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郡主

    午时就在店铺里吃的饭,上午时聂秋染与那太监说过几句话,并且还语气有些不大客气,这会儿好些人不敢再凑过来与他搭话,怕被他连累。那罗玄凶名赫赫,若是一不小心因为与聂秋染套个近乎而遭了池鱼之央,那可真是无妄之灾了。拜这些人明哲保身的行为所赐,聂秋染几人一顿饭吃得倒是清静,只是崔敬平兄弟还有些害怕着,崔敬怀是个老实本份的乡下村民,一辈子平日里最多见过的便是家长里短间的事儿,还没遇着过有人当街杀人,权贵视百姓性命如草芥的事儿,顿时吓得三魂七魄都离体了大半,一顿饭吃得心不在焉的。

    晌午过后秦淮果然过来接聂秋染几人出城了。虽然仍担忧着罗玄的事儿,崔薇心中也有些害怕,但一想到能出去转转瞧瞧,散一散心,崔薇心里多少还是生出了一些兴致来。

    畅春园据说本来是当今圣上异母的兄弟七王刘承的住所,但因当初其母犯罪,被打入冷宫,后来连累刘承也郁郁寡欢,早早的留下一个女儿便去世了,这畅春园最后便被当年皇上赐为读书人可共同游玩之所,封刘承遗孤为郡主,并接入宫中教养,这栋园子自然就空了出来,供人游玩赏乐。

    这宫中秘闻自然不可能像是表面看来那般的简单,但这园子确实处处华美精致,房舍处已经改为一座座凉亭,且四处种满了奇花异草,并有一处住所圈养了不少的奇珍,奢侈非凡。崔薇转了半天,看得眼睛都发直了,古人会享受的程度绝对不比现代人差,她与崔敬平、崔敬怀两兄弟在园子中四处转着,聂秋染那边却是留在亭子中与人吟诗作对。她又没那兴致,便出来四处瞧瞧,果然这一趟走得名不虚传,虽然如今正是雪花未化之时,不过光是这副北国风光的美景便已经足够让人回味无穷了,这林子中四处种满了树木,崔敬怀倒是看得出来这是桃树,可惜今年因雪的原因,此时树还未开花,不过树梢上已经重新长出新鲜的叶苞来。一些树上已经结出细小的花苞,隐隐透出风情来。

    可以想像再过些时日,若是等到满园桃花盛放之时。不知该是何等美景了。

    几人转了一圈儿,崔薇走得双腿直打哆嗦,那头崔敬怀看得直咋舌,他一辈子见过的最好房舍便是镇是林老爷那家的府邸了,可此时见过王公贵族曾住过的地方之后。崔敬怀这才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一些精致的亭台楼阁,上头用琉璃瓦片搭建成精美大气的亭子顶,四周垂满流苏,那琉璃瓦阳光一照。便散出五颜六色的光彩来,漆红的木柱上雕了飞鸟走兽,在崔敬怀看来。便是神仙所住也不过如此了。

    走了一圈儿,虽然四处都是雪景,但几人也看得津津有味儿。崔薇走不动了,便找个亭子坐一会儿,歇息一下。四周风一吹过,亭子四周边儿上垂着的流苏微微晃动。折射出来的光泽看得人眼睛都花了。四处可见游玩的学子与领了丫头出来游玩的佳人们,融入了这片风景里,简直是如画一般美丽。

    “我走累了,大哥,三哥,咱们回去吧。”崔薇坐到一个亭子里,揉了揉腿,双腿沉重得都快抬不起来了,刚刚只知道看风景,也不知道走了多远了,这园子不小,恐怕走了不短的距离了,崔敬怀虽然也看得高兴,不过想到自己已经来过京里,又看到了这样的地方,已经算是一件大事了,当然就欢喜的答应了下来。而崔敬平更不会反对,往后若是崔薇要留在京中,他也是要跟着一块儿留下来的,时间多的是,足够他将这京城逛遍了,也不急于一时。

    几兄妹歇了一阵,往回走时,恐怕也走了小半个时辰才到了聂秋染等人之前呆的地方。这会儿聂秋染等得有些着急了,他既怕崔薇逛得远了,等下找不着路回来,又不敢去找人,怕自己一离开,崔薇又找不到地方回来,因此着急得很了。

    崔薇一回来脚便酸疼,下意识的想往聂秋染身边坐,谁料这会儿亭子中竟然也坐了四五个年约十四五岁,明媚皓齿的少女,正唧唧喳喳的与秦淮等人说笑着,有人还满脸羞红笑眯眯的望着聂秋染看,其中一个年约十五,满脸晕红,穿着一身湘妃色对襟褂子,下身穿着镶银线绣牡丹花长裙的少女正坐在聂秋染斜对面,低垂着头,不知在与他说什么。崔薇脸上的笑意一下子就僵住了,冷哼了一声,这才朝亭中走了过去。

    “你们回来了,跑哪儿去了,这样久才回来。”聂秋染看到小姑娘一张脸冻得通红,不由有些心疼了,忙伸手去拉她的小手,触手就是冰凉,又看她一脸的疲惫之色,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

    他话音一落,崔薇还没有开口说话,那满面羞红的少女就脸色微白,脸上的笑意渐渐褪了下去,一个穿着一身淡紫色缎子,与她年纪相仿面目明艳的少女顿时就站了起身来,表情有些不善的看了崔薇一眼,一边就皱着眉头,冲聂秋染道:“聂大哥,这人是谁,怎么进来了?”她语气里像带着责问一般,聂秋染是何等强势的性格,一听她这话,顿时脸色就冷了下来:“这是内子,不知元阳郡主有何指教?”

    那脸色微白的少女一听崔薇是他妻子,脸色更加白得厉害,那被称为元阳郡主的少女愣了一下,接着下意识的回头看了那脸色不好看的少女一眼,咬了咬嘴唇,下意识便道:“你有妻子了?”聂秋染懒得理她,这元阳郡主是当年七王刘承的独女刘攸,当今皇上为了昭显自己的恩德,将刘攸召入宫中陪伴太后,将其一个好端端的性子养得娇纵蛮横,上辈子与她相识时自己也早已经娶妻,并且娶的还是刘攸表妹,她当时也是纠缠不舍,只是刘攸到底也是皇室血脉。皇上就是心中再有思量,也不可能将自己的侄女儿送人作妾,而当初自己娶的妻子乃出自顾氏嫡女,乃是七王妻族,亦不可能贬妻另娶,因此自然后来的事便作罢。

    聂秋染对这少女的性子可说极为了解,后来刘攸纠缠不成,另招了郡马,只是可惜最后她的郡马,头顶绿帽子叠了一层又一层。京中所知刘攸养面首等人多不胜数,如今再回想起来,聂秋染连话也懒得与她再多说。听她这样一问,连眼皮也没抬:“关你什么事?”

    刘攸被他堵得面红耳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连忙回头看了那面色苍白的少女一眼,跺了跺脚便道:“宁溪!”接着又转头道:“这是我家的宅子。我不准她来,出去!”

    崔薇心里微冷,双手被聂秋染捏在掌中,心里有些不快,自己出去了没多大会儿功夫,他便已经招了女人过来。挣扎了好几下,手却被他死死捏着,抽不回来。飞快抬头瞪了他一眼,这才又重新将头低下去,闷不出声,装出柔弱的样子来。

    “好了好了,郡主理他做什么。这小子一向性格阴阳怪气,郡主不要理他!”秦淮一见不好。连忙出面打圆场,他故意拍了拍聂秋染的肩膀,一边与刘攸打了声哈哈,那头刘攸却偏不吃他这套,语气冷淡道:“我跟他说话,关你什么事?”声音有些尖锐,显然刚刚聂秋染不给她脸面的事儿令她心里尴尬,这会儿秦淮正好凑到了那儿,她哪里还会客气。

    聂秋染本来便不耐烦与她纠缠,一见秦淮面红耳赤,脸上露出尴尬来却不敢与她回嘴的样子,顿时心中更加不耐:“秦淮,我先走一步。”说完,也不理睬刘攸脸色通红,冲秦淮拱了拱手,便要离开,那被称为元阳郡主的少女几时被人这样漠视过,她一向被人高高捧着惯了,还少有人敢这样不给她留脸面,一时间心中又羞又恼,偏偏又吃聂秋染这一套,总觉得他举止风流神态自若,实在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潇洒,连他对自己毫不客气的行为都被她看成了独特与迷人,一见聂秋染要走,她慌忙便道:“聂大哥,再坐一会儿吧,这么着急做什么。”

    她越是留,聂秋染半搂半拖着崔薇走得更快!

    刘攸看到两人亲密抱搂的情景,顿时恨得牙都咬紧了,狠狠拧了拧手中的帕子,一面眼睛缩了缩,这才又坐回椅子上,面色高傲的扬了扬下巴,冲秦淮等人道:“这人是谁,叫什么名字,他身边的妇人又叫什么,是何来历,跟我说出来!”秦淮见不得她这样高兴的模样,毕竟他自己也是天之骄子,在定洲一带也是人人追捧着的对象,可一旦入了京城,便是随便挑个权贵子弟出来,出身都要比他还高,更别提这圣上怜其幼年失去双亲,没出嫁便给了也郡主封号的刘攸了,不管她事实上受不爱宠爱,可到底是皇室血脉,秦淮也不敢惹她。

    此时一听她这语气,哪里看不出她是看中了聂秋染,只是聂秋染从头到尾对她都冷冷淡淡的,不像是有何着迷的模样,反倒是对她极为不客气,也不知她为何偏偏就看中了聂秋染,也只能说这人是个贱皮子了,对她好的,捧她在手心的偏不要,不喜欢她的,她偏偏又追得紧!

    PS:

    第一更~!昨天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小粉票一直保持在了第五好感动,嘤嘤嘤,多余的煽情的话我都不说了,也只有努力更新,才能报答大家,十月七号之前都是双倍粉红票,请大家继续投给我,我会加更的。。。

    昨天又收到bayingshang,小白亲的和氏壁,很感动啊啊啊啊啊吼吼,今天求小粉票,请大家把保底月票能在此时投给我,我争取尽量五更,大家也知道,我说话从来不会不算数的。。。

    感谢的话单章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12》,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一十二章 郡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12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一十二章 郡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