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之间

    听他这样一说,崔薇顿时就笑了笑:“也行,那要不先请秦公子来坐坐,我也好感谢他以前帮了咱们不少的忙,等聂大哥你放榜之后,到时再办个赏花宴吧。”宅子中李子花开得十分的好,而且今年因天气原因,开得又晚了些,此时正是刚起头的时候,再过几天更是开得繁茂,请人来赏花也不错。

    聂秋染当然是听她的,应了。只是叮嘱她不要太累,又写了贴子让人带给秦淮,这才作罢。

    晚间时候聂秋染的手在崔薇身上游移,本来当他又有了兴致,崔薇本来都有些怕了,但他抚摸了一番,又与她亲吻了许久,最后在崔薇有些紧张时,却只是拍了拍她的背脊,温和道:“睡吧。”他就这样就放过了自己,崔薇一时间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小小的惊喜,也不敢再多问,连忙闭了眼睛乖顺的倚在他怀里,却是留下聂秋染浑身紧绷,睡不着。

    她这些日子以来的异常聂秋染是看在了眼里,虽然时间还有些短,甚至应该不足月,不过前辈子好歹有过一回经验,他看出来崔薇最近有些不大对劲儿,想着等她请了人过来,便找大夫给她瞧瞧,再过几天便是放榜的日子,上一世他中了状元之后是留在京中先在翰林院呆了三年才开始外放的,若她真在此时有孕,等到三年之后孩子都已经两岁,外放倒是正合适之时。

    心中盘算了一下时间,聂秋染看她不一会儿便睡得熟了,忍不住笑了笑,又将她搂得更紧了些,这才也跟着渐渐睡去。

    因提前一天便已经请了秦淮一家人,又让人给崔敬平二人带了信儿,一大早时客人便上了门。崔薇如今总觉得一天到晚有些提不起精神来。但好歹如今有了大宅子,又有了侍候的人,要准备饭菜等只消提前说一声便是了,下头的人自然会收拾得妥妥贴贴。

    这会儿天气已经暖和了起来,宅子内又开满了梨花,几个女眷坐在亭子中说笑,而聂秋染等外男则是在亭子连接的另一处摆了桌案,正在说着话。

    定洲知府秦夫人许氏是一个年约肤色白皙,容貌举止优雅而温婉的妇人,穿着一身淡紫色绣缠枝梅花的衣裳。下身穿着一套淡橙色裹了银边儿的襦裙,肩上披着一条与裙子同色略透明些的宽大披帛,衬得她整个人顿时比她实质年纪要年轻了好几岁。许氏性情沉厚。能很轻易便把握场中谈话,让人随着她的话题走,不会使场面因人数少而冷淡下来,是一个很长袖善舞且极精明的人。相较之下,秦淮的妹妹秦淑玉虽然教养颇好。但她如今年纪还小,性子便很活泼,亭子间不时就听到她唧唧喳喳说话的声音,与银铃般的笑声。

    “聂嫂嫂的家里真漂亮,东西也好吃,我之前还吃过好多嫂嫂家里做出来的东西。”秦淑玉刚满十四岁。正是天真活泼的年纪,看得出来家中宠她很厉害,她一与人说话时眼角眉梢都带了笑意。让人一看就心里很容易生出好感来。

    照理来说聂秋染如今虽然已经是贡生,又参加了殿试,许氏虽然也看好聂秋染往后是个有出息的人,不过她自己乃是大家闺秀出身,如今丈夫又是正四品的知府。聂秋染往后虽然有可能前途似锦,可如今到底还是未入式又没领官职的闲人。她的女儿身份不同,本来是不应该喊崔薇嫂嫂的,不过因崔薇是罗玄的姐姐,如今罗玄朝中势力渐起,与太子之间关系暧昧不明,若是能借崔薇与罗玄攀上关系,对自家也是有好处的,因此许氏才默许了女儿这声称呼,并未出言训斥。

    “秦姑娘要是喜欢吃,等下我让人给你多装一些,往后我在京里会开铺子,秦姑娘要是喜欢,随时让秦公子过来拿就是了。”崔薇懒洋洋的倚在石椅上,虽然已经是初夏,不过天气还并没有热起来,石椅下头垫了软软的布垫子,让人靠上去也不感觉硌得慌。秦淑玉本来比她小不了几岁,但不知是不是已经两世为人,在心境上她当然是将秦淑玉当成了孩子,又对她这样爽朗的热情的性子很是喜欢。秦淑玉既是开郎,又懂礼仪,说话做事不会因年纪小而显得骄纵,很是知进退明事理。

    “嫂嫂又要开铺子?”秦淑玉拈了一颗奶糖放进嘴中,又拿了银签子叉着被切成了小块小声的蛋糕吃,那上头有崔薇现做的奶油与加了果酱,味道很好,就连优雅的许氏都连着吃了好几块,秦淑玉自然吃得更多,她吃东西速度不慢,但动作却很是优雅,一眼便让人能看得出她良好的教养来,吃几口便拿帕子擦擦嘴,放了银签子才道:“嫂嫂要是能开店铺那当然是好,我娘说这趟我们出来便要等我亲事定完她才回去,往后我倒是可以天天吃嫂嫂铺子中的东西了。”

    许氏这一趟出来是带了女儿过来要找婆家的,虽说在定洲秦知府颇有势力,但在定洲能说到好的人家寥寥无几,一般此时人都讲究嫁女高嫁,娶媳妇低娶,许氏是想将女儿嫁进高门大户,往后也好给自己有个依靠,能拉高秦家的身份与地位的。这些事情是秦淑玉从小就知道的自己的责任,因此许氏并没有瞒着她这趟出来的目的,但此时一听女儿竟然将这样的事儿也说给崔薇听,顿时许氏就有些尴尬了起来,捏了帕子擦嘴,一边眉头微微颦了起来:“玉儿,与聂夫人这般说话没大没小的,还不快快与聂夫人道歉!”她说到这儿,显然不想提女儿说亲的话题,一边又微笑道:“玉儿年纪小,一向又不知深浅,聂夫人还望不要与她计较。对了,聂夫人准备开店倒是一件好事,只是如今聂大郎已准备入仕,聂夫人还想自己亲自做糕点?”

    卖东西虽然能挣银子,而且这些糕点又是新奇无比的,不过到底做生意只是下九流的营生,聂秋染要入仕,恐怕是不能有夫人做生意的,商人地位不高,大庆朝重士农而抑工商,恐怕若是崔薇真要做生意,要累得聂秋染遭人嘲笑了。

    许氏眼皮搭了下来,遮住了眼睛中的讥讽之色,想到聂秋染确实是一表人才,年纪轻轻读书却如此能耐,他与罗玄又有交情,若是他未娶妻,自己现在趁他微末之时将女儿嫁给他那自然是件天大喜事,可偏偏他早早娶妻,此举实在不智,娶的妻子又是一个这样入不得台面的人,若不是罗玄姐姐,恐怕这上京之中哪一个人都能踩着她一脚,真是可惜了一个大好的年轻人了。

    对于许氏心中的想法,崔薇并不知道,但她却听出了许氏话中的不以为然,许氏已经掩饰得极为完美,但不知是不是她打从心底里瞧不起商人这一行当,因此她虽然极力掩饰,但多少眉宇间依旧露出几丝轻蔑来。崔薇看在眼里,也不动声色,只是表情又冷了几分,笑意也多了敷衍:“那是我出嫁之前就有的,算是我夫君弄给我玩儿的小行当,如今我嫁了人,当然不方面处处出面,因此这次的店里,是让我三哥来管的,以前在临安城中的店铺时,糕点也大多是他做的,包括送给秦夫人与秦姑娘的,好些都是我三哥做的吃的呢。”

    一句话说得许氏顿时有些尴尬了起来,当初儿子秦淮跟聂秋染虽然交好,可到底聂秋染出身不高,儿子与他交好便罢,往后若是聂秋染有了出息对儿子也是个助力,因此她并不多问,更别提对于崔薇店铺送她的点心,她更是没问过是谁做的,谁开的店,毕竟对许氏来说,她出身不同,许多人捧着想送她东西还找不着门路,在她看来,崔薇送她吃食不过是想要讨好她,往后得些帮助罢了。她人精儿似的,此时哪里瞧不出崔薇神色有些冷淡,心中不由便有些羞恼,她自己是正经官宦人家的嫡女出生,与崔薇这样出生在乡野的小姑娘不同,虽然表现得再是亲切,可心里却多少有几分轻视,如今被人瞧了出来,她既是觉得崔薇有些不给她脸面,又是暗恨自己刚刚失态,不由连忙笑了一下,想要掩饰,那头秦淑玉却是下意识的顺着崔薇的目光,朝对面平台处男子们坐在一块儿谈笑的方向看了过去。

    “那位穿了青色衣裳的就是嫂嫂三哥?”秦淑玉有些好奇,她对以往所吃的糕点糖果都赞不绝口,这会儿一听到崔薇说这糕点竟然是男人做的,心中不由生出好奇之心来。对面男子们坐在一处,都只邀了自己人,除了秦淑玉嫡亲的大哥之外,便只得聂秋染几人,聂秋染满身气势,虽然如今表面看似温文,但实则一入了京中,他上一世时为官多年的气势便展现了出来,崔薇天天与他相处不觉得,聂秋染在她面前又有意压制自己,因此倒没如何发现他变了,不过在秦淑玉看来却是对他有些害怕,目光便溜到了崔敬平身上。

    PS:

    第三更。。。小粉票好稀少,嘤嘤嘤。。。今天最后一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23》,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二十三章 之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23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二十三章 之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