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间 腾手

    这会儿崔薇面色冷淡,那面目阴冷的中年内侍也在一旁跟着阴阴的笑,聂秋染那头看了大理寺中的官兵一眼,那几人这会儿倒是懂得看眼色了,不多时便进里头给拿了件衣裳出来,也不知从哪儿弄来的,还崭新一件,几人连忙给崔敬平披上了,聂秋染这才看着许缪道:“还请许大人早日给我一个交待,否则我虽然人微言轻,但如此优势欺人,我还是忍不得这口气的。”

    此时崔薇也想先让崔敬平回去瞧瞧看身体有没有大碍,这会儿也顾不上跟许家人算账,反正许氏今日被人供了出来她是逃不脱的,而又有罗玄的人跟着一块儿过来想来以罗玄的名声,许缪也不敢耍赖,毕竟今日如此多人是亲眼瞧见这等闹剧,亲耳听到这场笑话的。

    在京中几个月,崔薇对于罗玄的名声多少也有了些了解,知道他除了对太子有相救之恩外,太子对他宠幸亦是超乎众人想像之外,如今皇上身体又有不适,国事大多已经交由太子之手,罗玄为人跋扈阴狠,太子对他又十分纵容,因此令上京之中的众人对他讨好巴结,许缪虽然身为大理寺少卿,可如今道理在自己等人手上,再者大理寺中又不是由他一手遮天,纵然崔敬平当真有罪,也不该由他一人决断,纵然谈不上三司会审,可至少也该问清楚明白,先收押而不是一来便动刑。

    “此人满口胡言,且居心叵测。竟然敢为私利而陷害无辜人,许大人该审该动刑的,应该是这样的人才是。”聂秋染踢了踢地上如同死猪一般陷害者,又刺了许缪一句,看他脸色僵硬,一边赔着笑,面色惨白。

    “许大人为官多年,可竟然办事如此糊涂,实在是令人失望无比。今日之事,某必定如实向太子与大人回报,许大人如今年纪一大把,若是糊涂,应该回乡养老才是!”

    那中年内侍一句话公许缪顿时面色大变,他听出了此时这内侍话中有要让他辞官养老。将他官职抹去的意思,许缪为官多年,又好不容易在大理寺中混到如今地步,除了大理寺卿稍有体面之外,剩余在大理寺的人几乎都不是有什么后台与背景的,否则人家真正的好底子。哪里愿意干这样既是吃却不讨好,却又有可能两面受气的事?

    他好不容易凭着自身努力熬到现在这样的地步。其实也是不想在大理寺做下去,干的都是最繁琐的事,每日案件层出不穷,小案子零碎便不提,而若是牵扯到京中哪位权贵的,一不小心便容易踢了铁板,便如今日一般。

    也正因为如此。许氏在回来与他求情之时,许缪才想借着自己妹夫的东风。好好的替许氏出口气,卖她一个好。可没料到,就是这样看似好欺负的软子,最后竟然也落到了这样的一个结局!

    许缪顿时面色大变,表情也跟着极为难看,可任他如此哀求,那中年内侍却根本不理睬他,只是笑着将崔薇夫妻送上软轿,又看着崔敬平也上了大理寺中众人牵出来的马车,这才回头望了许缪一眼,阴笑着离开了。

    这中年内侍若只是当场处决许缪还好,可偏偏他就这样一言不发,便正证明了他刚刚所说的话的真实性。许缪顿时面色极为难看,心中暗骂了许氏一顿,恭着腰目送众人离开了,等人一走,他才软绵绵的瘫坐在了地上。

    可是这会儿也没哪个再过去扶他。许缪失势已经是肯定了,这便是权势的力量,趋炎附势之人有可能会得到好处,从此青云直上,但也有可能因此惹到比其权势更大之人,从此跌落云端,许缪自己不长眼,又不走运,如此结局,自然无人可怜,反倒有人欣喜的想着许缪一离开,自己亦可更进一步,心中不由跟着欢喜了起来。

    崔薇上了轿子也不放心,又跟着将崔敬平送回去。崔敬平所住的地方前面是店铺,后面则是宅子,来到铺子处时,看到门口的木板都被人拆了开来,里头凌乱异常,刚刚才整理出来几个月的店铺,这会儿里面一片混乱,连柜子也被人拆了去了,顿时一看又是心火跟着涌了上来。让人请了大夫过来给崔敬平把脉,确认他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并没有什么大碍,又让大夫留了药方子,让人抓了药之后,这才与聂秋染离开。

    回到自己宅子,崔薇先是让聂秋染给崔敬平挑了一个侍候的小厮过去,这会儿歇下来了,跑了大半天,她才觉得有些累。聂秋染的手轻轻在她肩上捏着,两夫妻正说着话,那外头才有小丫头进来回话道:“夫人,如今二夫人正骂咧不休,说是要找老爷评公道,不知如今该怎么处置?”

    孙梅在她出门前便让人将她拉到屋里关着了,不准她出来,这会儿一听到小丫头的话,顿时崔薇才想了起来,不提孙梅还好,一提崔薇就满肚子的火气:“聂大哥,孙梅今儿知道我有身孕,还向我撞过来,我捉摸着她是不是还打着其它的主意?”

    崔薇话里的意思,两夫妻都清楚明白得很。孙梅自从做出了勾搭聂秋染的事情之后,便生出了想要杀人灭口的心思,经过前一世的事情,聂秋染可丝毫不怀疑孙梅有杀人的心,孙梅人虽然蠢,可偏偏就因为她蠢,众人都只当她没什么手段与心思,可偏偏真等她做出那样出人意料之外的事情时,才悔恨莫及。聂秋染顿了片刻,挥手将屋里的人遣退下去了,这才拉了崔薇的手道:

    “薇儿,这孙梅为人蠢笨,我本来想着将她圈养,也好打消我娘要给秋文再说一门媳妇儿的心,可要是你真不想与孙梅相处了,我替你将她解决了也就是了,要将我爹娘他们分出去单过也不难,但我怕你往后被人家说闲话。”此时做官名声虽然重要,但聂秋染本来就算不得什么纯正的好人,他要走的又不是清流风骨一脉的忠臣志士,他前一世时大权在握,与罗石头相斗半生,两人各凭手段,在朝中分别结罗党羽,背后纵然有人骂罗石头阉贼辱国,可未偿没有人骂他奸臣掌权。

    聂秋染不怕自己名声毁坏,但崔薇是个妇人,与他不一样。他若是真将聂夫子等人分出去不理睬,旁人说他倒也对他并无影响,毕竟聂秋染并不惧怕这些背后议论,可崔薇不一样,她是个妇人,多少在这方面要吃亏一些,往后若是与其它人交往,名声稍差一些,被人排挤得方式简直是有千百种,有些手段,聂秋染前世时便见识过许多。

    这名声便像是一个人的脸面一样,若是毁了,往后要捡起来就困难了。崔薇很讨厌孙梅,现在听聂秋染这样一说,想了一会儿,才开口道:“聂大哥,我不想再看到孙梅。”今日孙梅直接往她肚子上撞的行为让崔薇对她最后一丝忍耐也消失得一干二净了:“我不管你娘会不会再为聂二讨媳妇儿,但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她这话已经表明了态度,聂秋染点了点头,不说话了。

    晚间时候了孙梅闹腾得更厉害了些,聂秋染知道了崔薇的想法,自然不再容忍孙梅闹腾,他以前之所以没有对孙梅出手,想的便是要她占了聂秋文正室一位,免得往后孙氏再起其它的心思,当初前一世时孙氏便是张罗着要替聂秋文娶媳妇儿,最后闹腾半天自然如她所愿,去替聂秋文娶了一个孙氏自认为配得上自己儿子的好媳妇儿。可惜这个好媳妇儿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最后闹得很凶,聂秋染现在想起来也觉得颇为厌烦,若不是前世时他还将聂秋文当做弟弟,将孙氏高高拱着,那样的一个妇人,他根本不会多加容忍。

    现在得到了崔薇一句肯定的话,聂秋染晚饭后便让人将聂夫子与孙氏以及聂秋文夫妇两人一块儿给唤了过来。

    孙氏被关了好几天,这会儿脸色都憔悴了不少。虽说京中这处宅子极为奢华,比起小湾村中聂家的房子不知精致华丽了多少倍。但孙氏被崔薇让人禁在院子中不准出去,一天到晚能说话的就只得一个孙梅与聂秋文,聂夫子根本不理睬她,而这边的丫头下人们在知道了崔薇对她的态度之后,待孙氏根本不好,时常不听她的不说,还众人一起联合起来排挤她,孙氏没有尝到自己之前想像中的老夫人威风八面的滋味儿,反倒是这些下人们一旦厌恶了孙氏,整她的方式千百种,可怜孙氏住在这样宅华的地方,却如同被人软禁一般,坐牢的滋味儿就算牢笼再华丽也没用,因此一段时间下来,她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儿,出来一看到崔薇时险些嗷嗷叫着扑了上来。

    “崔氏,你竟然敢让人将我关起来,你还有没有王法了,你信不信我去告你不孝顺!”孙氏被关了一段时间,整个人险些没被折磨疯了,一天到晚除了个孙梅便没人与她说话,吃食上崔薇又让她自己出银子才能吃好的,平日里下人们整她,除了住的地方比以前聂家稍好些之外,其余没哪样有乡下好的,以前孙氏无聊了,还有村里的妇人捧着她与她说笑,如今一被关着,简直跟坐牢一样,让孙氏渡日如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第三更~!啊啊啊啊啊,今天人品大暴发了,收到了好多打赏,感谢的话晚点单章传,求小粉票,今天最少五更,应该有第六更~!!!求小粉票啊亲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35》,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三十五间 腾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35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三十五间 腾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