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早有预谋

    云浅月出了内殿,就见夜天逸站在荣华宫门口。

    夜天逸背着身子,负手而立,虽然已经身居摄政王高位,但他依然是一身雪青长袍,织锦绸缎,按说他如今手握大权,王爵高位,应该可以穿摄政王的明黄色,他并没有。

    听到云浅月脚步走出来,夜天逸缓缓转回身,眸光清淡,喊了一声,“月儿!”

    云浅月看着他,半年前回京时的七皇子何等的意气风华,如今的摄政王威严中透着沉暗凌厉,她停住脚步,点点头,淡淡道:“摄政王过来给太后请安吗?太后累了,睡下了。”

    夜天逸看着她,盯着她的眉眼,片刻后转过身,看向远处的亭台碧湖,淡声道:“月儿,曾几何时我们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你以前可曾想到过这般情形?我们相见却如陌生人?甚至比陌生人还不如。”

    云浅月沉默不语。

    “我一直以来,从未想过我们会到现在这个地步。”夜天逸伸手一指碧湖另一面的假山后,目光飘远,“我们曾经一起从母后的宫中拿了桂花糕,跑去那后面便吃边聊天。为了不让人发现你与我好,你在那片假山处放了好几只蛇,后来宫女太监们好几年无人敢去那处走动,皇子们也无人敢去玩耍。后来我另立府邸,搬出宫后,便不用躲着了,因为七皇子府和荣王府比邻,我们可以躺在墙头上随便聊天。”

    云浅月不出声,听他静静说着。

    “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若是当年你我在暗道里听到父皇让母妃选择的时候,我冲出去的话,让父王将我和母妃一起杀了,那么是否我们也就不用到如今的这个地步了。可是当年我就是想要太子之位,因为要了太子之位,就可以娶你了,所以,我没有冲出去。”夜天逸说起当年,如今情绪已经不那么激烈,而是平静得如喝水一般,“我那时候还小,想不到太远太深的东西,只一心想着可以娶你,却未曾想到父皇喜欢你的表面下,是对你的不喜和眼见云王府外戚坐大,要除之而后快的心。一步错,以至于后来步步错。”

    云浅月沉默着,当年的事情已经那么久远。若说那件事情对她没有影响是不可能的,就因为那件事情,她才更深刻地提醒自己,他不是小七,他是夜天逸,老皇帝选中的七皇子夜天逸。那个时候,她对他仅有的一点儿心思,便被抛除九霄云外去了。

    “我志得意满地回京,准备继承皇位,你却在帮助了我五年后功成身退,投进了容景的怀里。是否我死了,或者过得不好,你才会念着我?而不是现在,无论我做什么,也挽不回你的心?”夜天逸回身看向云浅月,眸光色泽幽暗。

    云浅月静静地看着他,不让自己丝毫情绪外露,“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总之是走到这一步了,人生没有如果,没有或者,没有重来。”

    夜天逸盯着她的眼睛。

    “夜天逸,将我从你的心里移除吧!你可以做到的。夜氏的男人都有狠戾魔鬼的一面,你也是有的。将我对你的好抛开,想想我其实对你并不好,你之所以走到今天,也有我的关系。将我从你的心里移除对你更好。”云浅月道。

    “你以为我没有移除过吗?移除不了,又待如何?”夜天逸看着她,轻声道。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遗忘不了的,只有想不想忘而已。”云浅月道。

    “你说对了,我不想移除,不想忘,我的生命本来就是灰色,这二十来年的生命里,只要一缕阳光,就是你。即便你不喜我,喜欢容景,对他情比金坚,但我也控制不了自己。”夜天逸轻声道。

    云浅月看着他,话说到这里,已经再没说下去的必要,她也没必要再留在这里,沉声道:“你好自为之吧!以后对我不用手软,因为我对你也不会手软的。”话落,她转身离开。

    夜天逸看着云浅月离开,她的后背从来就挺得笔直,下定决心的时候,更不会犹豫。她看着心软,其实心硬如铁,言出必行。这么多年,他自诩了解她,但还是不够了解她。她从来让他看到的是她愿意让他看到的一面,而背后的那一面,她从来没展现过他面前,他也看不见。他紧紧抿着唇,并未阻止她离开。

    不多时,云浅月的身影走远不见。

    夜天逸站在荣华宫门口,即不进去,也不离开。

    天幕黑下来,一黑影从暗中现身,单膝跪地,“属下无能,跟丢了人,主子责罚!”

    夜天逸眸光眯了眯,“在哪里跟丢的?”

    “兰城。”

    “天下没有几人能让你跟丢,你退下吧!”夜天逸摆摆手。

    那人站起身,看了夜天逸一眼,退了下去。

    夜天逸目光看向荣王府方向,脸色昏暗,片刻后,转身进了荣华宫。

    云浅月出了宫门,果然见容景的马车停在宫门口,她走近,挑开帘子上了车,帘幕落下,容景看着她,温声道:“气色不太好,见到姑姑后难受了?”

    云浅月点头。

    “摄政王去了荣华宫,见到了?”容景柔声又问。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见了!”

    “姑姑的决定就注定了她今日的情况,别难受了。”容景伸手摸摸她的头,问道:“是回府还是去云王府见云爷爷?”

    “去云王府,姑姑想见爷爷一面。”云浅月道。

    容景对外吩咐了一句,弦歌应声,马车向云王府走去。

    一路无话,马车来到云王府。

    容景和云浅月下了车,便见云王府内人人神色紧张,云浅月问向一人,“府中出了什么事情?”

    “回浅月小姐,七公主滑了一跤,刚刚请了太医。”那人立即道。

    “怎么如此不小心?严重吗?”云浅月立即问。

    “奴才也不知道,据说是见了血。”那人道。

    “走,我们快去看看!”云浅月拉着容景疾步向西枫苑走去。

    二人来到西枫苑,便闻到一股隐隐的血腥,西枫苑内的人见二人来到,齐齐见礼,面色都露出喜色,云浅月也顾不得再问,拉着容景进了屋。

    屋中,云离正抱着七公主,脸色发白,七公主似乎已经昏迷了过去,一个五十多岁的太医正在给七公主号脉,他的手有些颤。

    听到有人进来,云离抬起头,见到容景和云浅月一喜,喊了一声,“景世子,妹妹!”

    “景世子,浅月小姐!”那名太医立即住了手,垂头站在一侧。

    “容景,你快给嫂嫂看看!”云浅月看了那名太医一眼,放开容景的手。

    容景缓步上前,给七公主把脉。须臾,他眸光微微一沉,从七公主小腹处拿出一根针,举起那根针看向那位太医,缓缓道:“郑太医,这根针是你的吧?”

    那位太医大约五十多岁,看着容景手里的针面色一变,“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景世子饶命!”

    云浅月眸光一寒,并没有说话。

    云离看着容景竟然从七公主小腹拿出了针,面色也是一变,但同样没说话。

    “你让我饶命,到底是怎么个饶命法?你得先说出来,你做了什么,我才能酌情考量是否对你饶命。”容景淡淡地看着跪在地上的郑太医。

    郑太医一边磕头,一边哆嗦地道:“微臣是迫于无奈……微臣不想害七公主的……但是六公主抓了微臣的孙子……威胁微臣……若是微臣不动手……孙子就没命了……”

    云浅月眯眼眼睛,又是六公主!

    “景世子,您知道,微臣三十多岁才得子,儿子大婚几年一直没有得喜的消息,一年多前才闻到了喜讯,孙子出生才不满百岁啊。”郑太医额头流出鲜血,染红了地面,哭着求道:“景世子饶命,老臣也是被逼得没法子……”

    “你爱自己的孙子,便可以害别人肚子里的孩子?”云浅月冷冷地看着郑太医。

    郑太医身子不停地哆嗦,“浅月小姐饶命,老臣一生没做坏事儿,不知道造了什么孽,被六公主给盯上了……”

    云浅月沉着脸看着他,问向容景,“嫂嫂的孩子能保住吗?”

    云离也看着容景,发白的面色紧绷。

    “幸好我们来得及时,这针在七公主腹中停留的时间短,否则的话,孩子会不保的,如今有我在,自然能保住。”容景温声道。

    云离面色一松,闭了闭眼,哑声道:“谢谢景世子!”

    “云世子客气了,一家人,何须言谢!”容景将那根针递给云浅月,转身走到桌前去开药方。

    云浅月伸手接过那根针,对郑太医问道:“你的孙子是什么时候被六公主抓了的?”

    “就在不久前。”郑太医道。

    “你是怎么请来了郑太医?”云浅月问云离。

    “她出事的时候,我正回府,见了之后便吩咐人去请了。”云离抿唇道。

    云浅月看向侍候七公主的两名婢女,“嫂嫂是怎么摔的?”

    “世子大约每日都是这个时辰回府,七公主每日都会去接世子,然后二人再去老王爷的院子里陪老王爷用晚膳,晨昏定省的规制老王爷嫌麻烦,便免了,但是七公主坚持,说既然爷爷嫌麻烦,便将晨醒免了,昏省就别免了,晚上世子回来,他们一起去陪老王爷用膳。于是就这样规定了下来,这个规矩从七公主嫁来府中就有了。”一位婢女立即道:“我们要扶着七公主,她说她身量现在还轻,就用人扶着,那以后怎么了得?便没用我们,我们跟在她身边,但是就在出了西枫苑路过的铃兰院外的时候,我们和公主一起被地面滑倒了。”

    “地面上有水?”云浅月问。

    “不是水,是被人洒了油,那油浅,天色也黑了,不易被发现。”那婢女道:“七公主栽倒的时候,奴婢去接她,也滑倒了,她幸好砸到了奴婢的身上,否则……”她后面意思不言而喻。

    云浅月脸色寒了下来,显然这是早有预谋,让七公主滑倒,若是栽掉了孩子,正合了六公主的意,若是她没栽掉,郑太医这个后招在,也会借着就诊给她打掉。六公主向来愚蠢,什么时候会用这样害人的聪明手段了?若不是她和容景正巧来到,真会被她得了手。她看向容景。

    容景此时已经开完药方,对那名婢女招手,“按照这个方子煎药,喂七公主服下。”

    “是!”那名婢女立即应声,拿了方子去了。

    容景缓步走过来,对郑太医道:“谋害云王府世子妃和王府嫡孙是死罪。”

    郑太医脸色一灰,跪求道:“老臣愿意一死,只求景世子救回老臣的孙子。”

    “你的孙子如今怕是已经回到了你的府中,即便你现在去指认六公主,她不承认用你的孙子威胁了你,你也拿她奈何不了。”容景温声道。

    郑太医一惊,一张老眼满是不敢置信。

    容景淡淡道:“你若是不相信,可以回去看看,是否你的孙子已经回去了。”

    郑太医垂下头,额头青筋跳了跳,须臾,脸色灰败,不再言声。

    容景不再理会郑太医,看向云离,“云王府乱七八糟的人该清一清了!”

    云离紧紧抿着唇,点点头。

    “走吧!我们去云爷爷那里,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云世子或者等七公主醒来处理吧!云世子和七公主若是宅心仁厚,饶了郑太医,不追究,那么便不追究了,若是不饶他的话,便派人去知会刑部的德亲王一声,让德亲王派人来将人带走,或者是……直接杀了。”容景拉起云浅月的手。

    郑太医身子剧烈地一震,半丝声音没发出,整个人看起来似乎徒然间没了半丝生气。

    云浅月看了云离一眼,低声道:“哥哥,云王府世子要有云王府世子的魄力!要让人知道,即便没有我,没有爷爷,没有父王,谁也齐不到你的头上欺负你。六公主是公主,七公主同样是公主,云王府和你的身份以及七公主的身份,都不低了谁去。”

    “妹妹说的是!我会处理,你去爷爷那里吧!”云离沉重地点了点头。

    云浅月和容景出了西枫苑。

    途径那个婢女所说的铃兰院,云浅月停住脚步,向地面上看了一眼,果然有浅浅的油渍,不仔细看真的看不出来,从云离大婚,七公主进门,她掌家便交给了七公主,七公主对待府中的人仁厚,宽松一些,但偌大的府邸,不是人人都忠于云王府。这些年混进来的眼线不是没有,但不会轻易敢施为,如今敢对七公主下手,如此缜密,不是七公主太仁厚了,就是六公主收买人给的报酬太丰厚,更甚至或者是她的背后有个强有力的帮手在为她出谋划策。

    “这是谁的院子?”容景询问。

    “三姨娘的!”云浅月道。

    “云王府的三姨娘当初嫁来云王府,是前秦丞相保的媒吧!”容景装似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她是京兆尹李大人的二女儿。”

    “是吗?”云浅月蹙眉。

    “大约是的!”容景道。

    云浅月想着容景说大约是,那就是一定是了。她脸色沉了下来,冷声道:“当初云香荷在孝亲王府抹脖子自杀那日,我刚刚得到消息不久,三姨娘就得到了消息跑去了祠堂,告诉了被贬为侍妾的凤侧妃。我后来想肃清内院,但发生的事情太多,她也没有什么引起我注意让我想起的事情,我便将她给忘了。原来她是秦丞相保的媒。”

    容景微微一笑,“这次的事情对云世子和七公主来说未免是坏事儿,他们总不能一直在你的庇护下,总要有自保的力量和胆量。”

    云浅月点头,“是啊,嫂嫂掌家这么久,她又出生在宫里,在明妃的眼皮子底下伪装十年,明妃是谁?那是当初连姑姑都糊弄住了的人,若非我提醒姑姑,她还拿她当好姐妹。嫂嫂这回该狠下心了。女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什么都能做得出来的。她醒来之后,定然会清查。该如何做,她也会的。走吧!”

    容景点头,二人不再说话,向云老王爷的院子里走去。

    来到云老王爷的院子,云老王爷的房间内已经摆了晚膳,显然是在等云离和七公主来,结果没等到人,见容景和云浅月来到,云老王爷立即问,“怎么样?七公主的孩子保住了没?”

    “保住了,幸好我们来的及时,再晚一步,恐怕就保不住了。”云浅月拉着容景坐下身,拿起筷子,给了容景一双,自己一双。

    “七公主太仁厚了些,府中那些人和外面那些人也太猖狂了些,敢在云王府动手脚,不想活了。”云老王爷冷哼了一声,“找到下手的人了吗?”

    云浅月一边吃着饭,一边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这不像是六公主那个没脑子的小丫头能做出来的事情。”云老王爷听罢后道。

    “我也觉得!”云浅月面色微冷,“沈昭说秦玉凝在南梁,难道六公主和她在暗中传信?当初夜天倾和夜天煜逼宫谋反的时候她和秦玉凝一起出现的,而秦玉凝自小又是她的伴读,否则除了秦玉凝帮助她出谋划策外还能有谁?夜天逸应该不会,夜轻染也应该不会,他们有的是本事,不会做这等事情,这个事情虽然筹谋得紧密,但对于他们来说还是太拙略了。若是他们出手,七公主的命早没了,更何况孩子。”

    “也有可能是秦玉凝。”云老王爷哼道:“秦丞相那个老东西死了,她有个女儿倒是有些能耐,竟然跑去了南梁。你告诉那个混小子了没有?别让他吃了亏。”

    “我给哥哥传过信了,爹在南梁,他能吃什么亏!”云浅月忽然想起夜轻暖,对容景询问,“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夜轻暖帮助了六公主?”

    “夜轻暖这几日一直在府中,未曾出府,前几日六公主是去找过她,她没见。”容景道:“应该不是她,迫害七公主,对她没什么好处。”

    云浅月想想也是,便抛开这件事情,对云老王爷道:“爷爷,我今日进宫见了姑姑,姑姑没几日了,如今她连床都下不来,想见你一面,你明日进宫吧!”

    “不去!”云老王爷胡子翘了翘。

    “去吧!”云浅月看着他,“你可就这一个闺女,我就这一个姑姑。”

    “让我白发人去送黑发人?她既然要生夜氏的种,就是作死,我见她做什么!没出息的东西。”云老王爷撂下了筷子,断然道:“你别说了,我不会去的。多说一句滚出去!”

    云浅月住了口,不再劝说。她今日去了荣华宫见了她姑姑都如此难受,爷爷年纪大了,真如他所说,白发人送黑发人,再看到姑姑那个样子,怎么能受得住?还是算了。

    接下来,云浅月再没说话,云老王爷命人拿来酒,与容景一边说着话,一边喝了起来。

    云浅月看着一老一少,一个豪饮,一个浅品,到也相得益彰,不显突兀。

    酒足饭饱,云老王爷有些醉意地对云浅月询问,“臭丫头,你是不是答应了帮她照顾夜氏那个小种?”

    “爷爷,你说话别那么难听,那是姑姑的孩子。”云浅月瞪了云老王爷一眼。什么是夜氏的小种?虽然对,但也不能这样说。

    “我说错了怎地?就是夜氏的小种,我当初就不同意她留着,她死活要留,这一辈子没见过孩子,生不了等下辈子再生,逞什么能?我老头子没这样的蠢女儿。她生出的孩子,能活几日?累人累己而已。”云老王爷怒道。

    云浅月看着他,提醒道:“若没有她腹中的孩子,如今夜天逸就是皇帝了!”

    云老王爷冷哼一声,“那个小子做了皇帝又怎样?和现在的摄政王也没什么区别,可是她呢?她总归是云王府的女儿,制肘住了你。皇帝老头子死了,留下了这么一个祸害,他算计的好啊!”

    “姑姑不会制肘住我,她的孩子更不会制肘住我,我虽然答应了她照顾那孩子,但也是尽力而为,到不能为的时候,我不会忘了他姓夜。”云浅月肯定地道。

    “你心里明白就好!你做什么事情也要有个脑子,别让景小子给你收拾烂摊子,你让他省心一些。”云老王爷显然满意云浅月的说法,挥挥手,“天晚了,你们回去吧!景小子你明日替我进宫去看看她。她有什么遗言,只管传给你,你回来再传给我听。”

    “云爷爷放心,明日我替你过去看姑姑。”容景点头,缓缓站起身。

    云浅月瞪了云老王爷一眼,她什么时候让容景给她收拾烂摊子了?有那么不堪吗?

    二人不再逗留,出了云老王爷的院子。

    来到云王府门口,便见七公主贴身的两名婢女捧着一个黑子从内院走出来,容景上了马车,云浅月站在车前等了片刻,待那二人来到问,“装的是什么,要去哪里?”

    “里面装的是郑太医的头颅,七公主醒来后,命奴婢杀了郑太医,吩咐奴婢二人送进宫去给六公主。”其中一个婢女道。

    云浅月挑了挑眉,“郑太医的尸体呢?如何处理?”

    “云世子已经派人通知了刑部过来领郑太医的尸身。”另一个婢女道。

    云浅月笑了一下,看向容景,“你说得对,今日的事情对哥哥嫂嫂来说未必是坏事!”

    容景淡淡扫了一眼那个盒子,对那名婢女吩咐,“你们先拿去给摄政王过目,然后请摄政王派人跟着去六公主处,一定打开让六公主看到。”

    “是!”那二人立即应声。

    容景不再说话,云浅月上了马车,帘幕落下,弦歌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云王府门口。

    回到荣王府紫竹院不久,宫中便传来消息,说六公主见到了郑太医的人头,郑太医死相恐怖,她尖叫一声后,昏死了过去。

    德亲王亲自带着人去了云王府,云离以郑太医死前悔过为由,既然人已经自杀,便不再追究其家人责任,德亲王带了没头颅的郑太医离开。

    德亲王离开后,七公主喝了药,稳住了胎,将云王府的所有人除了云老王爷外,都叫到了西枫苑。查出了她摔倒之事是三姨娘的贴身婆子泼了油所致,三姨娘拒不承认是自己吩咐的人,一口声称是那婆子自己私下里对七公主不满施为,那婆子也悉数认罪,不关三姨娘的事儿,七公主将那个婆子和同伙的两个侍婢当场杖毙,三姨娘昏了过去,七公主将三姨娘以管教下人不利遣送回京兆尹府。另外,云离吩咐去请太医的那小厮指认是受了那婆子的好处,言明去请郑太医,那小厮同样被杖刑。

    不过半个时辰,七公主便杖刑了云王府四个牵连此事的下人,云王府的人第一次见识到了七公主温和背后的手段,人人大气也不敢喘,威慑效果可想而知。

    ------题外话------

    手里积攒到月票的亲,看到我水汪汪的眼神没?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7》,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七章 早有预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7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七章 早有预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