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踹平

    “贱人!”这一声大喝响起,接着传来一声妇人的惨叫,崔薇连忙朝前走,聂家房屋后那头无人来的小径处,聂秋染正狠狠朝已经摔倒在地上的孙梅踹着,孙梅头发散乱,鼻子嘴角都喷出血来,这会儿她身子半裸,肚兜已经解了大半,倒挂在肚腹间,高耸的胸脯已经露了出来,浑身没什么遮拦物了,两条结实的腿哆嗦得厉害,正惊骇的倒在地上,双手死死抱着脑袋,聂秋染背对着崔薇,那脚重重又往孙梅胸口上踹了一脚。

    ‘嘭’的一声胸响传来,像是骨头都裂开了!孙梅不敢吱声,疼得脸色扭曲,嘴角又涌出血泡儿来,眼睛里涌出惊恐之色,她死死咬着嘴唇,双腿想缩起来,却是无力支撑的模样。

    那一声剧响崔薇眼皮儿跳了跳,总觉得孙梅胸部都快被聂秋染踩平了!往后若是她胸一大一小,绝对是有聂秋染这一脚的原因!

    “聂大哥。”

    聂秋染眼里的黑气随着崔薇这一声轻唤,渐渐散了开去,孙梅这才敢细细的呻吟出声来,哭得眼泪鼻涕直流,也顾不得害羞,连忙缩起身子,强忍着疼痛,将身体抱成一团,嘤嘤的哭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虽说看到这样难堪的情景,崔薇开始也是有些厌烦孙梅的,但见她现在头发散乱,鼻子嘴角都涌出血迹的情景来,心里不由又觉得她有些可怜。聂秋染脸上的阴戾之色渐渐褪去,森然的眼神重新变得温和淡然,一边斯条慢理的整了整袖口,一边又理了理衣襟,转过头时嘴角边带了淡淡的温和笑意,一派君子如玉般的俊雅感,看着崔薇便道:“薇儿怎么过来了?没什么。不过是有些许小事,不要脏了你的眼睛。”

    聂秋染其实是早就已经发现崔薇过来了,但孙梅实在太令他感到恶心,让他忍不住想教训他一回,因此没能忍得住,被她瞧见了这一幕。聂秋染之前还是一副冰冷似九幽阎罗般的凶残模样,一瞬间竟然又变回了翩翩佳公子,吓得孙梅坐在地上不住咳着又不停的哭。崔薇刚想捡了衣裳让她先披上,聂秋染已经将她拉了过去紧紧搂在胸膛里,不准她去看孙梅身体。免得污了她眼睛,一边替她理着头上的柴叶,一边温柔道:“吓着你没有?”

    他的反差也实在太大了!之前打孙梅时的表情与眼神崔薇没有看到。但孙梅却是吓得心脏都快停跳了,这会儿看他对崔薇温和的样子,孙梅险些忘了哭,心中既是骇怕得厉害,又是有些嫉妒起崔薇来。聂秋染将小少女的脑袋按在自己胸前。眼睛微微眯着看了孙梅一眼,眼里的杀气泄了出来,又吓得孙梅光着身子便往后头挪,一边不住摇着头,一边却连哭声也不敢喊出来。

    前世时孙梅嫁给了他为妾,可是却不甘寂寞。跟聂秋文私通,并受聂晴指使,这个蠢头蠢脑的东西。真以为孙氏是她姑母,可以为她撑腰,便还敢连同聂秋文害自己子嗣,以为如此自己的一切便全是聂秋文的,既然上辈子她为聂秋文做到了这个份儿上。自己这一世成全了她,使她嫁给了聂秋文。现在她这一切又算是什么?莫非这个女人性情本来便是水性扬花,上辈子嫁自己,可是勾搭的却是聂秋文,这辈子嫁了聂秋文,却又不甘寂寞想来勾搭自己?

    果然是一报还一报,命中报应不爽!聂秋染一想到这些,眼里又露出冰冷骇人的血气来,吓得孙梅险些尖叫出声,好歹她还有理智在,知道自己一叫,若是被人碰见,她便是死路一条,因此身体纵然抖得像筛糠一般,却是捂着胸口抱着腿,泪流满面却是不敢出声。

    “聂大哥,婆婆正唤你呢。”崔薇虽然也不喜欢孙梅,却不想现在聂秋染真将她给打死了,因此闷在聂秋染胸前,开口说了话,她这会儿也是有些害怕聂秋染,不知为何,此时的聂秋染给她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让崔薇心中有些慌乱。

    小少女带了些颤音的话顿时让聂秋染眼中原本大盛的血光渐渐暗淡了下去,拉了崔薇的手,动作轻柔的替她捡了头上刚刚从树顶飘落下来的树叶,又回头冷冷望了孙梅一眼,强忍了此时想将她杀死的冲动,一边小心护着崔薇离开了。留了孙梅一个人下来,等聂秋染一走,她才敢咬着手掌哭起来,哭得无声却是撕心裂肺,她这会儿心里既怕聂秋染,又有些后悔自己今日做事太过冲动,她本以为崔薇虽然模样长得白嫩,但到底年纪小,哪里像自己一般懂风情身段儿发育得好,本来以为自己一片痴心,男人么,碰了送上门来的便宜都不可能不要的,她以为是这样的,可没料到,她刚刚险些被聂秋染打死!

    孙梅既悔又怕,又有些恐惧,虽说刚刚崔薇误打误撞的闯了过来使得聂秋染当时没有对她痛下杀手,可同样的也撞见了她这样的丑事儿,若是往后崔薇说了出去,自己岂不是只有剩下死一条路了?孙梅一想到这些,心头纷乱的感觉又涌了上来,她想到刚刚聂秋染无情冷漠的样子,既怕又恨,哭得难受,一边才哆嗦着擦了鼻血开始穿起衣裳来。

    崔薇有些小心翼翼的由聂秋染牵着,心中有些害怕。她本来只当聂秋染腹黑而已,可没想到他不止是心黑,而且还手辣,打得孙梅那峰峦迭起的胸险些变成一马平川,看得连崔薇都替她疼了起来,女人的胸本来就是最脆弱的地方,受到这样的剧烈伤害,可想而知是有多疼了。聂秋染本来是个温润如玉的君子,可不知为何,现在越看起来,越是令人有些捉摸不透,她就算是两世为人,可其实算起来两世的年纪还不到三十,本来是比聂秋染要大好几岁的,但不知为何,跟他比起来,自己总有一种无论文武,都算计不过他的感觉,只有被他吃得死死的,这会儿他光是一言不发,已经令崔薇心里隐隐有些害怕了起来。

    “以后不要我娘唤你,你就出来。若是今儿没找到我,你不是要被我娘使唤得团团转了?”聂秋染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戾气,一边低头瞧了瞧崔薇裙底,一边就开口道。

    “我不是有意的。”崔薇这会儿想到刚刚聂秋染的脸色与眼神心里还有些犯怵,小声就道:“我是想出来透透气,外头太闹了。”

    她难得乖巧的模样看得聂秋染心里又有些痛恨起孙梅来,若不是那贱人恬不知耻,脱了衣裳敢抱住他,如此这般不要脸面,也不至于让他刚刚一时失控,心里生出想要当场杀了孙梅的念头来。聂秋染见她低垂着脑袋,不知在想些什么,只看到尖细洁白的小下巴,越发惹人怜爱,平日里崔薇还从来没做过这样乖巧的样子,对他时一般都是神态自若,偶尔还会有些小娇纵,偶尔看到这样一回情景,聂秋染心里又是稀罕又是有些后悔将她吓到了往后不亲近自己。

    因此伸手轻捏了她下巴,将她脸蛋抬了起来:“薇儿,你很怕我吗?”

    刚刚他打孙梅时的眼神带了血气,像是真要杀了她一般,崔薇头一回碰着这样的情况,心里多少有些担忧,更何况聂秋染打女人这样狠,不知哪天会不会一言不合也对自己动手。崔薇心中多少有些害怕这个事情,因此被聂秋染勒着,也不敢挣扎,眼神便游移到了一旁,有些小声道:“没有啊……”

    一看就是口是心非的样子!

    聂秋染这会儿心里又生出一股对孙梅的怒火来,索性推了崔薇靠在一旁的树干上,自个儿也欺了过去,眯着眼睛看她道:“你怕我?怕我打人?”

    两人离得这般近,连对方的呼吸都拂到了自己脸上,崔薇本来是有些紧张的,但不知为何,这会儿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脸颊又有些发烫,连忙推了他一把:“没有聂大哥,我只是,只是刚刚看到孙梅和你在一起,吓到了……”这聂家后头虽然隐蔽,这会儿众人都在外间送聂晴出嫁,但自己都能找得过来,就怕旁人也找过来,两人虽然是夫妻,可现在的举动也实在太过暧昧了些,崔薇脸色彤红,聂秋染瞧着她慌乱的样子,顿时就笑了起来。

    “刚刚那贱人脱了衣裳敢抱我,给她这些教训都是轻松的,如此不知羞耻,该死!”他说到后面两个字时,语气轻得令人胆寒,崔薇打了个哆嗦,聂秋染又伸手在她脸颊上抚了抚,低垂下头凑近她水嫩小巧的唇瓣吮了一口,将不敢动弹的小少女放开了,又替她整理了下衣裳,这才拍了拍她脑袋温柔道:“不过那是贱人,不是咱们小薇儿,薇儿这样乖,我怎么会打你,我舍不得的。若是薇儿不听话,我可以用其它方法!”说完,聂秋染眼中流露出潋滟之色,伸舌头缓缓舔了下唇角。

    PS:

    第二更~!

    感谢:tom94、书友110114081248254、漫敏、蒲蒲彤彤、油炸薯條、虫子ago、空闲爱好、亲们投的粉红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97》,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九十七章 踹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97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九十七章 踹平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