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其罪当诛

    云浅月早就拿定了主意,如今嫁给了他,不能所有的事情都让他自己顶着。

    容翼和容喆即便是两个不成摊的东西,但他们也是出身在荣王府,不至于蠢得无可救药,如今这个时候糟蹋了六公主,纯粹是找死。这期间她想将这件事情想简单一下都不可能。

    二人刚走到门口,七公主的声音从身后响起,“等等。”

    容景和云浅月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她。

    七公主推开扶着他的云离,对二人道:“景世子,妹妹,我也去看看。”

    云浅月想也不想便拒绝,“嫂嫂还是在府中养身子吧!这等事情我们去便好了。”

    七公主抿了抿唇,轻声道:“她总归是我的姐姐!”

    云浅月眼睛眯了眯,声音透着一丝冷硬,“嫂嫂,你从来拿她当姐姐,她可没拿你当妹妹。当然,你心地好,这也无可厚非,我不应该阻止你姐妹情深。但是你要心里明白,如今再不比以往,这件事情不会简单了。六公主去荣王府参加大婚之礼,喝得大醉,被容翼和容喆糟蹋了,这件事情当真是新鲜了!荣王府说不好听话,什么芝麻大的事情都瞒不住容景,可是这件事情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的天衣无缝,到如今他才知道,这说明了什么?你可以说他这两天只顾着我了,没理会事情,可是他手下的人都齐齐眼盲耳盲了不成?那是不可能的。只能说明一点,有人在背后用了阴谋动了手脚。才生出了这样的事情。至于冲着谁来的,你也不傻,总不至于糊涂了。你确定你要这个时候去姐妹情深?”

    七公主脸色发白,看着云浅月,张了张嘴没说话。

    “当初我给哥哥选了你,一大部分缘由是我敬佩你的胆量和十年的困苦隐忍。只要哥哥幸福喜欢,我就算再不喜欢夜氏的女儿也能娶进门来。从你进了云王府的门,上上下下从爷爷到我再到仆人,没有一个拿你当了外人。”云浅月看着七公主,一字一句地道:“幸福得之不易,就要知足,你不要忘了你肚子里怀着孩子,那个孩子是云王府的子孙,是哥哥的孩子,更也是你的孩子。今日是六公主,明日我不想变成出事的那个人是你。”

    六公主终于白着脸发出声,“我……”

    “你若是还想去,我没话说,自然不会限制了你的自由。但我只告诉你,别忘记你的身份和你肚子里的孩子。”云浅月冷冷地道。

    “我不去了,我刚刚……刚刚只是……我一时间接受不了。”七公主身子微颤。

    云浅月缓和下脸色,“我和容景过去,晚上回来会告诉你情况,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不用想那么多了。”话落,她看向云离,“哥哥,你陪着嫂嫂在府中好好休息吧!”

    云离点点头,虽然云浅月对七公主一通色内荏苒,但他没半丝不满,反而眸光闪过一丝担忧,温声道:“我会陪着她,你和景世子小心一些。”

    他这些日子在朝中,对明里暗里的云涌再清楚不过,今日六公主的事情不是小事。

    “走吧!”云浅月点点头,反手拉着容景走了出去。

    二人出了云老王爷的院子,很快就来到了云王府大门口。

    文莱在大门口来回焦急地转着圈圈,见二人来到,看了云浅月一眼,连忙见礼。

    容景点点头,拉着云浅月上了马车,弦歌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云王府大门口。

    文莱立即也爬上了车,跟在容景的马车身后,两辆马车向皇宫而去。

    车中,云浅月往日都喜欢窝在容景的怀里,今日而是安静地坐在他身边一言不发。

    马车走了一半,容景伸手揽过云浅月,低头看着她沉静的脸,温声笑道:“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至于你这个表情?”

    云浅月抬起头,认真地看着容景,“你到底知道不知道六公主被容翼和容喆糟蹋之事?是真如我所说今日才得到消息,还是早就知晓了。”

    容景对上她的眸光,淡淡一笑,“知道的不早,就在我们今日出了紫竹院准备回门的时候青影用传音入密禀告我才知道,比如今早了两个时辰而已。”

    云浅月点点头,问道:“这件事情谁做的?定然不是容翼和容喆自己吧?否则你怎么可能知道的这么晚?我们大婚都两三日了,什么人做这等事情瞒得这么隐秘?夜天逸和夜轻染被你困住了,夜轻暖也被子书困住了。”

    “应该是早就有所筹谋,他们被困住,但有些事情还是可以进行,不影响。”容景淡淡道,“也不是他们瞒得多隐秘,只不过是我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我们大婚身上,对一件事情太过专心,难免别的事情便有疏漏。这也不奇怪。”

    云浅月想想也对,问道:“夜轻暖从那日被子书困住,如今在哪里?”

    “那一日之后,玉太子喂了她一颗醉酒的药,送去了德亲王府,如今应该醒了。”容景笑声鲜有的有一丝清冽,漫不经心地道,“我说过了,什么事情也没有你我大婚重要。这等事情,不算事情。”

    云浅月点点头,将头靠在她怀里。她也觉得不是事情,但终究是被七公主影响了些。换做谁在大喜回门的日子被这样的事情搅乱,心情都不会好了。

    马车来到宫门口,稳稳地停下。

    容景和云浅月下了车,文莱连忙上前,对二人道:“景世子,景世子妃,摄政王和染小王爷在御书房。”

    容景颔首,拉着云浅月走进了宫门。

    这座宫门,从春年夜宴那日之后,云浅月再没来过。如今已经二十日,她从云王府的浅月小姐,真正变成了景世子妃。皇宫依然一样冷冷清清,森严肃寂,没什么变化。

    宫女太监见到二人,都连忙请礼,称呼云浅月清一色的是景世子妃。

    遇到两个朝中大臣,都连忙对容景见礼,对云浅月的称呼也是谨慎地改成了景世子妃。

    云浅月对这个称呼很满意,多听了几次,让她有些火气的心情散了些。无论如何,她已经嫁给了容景,就算在她大婚之日出了这等肮脏龌龊的事情,也不过是一桩别人的小事。

    二人来到御书房,文莱前去禀告。

    云浅月打量了一眼御书房殿外的环境,地面的玉石专有着深深浅浅的裂纹,廊柱等都有着裂痕。这些痕迹可以想象得出,这里曾经经历了一番冲击。应该就是容景布置真龙棋局,夜天逸和夜轻染破阵的后果。

    她正打量间,里面传出夜天逸低沉的声音,“请景世子进来。”

    云浅月虽然没听见夜天逸提到她,但她依然不松开容景的手,跟着他走了进去。

    御书房内显然被重新修正了一番,破坏的痕迹不太明显。

    里面不止有夜天逸、夜轻染,还有德亲王、孝亲王、冷邵卓、容枫、苍亭、沈昭等人。都是如今朝中的重臣和新贵。足足十多位肱骨大臣。

    德亲王和孝亲王显然没想到云浅月也来了,齐齐怔了一下。

    “这里是御书房,不是女人来的地方。”夜轻染当先开口,语气微沉。

    “有人搅了我的回门宴,我难道还没有资格过来看看?”云浅月面色不好。

    夜轻染眼睛眯了眯,不再理会云浅月,冷冷地看向容景,“景世子,德亲王府的人行了如此肮脏龌龊的事情,侮辱了公主,你怎么说?”

    容景眸光淡淡扫了众人一眼,“总要看看事实再说话。”

    “事实?”夜轻染冷笑,“人赃俱获!你还想抵罪?”

    “染小王爷似乎巴不得给我身上按个罪名!”容景声音温凉,“哪个高门大院里都有几个不肖子孙,不务正业的,荣王府出了这等事情,只能算是我管制不严。但六公主身为公主,私自出宫,身边没个人跟着,酿成了苦果,这应该算是皇室对她管制不严,两方都有错,不能怨一方。”

    夜轻染面色冷沉,“你一句双方都有错,就能脱卸罪责了?”

    “我并没有脱卸罪责!染小王爷说了人赃并获,我们总要看看怎么个人赃并获法。才能论罪。”容景淡淡道。

    “好,就让你看看!不但是让你看看,我们都一起去看看!荣王府百年来都背着受天下人推崇的名声,如今到让人看看,子孙背地里是如何污秽的。”夜轻染冷哼一声,一挥手,对众人道:“走,我们都去容翼那个别院!”

    话落,他当先挑开帘子,走了出去。

    “去别院吧!我们正好都没有看,就等着景世子来了一起去看看。”夜天逸沉声道。

    容景点点头,拉着云浅月走了出去。

    德亲王、孝亲王、冷邵卓、容枫、苍亭、沈昭等人都没说话,也跟着走了出去。

    几人出了皇宫,都无人说话,齐齐坐了马车,出了京城,向容翼的别院而去。

    云浅月想着夜天逸和夜轻染本来可以先去容翼的别院,而特意等着她和容景进了宫,拉了这些人一起再去容翼的别院,不管背地里如何,是不是他们所为,但这表面的功夫做了个足实。

    几辆马车出了城,半个时辰后,来到了容翼的别院。

    马车停下,容景和云浅月下了车。云浅月打量眼前的环境,只见前面是一片田庄。坐落了一片院落,四周有山有湖有草有木,如今是冬日里,依然能看出风景极好,地方也清净。很难想象容翼那么一个人,还能有这等别庄。

    院落四周都被士兵围住,里三层外三层,一只鸟雀都飞不出来。足足有五千士兵。

    云浅月偏头低声问容景,“容翼这处别庄你一直以来知道吗?”

    容景淡淡看了冷邵卓一眼,“以前这一处别庄,我记得是冷小王爷的。”

    云浅月一怔,看向冷邵卓。

    冷邵卓脸色不怎么好,这几日瘦了很多,眼眶看起来都有些凹陷了,眼袋下有淡淡的青影,显然也没睡好。听到容景的话,他对上云浅月的眼睛道:“不错,以前是我的。但是就在你们大婚那日,我在荣王府喝酒,醉酒之后输给了容翼。如今就是他的了。”

    云浅月眸光眯了一下,“你是在我们大婚那日醉酒输给容翼的?他酒量比你好?”

    冷邵卓脸色有些暗,低声道:“酒量比我好不比我好我不知道,反正稀里糊涂的就输了,当时人很多,很乱,玩的很热闹。我宿醉醒来,还是从贴身小厮那里知道输给他了。”

    云浅月想着容翼在赢了冷邵卓的别院里玩了他的未婚妻,这事儿可真是有意思。

    “走吧!景世子,你不是要看看事实吗?我们进去!”夜轻染瞥了容景一眼。

    容景没说话,拉着云浅月走进去。

    围困别院的士兵打开大门,让开路,一行人进了别院。

    这座别院是个三进三出的院子,里面布局精致,显然是冷邵卓以前玩乐的场所。

    云浅月知道这个天圣京城所有人都算起来,论起玩,没有人会比冷邵卓会玩。他以前人品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品味可是极好的,这也跟孝亲王掏了心窝子教导他有关。虽然给宠得无法无天,但是该学的还是都学了。这座雅致的院落,外面风景好,里面也风景如画。

    来到最里面的一座院落的一座主屋,夜轻染停住脚步,回身看着云浅月,沉声道:“我劝你还是别看了!”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没理会。

    “里面的情形怕是不怎么好!容景,你确定要让她看到?”夜轻染对容景挑眉。

    “左右不过是荒唐事儿而已,再肮脏龌龊的事情她也不是没见过。”容景淡淡道。

    夜轻染闻言沉沉地看了他一眼,伸手推开了门。

    房门打开,屋子里传出一股很重的味道,里面的情形一览无余。三个赤条条的人横躺在床上,两男一女。正是容翼、容喆、六公主。凌乱不堪,六公主身上遍布着凌虐过的痕迹。三个人此时昏昏沉沉地睡着,不知道外面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或者甚至根本不知道这座别院外面围困的五千士兵。

    夜轻染回转头,看向容景,冷笑道:“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说?”

    “没什么话说!”容景撤回目光。

    “六公主是皇室的公主,是孝亲王府被赐婚的小王妃,这件事情荣王府如何给个交代?别觉得你一句话便算了。”夜轻染冷声道。

    容景淡淡道:“染小王爷想要荣王府给出什么交代?”

    夜轻染看着容景,吐出四个字,“其罪当诛!”

    容景面色没什么情绪,看向一直夜天逸,“摄政王以为如何?”

    夜天逸看了屋内一眼,目光转向孝亲王和冷邵卓,“六公主虽然是皇室的公主,但月前已经赐婚给了冷小王爷,此时要看孝亲王和冷小王爷的意思。”

    孝亲王闻言上前一步,面上愤怒显而易见,“容翼和容喆欺人太甚,的确其罪当诛。”

    冷邵卓抿着唇不说话。

    “景世子,这何其荒唐!容翼和容喆身为荣王府的人,平时作为荒唐也就罢了。可是这样的事情,玩弄公主,欺辱皇室,令孝亲王府蒙黑,此事实在是……当诛九族也不为过?”德亲王也愤怒地道。

    “嗯?当诛九族?”容景挑眉。

    德亲王点头,“这可是大罪,景世子身在朝中,不能不熟识天圣典律!”

    “我是熟识天圣典律。”容景笑了一下,“皇室和云王府这百年来早已经密不可分,历代皇后都出身云王府,而如今我娶了云浅月,若是九族的话,德亲王似乎也算在九族之内。不止德亲王,摄政王和染小王爷都计算在内。”

    德亲王一噎,顿时没了声。

    夜轻染冷笑,“那荣王府如何给出交代?”

    “染小王爷何必步步紧逼?荣王府没说不给出交代!但如今这情形我们是见了,但治人死罪也要人有个申辩的机会,没准是六公主自己乐意的呢!”云浅月接过夜轻染的话,清冷的声音冷笑道:“否则为何一个皇室公主出门身边无一人跟随?为何好巧不巧那一日冷邵卓输了别院,为何这两日我们没得到一丝消息?这等等事情,有没有阴谋,总要弄清楚。没准这背后藏着滔天的阴谋,有人想要算计荣王府,这样的话,别说治罪,我们荣王府反过来还要求个公平的。”

    “你还要求公平?”夜轻染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怒的,云浅月话落,他忽然笑了,声音阴寒,“你嫁入了荣王府,便开始是非不分了?这等事情公主受辱,你还来要公平?”

    “如今人都昏睡着,还没问个前因后果,就要定罪,这就是你染小王爷的学的民治法论?”云浅月不甘示弱,“我如何不能要公平?即便里面躺着的人是两个人渣,但也有申辩的权利。若是真有罪,自然当诛,不留余地,若是被人算计祸害的,自然要个公平!皇室公主不是好被欺辱的,但荣王府的人也不是好欺负的!”

    “好!那我们就问问前因后果!”夜轻染冷笑一声,吩咐道:“来人,将这别院里的人都押来。”

    “是!”有一人连忙应声去了。

    “用冷水泼醒他们!”夜轻染再度吩咐。

    “是!”有一人端着冷水进了屋,照着大床上泼下。

    云浅月静静看着,静静等着。除了夜轻染连番命令下达,众人无一人再说话。

    不多时,屋内传出细微的一声呻吟,来自六公主。紧接着,容翼和容喆相继睁开了眼睛,他们睁开眼睛后,有片刻的迷茫,须臾,同时发现了六公主,齐齐一愣,紧接着一惊,再是面色刹那惨白,须臾,又齐齐脸色一灰。之后,才发现房门大敞四开着,也看到了外面站着的夜天逸、夜轻染、容景等人,两双眼睛齐齐睁大,现出惊恐的神色。

    云浅月看着他们的表情,从醒来没错过一丝一毫。

    “两位既然醒了,就过来说说吧!欺辱公主,如何治罪,有人可在这等着帮你们要个公平。”夜轻染凉凉地看着二人,扫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撤回眼睛,冷冷地道:“让他们穿上衣服。”

    “都看了这么半响了,你才后知后觉发现这是男人的身体?”夜轻染冷冽一笑,“你不是不在意吗?景世子不也是觉得无所谓吗?”

    云浅月忽然怒了,脚下正巧一块小石子,她抬起脚就将那块石子照着夜轻染踢了过去,声音冷寒,“夜轻染,人要发疯不可怕,就怕疯了都不知道自己是疯子!”

    夜轻染刚躲开石子,就听到这么一句话,整张脸刷地就如黑云压山,“我看你才是疯了!是你要看的,如今又怕什么?”

    “我怕?”云浅月冷笑,“笑话!我曾经将男人的身体当标本看,多了去了!你的身体我要想看,现在就能给你将衣服扒光了!”话落,她再次对夜轻染出手,一圈灵气奔着他直直飞去。

    夜轻染黑着脸抵抗,可惜灵气穿透他的抵抗,瞬间他的腰带就被卷成圈的灵气扯开。

    夜天逸刚要出手,容景伸手拦住了云浅月。

    灵力撤回体内,云浅月脸色不好地看着容景,“你拦我做什么?”

    容景不答他的话,对屋内的容翼和容喆道:“穿了衣服,出来!”

    容翼和容喆恐惧放大,但还是听到了容景的话,胡乱地找了衣服,哆嗦地穿上身。

    “你果然是楚夫人!”夜轻染死死地看着云浅月,“从那日的上元节我就知道了!”

    云浅月当没听见,不想再与他说话,容景既然拦住他不让她动手,她不会再出手。

    “什么?你……你是楚夫人?”德亲王面色大变。

    孝亲王也是大惊,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

    苍亭眸光动了动,容枫目光静静,冷邵卓沉暗的眼中露出惊讶。

    “与南疆、西延、南梁都有勾结!是不是我现在就要治你的通敌叛国的罪?”夜轻染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依然当没听见。

    “容景,你还有何话说?”夜轻染转向容景。

    “凡事要有证据。”容景淡淡瞥了夜轻染一眼,“染小王爷,你用什么证明她是楚夫人?仅仅因为他会灵术?天下难道只要楚夫人一人会灵术?”

    夜轻染刚要说话,屋中的容翼和容喆当真是连滚带爬地滚了出来,“噗通”两声便跪在了地上,不是向夜天逸请罪,也不是向夜轻染请罪,而是对容景请罪求饶道:“世子……饶命……”

    “你们说说怎么和六公主一起出现在了这里?”容景看着二人。

    二人哆嗦地道:“我们……也不知道……为何在这里,我们……我们……”

    “不知道?”容景挑眉。

    “那一日,我就记得世子大婚,然后……然后……”容翼和容喆似乎费劲脑汁回想,半天也没回想出个所以然来,只骇然地道:“借我们一百个胆子,我们也不敢对……对六公主……她……我们不知道她怎么会……”

    “啊……”这时,屋中传来一声尖叫。

    云浅月向屋内看去,见六公主忽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惊恐地看着自己。

    容景淡淡瞥了夜轻染一眼,“染小王爷,你用什么证明她是楚夫人?仅仅因为他会灵术?天下难道只要楚夫人一人会灵术?”

    夜轻染刚要说话,屋中的容翼和容喆当真是连滚带爬地滚了出来,“噗通”两声便跪在了地上,不是向夜天逸请罪,也不是向夜轻染请罪,而是对容景请罪求饶道:“世子……饶命……”

    “你们说说怎么和六公主一起出现在了这里?”容景看着二人。

    二人哆嗦地道:“我们……也不知道……为何在这里,我们……我们……”

    “不知道?”容景挑眉。

    “那一日,我就记得世子大婚,我们见到六公主去了荣王府……然后……然后……”容翼和容喆似乎费劲脑汁回想,半天也没回想出个所以然来,只骇然地道:“世子,借我们一百个胆子,我们也不敢对……对六公主……她……我们不知道她怎么会……”

    “啊……”这时,屋中传出一声尖叫。

    云浅月看向屋内,只见六公主从床上忽地坐起来,惊恐地看着自己。

    容翼和容喆身子一震,颤颤巍巍磕磕绊绊的话忽然被打住,骇得没了音。

    “这……怎么会……怎么会……啊……”六公主这时看到了门外站着的人,目光落在容景身上,惊恐骤然放大,再次尖叫一声,身子又倒回了床上,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这时,这座别院侍候的人被夜轻染的人押了上来。

    云浅月听到脚步声回身,身后跪了几十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夜轻染似乎压制住了怒意和早先的浮躁,此时沉冷的声音道,“你们侍候在这座院子,将事情说说。据实以告,若是有半句虚言,定斩不饶。”

    几十人齐齐脸色一白,身子不约而同地震了震。

    云浅月看着几十人,抽出腰间的碎雪,“铛”地一声扔在了几十人的面前,接过夜轻染的话,声音清冷,“若有半句虚言,就用这把剑斩了!”

    ------题外话------

    要来个狠狠的碰撞,亲爱的们,积攒到票票的上票哦。么么哒!O(∩_∩)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86》,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八十六章 其罪当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86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八十六章 其罪当诛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