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执着

    “这些东西,你自己留着吧,铺子借一个倒成。”聂秋染表情有些不大好看了,自己的媳妇儿当然是自己养,虽说罗玄如今确实不是个男人了,但这家伙实在是太粘人了,与前世时他的性格完全不一样,更何况罗玄自小自己勒了命根子做太监,性格本来该是阴戾,不应该像现在一般,如此温顺,虽说前世罗玄对聂晴也极为照顾,可到底不像现在一般,总是粘着崔薇,聂秋染只是想给崔薇找个保护伞,并不是想找个男人来给自己抢媳妇儿注意力的!

    罗玄对聂秋染拒绝他的话,并没有生气,反倒只是微微笑了笑,又突然开口道:“聂大哥,聂明等人现在正在我的住处,聂大哥想见他们吗?”罗玄挑了挑眉头,崔薇一听这话,顿时愣住了。什么叫聂明在他的住处,聂明不是在黄桷村的吗?她心下生疑,那头聂秋染却是心中明白,恐怕这厮已经干了屠村的勾当,只是当初恨聂明等人太过,因此将人给掳到了上京之中,不准备给他们死得太过痛快。

    作为前一世的老对手,聂秋染对罗玄的性格可是极为了解的,一听罗玄这话,顿时就明白了过来。虽说前一世时黄桷村到最后虽然依旧被他屠杀了个干净,不过那时的黄桷村可不是在现在没了的,而是在好几年之后,没料到这一世好多事情变了,连时间也跟着变了。

    聂秋染不动声色的看了崔薇一眼,这才似笑非笑看了罗玄道:“已经没有活口了?”

    对于他这话,罗玄像是有些吃惊,半晌之后才跟着笑了起来,点了点头道:“只是当初看在聂大哥的份儿上,暂时还留着他们,若聂大哥喜欢。我明日就给将人送来!”聂明心思歹毒,自己两世为人,可惜都险些在六岁时死在她手中。

    而聂明前一世时是直到聂秋染已经任定洲与江淮二省总督时才死去的,那时聂明已经罗大成成婚了好几年了,没少总借着这样那样的借口找他要银子,两口子并用他名声为非作歹,他跟聂明虽然是两世的兄妹,但感情并不深,聂秋染两世为人,要说再有什么亲情与人性。早在前一世死时这些东西便已经消失得个干净了,这一世他若最多要付出真心,也就对崔薇一个人而已。她对聂秋染是不一样的,一开始是将她当成媛姐儿一般,渐渐对她展开心防,然后才慢慢爱上她,若不是因为前一世的媛姐儿。恐怕他的心里,也不容易为崔薇分出一道门来,这会儿一听到聂明的名字,聂秋染温和的笑了笑,只答了一句:“你瞧着办吧,随你高兴就是。”

    罗玄跟着笑了起来。崔薇不知道这两人说的是什么。讲了半天只听他们如同在打哑迷似的,顿时脸黑了大半,看一旁的崔敬平与崔敬怀二人也是傻愣愣的样子。她顿时将手里的银票朝罗玄推了过去,一边道:“小石头,这些银子我不能要,这些全是你的。”罗石头能以一个一无依靠的小孩儿之身混到如今封候的地步,不知吃了多少苦头。崔薇哪里会要他的银子,再说她又不是挣不到钱。更何况对于崔薇来说,这辈子只要能平淡安稳的过下去便已经是不错了,她并没有多大的野心,银子挣得再多,又不像现代时能有千百种的花样与玩法。

    “我的银子就是姐姐的。姐姐要是不想收,就把它烧了吧!”罗玄一边说完,一边朝崔薇伸手过来,要抓她手里的银票,崔薇看到阴柔美少年眉宇间的戾色,顿时吓了一跳,连忙下意识的将手一缩,但罗玄动作极快,仍是被他抢一张过去,想也不想便朝一旁的灯盏点了起来,没一会儿功夫那银票便成为了一堆灰烬,被他扔一旁的茶杯里去了。

    崔薇下意识的去看银票的数目,每张都有一百两,刚刚罗玄那样一烧,便烧了一百两银子!崔薇顿时心痛了起来,这一百两银子可是她如今所有财产的十分之一还有余了,这败家子一下子就烧掉了一百两,要是换到小湾村的人看到这个数,恐怕要心绞痛了!

    “姐姐不想要吗?”罗玄一边烧完银票,一边拍了拍手,斜着眼睛便看了崔薇一眼,嘴角边还带着笑意,像是刚刚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般。崔薇哪里还敢说不要,连忙摇了摇头,将银票收了起来。这里如此多银子,罗玄既然要给她,她就先给放着,以后等他要用了时,再给他就是。只是罗玄如今都已经入宫了,往后连个子嗣都没有,而且又不能娶妻,也不知道他能拿银子来有什么用,崔薇一想到这儿,心里又有些难受了起来。

    罗玄神色倒是淡然,与崔薇说了一下这些年来的情况,与前一世时几乎相同,但不同的是这一世他逃走时,因为有了崔薇给的二两多银子,他并没有吃过前世那一些的苦头。当日聂明滃死了罗玄的母亲刚产下的女婴之后,便准备将他卖入教坊之中做小倌儿,罗玄当时年纪小,虽然身体瘦弱,但其实长得很是眉清目秀,聂明不想白养这么一个闲人,再加上罗玄又一向有扫把星的名头,她也瞧着罗玄不顺眼,再加上她又查过罗玄没有什么秘密,聂明当下便起了歹心。

    那时罗玄无意中知道了这个事,他当初年纪虽然幼小,但其实心思缜密,且极为沉得住气,又心狠手辣,不止是对别人狠,对他自己同样也狠!得知聂明的打算之后,知道她想将自己养好了再送入教坊中,便也一面装做欢天喜地的样子,一面背地里却起了心思想入宫,比起从此以后成为一个迎来送往被人当做玩物一般的下贱物儿,他宁愿从此之后入宫逃得一条生路!罗玄那时手里有银子,又趁着聂明松懈之时,等她想送自己入县中教坊时,趁机半路逃脱了。

    他当时将崔薇给他的二两银子一直小心藏着,因此没被聂明发现,一旦逃出来之后,他将银子取出,雇佣了马车,很顺利便入了临安城,最后轻易便入了宫做太监。在宫中呆了几年之后,他阴狠寡毒,从当初侍候宫中老太监一路混到后来太子宫中,后又随太子出征,又无意中救了一个老头儿,人家教了他半年武功,直到后来救了太子一命,才开始渐渐富贵。

    在宫中的日子罗玄没有详说,但崔薇也听得出来他恐怕过得并不如何好,心里不由酸涩。那头罗玄却是从腰后抽出一支匕首来,满脸的兴奋笑意,一边道:“姐姐,你瞧瞧,我还留了什么。”他这模样吓了崔薇一跳,想到他喜怒不定的性格,又看他拿出匕首来,眼皮不由跳了跳,却见罗石头将袖子一把挽了起来,他洁白如玉一般的胳膊上肿起了一个约有拇指般粗细的疙瘩来,不知长了个什么瘤子,上头还有疤痕与线缝过的歪歪扭扭的痕迹,周围像是有碗口般大小的印记,皮肤像是烂过一般,罗玄拿了匕首在那瘤子处割了起来,吓了崔薇一跳:

    “小石头,你干什么。”

    “姐姐不要怕。”虽说刀子是动在自己身上的,但罗玄神色里却带着一丝兴奋之色,脸上丝毫没有痛楚的模样,那血一下子便顺着他的胳膊流了下来,就这样情景崔薇瞧着都替他疼,他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可以想像平日里恐怕受过远比这更严重的伤,也许是习惯了,所以才丝毫不觉得疼痛起来。

    “赶紧找东西包扎一下,三哥,找烈酒,聂大哥,我要针线……”崔薇说话时声音都有些抖了起来,罗石头却将那瘤子划开,手中的匕首被他随意一扔,手指伸进伤口处掏弄了半晌,崔薇看着这样血腥的情景,鼻端满是血腥味儿,险些吐了出来,那头罗玄终于从伤口处掏出一个东西来,有些惊喜的与崔薇道:“姐姐,你瞧,这是你当时送我的银子,那车夫竟然敢收,我把它拿回来了,姐姐,你看。”

    罗玄一边说着,一边拉了崔薇的手,将那权染了通红的血,像是已经与肉连在一起,却被他硬生生扣出来的银子放在了崔薇手掌心上。

    那殷红的肉团还带着浓重的血腥味儿,放在崔薇手掌心中,衬得她掌心肌肤洁白得如同上好透明的细腻羊脂玉一般,这银子不止是带着罗玄的血,还带着他身体的体温。这不过是当初崔薇同情罗石头时慌忙之下给他的二两银子而已。他到底是用了怎么样的心情将这银子缝进他的身体之内,光是看他手腕上的伤口,便知道这银子缝进去要吃多大的苦头!刚刚的一百两他毫不在乎便点了火烧了,自已当初不过是无意中给他的二两银子,他却是珍而重之的藏在身体里面,现在欢喜的当做献宝一般的拿到自己面前。

    崔薇只觉得鼻头酸得厉害,眼眶里也是涩涩的,罗石头还讨好的看她,手臂上血流不止。

    PS:

    第四更~~谢谢大家的小粉票,刚刚回家,为小粉票的加更,继续求小粉红啊亲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20》,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二十章 执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20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二十章 执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