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露出

    崔薇心里又惊又怒,一下子站起了身来,聂秋文本来还拿了块帕子替孙梅擦着嘴,屋里一股浓郁苦涩到令人呕吐的中药味儿,他回过头来看着崔薇冰冷雪白的脸色,一边有些惊讶道:“大嫂,你怎么了?”

    “我没事儿。”崔薇强忍了心里的怒火,站起身来,一边与聂秋文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来:“我只是过来看看。”她说到这儿,又犹豫了一下,想到聂秋文近来的变化,聂秋文额头上之前被她打出来的一条口子现在已经结了疤,原本还带了稚气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在短短大半年的时间中看起来多了几丝沉重与凝重,崔薇心里叹了口气,一边又摇了摇头,将到嘴边本来要说的话又咽了进去,一边道:“我先出去了,恐怕再过不久聂晴就要回来了,我瞧瞧外头饭做好了没有。”

    聂秋文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点了点头,崔薇也没再说什么,转身便出去了。外头孙氏阴沉着一张脸,看到崔薇从孙梅屋里出来了,脸色便有些不大痛快:“一个二个的不是装病便是偷懒,今儿是聂晴回门的日子,莫非煮饭烧菜这事儿还得要我一个做婆婆的来干了不成?”聂家做流水席三天,从聂晴出嫁前一天算起,到现在早就已经完了,孙氏一向又养尊处优的惯了,家中有事以前一向是聂晴两姐妹做。而聂明出嫁之后便是孙梅跟聂晴二人做,现在孙梅倒了床,聂晴又出嫁了,孙氏现在没个使唤的,自然便只有喊崔薇了。

    只不过是些热饭菜的工作,崔薇也懒得跟孙氏计较,饭菜都是现成的。前些天办流水席了剩了不少的菜,现在只要拿出来热一下便成了。只是现在天气热,正值七月,前两天留下来的一些饭菜根本吃不得了,就是昨儿新做的好些肉也酸了,崔薇干脆全倒进馊水桶里,她这样的动作引得原本从在院子中等女儿一家回来的孙氏顿时脸色便难看了起来,一边骂着她败家子儿,一边虽然不想做饭,可又看不得崔薇那样大手大脚。只好自己去弄饭菜了。

    难得好心一回,可孙氏还不领情,崔薇也不做了。由得孙氏自个儿去折腾,只进堂屋里坐着,这一举动又引得孙氏不舒服了起来,骂骂咧咧好一阵,直到与聂秋染正说着话的聂夫子不满了。喝令她住嘴,厨房里才渐渐安静了下来。

    聂晴两夫妻二人是直到太阳都出来了,农家里好些人在地里都已经做完一轮活儿了才回来的。孙氏早饭早就已经热好了,等得颇为不耐烦,看到贺元年引了聂晴进来时,她心里一把火气便涌了出来。不阴不阳的便道:“姑爷两人回来得倒是会掐时间点儿,都是一个村儿里的,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儿给耽搁了。若是来不及,也不事先让人过来打声招呼。”孙氏一大早热了饭便等着聂晴夫妻俩过来,可谁料等到这个时辰点了,聂家人还没有吃早饭,这夫妻俩都快掐着午饭时间点过来了。

    不止是孙氏有些不快。那头聂夫子脸色也有些不大好看,崔薇看了看聂晴两夫妻。才嫁过去三天时间,可她看聂晴时倒像是多了些陌生的感觉,刚成婚的妇人,可聂晴脸上不止没有欢喜与娇羞,反倒带了几分苍白与憔悴,贺元年则是一脸吊儿郎当的表情,两夫妻过来手上竟然连半点儿回门礼也不带!

    这个时候的礼节崔薇多少也是知道一些的,一般妇人若是成婚回门时,为了表示其贞洁与夫家对她的看得,是要备些回门礼的,乡下地方一般是备猪心、猪蹄与猪腰等各一对,若是讲究些或是有银的人家,一般都是送整猪到丈母娘家里,可聂晴这会儿竟然回门来一样东西都不带!本来开始时贺家表现得还挺看重这门亲事的,可现在瞧起来,贺元年一脸的不快,聂晴对他甚至隐隐有些害怕的样子,倒是与陈小军夫妻俩看起来颇有几分的相似,这会儿崔薇心里不由涌出一丝古怪的念头来。

    “丈母娘要是嫌咱们回来得晚了,那我就先回去了!”贺元年撇了撇嘴,一脸不屑之色。

    孙氏没料到他竟然敢这样跟自己说话,顿时呆了一下。贺家人之前要娶聂晴时可是一副巴心巴肺,恨不能跪地上讨好她的模样,这才几天时间哪,贺元年这小子竟然变得这样的快!崔薇看到贺元年的举动,不由想起陈小军头一回与崔梅回门时的情景来,心里顿时涌起一丝诡异的感觉来,当初聂晴自个儿不想嫁陈小军,又使了他来害了崔梅一生,没料到如今风水轮流转,最后聂晴竟然自个儿也变成崔梅那般的情景,看得崔薇心里一阵阵畅快。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孙氏先是有些不敢置信贺元年对自己的态度,接着又有些火大,叉了便指着贺元年骂了起来:“你这是什么态度,敢这样跟我说话,你是个什么东西,回门时竟然连礼也不带,潘家这是什么意思,我要去找他!”聂夫子在一旁脸色也有些不大好看,因此也没喝住孙氏,只任她指着贺元年骂。

    那头聂秋染伸手将崔薇拉了过去揽在怀里,望着这边嘴角掀起一丝细微的笑纹来,屋里聂秋文听到动静,也跟着站了出来,聂晴低垂着头,身子跟筛糠似的站贺元年身后,贺元年依旧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一边双手环胸,等孙氏话音一落,他顿时脸冷笑了一声,掀着嘴皮儿,怪眼一翻,表情便狰狞了起来:“老东西!给你脸不要脸,你非要闹是吧!你们家教出这样不要脸的女儿,竟然还敢问我要回门礼,我呸!”

    贺元年一口唾沫喷到了孙氏脸上,孙氏没有料到他竟然这样嚣张,顿时吓了一跳!恶人自有恶人磨,孙氏本来很是气愤的,一向在家里也是嚣张无比的,可这会儿遇着贺元年这样凶狠的姿态,她竟然吓得倒退了一步,拿袖子擦着脸上的口水,恶心得犯呕,却是不敢再张口了。

    聂夫子听到贺元年这话,脸色顿时铁青,一边厉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了!”他这会儿心里隐隐涌出一团不好的预感来,忙看着一旁干呕的孙氏,一边忍了气,捏紧了双拳道:“有什么话,先回屋里再说,孙氏先去将门给关上!”

    贺元年听到聂夫子这话,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喜色来,嘴里嘿嘿笑了两声,一边朝聂夫子靠了过去,伸手便搭在了聂夫子肩上。聂夫子一生严肃自持,哪里有过与人这样不庄重接近之时,更何况贺元年不过是一个跑街窜巷的小货郎,属于下九流的营生,平日里贺元年恐怕是跪在他面前他也不见得会抬眼皮子瞧他一眼的,此时见他竟然敢与自己做出这样的举动来,顿时气得面色漆黑,还没有开口喝骂,那头贺元年已经嘻皮笑脸的嚷了起来:“原来老丈人也知道这是家丑,见不得人的!”

    他说完,一边伸手将躲在自己背后,低垂着头不敢见人的聂晴给拽了过来,狠狠一耳光便劈头盖脸抽了过去,‘啪’的一声脆响,直打得聂晴轻呼了一声,嘴角沁出一丝殷红的血迹来,脸颊上迅速冒出五个指头印,她却是不敢喊叫一声,身体只不住哆嗦着,还没等进屋,便双腿一软跪了下来!

    这个情景顿时令聂夫子与孙氏二人都惊呆了!孙氏平日里也不是没有打过女儿,可她打聂晴再狠的时候也没有像贺元年这样,既狠不说,还不给人留脸面!而且这不止是打聂晴而已,当着自己的面打聂晴,无疑是这个女婿极为不将自己给放在眼里!聂夫子面色也有些不好看,那头贺元年打完人,已经又脸色狰狞的往聂晴身上踹了一脚,恶狠狠道:“贱人!”

    “贺元年,你这是什么意思?”聂夫子这回眼神一下子冰冷了起来,虽然他也不见得多喜欢聂晴这个女儿,可至少脸面上也要过得去,像贺元年这般当着自己等人还打聂晴的行为,无异于往聂家脸上抽耳光!聂夫子生平最爱脸面名声,又极顾惜羽毛,否则他早将聂晴嫁给当初潘老夫人的娘家侄儿,而不至于将聂晴嫁给贺元年了,这会儿贺元年竟然如此嚣张,他哪里忍受得了,一把便站了起身来,厉声道:“潘世权便是如此做红人的?我倒要找他理论一番!不管他是否九品官儿,我也是朝廷正经有功名的秀才,我儿秋染亦是朝廷正经的举人,哪里容得你这小子在此如此嚣张!”

    一般来说,聂夫子这样发火,且他本身又是读书人有地位的,贺元年刚刚做事又不妥当,照理来说他应该会吓一跳,然后再调笑着卖好的。谁料聂夫子这样一发火,那头贺元年已经嚣张的大笑了起来,一边大喇喇便往聂家堂屋里走,一边便道:“你去,老丈人,请你快些去!堂堂聂秀才,家里又出了个举人老爷的,可是教个女儿出来,却是一个破烂货,你当老子是个捡破鞋的,娶她一个半路亲?”

    PS:

    第四更到~!为小粉票610票加更~~稍后还有两章,求小粉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299》,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二百九十九章 露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299并对田园闺事第二百九十九章 露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