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上元花灯

    云浅月看着那摞成山一样的请帖,听着容景的话,再度无语。

    什么叫做一山更比一山高,放在玉子夕和容景身上,此时便见了分晓。

    玉子夕本来在喝茶,险些一口茶喷出去,他压了压,才稳住喷出的茶水,看着那摞成和山一样高的请帖,对容景道:“外面人山人海,姐夫一个人也许照应不到姐姐,我在你二人后面,有什么事情也好有个帮衬不是?”

    “那这些芳心呢?何处安放?”容景看着那些请帖,微微挑眉。

    “该何处安放便何处安放呗!这些芳心怎比得姐姐的安危重要。”玉子夕立即道。

    “既然你这么爱护姐姐,自然要成全你一番心意。”容景嘴角微勾,慢慢地道:“你姐姐平时逛街最爱购买一些小零碎的东西,你便负责给她挎篮子吧。”

    玉子夕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在心里翻白眼,她什么时候逛街爱购买东西了?对上容景含笑的目光,她只能对玉子夕点头,“嗯,我比较喜欢用泥巴捏的泥人,到时候买回来一大堆,你负责给我拿着。”

    玉子夕眸光闪了闪,欣然应允,“好!”

    三人就此说定,于是将一摞山的请帖扔在了一边,不予理会。

    天色将晚十分,凌莲在外面禀告,“小姐,夜小郡主来了,请二皇子一道去观月赏灯。”

    云浅月想着夜轻暖难道还不死心?还认为玉子夕是南凌睿易容的?消停了几日,又跑来再度验证了?

    容景似乎早有预料,闻言玉容没什么情绪。

    玉子夕倒是“呵”地一声笑了,“这夜小郡主到是个有意思的主儿。”

    云浅月看向玉子夕。

    “姐姐,既然睿哥哥不喜她,你说我若是收了她,当该如何?”玉子夕问云浅月。

    云浅月微微蹙眉,若是夜轻暖是个真纯碎的小女儿,他不介意玉子夕对她动收了的心思,但这夜轻暖可是夜氏自小就培养的暗凤,收她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收服的话也就不罢了,若收不复的话,没准就是穿肠毒药,她一时不答话。

    “姐夫,您说呢?”玉子夕问容景。

    “夜小郡主的确是个有意思的主儿,天下这样的女子也不多。”容景道。

    “这么说你同意了?”玉子夕问容景。

    容景瞥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道:“你还如此年轻,这么早就想春闺关门,万户落锁,将群芳隐匿,大好的春天不过,一辈子过冬?”

    玉子夕咳了一声,看着容景,又看看云浅月道:“你也如此年轻,怎么这么早就春闺关门,万户落锁,将群芳隐匿,大好的春天不过,一辈子过冬?娶月姐姐一人了?”

    “我七八岁的时候就一眼看中了她,无可奈何之举。”容景道。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应该无可奈何的是她吧?那么小的时候在老皇帝四十五岁大寿的皇宫第一次,他对她黑心黑肺,初吻被他强抢了去,让她恨不得扒了他的皮,谁承想后来一步一步地落入了他的圈套。哎……一言难尽啊!

    玉子夕闻言摸着下巴,有些惆怅,“姐夫这无可奈何我看得可是甘之如饴啊!”

    “嗯,十年无可奈何,换一世甘之如饴,还是划算的。”容景道。

    玉子夕眨眨眼睛,“这夜小郡主我也只是觉得有些意思而已,忍不住想跟她较量一番。可是若说成为我的无可奈何嘛,还差得远一些,不知道调教一下的话,是否可行。”

    “那就要看怎么调教了,夜氏的暗凤可不是容易调教的。”容景道。

    “那小丫头险些连我也骗过了,你可别将自己掉进去!”云浅月提醒玉子夕。

    玉子夕“唔”了一声,点点头,三分玩味,三分感兴趣,三分带有挑战性地道:“不妨试一试。成了我的迫不得已,便剪断她的手脚让她入我的笼子,不成我的迫不得已,就弃了她。”

    “倒也可行!”容景可有可无地吐出一句话。

    云浅月想着放眼天下,能让她刮目相看两分的女人寥寥无几,这夜轻暖绝对算得上是一号人。于是她也不发表意见。小七调教出的弟弟自然不会弱了去,他有心思想玩的话,玩玩也好。

    “让小郡主稍等片刻,二皇子这就出去。”容景对外面吩咐了一句。

    凌莲闻言应了一声,出了浅月阁去大门口回话去了。

    容景和云浅月收拾妥当,玉子夕跟在二人身后,三人出了房门。

    三人刚出浅月阁,便见云离匆匆走来,迎上三人,对容景和玉子夕见了一礼之后,对云浅月道:“你嫂嫂喜欢一个老婆婆做的鸳鸯灯,据说每年她就做两盏出来卖。你嫂嫂怀孕不能出府去,外面人太多,怕挤了她,就托我过来拜托妹妹去找那老婆婆弄来一盏灯给她。”

    “是那个孟婆婆?”云浅月挑眉。

    “嗯!”云离点头,“你嫂嫂一直的心愿就是得她一盏灯。”

    云浅月笑了笑,“嫂嫂原来竟然如此迷信,要听她卜算一卦吗?那个孟婆婆我到知道,她的灯可不好拿,不次于找天下一高僧灵隐那个秃和尚算一卦。”

    “有景世子在,妹妹也聪颖,你嫂嫂才求了你。”云离看了容景一眼,笑着道。

    “你有把握从那个婆婆手里拿一盏灯吗?”云浅月偏头问容景。

    “可以一试。”容景道。

    “那好吧!哥哥,你回去告诉嫂嫂,那孟婆婆若是好对付的话,我们就帮她弄一盏灯来,若是不好对付的话,弄不到可不怪我啊。”云浅月笑着道。

    云离点点头,“其实我是不信这个卜算的,只是最近你嫂嫂睡觉不得安稳,总是梦不断,有几次都将她吓醒,她又喜欢鸳鸯灯,所以想趁机卜一卦,看看是不是多梦不是个好兆头,我就依了她。”

    云浅月蹙眉,“嫂嫂状态很不好吗?”

    “大夫说女子怀孕大抵都是这样折磨人,前几个月份害喜,自然是睡不好的。等到月份大一些,就好了。”云离有些无奈地道:“真没想到,得个孩子,如此不易。”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云离,发现他瘦了很多,想必七公主折腾,他也休息不好,笑着道:“得孩子自然不容易,你当和面吗?和个面团便完事儿了?总要有个过程。我看嫂嫂这还是轻的,有些女人怀孕都要日日药品不断,直到孩子生下来才能好。”

    “还有这么严重的?那她的确算轻的了。”云离讶异了一下。

    容景一直不说话,静静听着,眸光若有所思。

    “姐夫,你可不要让姐姐如此早怀孕,累人累己,到时候她可就被小人儿分去一部分,对着你的时间也被分摊了去,你想想,与她只是你一个人的人相比,是不是那感觉不太是滋味?”玉子夕凑近容景,悄声道。

    容景静了片刻,轻轻“嗯”了一声。

    云浅月自然听到了玉子夕的话,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想着子书真是什么都教了这个弟弟,哪个事情放在他那里,也能讲个条条是道来。

    “你们快去吧!如今天色已经晚了。”云离让开路,不再耽搁三人。

    三人也不再说话,向云王府大门口走去。

    来到云浅月大门口,只见夜轻暖已经等在那里。火红的披风,如一团火焰,将她娇俏的身子包裹在火红中,有着女儿家的明媚和艳丽,煞是夺目。

    玉子夕看到夜轻暖,嘴角弯了弯,桃花目绽放出一抹潋滟,甚是风流,当先开口道:“几日不见,小郡主越发春葱水嫩了,我苦苦等了一日,没见到小郡主,还以为小郡主不来了,让本皇子忧伤了一日,如今一见小郡主,心神都醒了三分。”

    云浅月想着这张哄女人的嘴也是子书教他的?这孩子的嘴甜的时候哄死人不偿命。

    夜轻暖脸一红,但不见不自然,对玉子夕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嘟起嘴道:“我可记得二皇子是不待见我的,几日不见,二皇子这话是从何说起呢?我怕来得频繁了,招了你的厌,便不敢来了。今日十五,街上的花灯甚好,尤其是孟嬷嬷的花灯,我怎么也要得一盏的,想到二皇子对天圣不熟,这样的热闹一年才一次,遂想邀请你前往。不想原来你与景哥哥和月姐姐一道出府。”

    “怎么会不待见呢?凡是美人,本皇子都觉得是艳福。只不过小郡主的身份不低,实在让本皇子望花却步啊!”玉子夕风流一笑,玉质的容颜有几分魅惑,话音一转,问道:“小郡主也想要一盏孟婆婆的花灯?”

    “我可不算二皇子的艳福,只不过二皇子远道来天圣,逸哥哥和哥哥事情多,难以分心照顾二皇子,便将命令下达在了我这里。我才要好好地招待二皇子。”夜轻暖话落,吐吐舌头,笑着道:“我是想要一盏孟婆婆的花灯。”

    “呵,原来我这襄王有意,夜小郡主神女无心啊,本皇子看来注定要心殇一场了。”玉子夕笑容可掬地看向夜轻暖,勾了勾唇,“这可巧了,刚刚我们出来时,七公主也拜托月姐姐要一盏孟婆婆的花灯。”

    夜轻暖闻言看向云浅月,讶异地道:“云姐姐,七姐姐也想要一盏孟婆婆的花灯?”

    “嗯!”云浅月点头。

    “孟婆婆的花灯每年都很抢手,但她实在刁钻,尽出些难题。这些年破了她的题得到花灯的人少之又少。云姐姐,你除了给七姐姐取花灯外,自然也要取一盏吗?”夜轻暖问。

    “我自己不要。”云浅月摇头。

    夜轻暖似乎松了一口气,顿时欢喜地道:“那就好了,我还担心云姐姐一下子取了两盏,你一盏,七姐姐一盏,便没我什么事儿了。如今你不要,正巧我和七姐姐一人要一盏。”

    “你挺有把握取到花灯?”云浅月笑看着她。

    夜轻暖眨眨眼睛,“我没把握,但是有景哥哥和月姐姐以及二皇子在,你们总能帮我一把,是不是?”

    容景笑而不语。

    云浅月笑着点头,“那倒是。走吧!”

    夜轻暖立即点头,一行四人离开了云王府大门口,徒步上了街。

    天还没黑,大街上便人潮攒动,人头挤人头了。每一个街道都点燃了花灯,商贩们借此机会摆好了摊子。除了各式各样的花灯外,最多的是泥人摊子和元宵摊子。

    “呀,出门的时候忘记挎篮子了。”玉子夕看着泥人摊子道。

    云浅月回头笑着看了他一眼,夜轻暖莫名地问,“要挎篮子做什么?你要买泥人?”

    容景温声道:“买一个篮子吧!”

    玉子夕也不作难,欢喜地应是,很快就掏出一锭银子买了一个篮子,那小贩要找零,他财大气粗地摆摆手,那小贩顿时欢天喜地地收了银子,连忙称谢。

    玉子夕拿着一个大花篮,对云浅月问,“姐姐,你看这个够不够装你要的泥人。”

    云浅月笑着点点头,“够了。这个可是个金篮子。”

    “给姐姐装泥人,自然要最贵的篮子。”玉子夕将篮子挎在隔壁上,有些不伦不类,他却半丝也不觉得,得意洋洋地道。

    云浅月想着子书这个弟弟真是一个宝贝,他怎么给教育出来的,比罗玉那小丫头片子被她爹娘教养得招人喜欢多了。

    夜轻暖看着玉子夕胳膊上挎的篮子,眸光闪过一丝若有所思,不过一瞬,便笑着打趣道:“二皇子,我看你这篮子今日装的不是泥人,估计会装回一篮子花回去。”

    她话落,两旁有几名女子手中的花正好投到了玉子夕的篮子里。

    玉子夕挑了挑眉,桃花目照那几名女子脸上扫了一眼,勾魂摄魄,几名女子顿时痴了,他掂了掂篮子里的花,嗅了嗅,赞道:“这等冬日里还能长出铃兰,真是不容易。”话落,他忽然问云浅月,“姐姐,你说这般走在街上,是我比较吃香,还是姐夫比较吃香。”

    云浅月看了他篮子里的花一眼,大冬天里那些女子手里拿着兰花的确不容易,显然是闻着玉子夕的风等候在这里的,因为她看到花簇里的香闺女儿管用的纸笺了,好笑地道:“你姐夫自然是不及你招蜂引蝶。”

    “我看他不是不及我,而是家有母老虎。”玉子夕道。

    云浅月暗骂了一声这个死小孩。

    容景闻言轻笑,“这句话说对了!我惧内。”

    夜轻暖脆声笑道:“景哥哥这话要是说出去,云姐姐可威风了!”

    玉子夕挎着花篮感叹道:“能娶到月姐姐这样的女子,我也愿意惧内。”

    容景瞥了玉子夕一眼。

    夜轻暖好笑地道:“二皇子,你就别想了,多少人想娶月姐姐娶不到呢。逸哥哥和我哥哥为了月姐姐都快疯魔了。”话落,她“咦”了一声,“那不是逸哥哥和哥哥他们吗?六姐姐和冷小王爷也在。”

    云浅月闻言顺着夜轻暖的方向看去,果然见夜天逸、夜轻暖、六公主、冷邵卓正从那边拐角的方向走出,除了四人外,还有苍亭和许久不见的蓝漪。她想着如此人山人海,还能遇到,真是人不找事儿,事儿专门找人。她看了一眼,没说话。

    容景也看到了几人,眸光淡淡,亦没说话。

    玉子夕倒是一笑,不等夜轻暖开口,他先扬声喊道:“摄政王、染小王爷,幸会啊!”

    夜天逸和夜轻染已经看到四人,一行人向这边走来,走到近前,夜天逸声音沉静,“二皇子幸会!”

    “这是谁家女儿送的兰花,二皇子艳福不浅啊!”夜轻染挑了挑眉。

    玉子夕风流一笑,“天圣的女子太热情了,本皇子有些受不住啊。”

    “天圣女子的热情也分对谁,二皇子艳名天下,才有这等福气。”夜轻染看向云浅月,“小丫头,你今日终于舍得出府了。”

    “我总不能老在府里闷着。”云浅月道。

    夜轻染看向容景,“弱美人,你的婚礼准备得如何了?这些日子可没见你怎么动作。”

    “染小王爷对我们的大婚可是关心的紧。”容景扬眉。

    “那是自然,当年的鸳鸯池畔,我算是你们的证人。”夜轻染道。

    “该到喝喜酒的时候,自然落不下请你的。”容景目光转向蓝漪,“蓝家主今日进的京?”

    蓝漪点点头,“不久前刚到。”

    云浅月看着蓝漪,见她清瘦了些,但眉眼间神色到是极好,她和苍亭之间不见亲密,但也不显生疏,青梅竹马大约就是这样子,总有一份别人插不进去的默契。

    “我们既然遇到,正巧结伴而行,景美人,你不会不同意吧?”夜轻染问容景。

    “七公主要一盏孟婆婆的鸳鸯灯,正好人多力量大。”容景道。

    “景哥哥,你少说了一个,不止七姐姐想要,还有我呢!”夜轻暖立即道。

    “嗯?”夜轻染愣了一下,“呵”地一笑,“这竟是巧了,我们身边这两位蓝家主和六公主也想要孟婆婆的灯。孟婆婆的灯每年只有两盏,如今这四个人都想要,怎生是好?”

    云浅月看向六公主,见她在冷邵卓身边,微板着脸,和冷邵卓虽然并排站着,但中间隔了一个人的距离,她不见女儿家要嫁人该有的喜意,显然这一桩姻缘也不像是传的那样,说六公主欢天喜地。这个女人向来眼高于顶惯了,冷邵卓虽然浪子回头,但是在她眼里怕还是个文弱的主,她看不上的。她看着六公主,六公主也向她看来,不像往日一般有什么恨意的表情,到显得麻木了些。她移开视线,对上冷邵卓的视线,冷邵卓对她微微点了点头。她收回视线,没说话。

    “那还怎生是好?谁得了是谁的呗!六姐姐和蓝家主虽然好,但我可不相让的。”夜轻暖立即道:“哥哥,我是你亲妹妹,你帮我是不是?”

    夜轻染斥了夜轻暖一句,“装神弄鬼的把戏,糊弄世人赚钱的婆子而已,你信她做什么?”

    “哥哥,孟婆婆据说是阴间的孟婆转世,她的卦象连灵隐大师都说灵验,怎么能是愚弄世人呢。”夜轻暖不满地瞪了夜轻染一眼。

    “那你自己凭本事娶,别用我帮。”夜轻暖一副我才不帮你的架势。

    夜轻暖哼了一声,恼道:“我回来之后,你日日训我,真不像我亲哥哥。”话落,她上前拽住夜天逸的袖子,“逸哥哥,你帮我对不对?月姐姐自己不要,要帮七姐姐拿,景哥哥自然帮她,他们赢定了,蓝家主和苍少主武功都极好,他们把握也很大,哥哥不帮我,我就没人帮了,势单力薄,你不帮我,我一定会输的。”

    夜天逸看了夜轻暖一眼,眼角余光扫过云浅月,点点头,“好!”

    夜轻暖顿时欢呼一声,少女的脸庞有些明艳。

    夜轻染斥了夜轻暖一句,一行人不再逗留,向人海深处走去。

    本来是玉子夕和夜轻暖走在容景和云浅月之后,如今多了六人,容景和云浅月反而走到了人群的最后面。

    这样的一行人,均是天颐贵子,无非是最惹人注目的,即便是在万千人海中,这一行人所过之处,也难以发生拥挤。人群被一行人艳华和贵气所摄,都纷纷避路,退远了些。

    大约走过一条街道,来到一处围着人山人海的看台。从台下可看到台上孤孤单单地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大约有百岁之多。她的一左一右挂了两盏灯,是两对特别精巧奇特的长着翅膀的比翼鸳鸯。

    看台下用木头打了台阶,一共九层、她的看台也搭建得奇异,远远看来,到真像九重宫阙。

    一行人停住脚步,都看着高台。

    这时,围在高台四周的人有人看的容景、夜天逸一行人,齐齐一惊,纷纷下跪,“摄政王千岁!景世子大安!”

    几个人开口之后,众人惊醒,顿时纷纷跪倒一片。万千人海围城的看台,顿时突兀出来。台上的老婆婆抬起头,向下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没动。

    “今日万民同庆,不讲究礼数,都免礼吧!”夜天逸沉静地摆摆手。

    跪在地上的人都纷纷起身。虽然同处在京城,但是这帮子天颐贵子们也是鲜有机会亲近身前的,一时间百姓们都有些激动,尤其是聚在容景身上的目光居多。景世子出门除了乘车还是乘车,这等徒步出现在人潮中的机会百年来难以遇到一次。

    “孟婆婆,今年你的谜底亮出来没有?”夜轻暖对台上的孟婆婆清脆地问了一句。

    孟婆婆看了夜轻暖一眼,苍老的声音回道:“这位小姑娘要猜题?”

    “不止是我,我们这些人都猜题。”夜轻暖道。

    孟婆婆点点头,“今年的谜题我是应天运而设。过九关而得一题,对三题而得一灯,算起来要过三个九关。小姑娘,你掂量掂量你的能耐,是不是还要猜。台下这些人刚刚也想猜,听到我说了谜题后,都退步了,到目前无一人敢猜。”

    夜轻暖一愣,“这么难?”

    “对,就是这么难!”孟婆婆道。

    “什么叫做应天运而设?”夜轻暖又问。

    “天运即是天命。”孟婆婆一副讳莫如深地道:“我老婆子也在这里坐了三十年了,今年作古,斗胆替天下苍生问一问天命。”

    夜轻染闻言目光眯起,看着孟婆婆道:“天命是如何便是如何,哪里轮得到谁出来问?孟婆婆,你在这里公然要问天命,可是忌讳,要问罪的。”

    孟婆婆闻言一笑,苍老的声音道:“染小王爷,我老婆子就剩下一把骨头了,既然坐在这里敢问天命,哪里还怕什么问罪?我就不相信,染小王爷你不好奇这天命之说。我手中这两盏鸳鸯灯,可不是一般的灯,与往年的鸳鸯灯不同,这是齐集了天下苍生之福祉的神灯。不是谁都能找我老婆子来问一问天命的。”

    “婆婆因何要替天下苍生问天命?”夜天逸沉声询问。

    “我老婆子生于尘,长于尘,给人算命三十年,从不敢问天命。临死之前,斗胆逆天一回。天下百姓疾苦,民不聊生,这天命放在任何一个有良知的百姓身上,都想要问一问。”孟婆婆道。

    夜轻染挑眉,“婆婆在家问天命就是了,为何要来这里问天命?”

    孟婆婆闻言讳莫如深地看了夜轻染等人一眼,目光似乎多在容景和云浅月的身上顿了片刻,苍老的声音道:“一朝龙凤出,天命安如是。我老婆子的茅草屋,怎么能有贵人踏足?自然是山不来救我,我就出来救山了。代替天下苍生问天命,自然要问真龙凤。”

    夜轻染忽然没了声音。

    ------题外话------

    谢谢亲们送的票票,爱你们,么么哒!O(∩_∩)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73》,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三章 上元花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73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三章 上元花灯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