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铁血手腕

    那老者开口之后,跪地的数十人齐齐附和。

    “然后呢?”云浅月看着老者询问,她声音不高,但气势上自有一分压迫。

    老者垂着头不敢抬起,颤抖地道:“后来荣王府二老爷家大公子和三老爷家的大公子就来了,还带着一名女子,那女子是用头蒙着脸的,既然这别院成了大公子的,我们做奴才的想讨口饭吃,不想被赶出去,自然不敢惹大公子,也不敢打探那女子是谁,这京中强抢了一个女子,或者是花楼的哪位姑娘出来玩乐,这样的事情都不新鲜,也不是奴才们敢过问的。两位大公子带着人就进了这间屋子,后来……后来我们才知道是六公主……”

    云浅月眯起眼睛,“后来是他们进了这间屋子多长时间?”

    “一日之后……”那老者道。

    “如今都三日了,为何当时不禀告?”云浅月冷声质问。

    “两位是荣王府偏房的大公子,一位是六公主,奴才不敢啊……”那老者颤着音,头都快捶到了地上。

    云浅月住了口,不再询问。

    “他胡说!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来的这里,怎么能是我们带了她来的?”容翼忽然大叫,脸色发白地道:“我那日喝醉了,后来……”

    “后来如何?”夜轻染冷冷地看着容翼。

    “后来……后来……”容翼痛苦地摇头,显然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了。

    “后来你们便带着六公主来行这等龌龊的事情,如今想不起来了?”夜轻染冷笑,看向容喆,“他想不起来,你呢?”

    容喆也和容翼神情一样,但还是大声指着老者反驳道:“世子,他胡说!他一定是胡说,我们不可能带着六公主来这里……”

    夜轻染冷冷地看着二人,“死到临头,还敢狡辩!”

    容翼和容喆身子哆嗦着没了音。

    那老者立即道,“老奴没有胡说,千真万确,景世子、景世子妃、染小王爷、老奴不敢有半句虚言,我们这些人都是上有老,下有小,不敢欺瞒半句,的确是两位大公子带着一个女子来的……”

    老者话落,别院里那几十人众口一致地点头,指天指地,发誓所言非虚。

    云浅月看着这些人神情,不是说假,一边是荣王府,一边是皇室,他们也不敢说假。她又看向容翼和容喆,两人一副惊骇头昏的德行。她敛了眸光,不再说话。

    “容景,你不是要事实吗?如今这两个昏东西喝醉酒后做了什么事情忘了。这里面这些人可不是说假的,别告诉我你看不出来。”夜轻染转向容景。

    容景淡淡瞥了夜轻染一眼,淡淡道:“将六公主弄醒吧!不能只听片面之词。”

    “来人,进屋将六公主弄醒。”夜轻染吩咐。

    “是!”一人现身,走进了屋。

    门依然开着,屋内的情形看得清楚,那人进屋后在六公主的人中掐了片刻,六公主再度醒来,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隐卫,又“啊”地大叫了一声,尖声怒道:“你是谁?滚出去!”

    “六公主精神不错!”云浅月道。

    六公主听到了云浅月的声音,身子猛地一震,转过头来,再次看到了外面的人,这回目光清晰地落在了云浅月的身上,怒道:“云浅月,是不是你害我?”

    “你觉得是我害了你?”云浅月笑了一声。

    “除了你还有谁?”六公主被恨意充斥了眼睛,恨恨地对云浅月质问。

    “这可真是好笑了!”云浅月看着她,“你私自出宫,跟着别人在这里翻云覆雨快活,如今到成了是我害的了?”

    “你……”六公主闻言恨急,但她看着自己如今的模样,尤其外面那么多人看着,其中还有容景和她的未婚夫冷邵卓,更是恨不得羞愤欲死,伸手一把扯过床单裹在身上,身子不停地哆嗦起来。

    “你先穿好衣服,出来说。”夜天逸发了话,挥手关上了房门。

    房门隔绝了房中的一切,听到六公主哆嗦着穿衣服的声音。

    云浅月想着一般这种情况发生之后,放在这个时代女子身上,不是拔剑自刎就是撞墙,或者能哭得背过气去,但六公主还能对她怒目而视,这内心可真是强大,一般女人比不了。

    不多时,六公主穿好了衣服出来,推开门,第一件事情是捡起地上的宝剑就向云浅月刺去。她的动作又快又狠。

    云浅月挑了挑眉,还没动作,容景已经轻轻一挥袖,她身子轻飘飘被掀出了老远。而她手中那把云浅月扔在地上的碎雪到了容景的手中,他看也不看摔在地上的六公主一眼,对云浅月道:“以后自己的东西别随便往地上扔,碰倒不干净的东西都脏了。”

    云浅月“嗯”了一声,接过碎雪,用娟帕擦了擦六公主抓过的地方,收回了销内。

    六公主跌倒在地上,听到容景的话身子颤栗,终于哭了起来。

    “哭有什么用?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夜天逸看着她,沉声开口。

    “七哥……”六公主泪如泉涌,猛地摇摇头,泣不成声,“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一定是云浅月害的我,她早就想害我,她知道我喜欢景世子,所以不放过我……”

    云浅月冷冷地看着她,“你还不配我出手!若是我想要你死,我不应该害荣王府我自己家的人,应该找一群乞丐轮了你。”

    六公主脸色愤恨,一双眼珠子似乎要蹦出来,“云浅月,你不得好……”

    她后面的一个“死”字还没说出来,容景轻轻挥手,她的声音戛然而止,他温润的声音罕见的冷厉,“既然说不出什么来,就不用说了。”

    六公主看着他,一双眼珠子尽是灰色。

    夜轻染挑眉,“容景你什么意思?不让她说了?那这件事情如何处理?难道就这样算了不成?”

    “算?怎么能算了!”容景淡淡一笑,笑意如冰雪,透着丝丝冷寒,他看着地上的容翼和容喆道:“不管如何,公主就是公主,金枝玉叶。我这两个旁支兄长做错了事情就是做错了。他们二人其罪当诛。荣王府旁支所有人受牵连治罪,即日起,容翼和容喆问斩,荣王府旁支发配北地寒湿之地,永世不得回京。摄政王、染小王爷,你们二人以为如何?”

    云浅月想着这惩罚足够重了,荣王府所有旁支都被发配北地寒湿之地,北地寒湿之地在北疆以北,常年冰雪,寒气极重,荒凉无人烟,且野兽出没频繁。根本就不是人待的地方,这是根本就让荣王府的旁支没了生路。算起来荣王府的旁支怕是足足有数千人之多。他这样都断了跟脚,等于荣王府除了容老王爷和他外,再无别人了。

    “世子饶命……”

    “世子饶命啊……”

    容翼和容喆没想到容景不保他们,刚刚看容景站在这里,云浅月和夜轻染针锋相对出了手,他们以为容景一定会保他们,但是没想到,容景要杀他们,不但要杀他们,反而还要将荣王府的旁支所有人发配到没有生路的地方。骇立当地,片刻后,跪着爬到容景脚边求他。

    容景不看二人,目光落在夜天逸和夜轻染的脸上,又问了一遍,“嗯?摄政王、染小王爷,你们二人以为如何?”

    夜轻染薄唇抿起,“这件事情不查了?”

    “不查了,他们侮辱公主,错了就是错了。”容景道:“荣王府愿意一力承当,他们二人的确其罪当诛。”

    夜轻染不再说话。

    夜天逸沉着眸光和容景对看了片刻,询问德亲王和孝亲王等人,“德王叔、冷王叔,几位大人,你们以为景世子的处断如何?”

    德亲王和孝亲王也和容翼、容喆想法一样,以为容景会大力保这两个人,最好的下场容翼、容喆无罪,荣王府逃脱干系,如今虽然不利于荣王府,但这个人是景世子,他就有翻云覆雨的本事。但是也不曾想事情竟然这样,容景首当其冲罚得这样重,可想而知荣王府这些年嫡系虽然子息单薄,但旁支子息博大,且都有很多在各地任职,根系盘根错节,甚深。他此举等于一下子自己自断了荣王府的根系。一时间对看一眼,都拿不清容景的想法。侮辱一个公主,换得荣王府这样的重罚,比诛灭九族不轻。若他们还说不行的话,那么就太得寸进尺了。

    片刻后,德亲王当先点头,“景世子大义灭亲,这个处断虽重,但是以儆效尤。老臣无异议。”

    “老臣也无异议。”孝亲王也表态。

    容枫和冷邵卓、苍亭等几位大人齐齐点头,均无意义。

    “既然景世子大义灭亲,德王叔、冷王叔和众卿无异议,那此事就这样定了!”夜天逸作为最后的决断者,沉声吩咐,“来人,将这二人拖出去砍了,荣王府旁支一众族亲发配北地苦寒之地,昭告天下,以儆效尤。”

    “是!”有几个人上前,拖起容翼和容喆,那二人哭喊着求饶,被捂住嘴,拖了下去。

    容景看也不看那二人一眼,伸手握住云浅月的手,“走,我们回府!”

    云浅月想着事情都已经这样了,荣王府给出交代了,后面的事情夜天逸和夜轻染,哪怕是德亲王和孝亲王也不会死命地揪着了。再揪着就是欺人太甚了。她点点头,不看众人一眼,跟着容景离开。

    二人刚走几步,夜天逸道:“景世子,劳烦解开六妹妹的穴道。”

    容景不回头,轻轻挥袖,六公主的穴道瞬间解开。她张了张嘴,想再骂云浅月,却发现骂不出来了。

    容景和云浅月离去,直到身影走出了这座别院,再无一人阻拦,包括夜轻染。

    夜天逸看着六公主,沉声问,“六妹妹,你是想活,还是想死?”

    六公主脸色一灰,身子不停地颤了起来,眼泪再次滚了出来。

    “你如今已经成了这样,皇室和孝亲王府的婚事儿算是作罢了。”夜天逸又道。

    六公主猛地看向一直站在那里的冷邵卓,怒道:“冷邵卓,我虽然骂云浅月,但我心里清楚,她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是不是你?这里本来就是你的别院,否则我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还被……被那两个给……”她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

    “若是以前,娶了你也就娶了,大不了我放在家里晾着你,照样选一些如花似玉的侍妾美婢侍候在府中我,可是如今,我冷邵卓还不至于为了不娶你就弄屎盆子往自己脑袋上扣。我改邪归正四个字不是说着好听的。”冷邵卓冷声道:“我的确是稀里糊涂地输了别院给了容翼,那天你到底怎么和他们混在一块儿造成这种恶果的,本小王哪里知道?”

    六公主显然也不是真的没脑子,闻言不再指控冷邵卓,对夜天逸心灰意冷道:“七哥哥,我也活不成了,我死。你现在就给我一颗毒药吧,我知道你有这种东西。”

    夜天逸看着她,“你可要想清楚。活着虽然困难,但时间久了,多大的伤痛也能磨平了,你总归还是年轻的。你是夜氏的公主,金枝玉叶,哪怕今日是个污秽事情,但你是被害的。有朝一日会有一个不在乎你今日之事的人娶你的。”

    六公主嘲讽一笑,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不再是嚣张跋扈人性狂妄的公主,而是被磨没了菱角,摇头,凄苦地道:“我好的时候都没人看得上我,如今还有谁会娶我?生不如死,不如死了。死了一了百了。”话落,她认真地对夜天逸道:“七哥哥,你不让我选择的话,我也不想活了,你给我毒药吧!我再无颜面从这里走出去,不如死了。”

    “好!”夜天逸颔首,答应下来,伸手入怀,扔出一颗药丸给六公主。

    六公主接过药丸,闭上眼睛,往嘴里放去,没有一丝犹豫。

    这时,冷邵卓忽然上前一步,一把打开了她的手,药丸瞬间飞了出去,六公主睁开眼睛,见是冷邵卓,冷着脸道:“你做什么?”

    “我没说取消婚约,我娶你。”冷邵卓道。

    六公主一愣,不敢置信地看着冷邵卓。

    德亲王、孝亲王等人也都愣了。没想到这等情形下,冷邵卓竟然要娶六公主了。无论是夜天逸赐婚圣旨下达前还是下达后,冷邵卓对此事都是反抗的,如今在这等情形下,六公主被人污秽了之后竟然同意要娶他,众人都看着他,同样不敢置信。

    尤其是孝亲王,当先站了出来,“邵卓,你……你要娶六公主?”

    “是,我娶她。”冷邵卓冷静地道,“你不是一直喜欢六公主,想要我娶她吗?如今我娶他,你该是最满意的人。”

    孝亲王老脸发白,“可是……可是如今的六公主不比以前,她……她……”

    “那又如何?你儿子我以前干的那些事情不比她现在干净。”冷邵卓道。

    孝亲王顿时没了反驳的声音。

    “摄政王、染小王爷,婚事儿不取消,我还娶六公主,择日成婚。”冷邵卓看向夜天逸和夜轻染道。

    “冷小王爷愿意就好,恭喜六妹妹了。”夜天逸点头,应承了下来。

    夜轻染看了六公主一眼,又看了冷邵卓一眼,忽然一笑,“看不出来啊,冷邵卓,你还算有种,你这别院输给了容翼,才酿成了这件事情,理应娶六公主。本小王爷也恭喜六公主了。”

    冷邵卓点点头,伸手去拉六公主,问道:“能自己起来吗?”

    六公主依然不敢置信地看着冷邵卓,“你……你真娶我?”

    “娶!”冷邵卓肯定地点头。

    “我不需要同情!”六公主忽然打开冷邵卓的手。

    “我没有同情你,当初圣旨赐婚没经过我同意,如今说毁了婚约就毁了婚约,我如今偏不同意。若是想嫁给我,不想死,现在就起来,若你还想死,我不再拦着。”冷邵卓冷淡地道。

    六公主看着冷邵卓伸到她面前的手,死死地咬着唇瓣。

    冷邵卓也不催促她,沉静地站在那里等着她。

    片刻后,六公主一咬牙,将自己的手放在了冷邵卓的手里,“我嫁给你。”

    冷邵卓拉起她,对夜天逸道:“我送她回宫!”

    夜天逸点点头。冷邵卓拉着六公主向别院门口走去,他的马车停在那里,不多时,二人上了车,车夫离开了别院门口,向城门行去。

    不多时,有人跪在地上对夜天逸禀告,“禀摄政王,容翼和容喆已经砍头。”

    夜天逸“嗯”了一声,那人退了下去,他对夜轻染道:“这里交给你处理了。”话落,出了别院。

    德亲王、孝亲王等人也跟随着他出了别院。

    早先一群人,只剩下夜轻染一人。他站在原地待了片刻,抬头看了一眼天边的日头,伸手弹了弹衣襟,忽然笑了笑,对手下的人吩咐了一句,也出了别院。

    夜轻染离开后,别院围困的五千士兵随他一起退了下去。

    容景和云浅月坐上马车,二人谁也没说话。

    走了一段路后,外面弦歌忽然出声,“世子,刚刚得到消息,六公主想死,找摄政王讨了毒药,被冷小王爷拦下了,冷小王爷说娶六公主,如今马车就在我们的马车后面。他送六公主回宫。”

    容景“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云浅月想着这一出戏,容翼、容喆送了命,荣王府旁支被牵连,斩断根基全部发配北地寒湿之地,对荣王府很有重创。但是六公主赔了女子最贞洁的东西,即便她再嚣张跋扈,性格有些扭曲,但也不是淫荡之人,此事对她来说,犹如天崩地裂,有想死的心,也是可以理解。受益的人无论是谁,都不是当事人。冷邵卓本来不想娶六公主,如今却是伸了援手要娶她,救她一命。令人意外,也不意外。

    若是以前的冷邵卓,六公主死了,她怕是眼皮都不眨一下,还没准会拍手乐。但如今的冷邵卓到底是不同了,他有了人性和仁善。这里面的阴谋,他即便不参与,不知道,也深有体会。他从来就不是不聪明的人。

    马车一路进了城门。

    城内依然如早先出城时一般,熙熙攘攘,热热闹闹。

    马车来到云王府门口停下,容景和云浅月下了车。就见云离脸色不好地等在那里,云浅月看着云离,当先问,“哥哥,你怎么等在这里?是嫂嫂让你问六公主?”

    云离摇摇头,看了容景一眼,低声道:“你嫂嫂没事儿,是我刚刚听说了荣王府二老爷家的大公子和三老爷家的大公子被斩首,荣王府旁支被发配北地寒湿之地的事情,特意在这里等着你们。怎么会这么严重?虽然是六公主被污秽,但将那二人斩首也就够了,可以不至于牵连的啊!”

    云浅月看着云离,见他脸上实实在在的担心,她有些明白容景心里怎么想的,没回话。

    容景淡淡一笑,对云离道:“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可是偌大的荣王府,正因为有旁支支撑,这天圣上下,遍布根基,就这么斩断了,你们以后……”云离看着容景,欲言又止。

    “我自有主张,哥哥不必担心。六公主无事,你告诉嫂嫂不必担心。她本来欲求一死,但冷小王爷拦住了她愿意娶她,如今将她送回宫了。所以,她大可以放心了,不必担心。”容景道。

    云离点点头,“我这就回去告诉她。”

    云浅月看着云离,忽然伸手拉住他的袖子,喊了一声,“哥哥!”

    云离本来欲离去,此时停住脚步,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本来想说什么,见云离这些日子瘦了很多,气色也不太好,眉目间有隐隐的沉郁之色,她笑了笑,“没什么事儿,我就是告诉你,让嫂嫂多多休息,注意身体。”

    云离打量了云浅月一眼,他本就聪明,通过今日云浅月训斥七公主的事情,似乎也明白她的心思,低声道:“妹妹放心,我不会让她出事的。”

    云浅月笑着道:“我最关心的是哥哥好,只要你好,别人都无所谓。”

    云离面色一暖,展颜一笑,“我的心里也只要妹妹好,哥哥就好了。你放心吧!七公主她……和六公主毕竟是亲姐妹,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一时受不住,也是情有可原。其实……六公主的本性也不坏,只不过迷了心而已。如今出了这等事情,对她来说也未必不好。”

    云浅月点点头,“哥哥心里都明白就好。”

    “我都明白。”云离不再多说,对二人道:“爷爷还在等着你们,赶紧进去吧!”

    容景和云浅月向云老王爷的院子里走去。

    来到云老王爷的院子,玉镯挑开帘幕,二人进了屋,屋子里面除了云老王爷外,还坐着玉青晴。二人显然也得到了容翼和容喆斩首,荣王府旁支发配的结果。

    云老王爷简单问了容景两句,便挥手打发二人离开。

    云浅月坐着不动,懒洋洋地对容景道:“我们今日住在这里吧!怎么样?”

    “好!”容景点头。

    “你们不回去?”玉青晴蹙眉,“如今荣王府内怕是炸开了锅了。小景,荣王府的旁支族亲可不是一人两人,如今尽数清空了啊!那些人能干吗?”

    “不能干又能如何?谁叫出了两个不肖子孙了,连夜氏的女人也碰。他们既然碰了,就要清楚下场。”容景淡淡道:“今日我不自己下手,也会有人下手,况且他们也只姓了个容而已,这些年享受荣王府的荣华富贵,却没有为荣王府做什么,只知道背后争斗获利。若荣王府真有风吹草动,兵临危难的时候,他们也许第一个帮着别人对我下手。我护了他们这么些年,如今我的精力只够护一个人,就是云浅月。他们今日撞在了别人的刀刃上,我即便护了今日,还有明日,那些个人有几个聪明不需要我护的?稍微不慎,他们早晚是死,让别人来杀,不如我自己先杀,免得后患无穷。”

    玉青晴点点头,“说得也对!这些年你这个世子做得也不容易,荣王府不够团结,背后对你下手的人不少。这也难为他们了,你若出事,你的世子之位自然能挪给别人。这些人他们巴不得你出事,如今荣王府和皇室已经势不两立,他们被人杀了还好,就怕被人利用。总归是麻烦,如今这样都发配了也好。有能力的自然能活下来,没能力的,自灭而亡,也比被人利用杀死的好。”

    “正是这个道理!”容景颔首。

    “既然你们住在这里,今日也累了一日了,快去休息吧!”玉青晴对二人摆摆手。

    容景和云浅月起身,出了云老王爷的房间。

    二人离开后,云老王爷乐呵呵地道:“景小子我在小时候就看出是个出息的主。这般铁血手腕,连根拔起,毫不含糊,打了夜天逸和夜轻染那两个小子一个措手不及,看他们接下来该如何,比他容姓的那些个祖宗强多了。”

    ------题外话------

    今日双11了,想出去玩,积攒到月票的亲,求抚摸,不抚摸没动力啦……O(n_n)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87》,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七章 铁血手腕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87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八十七章 铁血手腕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