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罗玄

    如此一来,聂秋染等人周围倒是空出一大截地方来,秦淮这话说得声音不大,旁人恐怕听不到,但就坐在几人身侧的崔薇兄妹却是听得一清二楚。一听到罗玄这个名字,崔敬平不自主的浑身打了个哆嗦,脸颊肌肉抽搐得厉害,刚刚那中年人不过说了句闲话,便被刀扎脑袋而惨死,也不知那罗玄到底是谁,现在听秦淮说起,几兄妹心中既是有些害怕,又不由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罗玄两刻钟前刚从此处经过。”几人正说着话,个个话中对罗玄都是惧怕无比的模样,聂秋染却是微笑着端起了桌上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又回头看了崔薇一眼,这才说了一句。秦淮一听他竟然敢直呼罗玄姓名,着急异常,恨不能立即扑上前来捂了聂秋染的嘴才好,不过他深知聂秋染性情,恐怕他真敢扑上前捂他嘴,聂秋染便能一脚将自己踹得远远的,明明自己家世出身皆比聂秋染强上百倍,可偏偏此人性格强势,一瞧便不是池中之物,秦淮也是偏吃他这套,与他交好,被他制得死死的,现在不敢靠近,只连忙将手中扇子‘刷’的一下展了开来,挡了自己的嘴,着急道:“聂兄,不要祸从口出。长平候睚眦必报,又且心狠手辣,此人势力极大,若是惹恼了他,恐怕到时要生祸端的。”

    前一世时罗玄势力有多大,为人不知多嚣张,聂秋染是深有体会的,朝中众人对其惧怕无比,完全是煞星。可偏偏秦淮此时还敢壮着胆子来提醒他,也确实是可以看出此人心中是将他当成至交好友了。聂秋染脸上神色渐渐变得温和,一边就冲秦淮点了点头,微笑道:“你放心。我心中自有分寸。”

    那头秦淮这才惊魂未定的点了点头,一边四处看了看,半晌功夫之后,他额头竟然沁出一大片密密实实的汗珠出来。也不知那罗玄究竟是何人,竟然光是一个名声就把秦淮吓成这般模样,众人却都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感觉,秦淮回头看到崔薇的视线,他这才有些尴尬无比的抹了把额头,一边冲崔薇拱了拱手道:“还望嫂夫人不要见笑,莫说是我怕。就是我爹看到罗玄也得赔笑讨好才是。”如今罗玄势力刚起,可他深受太子宠幸,如今天子身体又渐微弱。可以想像一旦等到皇上归天,太子继位之时,罗玄该是何盛势,别说定洲知府见了他要赔笑讨好,恐怕到时王亲贵族见了他也得弯腰下拜!

    崔薇点了点头。见到众人目光都落到了自己身上,一边索性站起了身来,看着秦淮道:“当初听夫君说秦公子也要入京考试,因此妾身准备了一些零点小吃,还望秦公子不要见怪。”崔薇一边说完,一边冲秦淮笑了笑。见聂秋染冲她点了头,这才站起身来准备上楼去将这次做好带来的零嘴儿果酱等取下来。

    秦淮一听崔薇说这话,顿时有些惊喜。忙就点头道:“如此也好,此次进京正巧家母与妹妹也一并同来,家母最爱嫂夫人所做的糕点,如今倒正是凑巧了。”崔薇笑了笑,又与众人打过招呼之后才上楼。那头与秦淮一块儿过来的一个年轻人倒是嘴里道:“没料到聂举人年纪轻轻便已经有了家室。聂举人往后前途无量,恐怕便是大家闺秀也能娶得……”他说到这儿。崔敬平对他怒目而视,这人也像是发觉自己说错了话,顿时赔了个不是,闭嘴不说了。

    而这厢崔薇取了一些东西装在一个大蓝子里,准备拿下楼时,在床上睡了半晌的毛球却是突然跳了下来,一副要跟她一块儿出去的样子。上京之中地广人杂,这波斯猫本来就少见,更何况这家伙皮毛倒也好,万一被人捉了去,可是一场灾祸了。毕竟养了这么久,崔薇也多少有些不舍得,摸着猫头,要将毛球放回床上,谁料这死猫非要跟着她一块儿出去溜溜,毛球在小湾村时一向野惯了,成天到晚往外溜达,但小湾村人可不多,而且村民们大多性子纯朴,看到毛球又觉得稀罕,哪家也不可能把它偷回去养,这京中人生地不熟的,若是这猫跑不见了,到时可得一场好找。

    聂秋染是进京来赶考的,崔薇可不想到时还得四处寻找毛球,因此见这猫硬要跟自己一块儿出去,索性拿了绳子将它给捆了起来。也不管身后毛球喵喵叫着,她这才松了一口气,满头大汗的下楼了。

    将东西递给了秦淮,她这才拿帕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秦淮没有接蓝子,反倒是看着蓝子边上沾着的一根细小白毛,眉头皱了起来。崔薇一见到他神色,顿时感到尴尬无比,心中又将那只不听话的猫骂了个够,这才有些不好意思道:“秦公子见谅,这糕点原是我先装好又拿布搭好的,里面绝对干净,只是刚刚下楼时捉了我家的猫,所以才沾了一些,不如我另外再给你取一些吧。”

    “嫂夫人误会了。”秦淮一见崔薇尴尬的神色,连忙站起身来摆了摆手,一边有些好奇道:“嫂夫人此次入京可是将那只波斯猫也带了过来?”当初聂秋染想要一只波斯猫,还是秦淮帮着找人给他弄到手的,没料到如今崔薇还养着不说,而且还带到了京中来,他一见崔薇点头,顿时有些惊喜异常的笑了起来:“聂兄,聂兄,你此次走了大运了!”他说完,有些失态的哈哈大笑了起来:“长平候对于金银珠宝等物并不如何在意,可唯独有一样心头爱好,那便是喜欢眼睛一蓝一绿且纯白的波斯猫,我记得当初送给聂兄的便是一只眼睛蓝绿的白猫,若是聂兄将这只猫献给长平候,长平候要是能收你为义子,往后聂兄前途无量啊!”

    开始时他说话聂秋染脸上还多少带着笑意,一听到秦淮说要让罗玄收自己为义子时,顿时他脸色便黑了大半,又见秦淮一副欢天喜的模样,聂秋染嘴角不由抽了抽,强忍着想揍眼前这小子一顿的冲动,勉强道:“不用了……”虽说当初吓唬聂夫子时聂秋染曾说过要找个便宜爹在自己头上架着让孙氏与聂夫子两人去头疼,但聂秋染可没有找罗玄当爹的打算。

    那头秦淮却是激动无比,一边站起了身来:“怎么不必?聂兄,要知道若是有长平候帮忙,往后你便是前途无量啊!”他说得,就像是自己已经发达了一般,眼睛都亮了起来。聂秋染嘴角不住抽搐,坚定而肯定的仍是拒绝了秦淮的话,摇了摇头。

    秦淮有些失望的看了聂秋染一眼,却是知道他的性格,也不多加勉强,下午时秦淮邀聂秋染一块儿出城玩耍,如今已经是三月初,只是上京位于北地,此时冰雪还未化,城外畅春园中虽然桃花因今年天气冰冷而未开,不过赏下雪景,一群人游玩咏诗作对一番也是情趣,如此一来秦淮还想多介绍一些人给聂秋染认识,往后对他也好有帮助,聂秋染自己本来不大想去凑热闹,不过想到崔薇还是头一回进京来,想到她入城时满脸好奇的神色,倒是将秦淮的邀约答应了下来。

    这会儿已经临近午时了,秦淮自然要先回去做好准备,约好下午时在城外相见,秦淮又邀聂秋染与他府中小住,这才回去了。等他们一走,一个穿着青色锦袍,年约六旬,戴着长方扁帽的老人才凑了过来,一边讨好的笑道:“客倌,不知您是不是进京赶考的?”这人一脸的小心翼翼,满脸的纠结愁苦之色,一边没等聂秋染回答,便已经双手合十,讨好的道:“客倌,您瞧瞧看,本店只是小本儿买卖,经不起折腾,您得罪了罗千岁,不如客倌您再找个地方,搬出去吧。这住店的银子,我也不找您要了。”

    没料到这人一过来便开始赶人,那罗玄到底谁,竟然上至达官贵人,下到这样的客栈老板人人都惧怕他。崔薇顿时皱起了眉头来,如今京城中一片盛况,人来人往的举子投栈的不少,就是这客栈大堂之中也住满了打地铺的人,现在这个时间,要让自己一家人搬到哪儿去?崔薇顿时有些着急,那头聂秋染却是冷笑了起来:“你慌什么?若是罗玄真找上门来,我又不会连累到你,大不济我那儿还有些白猫,送给罗玄抵罪就是!”

    一听聂秋染说他有白猫,那客栈老板倒是愣了一下,果然不赶人了,连忙拱着腰退了下去。这会儿人都已经走完了,崔薇才有些不大痛快,郁闷道:“聂大哥,那罗玄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人人都怕他,我的毛球难道真要送出去?”她养毛球养了这几年时间,那臭猫虽然时时给她惹祸,但到底也养了几年,感情是养出来了,一听聂秋染说要送人,虽说崔薇也知道大局为重,但心里到底舍不得,眼睛里就有水光滚动了起来。

    “你放心就是,你的猫保准送不出去,傻丫头,难道你不相信你聂大哥了?”聂秋染没料到崔薇难受的低下头去,顿时有些心疼了,将人揽了过来,取了帕子替她擦了擦眼泪水,这才轻声哄她。崔薇想到聂秋染这人平日里虽然有些恶劣,但好歹也确实是有信用,不是信口开河的人,顿时勉强点了点头,这话便算是揭过去了。

    PS:

    第五更!!!!!!!

    亲们啊,求小粉票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紧张啊,一脸血,太凶残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11》,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一十一章 罗玄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11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一十一章 罗玄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