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天子驾临

    回到紫竹院,容景和云浅月并没有就寝,而是燃着灯火不约而同地为太后守孝。

    云浅月身为侄女,本该留在宫中守孝,但是她讨厌听到那些皇子公主们以及朝中命妇们虚假的哭声,不如眼不见心宁静。

    夜半时分,文莱来到荣王府请云浅月进宫,言,“新帝哭得上次不接下气,随时有断气之危,摄政王命他前来请浅月小姐进宫照看新帝。”

    云浅月冷声回复,“告诉他,我不会进宫的,将孩子送来荣王府,否则断气就断气吧!姑姑不见得不希望黄泉路上有个陪着的人。”

    青裳将云浅月的原话传给了文莱。

    文莱快马加鞭跑进宫,将云浅月的原话传给了夜天逸。

    之后,宫中再未传出消息,也无人前来荣王府,当然,孩子也并未送来。

    天明十分,容景站起身,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对他摆摆手,“我今日不进宫。钦天监什么时候择好了良辰吉时,送姑姑下葬,我再去给她送行。”

    容景点点头,独自进了宫。

    容景走后,云浅月虽然一夜未睡,但依然无困意。便独自摆了那日和云老王爷一起下的棋,自己与自己下了起来。

    响午十分,青裳进来低声禀告,“浅月小姐,听说昨日新帝哭了一夜,哭得累了,睡了。后来睡了没两个时辰又醒了,便接着哭,连灵芝的汁也不喝了,往外吐。摄政王和染小王爷将后宫里为太后守灵的朝中命妇都叫了去,却是谁抱也没用。今日世子进宫,也没去抱孩子,而是直接去了议事殿。”

    云浅月点头,她如今和夜天逸、夜轻染在进行拉锯战,不能因为姑姑而去心疼孩子。若她忍不住进宫的话,那么他们就赢了,那么她爹和娘在荣华宫房顶白看了两个月的星星了。若是孩子哭死了,那么也只能算是他没那个命吧!若是他能挺过来,她就好好照看他。

    晚上,容景从宫中回来,见云浅月一个人在下棋,对她挑眉,“下了一日棋?”

    “嗯,下棋能让人心静。”云浅月道。

    容景将她往怀里抱了抱,轻声道:“忍得很辛苦吧?那毕竟是姑姑的孩子。”

    云浅月轻轻“嗯”了一声,将头靠在他的怀里,“我从现在开始,一步也不会退。天下黎民百姓无以统计,饿死冻死的人不计其数,老弱妇孺在这个冬天挺不过来的多了,刚出生的婴儿就没了命的不知凡几。他是姑姑的孩子没错,但也不能制肘我什么,若是夜天逸和夜轻染不退步,我不介意用他的鲜血铺路。”

    容景抱着云浅月的身子紧了紧,温声道:“你一日夜没睡,今夜不必守孝了。睡吧!姑姑后日出葬。”

    云浅月点头,靠在他怀里,任她将他抱在了床上。

    这一夜,夜半时分,文莱再次来到荣王府,言,“浅月小姐再不进宫看孩子,孩子真会不行了,摄政王请浅月小姐马上进宫,浅月小姐别忘了他是太后的孩子,别辜负太后的嘱托。”

    青裳禀告后,云浅月冷声道:“让他将孩子送来荣王府!否则我辜负了姑姑的嘱托的话愿意百年之后去阴曹地府赔罪。”

    文莱得了云浅月的话,再次快马加鞭回宫禀告夜天逸。

    一个时辰后,宫中传来消息,摄政王车碾前来荣王府,天子驾临,请浅月小姐必须到荣王府门口迎接。

    云浅月得到消息,冷笑一声,“夜天逸还是退步了!我竟然不明白了,他不是最该希望这个孩子死的人吗?怎么如今到比我还在意这个孩子。”

    容景微微沉思,笑道:“不管如何,总之孩子是送来了,出去迎接吧!”

    云浅月点头,披衣下床。

    二人穿戴妥当,出了紫竹院,

    天子驾临,荣王府各府各院都得到消息,燃起了灯火,纷纷起床出门接驾。

    容景和云浅月到荣王府门口的时候,宫中的车碾还未到,荣王府大门口已经跪了黑压压一片人。

    这是云浅月第一次看全了荣王府的人,她眸光扫了一眼,便转回身,看向宫中的方向,冷笑道:“夜天逸这是让我们等上多久?”

    “他被折腾了两日夜,如今妥协,自然有郁气,我们等一等也无碍。”容景温声道。

    云浅月不再说话。

    这一等,便是一个时辰。云浅月和容景是穿戴妥当出了房门的,而且有内功,不惧深夜寒气。可是可苦了荣王府内的众人,他们都是得到消息匆匆出来接驾的,有的人只穿了单衣,冻得哆嗦不止,嘴唇都已经发紫了。

    一个时辰后,夜天逸的马车姗姗来迟。

    文莱扬声高喊,“天子驾临,荣王府接驾。”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跪在荣王府门口的众人哆嗦着喊出声,在深夜里,声势甚是浩大。

    容景和云浅月站在门口,并没有出声。

    车帘挑开,车中不止坐了夜天逸,还有夜轻染。夜天逸怀里抱着孩子,孩子似乎依然在哭,一抽一搭的,声音极低,嗓子哑得几乎没了声。每抽搭一下,令人揪紧。似乎下一刻他就再也抽搭不上来的迹象。

    夜轻染当先下了车,第一句就是,“小丫头,你够狠!”

    云浅月挑了挑眉,目光沉静地看着夜轻染,声音不高不低,没有起伏,“我以为他死了你们该喜欢才是。所以想帮帮你们。”

    夜轻染的脸色不好,大约这两日都没睡上觉,一脸阴郁,“这是天子,如何能死?”

    “天子只不定能做几日,死了也没什么稀奇。”云浅月淡淡道。

    “小丫头,我知道你心狠,但没想到你的心如今竟然狠到了这个地步,他可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你连一个出生的孩子都没有怜悯爱惜之心了吗?”夜轻染闻言脸色更是难看。

    “我怜悯别人,谁来怜悯我?我将怜悯之心抢了,你们做什么?自然要给你们一个机会。”云浅月看着夜轻染,忽然一笑,“一个是摄政王,一个是染小王爷,你们都算是他的哥哥,一个是至亲的哥哥,一个算是堂哥。而我比起你们,总归是个外姓。我姓云,他姓夜。就算轮也轮不到我这个外姓先生怜悯爱惜之心不是?”

    “说不过你这一张嘴!”夜轻染哼了一声,看向容景,眸光凌厉,“弱美人,我一直都好奇,你是用什么办法让她对你死心塌地的?难道你敢说你当初招惹她不是因为她是云王府的女儿?”

    “当初的事情和缘由谁还能记得那么清楚?我已经不记得了。”容景淡淡一笑,“我们的事情染小王爷你该是最清楚不过,或许你说得很对,但是那又如何?我对她的心思,无论好坏,从来不曾瞒过不是吗?”

    夜轻染一噎,冷声警告道,“你不用太得意,天子将养在臣子之家,若是有半丝闪失,荣王府满门都不用活了。”

    荣王府的众人闻言都齐齐身子软了一软。

    容景淡淡一笑,不予作答。

    夜天逸此时已经下了车,抱着孩子来到云浅月面前,盯着她看了片刻,将孩子递给她。

    云浅月抱过孩子,孩子顿时不哭了。

    “小丫头,是不是你在这个孩子的身上动了手脚?”夜轻染盯着云浅月,“为什么他刚到你的怀里就不哭了,看不见你就哭?”

    云浅月看了孩子一眼,短短两日夜,孩子便哭得不成人形,小脸皱巴巴的,满是泪痕,眼睛红肿不堪,都睁不开了,只露出一条缝看了她一眼,便委屈地撇着嘴,当真是累了,头一歪,连个哈欠也不打了,就睡了过去。她抬起头,看着夜轻染,目光一派坦然,故作轻松地道:“是啊,我对他动了手脚。否则他怎么谁也不认,就只认识我呢。”

    夜轻染皱眉,“那日在议事殿你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孩子,你怎么对他动了手脚?”

    “怎么动了手脚我难道还会告诉你?”云浅月挑眉。

    夜轻染哼了一声,“后日太后出殡,你抱着天子送葬。”

    云浅月不答话,算是默认。姑姑大葬,她自然要求送行,怀里这个孩子是姑姑千辛万苦生下来的,这生养之恩大于天,他自然也要去送行。

    夜轻染转身上了马车,打了个哈欠道:“本小王总算将这个小东西脱手了,小丫头,你可得看好了他。出了差错的话,唯你试问。”

    云浅月不答话。

    “其实我也想知道,你到底对他动了什么手脚。别人不可能,若是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我都不会觉得意外。”夜天逸吐出一句话,不等云浅月回话,转身也上了马车。

    文莱一挥马鞭,马车载着夜天逸和夜轻染离开了云王府大门口。

    云浅月收回视线,看向容景,容景温声笑道:“回去吧!”

    云浅月点头,二人向府内走去。在二人身后,荣王府的那些人立即从地上爬起来,哆嗦着往各个院子走去。

    回到紫竹院,容景便将竹筒给了迎出来的青裳,对她吩咐,“今日起,这个孩子你来看着。”

    青裳苦下脸,低声道:“世子,奴婢没看过孩子。”

    “没看过可以慢慢学。以后你看孩子的机会会有很多。”容景意有所指。

    青裳无奈,伸手去接云浅月怀里的孩子,“浅月小姐,您将孩子给奴婢吧!”

    云浅月笑看了青裳一眼,又瞪了容景一眼,对他道:“这两日就我看着吧!青裳还不会看,过几日再让她看。”

    “不行!”容景没商量地吐出两个字。

    云浅月只能将孩子递给青裳。

    青裳小心翼翼地抱着孩子去了她的房间。

    云浅月回头见凌莲和伊雪站在一旁偷笑,对二人吩咐道:“从今日起,你们帮着青裳看孩子。”

    凌莲和伊雪脸上的笑齐齐一僵,须臾,苦下了脸,“是,小姐!”

    云浅月摆摆手,二人苦着脸去找青裳了,她有些好笑,偏头看容景,容景嘴角微勾,拉着她的手向屋里走去。

    夜里,紫竹院没有传出半丝哭声,那个孩子睡得极熟,甚是安稳。

    青裳、凌莲和伊雪三人本来还提着的心,一起盯了孩子两个时辰,见他睡得呼呼的,没有半丝要醒来哭闹的迹象,便也放下了心。三人安排了一番轮番看顾的时间,便留一人看守,其余两个人去休息了。

    云浅月这一夜也睡得极熟,第二日醒来,已经天色响午,容景早已经去了宫里。她向窗外看了一眼,听到西厢房的院子里传来银铃般的笑声,想到了那个孩子,便坐起身,披衣下床,出了房门,走向西厢房。

    青裳的房间里,传来三个女孩子谈笑声。她想着她们其实也和她不相上下的年纪而已。在这个时代生活得久了,她几乎都忘了那个时代这个年纪还是个孩子而已。有着青春和张扬以及无所顾忌的欢笑。可是这样的欢笑,她在这个世界,已经好久没听到了。

    三人正围着孩子有说有笑,听到脚步声,齐齐抬头向门口看来,三张脸都洋溢着笑意,对云浅月见礼,“小姐,您醒了?”

    云浅月“嗯”了一声,走过来,笑问,“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这个小家伙真是太逗了。”青裳连忙笑着道:“他竟然将自己的小手指头吸允得巴巴直响,这么小就会吹口哨啊,果然跟世子所说一样有灵气。”

    “就是呢!小姐,您看她,如今还在吸允手。”凌莲也立即道。

    云浅月见这个孩子被放在特制的摇篮里,摇篮很精致,他裹着明黄的锦缎被子,已经被洗得白白净净,昨日皱巴巴的模样已经不见,眼睛哭的红肿也已经退了去,小手指头已经被他吸允得泛白,见她来了,他嘴一扯,就要哭,模样看起来甚是委屈。

    云浅月看向笑开花的三人,提醒道:“他是饿了,从昨日到现在,你们没喂他东西吃吧?”

    三人一愣,齐齐摇头。

    云浅月无奈地解释,“你们不会以为他不吃奶就能活吧?这个饿了和有灵气没关系。”

    青裳“啊”了一声,连忙道:“我这就去给他找奶娘。”

    云浅月点头,青裳连忙跑了出去。

    凌莲和伊雪回头看向云浅月,唏嘘了一声,“我们只看着他好玩了,是的啊,他是要吃奶的。”

    云浅月有些无语,平时这三人看起来都是一副激灵样,事事沉稳,如今从这个孩子的身上真是看不出她们有半丝将来能做贤妻良母的潜质。她摆摆手,“去拿个软管来,再倒杯温水。”

    二人连忙点头,匆匆去了。

    不多时,二人倒来了水,拿来了软管。云浅月将还对他撇嘴委屈但没哭的孩子抱起来,将他的手从嘴里拿出来,拿了软管塞进他嘴里,另一头对准水杯,他本能地吸了起来。

    看来是饿得厉害了,吸得很有劲。

    半杯水被他吸了下去,之后不喝了,自动地将软管吐出来。

    这时,青裳带着奶娘来了,奶娘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子,穿着极好,显然是朝中哪位大臣家的家眷,身份也不低。青裳对云浅月道:“小姐,这是摄政王派来的奶娘。”

    那奶娘进来规矩地给云浅月见礼,报上名姓。

    “喂他吧!”云浅月摆摆手,让她起来,将孩子递给她。

    奶娘刚伸手去接,孩子“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奶娘吓得手一颤,见云浅月没有收回手的打算,将孩子抱过来,掀起衣服喂孩子。但孩子只张着嘴大哭,就是不吃。

    青裳、凌莲和伊雪三人面面相耽,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对青裳使了个眼色,青裳会意,立即带着那个竹筒站在了奶娘身边,可是那孩子依然哭,怎么也不吃奶,奶娘也有些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地看着云浅月。

    “算了,将她给我吧!”云浅月接过孩子。孩子到她怀里立即止了哭,但还是抽搭抽搭地看着云浅月。

    “浅月小姐,怎么办?”青裳看着云浅月,低声道:“据说在宫里也是不吃,开始喝灵芝的汁液,后来连汁液也不喝了。奶娘的奶更不吃。摄政王和染小王爷换了十多个奶娘。如今将奶娘都派遣来府里了。他还是不吃。”

    “让药老去熬米汤吧,里面还夹着灵芝。”云浅月想了一下,对青裳道。药老从西延神女病逝之后,便回来了荣王府。

    “米汤行吗?”青裳怀疑地问。

    “行。”云浅月点头。

    青裳立即下了去。

    “你回去吧!”云浅月对那奶娘摆手,又对凌莲吩咐,“将摄政王遣送来的奶娘都送回去。告诉摄政王,不必往府里送奶娘了。”

    凌莲点头,那奶娘给云浅月行了个告退礼,退了出去。

    云浅月将用娟帕擦了擦他转眼间就哭得一塌糊涂的白净小脸,笑道:“夜轻染说你不是夜家的人,我看没说错,你不过是借着姑姑的肚子出来而已。”

    孩子看着她,咿呀咿呀地哼哼了两声。

    “小姐,他竟然在和你说话?”伊雪惊讶地道,“这么大的孩子,竟然会说话?”

    云浅月好笑地看了伊雪一眼,“不用大惊小怪,小孩子其实都是这样的,都可以咿呀咿呀地发音。他有些灵性是不错,但你看见的这些都是孩子的本能而已。”

    伊雪“哦”了一声,但还是很兴奋,似乎觉得很好玩。

    半个时辰后,青裳端来米汤,云浅月还照着喂水的办法,孩子欢喜地吸允起来。

    三人啧啧称奇,说竟然还有不吃奶娘的奶喝米汤的孩子。云浅月无奈地说天底下没奶的娘多了,就只有喂米汤。孩子其实还是很好养活的。三人崇拜地看着云浅月,说小姐竟然连这个也懂。云浅月有些无语。放在那个世界,这个几乎是常识了,人人都懂。拿来这里,就变成被别人崇拜了。

    孩子喝完米汤,高兴地咿呀咿呀玩了一会儿,便打着哈欠睡了。

    云浅月对青裳等三人交代了每四个时辰喂一次米汤,喂一次水,等等需要注意的事情,那三人连连点头,谨记下来,之后,她便回了房间。

    晚上,容景回来,特意让青裳将孩子抱过来看,孩子似乎很喜欢容景,伸着瘦巴巴的小手要够他的衣袖。他笑笑,将衣袖递给他,孩子高兴地抓着往嘴里吃。

    “他饿了?”容景问云浅月。

    云浅月伸手从孩子手里扯出容景的袖子,对他警告道:“夜天赐,看清楚了!这个不是吃的。你若变成吃货,见什么都吃,就给我滚回宫里去。”

    孩子砸吧砸吧嘴,放下手,委屈地看着云浅月,但没哭,模样看起来甚是听话。

    容景轻笑,对云浅月温声道:“这么厉害的姐姐,第一次见到。”

    云浅月翻个白眼,“你不是爱洁成癖吗?竟然让他抓你的袖子?”

    容景摸了摸衣袖,不甚在意地道:“唔,我想着,为了以后……总要锻炼着适应的。”

    云浅月脸一红,对偷笑的青裳挥挥手,青裳立即抱着孩子下去了。他恶狠狠地对容景道:“若是他将你的袖子扯烂了,我不会再给你做新的。”

    容景笑着将她抱进怀里,柔声问,“还记得普善大师曾经说过一句话吗?”

    “什么话?”云浅月问。

    “他说你有做贤妻良母的潜质。”容景提醒云浅月,眸光温柔似水地看着她。

    云浅月想起那个老和尚在香泉山那日烤鱼的时候是这样说过,她当仁不让地点头,“本姑娘本来就是全才。”

    “对,你是全才。”容景看着她,慢慢俯下头。

    “哎呀,长针眼!来得真不是时候。”窗外传来一声熟悉的怪叫。

    容景一顿,云浅月一怔,推开容景看向窗外,就见到一个熟悉的黑影,她不敢置信地问,“南凌睿?你怎么来了?”

    “死丫头,喊哥哥!”南凌睿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真的是你!”云浅月看向容景,想着南凌睿怎么突然来了。

    容景含笑道:“姑姑殡天,我给小睿哥哥传了消息。”

    “小景,你再喊我一声小睿哥哥,我就将你的那株烂桃花给砸吧了。”南凌睿阴测测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须臾,推开门走了进来。珠帘被他打得啪啦直响。

    容景慢悠悠地道:“据说东海今秋的新科状元甚是有才华,仰慕洛瑶公主。”

    南凌睿被掐住要害,狠狠地挖了容景一眼,走过来一把将云浅月拽进怀里,骂道:“死丫头,你就由着他欺负你哥哥?”

    “你皮糙肉厚,他瘦巴巴的,欺负一下不碍事。”云浅月将女生外向诠释得淋漓尽致。

    南凌睿刚要大怒,云浅月已经被容景拽进了怀里。他瞪了容景一眼,似乎知道这是人家的地盘,他识时务地罢了手,一屁股坐在桌子上,“朕要吃十全大补席。小景,统统给朕上来。”

    “你三天没吃饭?”云浅月看着南凌睿,借着灯光,见他一身风尘,显然是兼程而来。

    “两天两夜,跑死了两匹马。”南凌睿道。

    “姑姑知道你的心意就行了,你这时候回来,就不怕夜天逸和夜轻染将你扣在京城?”云浅月看着南凌睿。

    “总归是姑姑,糟老头子就这一个女儿,爹就这一个妹妹,你我就这一个姑姑。我十年没在她身边,这最后一程总要送一下才心里宽慰一些。”南凌睿脸色一暗。

    “南梁朝中被你这样扔下没事儿?”云浅月看着他,“秦玉凝在南梁呢,我给你传的信看到了没?”

    “看到了,一个女人还能翻出什么大天来?爹和顾少卿在呢。”南凌睿摆摆手,冷笑道:“秦玉凝自负聪明,跑去了顾少卿的大营里藏着,以为谁不知道她,这个女人白长了一张好样貌,不堪大用。”

    “原来她在顾少卿的大营。”云浅月恍然。

    南凌睿哼哼了一声,看向容景。

    容景对外面吩咐了一句,青裳应声,立即去厨房了。

    南凌睿满意地抱着水壶喝了一通,问道:“姑姑生下来的那个小东西呢?抱来我看看。若是长得不像云王府的人,就掐死他。”

    “放心吧!长得像姑姑。”云浅月好笑,对外面喊了一声。

    凌莲应声,抱着夜天赐走了进来,小东西刚吃饱睡着了,模样干净,像皇后。南凌睿盯着他看了片刻,点点头,“还真像姑姑,他叫什么?”

    “天赐。”云浅月道。

    “夜天赐?”南凌睿挑眉。

    “姓不了云。”云浅月道。

    南凌睿哼了一声,没说话,对凌莲摆摆手,凌莲抱着夜天赐走了下去。

    云浅月刚要说话,紫竹林外传来文莱高高的声音,“摄政王驾到!染小王爷到!”

    云浅月一怔,眼睛眯了眯,问向南凌睿,“你刚进来,他们便来了荣王府,你没隐藏行踪被他们知道了?”

    “隐藏了!”南凌睿无所谓地道,“但也保不住被他们嗅到了味,鼻子够灵。”

    云浅月看向容景。

    容景不以为意,对外面吩咐:“摄政王和染小王爷大约来看新帝,凌莲,你将他抱出去给他们看一眼。”

    “是,景世子!”凌莲立即应了一声,抱着孩子向紫竹林外走去。

    ------题外话------

    小睿来了,立即就喜感了,有木有……

    积攒到月票的美人们,看到躲在角落里画圈圈的我了没……O(∩_∩)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0》,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章 天子驾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0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章 天子驾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