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要人

    孙氏一听崔薇这话,还要再闹,那头聂秋染已经开口了:“没听到夫人所说的话了?老夫人糊涂,你们也糊涂?往后若是老夫人再做错事情,你们便加倍的罚,谁要再做错事儿,就将她发卖出府去!”聂秋染这话一说出口,好些人都心里害怕了,连拉带拽的将骂咧个不停的孙氏给弄走了。

    只是这厢才没消停上几日,那头秦知府的夫人许氏却又找上了门儿来。

    崔薇这会儿身子已经有些沉重了,一听到许氏过来拜访,且直接等在了门外,不知为何,心里便是一沉,犹豫了一下之后,令人将许氏请了进来。

    她对许氏本来没什么好感与亲近感,许氏身份高,傲气又重,自恃乃是出身官宦之家,对她并不如何看得上,崔薇又没有拿自己的冷脸去贴人家热屁股的爱好,自然对许氏也不大搭理了,虽然说她对于秦淮当初帮了她不少的忙感激,不过一码归一码,秦淮的跟聂秋染的交情好不能要求她与许氏的感情也一定要好。许氏瞧她不上,这件事崔薇早就看出来了,自上回许氏来访之后便没有再说过要来拜访的话,崔薇心中也有感觉,也不知为何这会儿许氏偏偏就过来了。

    这会儿崔薇不由自主的想到上回崔敬怀无意中说过的,秦淑玉时常到崔敬平那边铺子学做糕点,想要讨好许氏的事儿来,心中猜测着是不是许氏不想让女儿再来崔敬平来往,所以才特地过来找自己的。崔薇心中这样猜测着,不由有些内疚。这段时间她总是应付着聂家人,对崔敬平那边却是忽略了,要是许氏真为这事儿而来,也不知道崔敬平那边如何了。

    “聂夫人!”许氏人还没进来,声音便传了进来。她并不是个不知礼数的人。为人又一向严谨自恃,可没料到这回她话刚一说出口,身影便已经跌跌撞撞跑进来了,还没站定,便已经捏着帕子冲崔薇道:“还望聂夫人将我女儿交出来!”

    崔薇本来还想让她先坐,可没料到竟然听了许氏说出这样的话来,顿时心中有些不快,挥了挥手让跟在许氏身后有些忐忑不安的小丫头下去了,一边也跟着沉下脸来:“不知道秦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最近怀了身孕,在家中哪儿都没去。可不知道秦姑娘去哪儿了,秦姑娘虽然讨人喜欢,可我还没有到喜欢她便要将她关在府中不准她回去的爱好!”

    “不在你这儿她是在哪儿?”许氏有些着急了。这会儿话一说出口,她才想到崔薇刚刚所说的话,顿时愣了一下:“聂夫人有身孕了?”她说完,下意识的朝崔薇看了过去,这才见到崔薇坐在一张软垫子上。肚子已经微微挺了起来,瞧着恐怕是有四个多月的身孕了,她自己也是过来人,便想到上回聂秋染对崔薇照顾有加的样子,心中不免怀疑起崔薇是不是那回便有了身孕。若是如此一来,崔薇有了身孕。精神不佳,恐怕真如她自己所说的,不可能去管那桩事儿了。

    许氏一想到这儿。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一边伸手拧紧了帕子,一边挤出一丝笑容来:“聂夫人不要怪我冲动,实在是我女儿从昨儿起便不见了踪影,她前些日子总念着说喜欢夫人。想要再与夫人见一面,所以我才猜着她是过来这边了。”许氏这会儿表情虽然还算镇定。但面色多少有些僵硬,身形都有些轻抖了起来,到底是做娘的,崔薇自个儿如今也有孩子了,多少能体会许氏心中的感觉,想了想之后也不计较她刚刚的责问了,毕竟看在秦淮份儿上,她也不可能给许氏太多没脸,因此一见许氏认错,自然也顺着这阶梯,便也跟着道:“秦夫人这话说哪儿去了,我也知道秦夫人心中的感受,只是秦姑娘确实没有来过,这事儿一问房门便知道了。”

    再者她也没有将人家的女儿锁在家中不准人回去那么无理!许氏表情有些阴晴不定,手中紧紧拧着帕子,便是在挣扎什么一般,半晌之后才突然道:

    “不瞒聂夫人直说,玉儿不孝,又不知礼仪,前些日子竟然瞒着我时常外出与令兄相会。”一说到这话时,许氏的眉头皱得紧紧的,脸上现出几分严厉之色来:“我前些日子才发现,可是玉儿不听话,竟然与我说喜欢令兄。聂夫人恕我说句不好听的,咱们家是个什么身份,聂夫人也知道,我女儿好歹也是知府的嫡女,又不是什么下三滥的,怎么可能嫁给一个连功名都没有,且只能做商人的白丁?”

    许氏缓缓说着这话,崔薇心里跟着凉了起来。她早猜到恐怕崔敬平那边有这么一个情况,不过却没料到事情竟然变成现在这般,秦淑玉说喜欢崔敬平。

    崔敬平那边的情况崔薇还没有过去问,那厢许氏却仍在不停的说着话,表情带着一丝轻蔑与高傲,那是从骨子里透出对崔敬平的瞧不上。虽说亲事也讲究一个门当户对,不过如今崔敬平还没有与自己来说他喜欢秦淑玉,许氏单凭她自己女儿一方面的说辞,崔敬平又没有贸然的上门提亲,说喜欢的不过是她的女儿,许氏凭什么来瞧不上崔敬平,在自己这儿用语言来糟蹋他?

    随着许氏的诉说,崔薇虽然明白了事情大概,也知道了许氏为什么会来找自己,但她脸色却是渐渐的冷了下来,连刚刚挂出的客套之色也不剩了,只看着许氏,冷冷的打断了她的话:“秦夫人!”她说这话时语气略提高了一些,将原本还有些气愤与慌乱的许氏正在说着的话,一下子便打断了:“我敬秦夫人是个长辈,又感念当初秦公子的相助之恩,但秦夫人是不是就当我是小丫头,要受秦夫人斥责与侮辱了?”

    许氏脸色顿时一僵,表情就有些难看了起来。她确实是瞧不上崔薇,刚刚态度也托大了,还当她不过是当初做了糕点来讨好着自己的乡下小丫头,却忘了如今聂秋染是正经领了朝廷官职的人,再加上崔薇后背又有了一个太监罗玄的撑腰,虽说没有正经的朝廷册封,但确实不是她想骂便骂的了。

    “聂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可没有瞧不起夫人的意思,但我女儿的事情,还望聂夫人给个态度!”许氏一想到自己的女儿被崔敬平勾搭,顿时又有些坐不住了,心中有些恼了起来,如果刚刚她还只冲崔敬平发着脾气,如今已经算是对崔薇都不客气了:“你别忘了,当初我儿对你帮助不小,如今聂夫人是不是要恩将仇报,毁了我的女儿?”

    崔薇顿时脸色更加冷了下来,一边捂着肚子,一边站起了身来,与许氏直视道:“聂夫人这话我就不懂了,什么叫恩将仇报,毁了你的女儿?什么叫恩将仇报?当初秦公子对我帮助不小,可我每年送给秦公子的糕点等物若是用来卖的,这几年下来便是二百两银子也有了,当初纵然买宅子秦公子帮了忙,可实则那宅子看在秦公子脸面上少下来的银钱,我早已经贴补上了!不过是看在我夫君的情份上,对秦家称声恩德,莫非秦夫人真以为自己就是恩人了?”

    这会儿崔薇几句毫不客气的话,顿时将许氏说得面红耳赤,尴尬不已了起来。她当崔薇那些东西送来是讨好了她的,可崔薇这些年又没求过她什么事情,那些糕点她吃了也就吃了,可如今崔薇竟然用这些糕点给她算银子,虽说许氏不差钱,不过这会儿吃人嘴软,气势也不由间矮了下来,兀自还在嘴硬道:“不过些许吃食,还你银子便是。不过我的女儿,你们崔家休想娶到,也不看你们有没有那个资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看有没有那个本事!”

    “我可不要银子,只要当初的东西!”崔薇也被许氏说得有些恼火了,这会儿听许氏如此侮辱人,顿时就冷笑道:“我听秦夫人口口声声说聂姑娘喜欢我三哥,但我三哥可从没想过要有娶秦姑娘的意思,秦夫人还真是一厢情愿!我若有你那样只会出口伤人的本事,倒不如先劝秦夫人好好儿的将秦姑娘管好了。我三哥可从没上过秦家的大门,要死皮赖脸的守在秦家,东西可以随便乱吃,但这话可不要随便乱说,我倒没见过,理亏的人还将无辜的人给埋怨上了。要不是怕乡下厘语污了秦夫人高贵的耳朵,我都想用乡下话奉劝秦夫人一句了!”真是拿杨氏的话来说,狗吃屎还将人给怪上了。

    “你!”许氏被崔薇这三言两语的话气得脸颊涨红,身体都有些颤抖了起来。

    她是听出了崔薇话里的意思,像是对这事儿毫不认账一般,计氏顿时既恨自己的女儿不争气,又恨崔薇这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态度,直气得咬牙切齿:“聂夫人自己也是个女人,莫非不知道女人名节的重要?就算是我对不住你,可我女儿没有得罪你啊!”

    PS:

    第三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30》,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三十章 要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30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三十章 要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