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嫉妒

    拿着帕子站在一旁擦了半天头发,见她都懒洋洋的趴在竹席上,滴着水的长发被她撇到一旁,正搭着凉床,往下淌着水。这样的情景聂秋染前世时几乎在后院没有瞧见过,后院的所有妇人们见他时无不都是讨好而精致的,不会像崔薇这般随意,个个都使出浑身解数讨好着他,就连媛姐儿,看到他时也是恭敬而乖巧,唯有崔薇,在他面前时而乖巧,时而却又调皮,并不听话,甚至有时还有些令他无可奈何,不过他却是喜欢,喜欢这样将她捧在掌心,却又知道她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感觉。

    “聂大哥,你站了半天了,还要多久才睡啊?”崔薇本来躺着不想动,但聂秋染一双眼睛盯得她后背寒毛都竖起来了,她无奈之下也只有先撑起身子,看了他一眼。湿头发粘在细薄的丝绸上,一沾些水气便紧紧贴在她身上,勾勒出少女玲珑有致的身段来。她还差几个月便要十四了,聂秋染眼神一黯,这才拿了帕子朝她走过来。

    “明儿聂晴出嫁,早早就要起来了。”崔薇今儿去了聂家那边坐了大半天,虽然现在没有哪个人敢为难她的,不过正经危坐上半天多少还是有些累,连腰都酸得不想直起来,明天恐怕还要从早坐到晚,想偷懒都不行。她嫁的是聂秋染,聂家便靠着聂秋染的名头撑着,而潘世权的妻子贺氏又跟阴魂不散似的,紧紧缠在她身边。自从村里人知道聂秋染跟秦淮交好之后,那贺氏便见天的来与她说话,好几回崔薇推都推不脱,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自个儿又将身段放得低了与她交好,她就是想拒绝可这两天也抽不出借口来,毕竟聂晴嫁的是贺氏的亲戚!

    “你睡得迟了,哪个人敢拿你说嘴?”聂秋染扬了扬眉头,有些不大痛快她为聂晴的事情劳累。却仍是拿了帕子替她擦着淌水的头发,一边又道:“若实在明儿累了,找个借口休息一会儿就是,没人敢说你的。”崔薇当然知道现在没人敢说她,不过既然都嫁到了聂家,不管内里如何。可面上至少要过得去。她摇着头不说话了,聂秋染替她擦着头发,两夫妻倒是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黑背还没有回来,崔薇听到对面院子传来一阵脚步声,在这安静的夜里。听来倒是尤其清晰,她下意识的回头去看了一眼。便见到一个穿着灰色粗布衣裳的人影已经朝对面崔敬平那边拍了拍门。

    崔聂两家是亲戚,不管孙氏跟杨氏对不对付,但崔薇嫁了聂秋染却是事实,聂晴成婚这样的大事儿,崔家人怎么也要过去吃饭帮忙的,崔敬平父子到这会儿还没回来,那身影拍了两下。便又连忙扶着头走了,崔薇一看那背影与侧脸。便认出这是杨氏来。如今杨氏跟崔家已经没什么关系了,现在还过来找崔敬平莫不是要钱吧?她一下子来了精神,忙坐起身来,下地穿了鞋便站到门口去,聂秋染看她穿着一身单衣便要往外走,脸色一黑,连忙也跟着过去勒了她腰便朝里头拖,崔薇挣扎了两下,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见到不远处黑背跑了回来,吓得那人影让开了一路条,使崔薇将她看了个正着,果然是杨氏,但这会儿她竟然满头脸都是血!

    “你让我再瞧瞧!”崔薇挣扎着,但聂秋染却不知是哪儿来的力气,将她抱得死死的,等黑背进来时,他单手将崔薇抱在腰前,另一只则是将门给拴上了。“你要瞧回去把衣裳穿好了再看。”这样大热的天,崔薇挣扎两下浑身都是汗,尤其是头发披散在身后,更是热得很,再穿一件衣裳,这古代又没空调又没风扇的,能给人身上捂出一层痱子来!

    “等到穿了衣裳过来,她人都走了!”

    崔薇郁闷得要死,聂秋染将她抱住的地方两人衣裳都快被汗贴在一块儿了,刚刚才洗过澡,现在全白费了!

    她心里火大,但聂秋染却是觉得自个儿要着火了。这丫头现在年纪还小,可偏偏身段已经快开始发育了,他又正是年纪冲动的时候,偏偏她只点火,又不能负责灭,聂秋染也郁闷得很,忍不住一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低声喝道:“老实些!”崔薇想到刚刚杨氏的情景,心里好奇,气得要命,哪里肯听他的,两条荡着没地落的腿踢了他一脚!

    这下聂秋染忍不住气笑了,让她不要动这家伙还偏偏不听话!干脆两手勒着双手将她制住了,一边便将她抱上了凉床,身子顺着她的身体压了下去!

    崔薇原本还想着杨氏的事儿有些不甘心,等到天旋地转间自己往凉榻上躺了,聂秋染又压在了她身上,才回过神来。

    她年纪还小,聂秋染不想伤着她,不过却不妨碍他可以占些便宜!唇齿相缠舌尖相抵间,院子里气温顿时升了起来,挣扎间衣裳被掀开大半,珍珠般饱满柔嫩的肌肤在橘红色的夕阳下,反照出柔润的光泽来,似是透明的一般,崔薇脸颊边的红晕比天边的晚霞还要灿烂。

    虽说决定了要早些睡明儿要早些起来,不过惹恼了聂秋染,崔薇这个决定自然没有成行。虽然没被聂秋染真的吃进嘴里,但两人依旧是闹了大半晌才搂在一块儿睡着了,第二天崔薇醒来时,整个人还衣衫不整的睡到聂秋染怀里。她昨晚还真怕聂秋染要圆房,吓得她半死,幸亏他最后没有真正将她给吃了,不过昨儿她也被占了大半便宜。

    崔薇想要坐起身来,只是整个人却被紧紧揽着,聂秋染以一种绝对占有的姿态将她给搂在怀中。幸亏凌晨时的天气并不热,甚至还有些凉快,昨儿晚上她还没有被热着,不知何时她身上还搭了一条薄毯,远远的村里传来谈笑声,崔薇这会儿还有些头晕脑涨的,眼皮沉重有些睁不大开,见他不放,索性也跟着闭了眼睛,准备再眯一会儿养养神也好。

    聂秋染的手在她腰下顺着背脊开始缓缓游移了起来,她自己做的小衣昨儿被他扯断了,背脊一片细裸光滑,聂秋染的手这样一摸,崔薇便打了个冷颤,一边又伸手推了他一把。触手便是平整光滑的胸膛,昨儿夜里睡觉不止崔薇衣衫不整,连聂秋染也是衣裳解了大半,露出结实有力的胸膛来。与崔薇一般认为书生便是文弱消瘦的感觉不同,聂秋染外表看似瘦,可实则身材结实而有力,块垒分明的肌肉只有在他脱下衣裳时才能看得清楚,崔薇这还是头一回看他这样脱了衣裳睡觉的模样,以前虽然隐隐有感觉他身材有料,不过并没有亲眼看到过,这会儿一碰到,不免有些好奇,忍不住伸手挪了两下。

    “聂大哥,你不像崔敬忠那样啊。”崔薇迷迷糊糊的,话也有些说不大清楚,她本来是想要说聂秋染与崔敬忠的瘦弱不一样,明明都是读书人,可是聂秋染力气很大,身材也高大结实,虽然不像是崔敬怀那样常年在地里劳作的人身板夸张,但其实身上肌肉却是有力的,手一摸过去便感觉到了。聂秋染一听她拿自己跟崔敬忠比较,顿时脸黑了大半,昨儿他忍得难受,好不容易睡了一会儿,他警觉性很强,崔薇一睁开眼睛刚刚一动他就醒了,只是搂着她不想放开,谁料她自个儿摸了过来。

    早上本来就是难忍之时,累积了多时的火气这会儿有些忍不住了,她衣裳本来就是触开的,一手扣在她后腰处,一手摩挲着她细腻起伏的胸线,最后有些忍不住了,手便开始上下游移了起来,将那团雪软包裹在手心里把玩,自然将崔薇给闹醒了过来。

    两人这样一闹,早晨起来时又晚了,来到聂家时孙氏那脸拉得比丝瓜还要长,满脸的不痛快,众人都瞧在了眼里。孙家的人正陪坐在她身旁说着什么,聂秋染的事儿一旦传扬开来,本来对孙氏还多有不满的赵氏二人刹时又凑了过来,看到崔薇来得这样晚,那赵氏面色便有些不好看,心里又嫉妒无比,本来该嫁聂秋染的是自己女儿才对,往后做了大官儿丈母娘的也该是自己,可不知为何,聂秋染却被崔薇这小妖精勾去了魂魄,硬生生让聂秋染娶了她,连带着孙梅只能嫁给聂秋文,若嫁聂秋染的是自己家女儿,那九亩地便该是自己的,也该那位知府家的公子借银子给自己买才是!

    赵氏嫉妒得眼都红了,捏着帕子便不阴不阳道:“你们来得可真是时间,怎么不直接过来等着吃午饭便行了?”她一开口,孙氏正好就沉默了下来。她心里其实也恨崔薇,可这会儿当着大儿子的面,又不敢找她麻烦,深怕到时不止聂秋染要厌弃她,连聂夫子也饶她不得,因此她倒乐得赵氏替她开口,自个儿在一旁坐壁上观。(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四更~!第二更是双更合一,已经改过了。为贴错多发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95》,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九十五章 嫉妒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95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九十五章 嫉妒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