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解除婚约

    玉青晴话落,满座皆惊。德亲王、孝亲王等一帮老臣自然记得当年交换订婚信物之事。

    当年先皇和云王妃交换信物订立婚约时,还着史官记录了这一笔。当年的史官虽然已经年老,但依然还在朝中。

    一时间所有人鸦雀无声,齐齐想着怕是这个第三才是云王妃今日出现在这里来的关键。

    前一段时间东海的洛瑶公主解除了和景世子的婚约,景世子已经没有婚约束缚,可是浅月小姐还有婚约在身,如今这云王妃出现,亲自解除当年的婚约,婚约一旦解除,那么浅月小姐也没了婚约的束缚,她和景世子在一起,便能名正言顺了。

    “青姨,您刚来,就要解除婚约,这恐怕不妥。”夜轻染看了夜天逸一眼开口。

    “这有何不妥?我刚来或者来了多久这和解除婚约没多大关系,都是早晚之事。”玉青晴笑了笑,拿出两方事物,一方事物是当年云王妃的身份证明的宫牌,一方事物是和先皇交换时的龙凤配,“我虽然是东海国公主没差,但我也是云王妃,虽然过了十几年,但我并没有真的死,而是回了东海,如今来天圣,既是以东海长公主的身份,也是以云王妃的身份。我手中的这两件信物难道信不过?不能证实我的身份?”

    夜轻染看了一眼云王妃手中的宫牌和龙凤配,没了话说。这两件信物自然信得过。包括她手中的东海皇帝的印信和玉子书的手书,都是真的。

    “云王妃,这件事情要慎重才是。婚约可不是儿戏,先皇很喜欢浅月小姐,临终前还下了遗旨将浅月小姐赐婚给摄政王,您如今刚来就解除婚约,这件事情总归是不妥当……”摄政王此时开口。

    “是啊,云王妃,先皇喜欢浅月小姐,浅月小姐数次顶撞先皇,先皇都不曾怪罪。”孝亲王也连忙开口,看了一眼容景,谨慎地道:“而且今日是大年夜,云王妃远道而来,待歇息一番,再好好商议此事不迟。”

    “是啊,云王妃,你若是累了,还是先回云王府吧!云老王爷和云王爷若是知道你还活着,定会欢喜。”一位老大臣也立即道。

    紧接着,众人纷纷附和。

    玉青晴看向云浅月,笑问,“月儿,你的意见呢?娘刚刚来,还不曾问你意见,只是得知你和景世子两情相悦,奈何被婚约束缚,你险些在先皇的灵堂前毁了赐婚圣旨。娘便觉得既然我定下的婚约,应该为你解除才是。”

    云浅月点头,“我心悦容景,自然希望解除婚约。”

    夜天逸身子一震,紧紧地盯着云浅月。

    “小丫头,你和摄政王自小定有婚约,你与他十年情意,五年书信往来,你就半丝也不顾忌吗?”夜轻染直直地看着云浅月。

    “摄政王,染小王爷,婚约之事,还是要两情相悦才能夫妻百年和睦。浅月妹妹明显对摄政王无意。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这强拉的姻缘也不会有好结果的。”南凌睿插进话来。

    夜天逸眸光微冷地看了一眼南凌睿,“二皇子从哪里知道我们是强拉的姻缘了?”

    “本皇子也不想知道,奈何浅月小姐名声太大,她的事情都传去了东海,成为东海百姓茶余饭后的闲谈,本皇子自然就知道了,不但本皇子知道,东海上到父皇,下到贩夫走卒,人人都知晓。”南凌睿笑得风流地道:“尤其是今年七夕,景世子那个‘非卿不娶’,浅月小姐那个‘一人之重,天下人之轻。’,这等深情似海,真是羡煞天下人啊!”

    夜天逸沉默下来。

    云浅月看向夜天逸,“夜天逸,将信物换回来了吧!婚约解除,对你我都好!”

    “是吗?对你我都好?”夜天逸挑眉,眉眼幽深。

    “自然!我心悦容景,此生非他不嫁。心里装了一个人,别人再也装不进去。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你应该也明白。解除婚约,一直是我所想之事。”云浅月沉静地道。

    “所以,你早就知道青姨活着,将她拉了出来解除你我的婚约?”夜天逸看着她。

    “我不知道娘活着!也是今日才知道。她有她的人生和秘密,我当女儿的虽然有权过问,但不想过问,谁没有隐私?只要我知道她爱我就够了。”云浅月不承认。一旦她承认了,云王府就落个知情不报的罪名。

    夜天逸冷笑,“你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云浅月颔首,“是!”

    夜天逸大笑了一声,笑声苍凉痛苦,又隐含压抑煎熬,“你可知道我也在等着这一天了,等着看你怎么解除我们的婚约,我以为你会逼着我交出青玉箫,或者公然与我不惜撕破脸解除婚约,却没有想到你后面还有青姨这一张王牌。”

    云浅月不说话,有兵不血刃,让他不得不解除婚约的法子,她自然不想流血牺牲。

    夜天逸看向容景,紧紧地盯着他,眸中漆黑一片。

    容景端坐在玉桌上,迎上夜天逸的视线,玉颜清淡。

    二人对视许久,众人都感觉大殿内的空气都冷凝在了一起,数十个火盆也抵抗不住冷意。人人大气也不敢出。

    “摄政王,你到底需要考虑多久?本皇子累着呢,要去云王府休息!”南凌睿很是嚣张地开口,语气不满,神色不满,显而易见,“不就是解除婚约吗?天下好女人多的是,你不至于非要把着这一个心不在你身上的女人不放吧?”

    众人闻言齐齐倒抽了一口冷气,想着这东海二皇子真是嚣张。但据说他虽然风流成性,但是很受东海王喜欢,和玉太子兄友弟恭,甚是和睦,东海国富兵强,他即便站在天圣的金殿,当然也有嚣张的资格。

    夜天逸收回视线,看了南凌睿一眼,语气极淡,“至于!”

    南凌睿挑眉。

    “我十年以前,或者更久,想娶的人就是她。除了云浅月,我从没想过别的女人。”夜天逸淡淡道:“父皇将婚约加注在我身上,我欣喜若狂。”

    众人都看着他,摄政王喜欢浅月小姐,人人都知道。

    云浅月抿了抿唇,没说话。

    “哎,可是月儿不喜你,小逸,就算了吧!你身为摄政王,天下好女子多得是。你别怪青姨来解除婚约,青姨自小很喜欢你,但是月儿的幸福最重要。”玉青晴道。

    夜天逸忽然一笑,看着玉青晴,“青姨,你确定容景就是她的幸福吗?”

    玉青晴一怔,看了容景一眼,点头,笑着道:“只要月儿喜欢,她就是幸福的!”

    “我看未必。景世子的心大着呢,装的可不止是月儿一人。”夜天逸笑了一声,嘴角微嘲,“云王府和荣王府的纠葛,到了这一代,景世子可不是那个甘心在荣王府日日对月到天明的人。”

    容景淡淡一笑,“摄政王想说什么?想说的是始祖皇帝百年前对不起荣王府,逼迫荣王陪了他自小定有婚约的小师妹吗?还是想说这百年几代下来,云王府的女人都必须嫁给皇室?当年始祖爷打天下时,说的是天下四合,以百姓喜为所喜,以百姓悲之所悲,可是百年下来,我看喜的只有他一个吧?我和云浅月两情相悦,我的心大小又如何?大了就大装着她,小了就小装她,总归也就是一个她而已。摄政王不是我,你怎知我心中所想?我爱她十年,出府第一件事情就是从当时太子殿下的刀锋下保下了她。那时候摄政王还在北疆没回朝吧?她几次遇险,也是我将她护在身后。爱一个女人,不止嘴里说爱她,要付诸于行动。摄政王所作所为,我没看出你是半丝爱她,不过是想要困住她成为你的所有物而已。”

    “景世子是赢家,如今你怎么说,便是怎么是了。你说得对,我不是你,怎知你心中所想。同样,你也不是我,你又怎知我不真爱她?爱有很多种。她不是男人背后的女人,甘愿退在男人身后。”夜天逸道。

    容景浅笑,看了云浅月一眼,声音温润,“她的确不是男人背后的女人,不需要站在男人身后,但她也有累的时候,疲惫的时候,厌烦的时候,有些事情应对不了的时候,刀锋利剑往她身上割,她也有疼的时候,苦的时候。我愿意挡在她身前,这又有何不可?你怎知她天生是不依靠男人的女人便不依靠了?你怎知她的心不想依靠?摄政王,你还是不懂她。”

    “看起来景世子很懂了?”夜天逸冷笑,“我认识的云浅月从来风雨无阻,有苦不说,一人能扛起一个城池一个疆域,天下女子不能望其项背,南疆的叶倩也不能。怎么在你嘴里,她便是需要别人为其遮风避雨的娇弱花朵了?我看景世子你才是不懂她,想困住她成为你所有物的那个人吧?”

    “也许摄政王眼中的她是你说的这样,或者她在你面前表现的也是这样。但她在我面前就不是你所说的这样。她在我面前,就是一个小女人而已,在我心里,她也就是一个小女人而已,需要依靠,需要安抚,需要遮风避雨,她不是无所不能,不是强于天下女子,不是其心无坚不摧,她的确娇柔得如一朵花,需要我细心养护,生怕一不小心,她就会枯萎。”容景看着云浅月,语气愈发温柔,“所以,我愿意养护她的一切,无论是她的想法,还是她的作为,甚至她想要的东西,或者想做的事情,我都愿意为她做到,我不求别的,只求她一人一心。”

    “是吗?我看不见得,你是处处算计她的心才对!”夜天逸嘲讽,“当初北疆祸乱之事,拖住我不能回京,还不是景世子一手操作?难道景世子敢做不敢承认?”

    众人一惊,虽然二人风刀霜剑,阴谋阳谋明里暗里不知道斗了多少回合,但这明面点出来还是第一次。

    容景轻笑,“我敢做自然敢承认。北疆之事的确是我略施了些计谋。这件事她也知晓。容景无不能对云浅月言之事。她对我的了解,比摄政王你清楚得多。不必一一说明。”

    夜天逸脸色一沉,“略施小计谋?景世子果然大才,能让当初整个北疆动乱,在你眼里就是小计谋吗?那你什么是大计谋?谋国谋家?”

    容景收了笑,脸色淡了下来,“摄政王谨言慎行,荣王府这百年来对夜氏如何,对天下百姓如何,想必不用我说。容景这些年来,荣王府的收入大部分都用来赈灾,有目共睹。说句大言不惭的话,国库这些年用来救灾的粮饷也不及荣王府拿出的多。这个天下当初是始祖皇帝和四王府共同打下的,摄政王莫要忘了,家国本来就有荣王府一部分,真要的话,不用谋。”

    夜天逸冷笑,“景世子看来有这个想法了?”

    容景扬了扬眉,姿态娴雅,“我一心只为云浅月而已,若是谁阻我挡我,夺她,三尺青锋备下,这天下自然不在话下。摄政王想听实话,我今日当真文武百官说来又何妨?”

    众人齐齐提起气。

    “容景,你的话过了啊!”夜轻染脸色蓦然沉了下来。

    “过吗?我不觉得过!天下我不看在眼里,我能看上的,也就是云浅月一人而已。”容景淡淡一笑,轻若云烟,“染小王爷忠君爱国,这是好事儿,但我希望染小王爷看清事态本质再责他人,今日说的不是容景如何,而是这婚约如何!长公主和二皇子周马劳顿而来,还等在这里呢,摄政王最好尽快拿主意,想必东海国的皇上和玉太子也想尽快知道结果。”

    夜天逸眯起眼睛,眸光冷冽,面色冷寒地看着容景,周身杀气浓郁。

    容景坐在那里,仿若天边的云,清清淡淡,眉目如画,看不出丝毫惧意和杀气。

    “小逸,拿出青玉箫吧!皇室和云王府百年的婚约已经够了,云王府历代来多少女儿深受其害,荣华宫虽然是个尊贵的地方,但是云王府的女儿爱慕的不是荣华宫,而是紫竹林。这在座的人都知道。”玉青晴再次开口:“当年先皇和我订立婚约,之所以痛快答应我将来一方悔婚,另一方必须解除婚约的约定,那是因为先皇也不想再继续这一场婚约,先皇有除云王府之心,以防外戚继续坐大,便留了个活口。如今先皇故去,景世子和月儿一心一意,人人都愿意有情人终成眷属,我这个当娘的也愿意。解除婚约,对你也无害,毕竟月儿不喜欢你。”

    玉青晴话落,众人无人出声。先皇和云王妃有约定,这件事情沾着理了,摄政王被动,不解除婚约,便是背信弃义,便会受天下人唾弃,似乎除了解除婚约,再无别法,此事迫在眉睫了。

    德亲王和孝亲王一见这个情形,也都没了言语。

    夜轻染也没了言语。

    大殿千余人,竟无一人。

    “七哥哥,既然如此,你就解除了婚约吧!一纸婚约而已。你爱云姐姐,也不是因为一纸婚约才爱的,是吧?所以,即便解除了婚约,你爱云姐姐,还是爱她的。不会更换。就像我喜欢南梁的南凌睿,也不会因为时间变更,或者他不喜欢我,我就不会喜欢了。这是一样的道理呢!”静寂中,夜轻暖忽然开口。

    众人将目光都看向夜轻暖。

    南凌睿的目光自然也转了过去,夜轻暖一身粉红衣裙,披着雪白的披风,娇小的一团,甚是柔弱漂亮,在一众皇室公主郡主中尤为夺目。他微微挑了挑眉,没什么情绪地收回了视线。

    玉青晴也看着夜轻暖,没表露什么情绪。

    夜天逸忽然笑了,阴沉的神色散去,温声道:“轻暖妹妹说得对,我不是因为一纸婚约才爱的她,我爱她的时候,父皇还不曾将这纸婚约给了我,也不曾将青玉箫交到我的手中。所以,我自然不会因为解除婚约便不再爱她了。”

    云浅月皱了皱眉。

    夜天逸伸手入怀,将一柄青玉箫拿出来,递给玉青晴,“青姨请收回!”

    玉青晴暗暗叹了口气,伸手接过青玉箫,将龙凤佩递给夜天逸,“这是龙凤佩,你收好。从今日起,你和月儿的婚约解除,金殿在坐的所有人见证。”

    夜天逸接过龙凤佩,沉声道:“我夜天逸和云浅月解除婚约,在座众位见证,我不是不爱她。若有朝一日,有可能的话,我还想娶她。”

    众人齐齐吸了一口气。

    容景眸光缩了缩,没说话。

    云浅月不看夜天逸,而是转向玉青晴,“娘,您回府吧!”话落,她对夜轻染道:“你不是要送她去云王府吗?如今送去吧!”

    夜轻染微哼了一声,“小丫头,你确定你不后悔?摄政王爱你之心,不比任何人。”

    云浅月浅浅一笑,肯定地道:“不后悔。我爱容景的时候,他还是个孩子。”

    这一句话可能别人会误会,以为云浅月很小便心思不纯。可是只有容景、玉青晴、南凌睿、甚至夜天逸和夜轻染也知道,她很小的时候,就心思通透,非同寻常一般人。她做的许多事儿,连大人也做不出来。她不是个孩子。

    夜天逸本来舒散的阴沉脸色又绷紧。

    夜轻染没了话,转头对云王妃道:“青姨,我送你和二皇子去云王府。”

    玉青晴点点头,招呼了南凌睿一声,二人向外走去。

    三人走到大殿门口,夜轻暖忽然喊了一声,“南凌睿!”

    南凌睿脚步不停,继续向外走,仿佛喊的不是她。

    夜轻暖盯着南凌睿的背影,眸中的一丝不确定化去,见夜轻染回头看着她,她笑着摆摆手,“我就随便喊喊。”

    夜轻染瞪了夜轻暖一眼,当先引路出了金殿。

    玉青晴和南凌睿跟在他身后,也出了金殿。

    三人一离开,大殿内一时静得厉害,无人说话。容景、云浅月、夜天逸三人的感情纠葛吵闹了大半年之多,如今终于算是暂时有了个结果。以夜天逸解除婚约告终。但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终点,众人心里都没谱。毕竟摄政王刚刚言明了,即便解除婚约,他似乎也不放弃。

    “月儿,你心不如我心,但是我心如你心。”夜天逸将龙凤佩装了起来,“我们今日这个结果,不是结果,我对你之心,不会就这么算了。”

    云浅月看着他不说话。

    “婚约是给天下人看的,但我的心是给你看的。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夜天逸又道:“也许有朝一日,你会对景世子厌烦,转而欢喜于我,这都是说不准的。”

    “永远不会!你不要想了。”云浅月声音微冷,“你又何苦?天下不是没有别的女人。”

    “天下的女人很多,但只有一个你。”夜天逸摆摆手,温声道:“归席吧!这么许久,宴席都凉了!今日你给我一个惊喜,也许来日,也有一个惊喜等着你的。月儿,风云变化,旦夕之间,任何事情,包括你的心,别那么早下结论。”

    话落,夜天逸不再多说,向他的座位走去。

    云浅月抿着唇看着夜天逸,须臾,她忽然抱着孩子转身向外走去。

    “浅月小姐,你去哪里?”德亲王一惊。

    “新帝乏了,我送他回荣王府。”云浅月头也不回地道。

    德亲王知道云浅月这是甩性子的作为,但她的理由冠冕堂皇,新帝才出生几日,疲乏很正常,他无法反驳,只能看向夜天逸。

    夜天逸不以为意,挥挥手道:“既然皇上乏了,月儿便将他送回去吧!子时会在观星台点燃烟火,别忘了出来看。”

    云浅月不说话,继续向前走去,走到门口,忽然回头,看向依然坐在席位上的容景,轻声喊道:“容景!孩子你来抱,我胳膊酸了。”

    “好!”容景莞尔一笑,放下茶盏,起身站起身,离席向外走去。

    容景不多时来到大殿门口,云浅月将夜天赐递给他,他一手抱住,一手拉了她的手,走出了大殿。

    群臣面面相耽,今日这事情来得突然,先是东海长公主和二皇子突然来到,之后进来的东海国长公主原来是本该死去十几年的云王妃,之后又是她突然解除婚约,这一系列的事情,到如今众人的脑子还有些转不过来。如此突然,出其不意,实在令人意想不到。

    “众位大人都继续用膳吧!稍后守夜放烟火。”夜天逸端起酒杯,淡淡道。

    众人为了调和气氛,连忙纷纷应是,但一时间还是难以进入状态。

    容枫和冷邵卓对看一眼,二人眼神交汇,齐齐笑了笑。苍亭自始至终一言未发,看着大殿门口,不知道想些什么。沈昭则是眉目间染着轻松和欢喜,那是真正从心里溢出的喜悦。

    这一场春年夜宴,被今日参加宴席的所有人记在了心里,也被载入了史册。

    容景和云浅月出了金殿,牵着手慢慢踱步向宫门口走去。

    黑夜漆黑如墨,皇宫里灯火辉煌,似乎点亮了天幕。

    云浅月想着她背负了夜氏的婚约十五年,从出生之日就背负着,后来费劲九牛二虎之力让老皇帝废除了祖训,可是没过多久,又背负上了与夜天逸的婚约。如今一朝解除,她心里百种滋味,说不出来是轻松还是如何,可能背负得久了,让她对今日之事感觉仿佛是在做梦,有些恍惚,也可能是知道早晚都能解除,便没有那份跳起来的欢喜和激动,相反夜天逸的话,让她还有些沉重和透不过来气。她无心伤害别人,却不知道被人喜欢,原来也是一种痛苦。

    容景偏头看了云浅月一眼,没说话。他能够体会她的感情,就如他与洛瑶的婚约一样。

    二人来到宫门口,弦歌显然早得到了金殿内发生的消息,欢喜地跳下马车对二人道喜,面色语气皆是激动不已,“恭喜世子,恭喜浅月小姐!”

    容景微笑,“是该道喜!”

    云浅月被弦歌的笑和神色也弄笑了,偏头对容景道:“今日晚上没吃到饭,回府之后你给我亲手下厨。”

    “好,今日你要天圣的星星,我也能答应你。”容景含笑点头。

    “我要星星,你给我摘一个吧!”云浅月俏皮地对容景伸出手。

    容景顿了一下,无奈地伸手揉额头,在云浅月以为他要说什么反驳的时候,他忽然手心里多了一枚纸折的星星,看她有些呆,莞尔轻笑,“给你!”

    云浅月看着他手心里的星星,想着这是何时折了的?她有些无语,“容公子,您能不能再早的未雨绸缪一番,连这个也要准备好来套我?”

    “即便这样,我还恐防套不牢呢!”容景笑着问,“天上的星星如今就在我手里,就这一颗,要不要?”

    云浅月立即伸手抓过来,“自然要!”

    ------题外话------

    婚约解除,激动人心,激情澎湃,要来了哦!

    你们的月票,就是我的动力啦,么么哒!O(∩_∩)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5》,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五章 解除婚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5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五章 解除婚约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