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洞房花烛

    云浅月从远方收回目光,看向容景。

    容景也从远方收回目光,声音轻浅且肯定地重复,“我会送你一片锦绣山河。”

    云浅月的心刹那被注入了一种什么东西,如此浓烈,如甘醇的酒,又如此棉柔,如三月春风吹剪的桃花。原来,他将天下用红绸浸染,红绸覆盖天下每一寸土地,便是他的目标。他要在他的手能覆盖的地方,送她一片锦绣河山。他知道她厌恶这一片土地上多少黎民处在水深火热中,厌恶“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厌恶遍地灾难,满目疮痍。所以,他要送她一片锦绣山河。无关他是慕容氏后裔,无关他是荣王府子孙,无关悲悯苍生的念头,甚至无关任何一个人,只是为了她。她眼中积聚上浓浓的情绪,一时间没了声。

    容景看着云浅月的眼睛,片刻后,轻轻一笑,伸手将她环抱在怀里,声音温润温柔地道:“我要守护你,一生一世,自然要这一片山河在你的眼中也当真江山如画。”

    云浅月点点头,嘴角扯开,在容景的怀里无声而笑,“好!”

    两个人抱在一起,玉龙山颠大雪飘飞,两人在雪中风景如画。

    片刻后,后方传来一声咳嗽声。

    云浅月眨眨眼睛,在容景的怀里没动,仿佛没听到,容景也仿若不闻,依然抱着她不放开。

    后方又传来一声咳嗽声,这回多咳嗽了几下。

    云浅月和容景依然置若罔闻。

    后方的人终于不咳嗽了,忍不住出声,似乎无限叹息地道:“本太子千里奔波而来,到如今一口喜酒也没喝上,当主家的是否实在太不应该怠慢贵客?”

    容景放开云浅月,缓缓回转身,看向身后的人笑道:“玉太子的贺礼景并没有收到。”

    云浅月从容景怀里出来,回身看向身后,只见玉子书坐在二人身后十丈处一处十几丈高的山石上,大雪飘飞而下,他容颜一如往昔,看那悠闲的模样,显然已经来了许久了。只不过刚刚她和容景上来的时候没发现她,或者容景发现他了,而她没发现而已。她接过容景的话,笑着道:“就是,贺礼没收到,还想喝喜酒,没有!”

    玉子书看着二人,目光从容景的大红喜服上到云浅月的凤冠霞帔上,两人的红衣在这一处冰雪中极为艳华,他转移话题,笑道:“这衣服着实鲜艳得晃人眼睛。”

    云浅月“噗哧”一声笑了。

    “这天下也艳得晃人眼睛。”玉子书又道。

    容景挑了挑眉,没说话。

    “不过景世子没将东海也铺上万里锦红,是否说不过去?”玉子书又道:“你若是将东海也铺上万里锦红的话,我就不至于辛辛苦苦跑这里来赏风景了。”

    容景眉梢微微调高,“我若真去铺了,玉太子恐怕没时间赏景了,兴兵还差不多。”

    “兴兵到不会,我家云儿想要什么,我自然双手奉上,甘之如饴啊。”玉子书笑道。

    云浅月听着这句话,怎么感觉“我家云儿”这几个字比别的字都重呢。

    容景眸光微微一黑,有一瞬的幽寂,须臾,他慢悠悠地道:“玉太子,你说若是本世子现在出手的话,你是否有可能一直留在这里赏景了?”

    “云儿恐怕不舍得。”玉子书道。

    容景眼睛眯了眯,云浅月感觉不妙,他可不想这两个人在这冰天雪地真动起手来让她的大婚惊心动魄添上一笔彩头,她立即握住容景的手,对玉子书道:“舍得,谁说我不舍得。你连贺礼都没给我,我才不会护着你。”

    容景嘴角顿时勾了勾,一抹笑意席上眼帘,得意地看着玉子书。

    玉子书闻言一叹,“果然远在千里,便是远了不止一点儿啊!”

    云浅月笑看着他,见他华贵的衣衫有细微的褶皱,大概今日才赶到,连衣服也没换。应该是去荣王府观完礼就跑来了这里了。她心下感动,就知道他会来,对他招手,“快下来,坐在大冰石上你也不嫌冷,染了寒气没人照顾你。”

    “也是!”玉子书笑了一声,轻飘飘从山石上飞身而下,转眼间便飘身落在了云浅月和容景面前,他站定身形,看着面前的云浅月,眸光闪过一抹情绪,片刻后,对她伸出手,“过来,让我抱一下。”

    云浅月松开容景的手走了过去。

    容景罕见地没拦着。

    玉子书看了容景一眼,二人目光相对,谁也没说话,须臾,他移开视线,将云浅月轻轻地抱在了怀里。

    这一刻,玉龙山大雪漫天飞落,无声无息。

    这一刻,前尘往事如过电影一般涌入二人的脑海。

    这一刻,天地静寂,仿佛无人。

    片刻后,玉子书柔缓微哑的声音道:“云儿,恭喜你大婚,恭喜你幸福。”

    云浅月眼眶酸涩,声音微哽,“小七,我找到幸福了,希望你的幸福也不要等太久。”

    玉子书轻轻地点头。

    短短两句话,道尽两个人前世今生的情意。无需再多一言半语。

    须臾,玉子书放开云浅月,将她轻轻一推,推到了容景怀里,玉颜上所有的情绪化去,揶揄道:“难得景世子今日大方,我要多喝几杯喜酒。”

    容景轻轻伸手揽住云浅月在怀,笑道:“府中特意给玉太子备了雪莲香。”

    “为何不是灵芝醉?”玉子书问。

    “灵芝醉是鸳鸯酒。”容景道。

    玉子书轻咳了一声,“好吧,本太子孤身一人,就喝雪莲香吧!”话落,他话落,身形一闪,从玉龙山顶飘飞而下。

    容景看着玉子书身影离开,转回头,俯下身,抱着云浅月深深吻下。

    云浅月眨眨眼睛,心中好笑,这个人要忍着多大的醋意才让子书抱了她一下。

    一记深吻,容景放开云浅月,声音微哑,“他回去喝喜酒,我们回去洞房花烛。”

    云浅月脸一红,这个人……

    容景揽着云浅月要飞身而下,云浅月连忙拉住他,问道:“这里就子书一人吗?”

    “大约是人来过之后又走了。”容景漫不经心地道。

    云浅月打量了一眼山顶,目光落在玉子书所在的大石上,大石左右有轻微的痕迹。她眸光闪过一丝了然,笑道:“原来子书在这里不止看了风景,还帮我们清除了一些障碍。”

    容景挑了挑眉,“雪莲香万金难买到一坛,我给他准备了两坛。他做些事情也值得。”

    云浅月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容景揽着她飞身而下。

    夜轻暖自然不是子书的对手,被他清扫了障碍,也不稀奇。

    从山顶飘然而下,云浅月在容景怀中看着远望的范围一寸寸变小。

    半个时辰后,二人飘身落在了山脚。

    山下没有看到玉子书的身影,云浅月想着他应该是先一步回府了。

    容景脚步不停,足尖轻点,带着云浅月向京城而去。如今天色暗了下来,但远远听来,京城依然一片欢闹。

    二人回到城,京城果然如离开时一般,流水宴席依然在继续。

    容景带着云浅月回到了荣王府,飞跃紫竹院,轻飘飘落在紫竹院。

    紫竹院一扫他们离开时的清净,容景的房间里传出推杯换盏的声音。

    云浅月眨了眨眼睛,看向那间房间,只见里面有几个熟悉的人影。她想着他们倒是会找地方。偏头看向容景。

    容景眯了眯眼睛。

    青裳抱着夜天赐走了过来,对容景低声道:“世子,玉太子他们来了,如今在您房中摆了宴席,奴婢不好拦着。”

    容景点点头,拉着云浅月走了进去。

    珠帘挑开,里面的人盘膝坐在火炉旁,火炉旁摆了个桌子,几个人围炉而坐。

    玉子书、玉子夕、容枫、风烬、西延玥、南凌睿、叶倩和云暮寒。

    云浅月目光从几个人身上一一掠过,见到风烬来不奇怪。她大婚,他自然要来的。但是见到南凌睿、叶倩和云暮寒三人就有些意外了。她笑道:“你们怎么也来了?”

    “死丫头,我们如何就不能来了?”南凌睿瞪了云浅月一眼。

    “你被容景好不容易送回了南梁,还有胆子跑了来?也不怕再走不了。”云浅月瞥了南凌睿一眼,她怀疑他刚回到南梁屁股都没坐稳又跑了来。

    南凌睿哼了一声,看着容景恶狠狠地道:“等着我找你算账。”

    容景温润一笑,“小睿哥哥若还想见洛瑶公主,还是收起你的尾巴为好。”

    南凌睿一噎,将怒火撒到了云浅月身上,“看看你找的什么男人?黑心黑肺。”

    云浅月不理南凌睿,看向云暮寒,松开容景的手,向着他扑了过去,“哥哥,听说你圆房了,如今是否带着个孩子来参加我的大婚?”

    容景没出手拽住云浅月,但是有一只手却拦住了她,叶倩羞怒的声音警告道:“云浅月,记住你大婚了,别见到男人就扑。”

    云浅月一手打开她,转眼就扑进了云暮寒的怀里,“哥,你的女人怎么调教的?大嚷大叫,简直就是个悍妇。”

    叶倩大怒。

    云暮寒轻笑,环抱住云浅月,眼底的曾经的沉郁和阴云早已经褪去,声音虽然还是有些淡漠,但到底对着云浅月温暖些,“如今都大婚了,还和小丫头一样。”

    “小景,这样见到男人就扑的女人,休了她。”南凌睿立即道。

    容景没说话。

    风烬却凉凉地道:“云浅月,你眼睛是不是瞎了?没看到我啊!”

    云浅月翻了白眼,从云暮寒的怀里出来,一把拽过了风烬,上下将她打量了一遍,蹙眉道:“你是不是日日泡在了女人堆里?被温柔乡给掏干了精血?怎么这么瘦?”

    风烬脸一黑。

    云浅月嘻嘻一笑,连忙转了圈,来到西延玥面前,对他笑道:“听说西延换了个少年卿相。长得俊美,你有没有打算将他弄进后宫?”

    西延玥脸一黑。

    云浅月立即跑回了容景的身边,躲在他身后,对他道:“容景,这些人在这里实在碍眼,将他们都赶出去。”

    几个人闻言都看着她,齐齐挑了挑眉。

    南凌睿“呵”地一声笑了,慢悠悠老神在在地道:“不知道以八对一,能不能让小景今夜洞不了房。”

    云浅月轻咳了一声。

    玉子夕眼睛一亮,立即举手赞成道:“我觉得这个想法不错。”

    容枫含笑着接过话,“我也觉得这个提议不错。”

    叶倩立即点头,“我也觉得不错!”

    风烬和西延玥虽然没说话,但那神色咬牙切齿,似乎只要说动手,他们绝对第一个冲上前。云暮寒但笑不语,玉子书笑着扬了扬眉。

    容景眸光转了一圈,回身看了云浅月一眼,问道:“你觉得以八对一怎么样?”

    云浅月看着八人,玉子书一人就够容景对付的了。她看着八人既然坐在这里,明显的是等在这里闹洞房了,来者不善啊!她很识时务地摇摇头,故作大度地摆摆手,“算了!来者是客嘛!我开玩笑的,我们是礼仪之邦,我们荣王府秉持礼仪待客,怎么能那样怠慢贵客呢!”

    容景轻笑,“你说得对!”

    叶倩翻了个白眼,对云暮寒道:“你怎么有这样的妹妹?丢人现眼!”

    云暮寒好笑地看了云浅月一眼,对叶倩道:“她虽然大多数都是一无是处,但有一样优点,就是很识时务。当初我教她识字,她明明都会,偏偏假意不会。将我气得七窍生烟。我发怒了之后,她便乖乖学了。在浅月阁里一关就是半个月。”

    云浅月听云暮寒提起她当初启动凤凰劫失去记忆那半个月被他关在浅月阁逼迫识字,就觉得眼前被笼罩了一层阴云,那黑色的半个月啊,她无语地看着他,往事不堪回首。

    叶倩闻言顿时笑了,对云浅月摆手,“过来,今夜我们不醉不休。”

    云浅月看着叶倩,很不脸红地提醒道:“夜女皇,这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叶倩无所谓地道:“反正又不是我的,我管你洞不洞房。我们千里奔波而来,你敢将我们赶出去的话,我要你好看。”

    云浅月无语,看向容景。想着容公子,你的洞房花烛怕是泡汤了。

    容景勾了勾唇,拉着云浅月坐了下来,温润含笑,“几位千里奔波而来,容景甚为感动。今夜不醉不归。”

    叶倩怀疑地看着容景,“景世子,这么好说话?说,你有什么算计?”

    容景扬眉,“夜女皇若是不同意,如今赶紧出了这房间,我就算计不到你了。”

    叶倩哼了一声,“你算计我也不怕。”

    “那就喝酒吧!我知几位要来,特意准备了喜酒。”容景话落,对外面吩咐,“青裳,搬酒来。”

    青裳应了一声。

    叶倩看着容景,“你的酒谁知道是不是下了药,我们怎么敢喝。”

    容景笑了一下,“你们不喝的话,那就给我省了。荣王府以后没钱了,我要节省着过日子。”

    叶倩感叹道:“让荣王府的景世子节省着过日子,这可是天方夜谭了。”话落,她道:“你什么时候没银子想卖你那辆马车了,知会我一声,我买了。”

    云浅月面皮皮抽了一下。

    容景笑着点头,“好!”

    “这个院子里堆砌的都是金山,等他卖马车,你都人老珠黄了。”南凌睿叱了一声。

    叶倩立即没好气地道:“乐意等,你管得着吗?”

    “穿了金装也没个女皇的样子。”南凌睿嫌恶地看了叶倩一眼。

    “你穿了龙袍也不像个天子。”叶倩反唇相讥。

    二人转眼间打了嘴架,硝烟弥漫。

    云浅月看着二人,乐意看好戏。

    不多时,青裳带着两个人走了进来,抱了好几坛酒,还没开封,就闻到真真酒香。

    云浅月立即大呼,“容景,你怎么给他们喝这么好的酒,我们拿出去卖的话,够我们俩吃一辈子了。”

    “他们不怕下毒的话,我们就舍了银子了。放心,饿不着你。”容景摸摸云浅月的头。

    “这些好酒呢!都被你拿出来了吧!”云浅月问。

    “嗯,没了。”容景颔首。

    云浅月看向围炉而坐的这八人,很好心地建议道:“天下没有白喝的美酒,这里面一定下了毒啊,或者是三日不醒之类的药,你们还是别喝了。容景黑心着呢,才不会陪你们彻夜不眠,一醉方休。”

    南凌睿眼睛晶亮,拿过一坛酒当先给自己倒了一杯,“朕要尝尝这酒是不是比在灵台寺喝的兰花酿还厉害,让我一睡半个月。”

    叶倩躲过南凌睿的酒坛,也给自己和云暮寒满了一杯,口中道:“如此好酒,我南疆可没有,就算下了毒,我也认了。”

    风烬哼了一声,不说话,直接倒了酒就喝。

    西延玥拿着酒坛打量了半响,又盯着容景的脸看了片刻,肯定地道:“一定有毒。”话落,他给自己倒了一杯,也喝了。

    玉子夕左看看又看看,只剩下容枫和玉子书还没喝,他问道:“哥,你喝不喝?”

    玉子书看向容景,笑道:“这酒是景世子亲手酿的吧?”

    容景挑了挑眉,不说话,算是默认。

    云浅月想着容景的外公楚老家主喜爱酿酒,他这个外孙怎么可能不会?

    “哎呀,原来是姐夫自己酿的酒。”玉子夕赞叹了一声,对容景问道“姐夫,我今日不喝这酒的话,明日还能喝到吗?”

    “只这十坛,再没了。”容景道。

    玉子夕顿时纠结,似乎心里在进行拉锯战,片刻后,一狠心,“算了,如此好酒,万金难买,又是姐夫亲自酿的,天下有几人能喝到。就算下了毒,认了。”

    他说着,容枫已经倒了酒,端起酒杯喝了。

    玉子书笑笑,见只剩他一人,也不说话,随众人一起喝了。

    云浅月想着容景亲自酿的酒,她自然也要喝的,抱过来一坛酒,看着容景。

    容景对她轻笑,“一共十坛,正好一人一坛。这酒也有你我的。几位贵客不远千里而来为我们贺喜,我们怎么能不陪着?”

    云浅月顿时笑逐颜开,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品了品,对容景无声询问,“没药?”

    容景笑着看了她一眼,不语。

    云浅月心下奇怪,但也不理会,今日来到这里的这些人,都是她的知近之人。他们能来,她心下感动。为了她的大婚,都千里奔波。这份情意,她深刻铭记。

    有了容景和云浅月的加入,顿时热闹起来。不多时,大家都似乎忘了毒酒的事情。很快就你一言我一语,推杯换盏。

    一个时辰后,十坛酒喝尽,每个人的脸上都染了几分醉意。

    云浅月看着这几人,没有丝毫要昏迷的迹象,想着容景的心什么时候变好了?真没下迷药?她试着暗暗运功,发现气息流畅,什么事情也没有,她不由看向容景,还是怀疑地问,“你真没下药?”

    容景轻笑,看着她,眸光隐隐灼色,“你希望我下药?”

    云浅月嘎嘎嘴,嘟囔道:“只是觉得你不下药有些不正常。”

    容景点头,看了八人一眼,笑道:“他们是什么人?既然下定决心等在这里,岂是一坛好酒能收买的?这酒我若真下了药了,即便是我亲手酿的,即便万金买不到,但他们也不会喝。”

    南凌睿闻言大掌一拍,对容景赞扬道:“还没被大婚冲昏了头脑,不错!”

    叶倩点点头,“难得洞房花烛夜还如此清醒,难得!”

    几人纷纷点头。

    几人话落,玉子书慢悠悠地道:“他的酒是没有下药,但是屋中的熏香里燃了半刻醉。”

    容景眸光闪了闪,云浅月看向屋中的熏香,细细一闻,果然是半刻醉,她都没发现……她转头看向几人,只见南凌睿当先趴在了桌子上,紧接着叶倩、云暮寒、西延玥、容枫、风烬、玉子夕都趴在了桌子上,七个人本来很是精神,但是如今转眼间人事不省了。

    云浅月眨眨眼睛,惊叹容景竟然来这个大手笔,在这些人防范又防范中还是着了道,她偏头问容景,“我怎么没事儿?”

    “你提前吃了解药。”容景道。

    “什么时候?”

    “你说生的时候。”容景道。

    云浅月无语,也就是说她吃那两个生包子的时候了?第一个她囫囵吞枣就吃下去了,没吃出什么味来,只觉得生了,第二个她在某人迷惑下吃下去了,也没吃出来,竟然那里有半刻醉的解药。她想着这几个人来到,自然是容景早就传了信说了大婚的日子,所以,他们来这里,他自然有所算计和准备。她看着玉子书,问道:“子书,你既然知道,怎么不提醒他们?”

    玉子书慢悠悠地道:“得罪了某人,后果很严重的。父皇日日盼着你有朝一日去东海。以后你就姓容了。”

    原来如此!她姓容,以后都要受一个叫做容景的男人管制了。不是她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的。子书明知道,也只能装不知道。云浅月好笑。

    容景嘴角微勾,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玉太子还去自己在荣王府时下榻的房中休息吧!那间房一直为你留着的。”

    玉子书点点头,起身站了起来,微笑着走了出去。

    容景对外面吩咐,“来人,请这七位贵客下去休息。”

    青裳隐隐带着笑意地在外面应了一声,须臾,带着人进来,将南凌睿等七个人抬了出去。凌莲和伊雪进来,将桌子上的剩菜残羹,杯盘狼藉收拾了下去。

    房门关上,屋中静了下来。

    刚刚的热闹喧嚣和如今的静寂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恍惚如梦。

    云浅月和容景都静静坐在原地,一时间谁也没说话。

    沙漏的细沙静静下滑,窗外的夜色渐渐浓了。

    许久,云浅月开口,“容景,我今日很高兴。”

    容景忽然打横将云浅月抱起,向床上走去,声音暗哑,“还有更高兴的……”

    云浅月脸一红,伸手轻轻捶了他一下,转眼她便被压倒在了大床上,容景的吻落下,她连忙躲开,皱眉道:“床上有东西……”

    “是早生贵子。”容景温柔地道。

    云浅月眉头皱成一团,“先将这些东西拿开……”

    容景将她抱起,轻轻挥手,床上的东西顿时洒落一地,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响声中,容景捧住她的脸,不容她躲避,深深吻下。

    喘息中,云浅月想起一件事情,问他,“明日是不是要去给爷爷敬茶?”

    容景“嗯”了一声。

    “那是不是要……早起?”云浅月又问。

    容景将她衣衫剥开,大红的绸缎滑落,他含糊地道:“他急于抱孙子,会体谅的……”

    ------题外话------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么么哒。O(∩_∩)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8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一章 洞房花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8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一章 洞房花烛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