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隐患

    崔薇说了半天,见这许氏还是一心怪在自己身上,顿时气乐了:“秦夫人,你搞错没有?秦姑娘就算是喜欢我三哥,但你想过我三哥喜欢她没有?”崔敬平还没有跟自己说过秦淑玉的话,只要崔敬平没表态,这一切就是秦淑玉一厢情愿的,许氏自己不勒住女儿,反倒来怪别人勾引,问题是崔敬平又没去过她秦家,若真是那样,她怪崔敬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她无话可说,任她出气,可问题是现在崔敬平就算是只许氏口中所称的癞蛤蟆,可他也没有想吃过秦淑玉这块天鹅肉!

    “不可能!”许氏一听明白崔薇这话的意思,顿时脸色便白了,连忙摇头道:“我女儿身娇肉贵,身份又高,长相也不差,凭什么他不喜欢?”

    凭什么她女儿身份高她喜欢上了别人,人家身份低的就不能不喜欢她?

    被许氏这一句话弄得哭笑不得,崔薇也更没了与许氏周旋的心,便有些不大耐烦的道:“秦夫人,我三哥确实没跟我说过喜欢秦姑娘,想要娶她的话。”她说完,看许氏不服还要辨,顿时便没等她开口,又接着道:“再说了,秦夫人到底是要找女儿的,还是来跟我讨论我三哥凭什么不能不喜欢秦姑娘的话的?”

    一句话堵得许氏说不出话来。不过她好歹是想到了要找女儿的事,也顾不得再跟崔薇说了,黑着脸便站起身来:“聂夫人,我女儿真没来过你这儿?”语里还是一副很不相信崔薇,认为她在骗自己的样子。

    崔薇顿时就笑了起来。也懒得再跟她多说:“你家的姑娘再好,你看来是金镶玉,但在别人眼里便不一定人人都喜欢,秦夫人这样说。未免也太厚颜了一些,秦夫人要是怀疑我窝藏你女儿,直接报官,让京兆府伊来搜便是了!送客!”

    许氏身体哆嗦着。气得面色铁青,她还从没来没有遇到过被人当面赶走的情况,顿时下不来台,一边尴尬的站在屋中,不知如何是好。以往许氏接触的人大多都是面甜心计深的,不管大家心中有什么算计,可至少表面都还维持着一派和蔼模样,像崔薇这样不管不顾一言不合便赶人的情况实在是少之又少!许氏心中又羞又气,抿着嘴唇手中帕子险些被她生生拧断。那头崔薇却不管许氏心中是如何想的。这会儿她实在是气得不轻:“秦夫人怎么还没走?莫非要我让人进来将秦夫人请出去?”

    崔薇多少能猜得出些许氏心中的想法。对她又有些鄙夷。许氏刚刚如此践踏崔敬平,莫非还以为自己会好好待她,请她坐下来喝茶赔笑不成?自己又不是她家养的丫头。任她拿捏的!

    “你,你怎么敢赶我出去。你是个什么身份!”许氏气得欲吐血,仪度涵养顿时不翼而飞,刻薄道:“你不过是个乡下的穷酸小丫头,你凭什么赶我……”她这会儿倒是想破口大骂,不过从小该有的教养令她说来说去也只有拿着崔薇的身份说事儿,是刻薄了些,但这一招也只有在真正自卑身世的人身上恐怕能见效,对于崔薇来说,她却根本毫不在意许氏所说的话,毕竟聂秋染与她的感情青梅竹马一路走过来,她心中清楚得很!可不是像许氏这般三言两语就能动摇的!

    再者说她对于自己身世也没有自卑到哪儿去,她的过去可不会因为许氏的几句话就自艾自怨。崔薇嘴角边露出轻蔑的笑意来,像是在冷眼看着许氏这般声嘶力竭的表演一般,她这副神情大大的刺激到了许氏,令她气愤的双眼通红,指着她道:“你笑什么!”

    “秦夫人到底是来跟我说我身世的,还是找女儿的?你要说我身世,你有什么资格?你别忘了,你现在还站在我的地盘儿上,我什么身份,轮不到你来多嘴。我往后如何,可不是靠秦夫人几句话便能决定的,而是靠我夫君!你信不信我弟弟一句话,秦夫人今日就会祸从口出?”崔薇看许氏头发都有些散乱了,浑身上下都全是汗,顿时撇了撇嘴角,一边站起了身来:“我最近身子不爽利,也不想跟秦夫人多加争辩,不过秦夫人要真站着不走,不要怪我让人将你拉出去了!”

    她说到这儿,看许氏气得目眦欲裂的样子,顿时忍不住拿帕子捂着嘴笑了起来:“到时丢脸的可不是我!秦夫人自己也说了,我是山野出生,没什么见识的粗野丫头,干出这样的事儿可不奇怪!”

    “你!”许氏没料到自已竟然又被崔薇反将了一军,顿时面皮上泛出涨红来,但又怕崔薇真让人进来将她叉出去,若真是那样,自己恐怕要成为上京城中的大笑柄了!从此以后,哪里还有面目再出现在上京之中!许氏一想到这儿,心中又气又羞,连忙掩着面,气恨之极的跺了一下脚:“你当你这地方我爱来,往后你便是请我,我也不会再来了!”

    “谁要请你!”崔薇被这许氏嘴上冷嘲热讽了好一阵,也是火大,学着许氏一跺脚,扭身道:“只要秦夫人不要像今日这般不请上门就是了!”

    许氏一听这话,气得更加大厉害,这会儿哪里还有脸留下来,气冲冲的出门了,候在外头秦家的下人这才连忙跟了上去,崔薇见人走了,这才又重新坐了下来,面色有些阴晴不定。今日聂秋染刚前脚去了翰林院,否则许氏要像这样离开还真是不容易。崔薇虽然气走了许氏,但心里也不舒服得很,想了想之后干脆唤了一个丫头过来,让她去将崔敬平给唤过来!

    最近崔薇的铺子在京城之中开了几个月,名气倒是渐渐的有了一点儿,东西也卖得好了些,店铺里都还是崔敬平一个人在忙,好在每天因为他一个人做的事情有限,只要上半日做糕点糖果,下半天开铺子卖一会儿便是了,崔薇现在手里有了银子不愁了吃喝,再加上她怀孕了,心情一直很不好,平日里连聂秋染对她都小心翼翼的,她自然没有功夫去管铺子的事儿,全交到崔敬平身上,他每天也忙着,自从上次崔敬平为了聂家人的事儿过来报过一次信之后,便已经好些天都没有过来了。

    这头刚让人过去唤崔敬平,那头不等崔敬平过来,聂秋染便从翰林院回来了,如今天气渐渐的凉快了起来,他穿着一件的朱红色的绫罗,衣袍的袖口领边儿与袍底皆用金线滚边绣云纹,腰间系了镶了玉片儿的腰间,衬得整个人丰神俊郎,又多添了几丝冷厉的气势。聂秋染以前几乎一向都只穿蓝色学士袍,只有中了状元之后领了职才开始穿这样朱红的官服,那颜色极抬肤色,衬得他眉目俊美,原本还有一丝温文尔雅之色,全转成了威严,让人只敢远观而不敢近望。

    “怎么了?嘴儿都翘起来了,肚子不舒服了?”聂秋染一边将头上的帽子取了下来,一边交到跟进来侍候的丫头手上,也没来得及换衣裳,便在崔薇身边与她同挤一张椅子坐了下来,伸手就将她给揽进了怀里放在了腿上,细细的打量了她的脸色几眼,这才笑道:“哪个惹了你生气,告诉我,我替你出气去。”

    明明旁边椅子隔得又不远,他又偏偏爱过来挤。崔薇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一边推了他一把:“旁边有椅子,你别挤着我了,谁惹了我你都要帮我出气?”她本来是被许氏气得不轻,这会儿有些迁怒了,聂秋染这家伙不可能不知道,说不定他一回来,家里的下人恐怕便三言两语的全跟她说了,她这儿一向又没什么访客,今日只得一个许氏,她不信聂秋染不知道。

    “挤不着的,椅子上坐着不舒服,你靠我怀里。”聂秋染将手揽在她胸间,也不敢用力了,又不能像以前一般将手勒在她细腰上,如今她肚子里可装着两个宝贝儿,不能用力压住的。他将人好生安哄好了,旁边下人们也都是习惯了这两夫妻亲密的样子,心中有些羡慕崔薇,一边都低下头来只装作没看见的模样。聂秋染一只手在她背上轻轻拍着顺气,一边就道:“你跟我说是谁惹了我的宝贝儿,不管是谁,我都替你出气!”

    这样肉麻的话,从小宠这小丫头习惯了,成亲之后也都时常哄着她顺着她,如今这会儿说出口来聂秋染也顺溜儿得很,崔薇却是有些不好意思,连忙伸手捂了他嘴,一边一手护着肚子,扭了身体就仰头靠在他脖子边道:“今儿秦夫人过来找我要她女儿了,说是被我三哥给哄走了。”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那温热的气息就拂在了聂秋染脖子边,早已经忍耐了好几个月的人这会儿有些忍不住,又偏偏看到她微微挺起来的肚子,心里郁闷的咬了咬牙,早知道她现在年纪小,自己两人又刚成婚,正是亲热之时,不该让她这样早怀孕的,不止是让她心中害怕,连累得自己也跟着受苦。心里掠过这样的念头,对于崔薇说的话便没去理睬。

    是他自己要让说的,这会儿说了他又不听!

    PS:

    第一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31》,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三十一章 隐患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31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三十一章 隐患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