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烂打

    虽然这人没法子选择父母,但崔薇也要将自己的立场摆出来,免得聂秋染往后给她来为了孝意就要她忍气吞声那一套。虽说以前聂秋染表现得还算好,自己与孙氏有矛盾时,他几乎都能站在自己这一边,不过孙氏自己以往也没一回是有道理的,不过以前那样吵吵闹闹的不算了,毕竟再闹,可还没有住到一个屋檐下,俗话都说得好,远香近臭,以前没住一块儿都有烦心事儿了,现在天天凑一块儿,聂夫子等人还将小湾村老宅卖了,是要长久住在一块儿的,一想到这些,崔薇就觉得心里厌烦。

    聂秋染坐在一边哄着她,又替她布着菜,外头安置了聂家人的丫头们进来了,回话道:“回夫人、老爷,老太爷与老夫人已经安置好了,只是二夫人说对屋里的摆设不满意……”

    一听这话,崔薇险些笑喷了出来:“一个天天家具只得一个柜子都是好的人,竟然还对屋里的摆设不满意了?”不是她对孙梅刻薄,而是孙梅自己不要脸,她现在一想到跟孙梅同住一个屋檐下都觉得恶心,现在一听她还在闹,顿时就道:“若她不满意,就将她东西扔出去,让她自己去找满意的!”

    丫头们一得到肯定的回复,又看到了崔薇对孙梅的态度,知道这妯娌两人关系不见得好,而聂秋染又没有反对,家中都是崔薇在做主的,更何况自己等人与府邸都是罗玄送给崔薇的,下人们自己心里都清楚,因此点了点头,又下去安排了。崔薇一想到孙梅,恨不能亲自让她滚蛋,想了想之后她突然倒真想起一件事情来:“聂大哥,咱们当初走时不是给你娘送了两个丫头?这会儿哪去了?”

    聂家房子都卖了。不可能留人。而这两人又没一块儿跟着孙氏上京,卖身契又是在崔薇自己手里的,聂家人不可能没有卖身契也将人给卖了吧?

    “管他们怎么安排的,若真将人卖了,那倒正好!”聂秋染一想到这儿,忍不住就冷笑了一声。不过他心里清楚,有聂夫子在,孙氏能真将人给卖了的可能性不大,她最多是闹腾着将两个丫头送到崔家住着,以崔世福老实的性子。这种可能性倒是极大。只是这会儿他没有说出来让崔薇烦心,这事儿又不是什么天大的,也就揭过去了。

    聂家人在崔家住了下来。孙氏总要每天闹一场,她仗着自己是聂秋染的母亲,又觉得聂秋染两夫妻拿她没办法,闹腾的厉害。那头孙梅不敢再闹了,那天一闹起来下人们二话不说收拾了她的东西便要将她赶出去。是真将孙梅给吓着了。

    因着聂家人的关系,崔薇本来想邀人到家里玩耍一天的事儿也自然就歇下了。

    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比起普通人的肚子,崔薇怀孕的肚子好像长得要更快一些,聂秋染心里担忧,索性让罗玄请了宫中的御医过来替崔薇把脉。说她肚子中好像是怀了双生子,要特别的小心。从此之后,聂秋染对她更是小心翼翼。除了一些琐碎事不假手于他人外,崔薇吃的东西他都要亲自过问。

    本来怀一个孩子崔薇都怕,更别说是两个了。古代医疗技术落后,又没有剖腹产,女人生孩子本来都是一脚踏进鬼门关了。更何况是两个孩子,完全是两只脚都踏了一大半进去。她自然是更怕。自从怀孕之后每天就要在宅子里走上几圈儿,锻炼一下身体,为以生产做准备。

    如今肚子已经有三个月了,看起来比人家四个月的肚子还要大一些,为了怕往后生完孩子肚子上的皮肤松弛下来,崔薇每天早晚都得自己用蜂蜜加蛋清与牛奶以及各种各样的果肉蔬菜的让聂秋染敷在自己肚子上,也不管有没有用,反正求下心理安慰就行了,这事儿又不是她来动手,麻烦的也不是她自己,生孩子怀孕全是聂秋染害的,自然是让他去做这样繁琐的事情。

    崔薇挺着肚子躺在榻上,一旁聂秋染拿了一大碗调得奇怪颜色的东西往她肚子上抹,那表情精彩异常。这会儿正是八月天气,秋老虎的威力还在,夜晚也闷着热的厉害,一层冰凉的东西刷在肚子上倒也舒服。聂秋染虽然不知道她这是闹的哪一样,但仍老实的弄了往她肚子上均匀的敷好。只是他自己虽然不像崔薇那样对于洁净有一定的强迫力,不过其实他也是爱干净的,这会儿一想到自己的指甲缝里都糊了味道古怪的东西,聂秋染就有一种想将这碗给扔老远的冲动。

    “薇儿,这东西不会凉着我们孩子吧?”聂秋染将碗里的东西给抹光了,才迫不及待的将碗给扔一旁,赶紧在早就准备好的盆子里将手洗净了,这才有些犯愁的开口道。

    这话他每天都要问一回,崔薇眼神都不看他,闭着眼睛就道:“你怕凉着孩子,难道不怕我给热着了?”一句话堵得聂秋染说不出话来。

    两夫妻说话间,聂秋染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又让人送了清水过来替崔薇洗着肚皮,他不想弄这调出来的糊糊,可也不愿意让别人来碰媳妇儿身体,只有自己亲自动手了。强忍着恶心,拿帕子替崔薇擦干净肚子时,外头却突然间吵闹了起来,原本被聂秋染侍候得想睡觉的崔薇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聂秋染心中有些恼怒,可还没来得及给崔薇将衣裳拉拢,外头便一下子有人朝屋里冲了进来!

    “大郎,你给说说,我是不是你娘?竟然有人敢不准我在院子中四处转,你说是不是反了天了?”孙氏一进便叉着腰骂了几句,那头聂秋染眼疾手快的拿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崔薇,一边替她拉着衣裳,只是孙氏看到这情景,一下子就误会了,只当这两人之前在做什么事情,顿时有些恼子,‘嗷’的叫了一声就朝崔薇冲了过去:“你这不要脸的,你们俩在干什么!”

    如今这祖宗肚子里还有孩子呢,虽然孙氏没有真冲到崔薇身边,但也足够让聂秋染吓出一身冷汗来。前一世时媛姐儿死的情景他到现在还忘不了,孙氏这人实在是太蠢了,动手的方法又粗暴,后来锦衣玉食的生活也没让她养出几分心机来,当初媛姐儿折了,她竟然连掩饰也不会,在被他问到,看无法隐瞒时,还大喇喇的承认了。前世的情景与现在的孙氏模样一下子就融合在了一起,聂秋染的神色顿时阴冷了下来,孙氏冲过来时,他一把就将孙氏的手给捉住了,语气有些阴戾:“你想干什么?”

    孙氏本来还心中充满恼意的神情一下子就吓到了,她的手腕被聂秋染捏得剧痛,如同骨头都要碎开一般,听到聂秋染的声音,后背顿时一麻,连忙颤声道:“大郎,你怎么了?我可是你娘啊。”

    “是啊,你可是我亲娘啊,你想要干什么?”她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聂秋染顿时心里气不打一处来,将孙氏的手腕捏得更紧了一些,冷笑道:“我想问娘,你之前想干什么?”

    连着被人问了好几遍,孙氏不由有些委屈了,自己是聂秋染的亲娘,可他却丝毫不像别的儿子般对母亲那般的亲近维护,反倒是为了一个小蹄子,这些年下来没少给自己排头吃。

    “你们俩刚才在干什么?如今你是要做大官的人了,怎么能还让她缠着你?男人家的身体要好好保重,可不能多被女人勾搭着做了那样的事儿,否则以后身体被掏空了……”也不知道孙氏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但崔薇听完却是明白了她的意思,顿时又羞又怒,一边将衣裳拴好,一边坐起了身来。

    “谁让她进来的?”她这会儿越看孙氏越是讨厌,也不准备给她留脸面了。崔薇一说话,外头便有两个小丫头捂着脸进来了,头发散乱不说,连衣裳都被撕破了,脖子与脸颊等露出来的地方好些血印子。这些丫头虽然听着是奴婢,可其实每日里要做的事情不多,不过就是侍候着主子,身体恐怕比许多低门小户的女孩儿家还要娇贵,一打起来哪里是孙氏的对手,若是人多还能将孙氏拿住,两个小丫头,难怪被孙氏打得这么惨。

    夏天的衣裳本来就薄,这会儿轻易被撕烂了,连里头的亵衣都瞧见了,这会儿正抹着眼泪。

    “将她弄下去!往后不准她出门半步,要吃什么,也让她自己拿银子买,不买不准再送!”崔薇这会儿也火大了,最近孙氏闹腾得厉害,简直是让人心力疲惫。每日里闹着要这样那样便不说了,天天想要掌管家中的财产大权,还美其名曰替她分忧,不要她操劳,这宅子她一分银子都没出过,管个什么账,她哪儿来的什么账好管的?罗玄之前送给自己的东西,孙氏瞧着总眼红,三天两头的来闹着说自己不孝顺,崔薇忍了她好几天了,这会儿终于暴发了出来:“往后锁她在院子里,不准她出来!”

    PS:

    第二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29》,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二十九章 烂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29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二十九章 烂打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