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身份识破

    云浅月出了帝寝殿,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轻轻吐了一口浊气。

    虽然答应了姑姑照看孩子,但姑姑也是让关嬷嬷嘱咐了遗言,说这个孩子不过是圆了她一个当母亲的梦而已。在她心里,她是第一位的。意思自然是不想她因为这个孩子被控制。

    夜天逸和夜轻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救活了孩子,自然不排除打着用这个孩子困住她的主意,这个孩子如今出生了,就是实至名归的天圣新帝,若是他死了,夜天逸正好借机继位,他略微动些手脚,这个孩子一准活不成,但是他没有,如今这个孩子好好活着。

    她自然不能受他们制肘,虽然是姑姑的骨肉,但是一个夜氏的孩子还制肘不了她。

    静站片刻,她面无表情地向宫门口走去。不多时,来到宫门口,容景的马车已经等在那里,弦歌挑开车帘,云浅月上了车。

    容景见她进来,微微一笑,“孩子呢?”

    “在帝寝殿夜轻染看顾着呢!”云浅月将身子靠在他身上,有些疲惫地道。

    容景笑看着她,语气温柔,“我就猜想你不会带他出来。”

    “我想带来着,夜轻染不让我带,让我住在帝寝殿或者荣华宫。”云浅月微哼了一声,冷笑道:“一个孩子就想制肘住我,不可能!”

    容景俯下身,低头在她唇瓣印上一吻,柔声道:“是不是说明我比他重要?”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你说呢?”

    “我很荣幸!”容景声音隐隐含着笑意,如玉的手给她轻轻揉按额头。

    云浅月这一日紧绷难受的神色放松下来,“我听夜轻染说夜天逸救活那个孩子后,他一直在哭,你抱着他就不哭了,后来你走了,他还是哭,谁哄也不管用,见到了我之后又不哭了,在我的怀里睡着了。如今我离开,不知道她是否醒来再哭。夜轻染说这个小东西刚从娘肚子里爬出来就不认夜家的人。”

    容景眸光微闪,温声道:“你刚出了帝寝殿,他又哭了。夜轻染让夜轻暖去找夜天逸了。”

    云浅月眨眨眼睛,仰头看着容景,“我不信一个小孩子生下来就不认夜家人这样的说法,他就是一个小孩子而已,总不能跟我一样,生出来就带着记忆记事,我看着不像。那个孩子比别人灵透一些倒是真的。”话落,她怀疑地问,“是不是你对那个孩子做了什么手脚?”

    容景扬眉,“你认为是这样!”

    云浅月点头,盯着他问,“是不是?”

    容景轻笑,伸手点点云浅月眉心,柔声道:“这么聪明!看来我真不能小看你所学的那个什么心理学的满分说法了。竟然被你看出来了,不过不是我做的。是缘叔叔和青姨动了些手脚。”

    云浅月挑眉,“爹和娘?”

    容景点头,“服用生子果将养的孩子,不止吸收母亲精血,也吸收事物的精气。直到他出生后,才是正常人,但是比一般正常人要有灵性。他在母体里,可以能被灵术灌输一些东西。”话落,他笑道:“你可以想象,每日晚上缘叔叔和青姨两个人跑去荣华宫的房顶上看星星时,顺便对他灌输了一些什么,才导致了他如今只见到你我不哭。”

    “原来是这样!那两个人……我就说呢!看星星,他们也真有闲情逸致。”云浅月好笑,话落,见容景看着她,她眼皮翻了翻,“星星有什么好看的!”

    容景抱住她,笑道:“不是星星好看,而是陪在身边看星星的人好看。”

    云浅月想着她的浪漫细胞还是不够格,问道:“他们在荣华宫房顶看了多长时间星星?你既然知道,夜天逸也知道吗?”

    “从我们及冠及笄的时候开始的吧!青姨和缘叔叔武功高绝,又都有灵术。夜天逸不会灵术,应该是不知这件事情,也发现不了。”容景伸手入怀,拿出一个竹筒,递给云浅月,“这是青姨给我的,据说这个竹筒是用产生子果的那颗树的木头做的。我这些日子佩戴在身上,你日日于我近身,也沾染了这个木质的味道,那个孩子有些灵性,嗅觉比寻常孩子敏锐,闻到你我身上的气味,觉得熟悉,自然就不哭闹了。”

    云浅月恍然,接过竹筒看了一眼,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木质,她叹道:“这个世间有些东西就是令人觉得惊奇。比如这生子果。”

    “以后这种东西没有了!被缘叔叔和青姨给砍了,连根也拔了。”容景道。

    云浅月将竹筒递回给容景,闭上眼睛,“他们总算做了一件好事儿,希望这世间再也没有什么生子果害人了。孩子靠吸食母亲的精血才能活,他的生日就是母亲的忌日,何等的残忍。”

    容景点点头,“东海据说只有那一株生子树。他们连根拔起后就留了这么一个竹筒,之后将木质沉入了东海,以后再没有了。”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

    容景轻轻给她揉按着额头,也不再说话。

    车厢静静,自成一片天地,隔绝外面的喧尘烦扰。

    马车回到荣王府,容景和云浅月下了车,容昔等在门口,见二人回来,连忙上前道:“世子,云姐姐,沈昭又来了,如今在前厅。似乎是有急事,我问他也不说,只说等你们回来。”

    “嗯,知道了,我进去看看。”容景点头,拉着云浅月向里面走去。

    云浅月想着沈昭有急事儿,难道还是关于上次他说的秦玉凝之事?

    二人来到前厅,透过珠帘,果然见沈昭焦急地坐在屋中。听到脚步声,沈昭立即站起身,不等二人进屋,便快步迎了出来,“景世子,浅月小姐。”

    “别急,有事进去说。”容景温声道。

    沈昭本来焦急,看见他,立即镇定下来,点点头,跟着他走进屋。

    云浅月想着容景就是有这份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从容不迫的本事,他一句淡淡的话,也能让人觉得心里踏实且信服。这是天生来的,谁也比不了的。

    三人坐下后,沈昭焦急地道:“景世子、浅月小姐,我爹娘失踪了!”

    云浅月眯起眼睛,“他们什么时候失踪的?你怎么知道?”

    “我本来想接爹娘进京到身边照顾,但考虑到如今京城不甚太平,他们出身乡野,我也怕不适应京城这等繁华,他们自己也不想来,于是也就作罢。今日刚收到山花的信,说我爹娘不见了两天了,家里没什么异常,她开始以为去拾柴了,但后来一日还不见人,于是她带着人将漫山遍野都找遍了,还是没人,后来又将附近的县城也找了,也都没人,觉得怕是会出了事儿,就找了镖局用快马命人将信给我送来了。”沈昭急声道。

    “镖局快马加鞭来京也要两日到京城,这么说如今他们失踪四日了。”云浅月道。

    沈昭点头,脸色发白,后悔地道:“当初景世子询问了我的意见,问我是否将爹娘安置一下,我不想麻烦景世子,所以,就推辞了,如今……”他说不下去了,显然是后悔极了。

    云浅月看向容景。

    容景温声道:“这件事情我早有预料,你杀了叶霄,一战名扬天下,叶灵歌失踪,下落不明,这笔账她会算在你身上,早晚是个祸害。况且你如今身居朝堂,朝中的事情不用我说,你也明白,因为我和摄政王之事,你如今在我身边议事,身份已经再不比以前。你的爹娘即便在山野,但也再不是山野之人。”

    沈昭看着容景,“景世子,我如今怎么办?我请旨去寻爹娘?可是茫茫人海,我毫无根基踪迹,去哪里找爹娘?是否被叶灵歌将我爹娘抓去了?她如今在南梁,我若是去南梁的话,是否能找到?”

    “我既然早有预料,自然早已经吩咐了人暗中照看你爹娘,如今还并未接到他们出事的消息。你无需焦急,稍等片刻,我询问一下吧!他们应该无事。”容景道。

    沈昭一喜,立即点头。

    容景对外轻声开口,“弦歌,给墨菊传信,问一下沈昭的父母如今在哪里?”

    “是!”弦歌立即应声。

    云浅月见沈昭期盼地看着窗外,倒了一杯热水递给他,“你压压惊,他既然派了人暗中看着,又没收到来信,你爹娘应该是无事。即便是有事,也是对你构成威胁之事。抓了你爹娘的人若是让他们出事儿的话,就威胁不到你了,所以,他们不管如何,暂时还是安全的。”

    沈昭点点头,接过水,诚挚地道:“谢谢浅月小姐。”

    云浅月看向容景,问道:“能最快联系上墨菊吗?”

    “嗯,墨阁有一门武功,可以同门之间千里传音,就是费些功力而已。”容景道。

    云浅月不再说话。

    沈昭也不再说话,虽然因容景的话镇定下来,但还是看出坐立难安。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弦歌有些虚弱的声音传来,“世子,沈昭的父母安然无恙。”

    “如今在哪里?”沈昭一喜,腾地站了起来。

    弦歌犹豫了一下,没答话。

    云浅月似乎想到了什么,容景微微挑眉,温声道:“沈昭不是外人,但说无妨。”

    弦歌压低声音道:“沈昭的父母原来是百年前慕容氏骠骑将军的旧部,杜国舅早就联络上了沈昭的父母,如今知道世子之事,便询问了他们的意见,他们应允了,便被墨菊接应离开了山野,都前往墨阁了。墨菊说她这两日因为负责接应杜国舅,这件事情便没来得及向世子禀告。”

    云浅月想着果然,在容景安排人暗中看顾下,应该是无人能带走沈昭的父母,而且走得无声无息,除非是自愿。她忽然觉得这个世界真小,原来沈昭的父母竟然是前朝骠骑将军的旧部。她看向沈昭。

    只见沈昭有些呆呆地反应不过来。

    容景微微一笑,看着沈昭道:“这回你该放心了,你的爹娘无事。”

    沈昭从窗外收回视线,看着容景,一时间似乎还是有些适应不了这样的消息,他本来就是聪明人,从这短短的一段话便能知道些事情。呆呆地盯着容景看,容景含笑看着他不再说话,他过了半响,垂下头,低声道:“我竟然不知……我爹娘竟然是……”

    云浅月忽然一笑,“百年前整个天下都是慕容氏的,你爹娘是慕容氏骠骑将军旧部的后代也没什么奇怪的。这个天下多少人曾经都是的。”

    沈昭点点头,抬头看向容景,还是有些不敢置信试探地问,“景世子您是慕容……”

    容景点点头,“我是!”

    沈昭再度垂下头,似乎消化着这个消息,须臾,他再抬起头,似乎拔开云雾,有什么不解之谜解开了,道:“那一日沈姑娘住在了我家,怪不得沈姑娘走时我爹娘嘱咐我让我一定去南疆京城送楚姑娘,但还不能被楚姑娘发觉出来,变成我强行要送楚姑娘,原来他们是为了将我送到您身边。”

    云浅月一愣,“是这样?当初……你跟随那个谁离开是因为你爹娘的吩咐?”

    沈昭看着云浅月点点头。

    云浅月感叹,她竟然没发现那对老夫老妻有这个心思,而且演戏演得还逼真,怪不得当初那么痛快地答应沈昭送她呢!她偏头去看容景。想着慕容氏的部下都这么厉害吗?

    容景有些好笑,摸了摸云浅月的头,温声道:“大抵是因为当初那块玉佩,杜国舅认出了楚夫人,而他与沈昭的爹娘早有联系,于是让沈昭跟上了,楚夫人带着沈昭离开,他们可以根据沈昭找到与楚夫人的牵扯的人和事,顺藤摸瓜往上查玉佩的主人。”

    云浅月伸手扶额,感叹道:“好缜密的心思。怪不得这些后部可以在夜氏隐卫遍布天罗地网下隐秘百年。我竟然都被蒙混过了。”

    沈昭听到云浅月最后一句话,顿时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云浅月一时感叹,说漏了嘴,见沈昭吃惊的样子,她一愣,本来想着今日他已经连番被惊了个够呛,不想再说出这件事情让他震惊了。没想到不小心又说了出来。她无奈一笑,对上沈昭不敢置信的眸光,温声道:“你没听错,楚夫人是我。”

    “你……你……”沈昭看着云浅月,一连说了好几个你字,没吐出一句完整的话。

    “云暮寒是我的哥哥,我自然不能眼见南疆有难见死不救。”云浅月对他解释道:“隐藏身份是为了瞒住夜天逸和夜轻染,对你隐瞒也是不想他们发现。”

    沈昭还是有些呆呆的,“怪不得我总觉得你有些熟悉,原来竟然是……”

    云浅月好笑,有些歉意,“抱歉,瞒了你这些日子。你如今入了朝,应该知道,朝中的事情千丝万缕,盯在我身上的眼睛颇多,盯在你身上的眼睛也不少。而且楚夫人的身份实在不是一个什么好的身份,天圣朝中弹劾她的本子堆积成山了。所以避免被人怀疑,也不为你造成麻烦,便只能隐瞒了你。”

    沈昭点点头,似乎勉强定下心神,问道:“我给你那个布袋,为何我探索不到?”

    云浅月笑道:“自然被我收起来了,被你探索到的话,你岂不是就知道是我了。”

    沈昭又看向容景,见他面色含笑,他低声问,“难道景世子是楚家主?”

    容景不说话,云浅月代他说话,“是啊,他不是楚家主的话,我怎么会成了楚夫人?”

    沈昭点点头,不再说话。

    云浅月也不再说话,想着他先是知道他爹娘失踪,急得够呛,后来又知道他爹娘原来是前朝旧部,被惊了一下,后来又知道容景是前朝慕容后裔,再次惊异,之后再知道她是楚夫人,等等这一连串的事情自然需要给他时间消化。

    容景慢慢品着茶,天蚕丝锦的衣袖轻轻拂过,温润从容,娴雅淡然。

    许久,沈昭眉眼间的纠葛褪去,笑着道:“怪不得那天杜国舅一脸愁云的来,后来欢喜地走了,还嘱咐我好好跟着景世子,让我不用担心我父母,原来是这样。”

    容景笑而不语。

    沈昭又盯着云浅月道,“我本来还想着,世间有楚夫人那样的女子,而且与景世子交好,为何景世子让她嫁了楚家主。后来到了京城一直没见你,之后却见到了景世子为你痛苦忧思,心脾俱伤,心中甚是疑惑,之后便是在北山梅林见你,你和染小王爷一起来的,我心中就替景世子不值,见你除了孱弱些,美貌胜过那些女子外,也不觉得你有任何出彩之处,对你便有了偏见。后来见你与景世子和好,你们中间,似乎自成一片天地,无人能插得进去,我第一次见到景世子原来也可以笑成那般,便觉得大约因为是心仪之人的原因。直到后来我在墨宝斋选笔墨,后来你带着我了解天圣京城,第一次觉得你的确是不一样,后来你又为我解惑,指点迷津,谈论诸子百家,我便对你敬佩,尤其是数日前的科考之日,我才终于明白为何景世子喜欢你。原来你果然是不同于寻常女子。云王府的浅月小姐,就如现在天下人说的一样,你用嚣张和纨绔的名声蒙蔽了天下人,掩饰了你的才华。”

    云浅月等沈昭说完一大段话,眨眨眼睛,开玩笑地道:“和着你到京城来没做别的,只观察我了?”

    沈昭脸一红,退了一步,恭敬地一礼,“沈昭很高兴楚夫人是浅月小姐!我由衷敬佩。我仰慕景世子,自小的愿望便是愿意追随,如今爹娘既然是慕容旧部,已经去随了杜国舅,我便宽了心。我愿一直追随景世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容景站起身,虚扶了沈昭一下,温声道:“慕容氏与我来说,不过是一个已逝去了百年的姓氏而已。我是容景,用了不止十年爱一个女人的容景。那个女人是云浅月。她对于我来说,是生命之重,江山的分量也不及她一人之重。”

    云浅月笑看着容景,心里暖暖的。

    沈昭直起身,看着容景。

    容景继续道:“我此生所求,只是一个她而已。我愿意为她煎熬十年寒暑相思,愿意为她放弃姓氏,愿意为她在大冬天捂暖一株桃花,愿意日日只抱着她入眠。凡是她喜欢的,所求的,我都愿意去为她做。”

    沈昭看向云浅月,见她静静听着,清丽脱俗的容颜温暖柔暖,那是一种从来不会在别人面前展现的柔和暖,他不答话。

    容景目光看向窗外,沉静地道:“我本不想恢复这个姓氏,只愿与她闲云袖手,赏月观花,可是时不与我。曾经慕容氏土地上,如今天圣统治百年,黎民百姓已经水深火热,不容我再袖手旁观。慕容氏旧部忠臣,百年寻觅,百年前荣王助其夺自家天下,却落得个赔了江山又痛失所爱下场,我不想重蹈覆辙。谁也我争夺云浅月,我必定备以三尺青锋。可是夜氏就有那么一个人,或者两个人,要与我争夺她。所以,我不能再退了。沈昭,你要想好了,你追随我,便会卷入了以后的纷争,也许封侯拜相,也许身死骸骨灭。”

    沈昭忽然单膝跪地,“属下愿意追随景世子,哪怕身死骸骨灭。慕容氏统治时的前朝,是我最推崇的一个朝代,天子至尊,福泽万民。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曾经爹娘一直给我讲夜氏狼子野心谋慕容氏家国之事,我听了许多。我相信景世子爱浅月小姐之心,天下江山也不及她一人重,但这也不冲突。因为浅月小姐有菩萨心肠,当时叶霄反贼引水要淹没战场上的士兵,那时十万人之多。是浅月小姐动用灵术筑堤阻止了叶霄。否则南疆会有十万生灵被杀,恐怕当时会遍地浮尸。我相信她仁善,陪在景世子身边,能够福泽天下子民,比如今的夜氏统治下官员腐败,遍地不是淫奢便是流民要强许多。男儿当顶天立地,干一番大事业。我能追求世子身侧辅佐,三生有幸,愿意助您问鼎,还前朝慕容氏国泰民安的天下。”

    容景浅浅一笑,弯身双手扶起他,“我不能许你什么,但我会尽我所能。起吧!”

    沈昭直起身,一脸坚毅激动地看着容景。

    云浅月托腮笑看着二人,沈昭这个人,她是没看错。他宅心仁厚,又聪明机智,且还心胸开阔,不拘世俗与小节,出身山野,但有大智若愚之心,从山花之事,就可探知,虽然仁善,但不妇人之仁,拖泥带水。这样的人才最是难得。她当初就想着他会是容景得力助手,如今果然。

    二人坐下来,又谈了片刻朝中之事,沈昭离开。走时,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云浅月待沈昭离开后,对容景笑道:“你可要保护好他,不能让他有闪失。”

    “沈昭的确难得。”容景看着云浅月,眸光微转,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你又打我什么主意?”云浅月警惕地看着他,她清楚地知道,每此这个人露出这种神色,一准在打她的主意。莫离、风烬、西延玥的离开,都跟他这种眼神脱不开关系。

    容景轻笑,爱怜地看了云浅月一眼,“这天下知我者,莫若你了。”

    云浅月微哼了一声。

    “红阁的花落和苍澜武功最好吧?让他们二人从今以后跟在沈昭身后保护他吧!”容景说出主意,“他们如今在京城待得怕是都要发霉了,落在你手里,实在是糟蹋。”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我怎么没听说他们发霉?”

    “我听说了!”容景笑道。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想着她的红阁一直在她手中的确没派上什么大用场,最多的只用探听消息传信了,沈昭她见着喜欢,的确不能出事。容景手中武功高的人都分配了出去,应该是再无人可分配了。花落和苍澜的武功联手难有敌手,沈昭如此人才,尤其他会南疆咒术,得南疆先太皇亲传绝传,比叶倩要高。一些禁术他都会,水术如今更是高了些,这实在难得,世间也难再找一个这样的人。自然要保护好他。让她红阁的两大长老一起保护他也算是值得这个价。于是也不与他争辩,点点头,“好吧!就让他们保护沈昭吧!不过到了不用的时候,得还给我。沈昭毕竟是你的人,可不算是我的人。”

    容景无奈一叹,“云浅月,你是不是还意识不到你的身份?我是你的人啊!我的人不也是你的人吗?”

    云浅月“噗哧”一笑,伸手捶了他一眼,对外面喊,“凌莲!”

    “小姐!”凌莲立即出声。

    “给华笙传信,从今日起,花落和苍澜暗中保护好沈昭,不要让他有丝毫闪失。”云浅月吩咐。

    “是!”凌莲应声退了下去。

    云浅月回头看向容景,问道:“这回满意了吧?”

    容景含笑点头,拦腰抱起她,“为了表示谢意,就让在下送浅月小姐回去就寝吧!”

    云浅月自然不反对,且理所当然地让他抱着回紫竹院。

    ------题外话------

    弱弱地呼唤,美人们,月票哦……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9》,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九章 身份识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9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九章 身份识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