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报应

    “既然这样,就让秋文写封休书,她是大舅的女儿,出了这样的事儿本该送官处死的,但娘要是若不得,就给爹做妾吧!”聂秋染说到开始时,孙氏表情还有些不大自在,她本来是有要给自己的小儿子另娶的心思,但这样的事儿她还没有说出来过,孙梅到底是她侄女儿,无凭无故的休了她自己娘家那边也过不去,可没料到今日聂秋染将她心思给点破了。孙氏本来不好意思开口,可又一听到聂秋染说要将孙梅给自己作‘姐妹’,顿时险些没有气疯,也顾不得之前自己的不自在了,连忙便跳着脚,口沫横飞:

    “想得美!大郎,你说的是什么胡话!”她气得手都在哆嗦,指着孙梅便道:“这样的小贱人,就该处死!不应该这么便宜了她,拿她沉塘,送她去坐木驴,她既然这样不要脸,正合该如了她心意,死在那上头!”孙氏污言秽语的,不止是崔薇听得皱眉,连屋外的几个小丫头都听得面色通红,孙梅一听到这儿,心中既是害怕,又是开始怀疑了起来。自己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走到聂夫子这边,她本来好端端的在睡着,自己就是眼睛瞎了,做春梦也不可能做到自己的公公身上,如今听聂秋染说是孙氏想要除了自己让聂秋文再娶个好的,她心里顿时就怀疑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孙氏自己设了毒计想害自己一命,如此一来自己被孙氏给弄到聂夫子这边,既是毁了她名声。又可以要了她性命,还能给聂秋文腾个地方出来,好使往后孙氏再为了给儿子找房好的妻室作准备。孙梅这会儿早昏了头,又恨孙氏对自己无情无义。她其实这会儿也害怕,跟自己的公公名声扯到一块儿,那实在是会要她性命的,孙梅这会儿不敢去想自己的结果。也自然不敢说自己对聂秋染还存了其它心思,索性全恨到了孙氏头上,认为都是她为了想给聂秋文找个好的媳妇儿,才来害自己的。

    毕竟平日里孙氏对于聂秋文的疼爱,孙梅是看得一清二楚的,她心中也知道孙氏一向都认为自己嫁给聂秋文是高攀了,毕竟自己年纪比聂秋文大,而聂秋文也不喜欢自己。孙梅越想越是觉得这事儿便是这样的,想到后来又听孙氏还嚷嚷着要将自己给弄死。心里不由涌出一股怒火来。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她一下子跳了起来朝孙氏扑了过去:

    “是你,是你害我的,是你弄我到这边过来的。你,你就是想把我害死。好给聂秋文找个合你心意的媳妇儿!我是无辜的!”孙梅脸颊被打得红肿,这几句话说得极为吃力,可她也知道这事儿是关系到自己往后性命的,不敢不争,也便强忍了脸上的疼痛,辛苦的捉着孙氏咬牙切齿的说道。

    众人一听孙梅的话,都不由将目光落到了孙氏身上,就连聂夫子脸上也现出怀疑之色,孙氏心中气得吐血。这事儿不是她干的,她自己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便宜了别的女人替自己侍候丈夫的事儿来,聂夫子十几年没沾过她身子了,要真有这样的事儿,她怎么可能会将别的女人送到聂夫子床上?更何况孙氏倒也不是没有那个狠心,可她脑子里根本想不出这样的主意,她最拿手的也就是像如今一般浑闹一场,根本想不出这样阴损的主意来,若是她真做过便罢,如今被人生生冤枉,孙氏自然心中火大得恨不能将孙梅活生生的嚼吞了。

    “你胡说!你这小贱人,不要脸的东西,自个儿不要脸,敢爬公公的床,如今还来怪别人,你不想跟人睡,谁还能拉得动你上床撕扯你衣裳不成?你要不情愿,闹起来屋里还有哪个不知道没听见的?”孙氏难得脑子灵光了一回,顿时一句话便将孙梅逼问得说不出话来。一见孙梅被自己问得说不出话来了,孙氏忙扑上前去又是一阵抓扯,好不容易才使了丫头将这两人给分开了。

    这样乱糟糟的一闹,险些又变成刚刚那般。聂夫子破天荒的丢脸丢得说不出话来,聂秋文也是面目阴沉,下人们好不容易将孙氏与孙梅二人分开,聂秋染嘴角边露出嘲弄之色,这才看着孙氏道:“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不知娘想要怎么做?要不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吧,反正我瞧着爹与她之间也还没真发生过什么事情。”

    “那怎么行!”孙氏与聂秋文两人同时开口。聂秋文面目阴沉,一边瞪着孙梅的目光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表情十分阴冷,拳头握得‘咯咯’作响,额头脖子间青筋迸裂了开来,整个人表情狰狞扭曲,胸膛不住的起伏,显然是已经气到极点。看到他这模样,聂秋染心里突然之间生出一股畅快来,前世时他发现了聂秋文与孙梅有染时,心中的想法恐怕也就与聂秋文此时差不多了。

    他并不喜欢孙梅,不过被自己的女人戴了一顶绿帽子,就算是再不喜欢,那心里的滋味儿也是十分不好受的,而与孙梅勾搭成奸的偏偏又是聂秋文他的亲弟弟,当时那样的感受,恐怕也只有如今的聂秋文才明白个中滋味儿。孙梅与聂夫子有染,聂秋文既不能将聂夫子如何,可偏偏心中又赌得难受,这也是一报还一报而已!他的好弟弟,也算是经历过当初他给自己的挠心之感!

    聂秋染嘴角边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那头孙氏等人还在争执不休,聂秋文本来就不喜欢孙梅,被逼着娶了她也就算了,如今孙梅竟然还敢给自己头上戴了一顶绿帽子,聂秋文哪里能够忍受,这会儿从小对聂夫子的怨怼,一瞬间全都涌上了心头来,低垂着头,冷声道:“娘,我要休了她。”

    “该休!这小蹄子该死的,想做妾,门儿都没有!”孙氏现在想到侄女儿爬了自己丈夫的床心里还火在得很,不止是恨孙梅,连带着将聂夫子也给恨上了。兔子还不吃窝边草,聂夫子为老不尊,竟然连儿子的媳妇儿都要抢!她这会儿心里涌出一股怒火来,既是心疼聂秋文,自个儿心里又挠心肝似的难受:“这小贱人不配进咱们聂家,大郎,你可要替我出了这口气,要替二郎作主啊,他可是你亲弟弟!”

    也就是这个好弟弟,前世时处心积虑的想着要得到自己的一切!聂秋染低垂着头,嘴角边含着笑意,也没搭理孙氏这句话,今儿热闹瞧过了,孙氏又将事情闹得这般大,她这会儿是爽快了,可事情到底纸包不住火,孙梅经过这事儿,以聂夫子的为人,最是要脸面重名声,不用想她也是只有死路一条的,而聂夫子心里跟孙氏与聂秋文也因为此事生份了,这一家人自然不可能再像前世时各个都来合着伙的算计。

    自己也算是替崔薇出了一口气不说,连带着孙梅一死,聂夫子最近自顾不暇,孙氏恐怕要消停上好一段时间,至少可以等到崔薇生产后,自己再腾出手来处置他们!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孙梅恐怕这会儿已经是魔怔了,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瘫软在地上不住摇头,嘴里来来回回就是那几句话:“我是要当状元夫人的,我不想死,我不想死,你们害我……”她哭得倒是凄凉,但此时崔薇却是根本不会同情她,看到孙氏得意的让人上前将孙梅给拖了起来,一边说着要将她打死的话。

    孙梅本来胡说八道张嘴便污蔑别人的名声,没料到自己最后却落了这样一个结局,聂家人对她恨之入骨了,也没哪个与她求情的,崔薇之前就恨她对自己生出歹毒心思,自然不可能去想着放她一马,孙梅如今闹出的丑事儿,经孙氏一闹几乎宅子中的人恐怕不到明日便会全知道,她名声一污,是活不成了!崔薇没有亲眼见到孙梅被打死,却是看到孙氏让人将她嘴堵了装进麻布袋中让人拿了棍棒打她,想来也知道她逃不脱。

    聂秋染不想她看到如此血腥的情景,因此在孙氏闹着要收拾孙梅时,便又拉了崔薇离开。孙氏闹了大半宿,这一夜不知不觉的便过去了,天色蒙蒙亮了起来,两夫妻手牵着手朝自己的院落方向走去,崔薇想到今日那场闹剧,又想到聂秋染说让她去看戏的情景,顿时嘴角边露出一丝笑意来。

    不知为何聂秋染算计孙梅将聂夫子也给牵进去了,但不可否认的是,聂夫子晚上时还正义凛然的指责别人不忠,要让别人检点一些,结果自个儿闹出这样一件没脸的事儿,如同在他脸上重重抽了一耳光,现在想起来实在是很爽快。她也没有开口去问聂秋染什么,两人忙了大半夜,这会儿回了自己院子便又脱了衣裳睡了,早上崔薇起来时,便听下人回报说孙梅没了,说老夫人早晨时便让人将孙梅拿麻布袋子装着抬了出去,也没说要给她发丧等,这事儿便算是过去了。

    PS:

    第一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田园闺事339》,方便以后阅读田园闺事第三百三十九章 报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田园闺事339并对田园闺事第三百三十九章 报应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田园闺事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