借您钱,薇儿真是有福气。”

    事实上崔薇也是后来才知道那秦淮的身份,她开始时是不太明白定洲的差别,对于一个半路过来的人来说。她一来到这古代便一直想着要如何生存,根本没功夫打听那些省城等闲事儿,自然也不清楚秦淮身份有多高,只是见聂秋染与他平常交好,甚至秦淮对他还多有拉拢,也不以为意,后来明白秦淮身份时,才真应了那句不知者无畏的话!在这个时代一个七品的知县都已经足够要人性命,一个知府自然官位更是不同。

    尤其是在定洲那边的知府。秦淮其父是正四品的官儿,难怪当初她买房时,有秦淮帮忙,两百两银子便将那栋宅子买了下来。

    陈家人吓得够呛,那贺氏本来想以自家财力将崔薇压下去,谁料最后崔薇说出口的。不止是她有九亩多的地,完全不是她家可以比拟的,而且那聂大郎竟然还跟定洲知府老爷家的公子哥儿交好!而且好到能借钱的地步!到了这个时候,贺氏已经悔得肠子都青了,她虽然疼爱陈小军,不过这会儿也忍不住有种冲动想将自己儿子给扇上两巴掌。

    聂家这样一门婚事。当初好端端的他就是不肯要,非要死活闹着娶这劳什子的崔梅。身材干瘪一看就不会生养不说,而且还长着一张鞋拨子脸,时常哭丧着的模样,一天到晚的病怏怏的,家里还穷得要死,为了几两银子便斤斤计较个没完没了的,哪里像聂家那个姑娘。父亲是正经的秀才郎不说,而且兄长还是举人。又跟知府老爷家的公子哥儿交好,往后谋个官职那是铁板上钉钉儿的事,眼见便要发达了,若陈小军娶的是聂晴,往后这个做大舅子的还能不提携一下妹夫?

    都怪陈小军瞎了眼!非要挑这崔梅,还死活非她不娶,娶回家又成日要死要活的,阴阳怪气,她瞧着自己的儿子也不真是像喜欢崔梅到没了魂儿的,如今还为聂家那姑娘在闹,怎么瞧着也像是她儿子对聂家姑娘有意,可惜当初陈小军不知怎么想的,像是猪油蒙了心一般,以致如今看着好端端一门婚事,弄成这般模样,娶了个崔梅,连胎都保不住,没用的东西!

    一想到这儿,贺氏又将所有的怒气全怪到了崔梅身上,认为都是她当初迷得自己儿子昏头转身,找不着北了,才娶了她这么一个晦气东西,坏了自家的风水,当下瞧她更不顺眼儿,一双眼刀子直往崔梅身上刮,看得崔梅身子如筛糠似的抖得更厉害了些。

    “你害瘟啊!抖成这般,要死尽早,不要再涨些饭吃成个脓包!没用的东西,连胎也保不住,蛋都不会下,拿你有什么用?”贺氏不敢再提要跟崔薇算账的事儿,逮着崔梅便骂了起来。

    婆婆教训媳妇儿在此时人看来倒是天经地义的,不过像贺氏这般,当着人家娘家人的面也如此不给脸面,倒当真是有些过了。刘氏等人还沉浸在崔薇带来的消息中,不可自拨,崔梅被贺氏骂得又嘤嘤的啼哭了起来,林氏叹息了一声,连忙便道:

    “亲家,孩子不对,你好好说便是了,好歹我们家大梅刚刚没了孩子,其实当娘的,哪里有不心疼腹中那块肉的,要说难受,咱们倒在其次,便数她最不好过了……”林氏这会儿脸上露出些疲惫之色了,陈家人来闹了一早上了,她年纪大,便有些吃不消,说话时都喘了好几声。

    贺氏本来心里便憋着气,没人搭腔,她又不敢说崔薇便罢了,可这会儿她本来就恨崔世财一家生了个不安份的女儿勾得自己儿子没了好姻缘,这会儿哪里会给林氏好脸色,耷拉着一张脸便冷笑:“没了孩子也是她没用!护不住!要不为啥别人怀孕能生得下来,就她一个人护不住?再说那撞了她孩子的人,也是你们崔家的吧,这事儿你们要如何解决?”

    一句话顿时将刘氏给提醒起来了,她倒是想照着自己之前的想法与崔薇闹上一回,拿些银子。可是这会儿崔薇都已经说了人家有银子有地又有靠山背景,她又不是脑子有毛病的,哪里还敢这样直直的撞过去,讨好还来不及了,因此犹豫了一下,便小心道:“要不,咱们去二弟家问问,总归是那王氏闯的祸。”(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二更~!提前传的~!感谢的话晚点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94》,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九十四章 问责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94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九十四章 问责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