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什么都好

    书房内没掌灯,此时深夜,漆黑一片。

    云浅月在门口站了片刻,才隐约看清软榻上熟悉的人影。她并没有立即走过去,而是走到桌前,用那只完好的手臂拿起桌子上的火折子,点上了灯。

    掌上灯后,书房瞬间明亮。

    云浅月回身,就见容景半支着身子靠在软榻上,和衣而卧。月牙白锦袍胸前一片血迹,袍角处有细微的褶皱,眉目低垂,似是睡着了,整个人静得如书房的一幅画。

    她心下一疼,容景是何等洁净的人?他从来不会让自己沾染半丝污垢,哪怕衣袍上沾染了污垢,他也会立即换下。从来都是玉质净洁,不染纤尘,何曾见过他这副样子?

    她伸手捂住心口,只觉心口痛得厉害,一时间怔怔地看着他。

    她从来自认做事情不后悔,只要遵从本心而为,就不准许自己后悔,可是这一刻,看到他这副样子,她不知道自己心口的疼是不是悔。

    昨日响午,到今日深夜,他就是这样在书房待着的?

    她唇瓣抿紧,恨自己喝了药之后竟然被药效拿住睡了过去,竟然给了他时间让他消气,竟然将他自己扔在这里,竟然没早一些时候过来。

    不知不觉,眼泪簌簌而落。

    心中疼痛难忍,眼中酸涩难忍,眼泪迷蒙的眼角,噼里啪啦落地,砸在地面上。

    书房中的地面是玉石专铺就,眼泪落在上面,发出极其细微的声响。

    云浅月迈步不前,只觉得从来未曾这么难受,一时间所有的情绪涌来,她眼泪无论如何也收不住,而且不想收住。

    似乎过了许久,又似乎过了片刻,软榻上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容景低哑的声音响起,“云浅月,谁准你在这里哭的?”

    云浅月听见他说话,想极力看清,眼前却被泪水蒙住,如何也看不清他。

    “过来!”容景对她伸出手。

    云浅月想迈步,但是脚下却有千钧,似乎无论她怎么用力,也抬不动脚。

    “别告诉我你连路也不会走了。”容景支着额头看着她。

    云浅月伸手去抹眼泪,这一刻,她早已经忘了自己受伤,不由自主地将受伤的那只手臂抬起。

    “别动!”容景低喝了一句。

    云浅月手臂一顿,泪眼蒙蒙地看着他。

    容景支着的身子坐起,下了软榻,抬步走到她面前,盯着她看了片刻,抬起手,将她眼角的泪抹掉,又拿掉她抬起的那只胳膊,之后,对她道:“都言美人泪梨花带雨,我见堪怜。可是到你这里,看着真丑。”

    云浅月眼角酸涩地看着容景近在咫尺的脸。

    容景对她嫌恶地皱眉,“不好好在房中歇着,跑来这里做什么?”

    云浅月的泪再度滚落。

    容景看着她眼泪说来就来,无奈地伸手捂住她的眼睛,“别哭了!我又没怎么样你。”

    云浅月再也忍不住,伸手去抱他的腰。

    容景快一步拦住她那只受伤的手臂,恼怒地道:“云浅月,你将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我不是不让你动吗?”

    云浅月用那只完好的手臂搂住他的腰身,无声的泪水此时哭出声,一边哭一边道:“容景,你混蛋……”

    容景怔了一下。

    “你觉得我做错了的话,你可以打我,可以骂我,可以和我分房,可以怎样对我都行,凭什么你自己折腾自己?”云浅月一边哭,一边伸手捶他手臂,当然,落手极轻。

    泪水打湿了锦袍,如今已经初春,春裳比冬日里穿得薄了一些,很快透过衣服,肌肤感觉一片湿意。容景的心蓦然一疼。

    “我就没有做错,难道真让他一辈子成为我的魔障?我才不要,救了他就救了他,我受伤了就受伤了。你折腾自己做什么?不满的话,恼怒的话,生气的话,你冲我来啊,你冲我发脾气不会吗?凭什么你折磨自己?”云浅月说着便恼起来,心中升起一股执拗劲,手下的力道用力了些。

    容景从来没见她这么在自己面前哭得稀里哗啦,一副小女儿的样子,他顿时心疼不已,一时间手足无措,声音也不禁放柔了,有些慌,“你别哭了,是我不对……”

    “就是你不对!”云浅月眼泪全数不顾忌地往他身上蹭,反正这件锦袍也毁了,她也不管不顾了,不顾及将它毁个彻底。

    “是,是我不对。别哭了!”容景伸手轻轻拍着她。

    “你为什么不说是我不对?”云浅月见他软口,让着她,心下更疼。

    “你没有不对,是我不对。”容景摇头,低声道:“我不该太自信,不该认为你在我面前,有我护着你,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以至于眼睁睁地看着你受伤。”

    “当时你距离我远,如何能怪你?”云浅月吸着鼻子道。

    “怪我的,我防范夜轻染,但还是低估了夜轻染。”容景脸色微暗。

    云浅月不再说话,她何尝不是低估了夜轻染,哪里料到夜轻染会问她死活由她决定。

    “别哭了!哭伤了身子,我得用多少时间多少好药才能给你补回来。”容景伸手推她。

    云浅月固执地在他怀里不出来,哭得太狠了,一时间受不住,哽咽地嘟囔,“我就哭。是你惹我哭的,这么疼的伤口我都没哭,如今怪你。”

    “好,怪我!我向你赔礼了,别哭了。”容景无奈叹息。

    云浅月用了好一阵才止住了哭,埋在容景怀里依然不出来。

    容景见她终于不哭了,心下松了一口气,感慨道:“云浅月,以后你若是想要谁死,不用刀剑,你就对着他哭,他一准就会忍不住自杀。”

    云浅月伸手捶了他一下,一把推开他,恼道:“看来你好得很,还有心思和我开玩笑。”

    容景轻笑,配合她后退了一步,“只要你不哭,我就好得很。”

    云浅月红着眼睛瞪着他,“我没哭的时候,你将我扔在房里,你自己在这里饭也不吃,水也不喝,折磨自己,哪里好了?”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低声道:“每次弦歌和隐卫犯了错误,我都将他们关进了思过堂几日。如今我在书房里,不过短短时间而已,哪里叫做折磨?”

    “是吗?为什么我看着你像是在折磨自己?”云浅月看着他,“你又没犯错误。”

    容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皱了皱眉,摇摇头,失笑道:“我这算什么折磨,不算的。”话落,他又道:“我明知叶倩的部署,却低估了夜轻染,就是犯了错。让你受伤,就是该罚的。”

    云浅月难受地看着他,“这怎么能关你的事情?是我……”

    容景伸手捂住她的嘴,低声道:“你没有做错,我是怪自己而已,我低估他,才让你受伤。我不希望你因我,却觉得自己做错了,你没有做错,那样的情形下,我宁可你救他,也不想你因此一生忘不掉他。我不希望我的女人嫁给我之后,便因为顾忌我,而变得不是你自己了。我说过,我会给你撑起一片天空,你想如何,便如何,肆意而活。”

    云浅月眨眨有些酸的眼睛,拿开容景的手,低声道:“容景,你干嘛这么好?”

    容景看着她,温柔地道:“别再哭,我受不住的。”

    “你这么好,对比的我如此差……”云浅月看着他。

    容景再度捂住她的嘴,板起脸道:“不准这么说自己,你很好。”

    云浅月又拿掉叶倩的手,“叶倩说我……”

    “那个女人,你听她胡说做什么?”容景不满地看着她,“你以前不是从来不在意别人看法?怎么如今到是听了她的话?”话落,他抱住云浅月,柔声道:“云浅月,我不求你别的,只求你好好的待在我身边,在我眼里,你的什么都是好的,你不准说自己不好,谁也不能说你不好。我的女人,我自小就选中的女人,我费尽心思谋了十年才娶进门的女人,如何会不好?”

    云浅月听着他的话,破涕而笑,“有你这样夸我的吗?我本来就毛病一大堆。”

    “你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有灵有性。天下女子,再也找不到另外一个云浅月,你如何会不好了?”容景摸着她的头发,感觉怀中的娇软,低声温柔地道:“是我不够好,多少人与我抢夺你,我需要多好才能护住你不被别人抢去?”

    “你已经很好了。”云浅月感觉他浓浓的感情,心又疼起来。

    容景笑看着她,“我在给你开的药方里放了一味催眠的药物,本来计算剂量应该让你睡一夜,定是青裳减少了催眠的药效才让你半夜醒了。”

    云浅月推开他,“我说怎么那么困呢,喝了药眼皮就支撑不住睡着了。”

    “她惹了你哭,让她去思过堂。”容景道。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不准!这哪里怪她,你凭什么让我睡觉而在这里折腾自己?”话落,她又道:“她不减少剂量,叶倩和云暮寒、西延玥来告辞,我也会醒的。”

    容景闻言面色沉郁,“那几个人……这回才是真的让他们看了好戏了……”

    云浅月伸手拉住他的手,“走吧!回去换衣服沐浴,看看你的样子,再在这里待下去,荣王府的人都该不认识你了。”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皱眉道:“从来没如此糟糕过……”

    “原来你知道自己糟糕啊!”云浅月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拿定主意,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黑脸也好,白脸也好,她都要第一时间就抱住他,腻在他身边,不让他折腾自己。

    人总要学着成长,她不会爱人,要慢慢学着会。总有一日,她可以做到是一个好妻子。

    书房门打开,二人牵手出来。弦歌面色激动,连腰间的剑都发出欢喜的鸣吟声。

    云浅月看了弦歌一眼,那欢喜的神色如此显而易见,让她深刻地觉得,容景不是折磨自己,是在折磨她和他身边的人。更是打定主意,以后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在这样折磨。

    容景看了弦歌一眼,没说话。

    云浅月对弦歌道:“你守了他半日又半夜,赶紧吃些东西,下去休息吧!”

    “是,世子妃!”弦歌答得爽脆。只要世子好了,让他做什么都行。

    二人回到房间,风烬已经不再了。云浅月问向青裳,“风烬呢?”

    青裳也高兴了,笑着道:“风家主走了!”

    “回风家了?他走时说了什么?”云浅月问。

    青裳看了容景一眼,低下头道:“奴婢也不知道风家主是否回风家了。风家主离开时只说了一句,嫁出去的女人果然是白眼狼。”

    云浅月好笑,风烬这是知道她拿容景没办法的,伸手推他,“赶紧去沐浴换衣。”

    容景点点头,走进了温泉池。

    云浅月吩咐青裳去给容景准备饭菜,青裳立即跑了下去。

    虽然是深夜,荣王府各处亮起了灯,早先静寂如无一人,连风吹树叶都没声响,不消这么片刻,便各处都有了动静。青裳、凌莲、伊雪的谈笑声,弦歌、青泉、药老的说话声,前方容昔、容铃烟和荣王府的下人们也传来动静。

    荣王府一改半日一夜笼罩的阴云,虽然黑夜,却是气氛雨过天晴,阳光晴好。

    云浅月站在窗前,笑着看向窗外,容景就是荣王府的灵魂,也是她的灵魂。

    半个时辰后,青裳端着饭菜摆上了桌,容景也从暗室中走了出来。

    云浅月回转身,只见他已经沐浴好,换了一身干净的锦袍,烛光下,眉目如画,如月洒清华,她站在床前看着他,笑容暖如春水。

    容景走上前来,伸手抱了抱她,柔声道:“青裳给你吃饭了吗?”

    青裳正走到门口,闻言立即苦着脸道:“世子,奴婢哪里敢饿着世子妃啊!”

    容景“嗯”了一声,算是满意,问云浅月,“那还吃吗?”

    云浅月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摇摇头,“不吃了!”

    “既然不吃,就去床上躺着吧!”容景看了一眼她的胳膊,“伤口处理得及时,但也要养一两个月。”

    云浅月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轻声道:“不会落疤吧?”

    “你不想落疤?”容景看着她。

    “那多难看。”云浅月不想以后容景都想起昨日,她也不想想起。

    “听说东海国皇宫里有一瓶东海仙山采集圣雪金莲做的药膏。”容景想了一下道:“若是有它的话,不会落下疤痕。”

    云浅月眨眨眼睛,“很珍贵吧?”

    “嗯,据说只有一瓶。”容景道,“圣雪金莲是比天山雪莲还要珍贵的一种药,据说几千年才开一次花,在东海海中岛的海中山之巅长有一株。被东海皇室收集了,历代传了下来,至今无人用。”

    “太贵了!”云浅月唏嘘了一下,轻声问,“你的玉露膏不会消灭了疤痕吗?”

    容景摇摇头,“不会,多少还是会有些印痕的。”

    云浅月蹙眉,“我没见过东海王,那么贵重的东西如何能给,就算给的话,人家传了数代,这人情也太大了。”

    容景笑了笑,“别人要大约不给,你要的话,东海王也许会给。据说他这些年来一直想见娘亲的一对儿女,日思夜想。你提前讨了见面礼,这礼虽然大些,但给了有用之人,也比世代传下去有价值。”

    “虽然是这么说,但怎么好意思?”云浅月道。

    容景轻笑,“明日我修书一封给东海王,拜拜外公。他欢喜之下,大约就给了。”

    云浅月看着容景,容景对她眨眨眼睛,她“噗哧”一笑,“好,你去修书。”

    容景“嗯”了一声。

    云浅月不去床上,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我陪着你吃。”

    容景知道让她上床也不去睡,点点头,自己夹了菜,吃两口,喂云浅月一口。屋中气氛一扫早先的清冷,极为温馨。

    饭后,容景立即修书一封,喊出青影,将信发去了东海。

    云浅月想着圣雪金莲的药膏一来一回,怎么也要一个月才能到了。她看看自己的伤口,叹了口气。又看了一眼天色,问道:“夜轻染如今受了伤,会不会免朝?”

    “他不会!”容景道。

    云浅月想想也不会,他能插着一支箭挺了两个时辰完成了登基大典,又何惧小小早朝。她心疼容景道:“那你早上还去上朝?”

    容景点点头,“他受伤都不免朝,我又有什么理由不上朝?”

    云浅月不再说话。

    容景躲开她受伤的胳膊,弯身将她抱起,来到大床上,将她轻轻放在床上,他躺在了她身边,轻轻拦住她,柔声道:“睡吧!还有两个时辰,我可以陪你再小睡片刻。”

    云浅月点点头,吸着他熟悉的气息,闭上了眼睛。

    容景熄了灯,也闭上了眼睛。

    云浅月再次醒来,已经大天老亮。她睁开眼睛,身边已经无人,知道容景去上早朝了。她坐起身,对外面喊了一声,凌莲和伊雪立即跑了进来。

    二人进来后,帮助云浅月梳洗穿衣。

    用过饭后,紫竹林外传来容昔的声音,“世子妃嫂嫂!”

    “嗯!”云浅月接话。

    容昔似乎犹豫了一下,道:“荣王府的人来传话,说让您回府一趟。”

    “什么事儿?”云浅月问。

    容昔吞吞吐吐地道:“来人说受了老王爷的命令,说……嗯……说看看你的伤,嗯……无恙吧……”

    云浅月听到容昔吞吞吐吐的话,知道肯定不是这样的话,原话定然不是好话。指不定那糟老头子说看看她残废了没有什么的。她对外面道:“你告诉来人,让他告诉那个糟老头子,我残废不了,他看一眼也好不了,我不回去。”

    容昔闻言轻咳了一声,跟喝水被呛住了似的,显然云浅月猜准了,憋着嗓子道:“您真不回去?”

    “不回去!”云浅月道。

    “那我去告诉来人。”容昔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云浅月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显然今早容景离开前给她换了药。她想起青裳给她换药时的脸色,容景自是不必说了。她伸手揉揉额头,懒洋洋地窝在躺椅上晒太阳。

    虽然是晒太阳,心中却想着事情。

    夜轻染……

    虽然救了他,但是这一笔账不能这么算了,这一次,他真是触到她的底线了!

    她正想着,外面传来青裳压抑的声音,“世子妃!”

    云浅月抬起头看向外面,听着青裳声音不对,立即问道:“怎么了?”

    “那个孩子没气了!”青裳低声道。

    云浅月一怔,想起她昨日夜里告诉青裳给他断了药,这才不过响午,便没了气息。虽然知道他的天疾用药吊着也活不两日,但如今刚断了药就没了气,还是让她心里有些难受。她沉默片刻,才开口,“将他抱进来。”

    青裳应声抱了那个替换夜天赐的孩子走了进来。

    云浅月伸手去抱她,青裳连忙躲开,“世子妃,您受着伤呢!”

    “我用这只胳膊,没事儿,一个孩子还是抱得住,给我。”云浅月伸出那只好手臂。

    青裳闻言将孩子给了云浅月。

    云浅月伸手接住,抱在怀里,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小小的模样,苍白得跟纸似的,她静静看了片刻,忽然伸手将她所学不太熟练的云族定术挥手施出。

    青裳一惊,“世子妃,您万万不可,您受着伤了!”

    云浅月抿着唇不说话,青裳见她脸色沉静,只能住了口。

    片刻后,孩子面容幻容成了夜天赐的模样。

    “稍微用些,没有关系。”云浅月这才对青裳解释,“我的定术还没学太精,不能如爹给你们去十里桃花林幻容时能保持十天半个月,而我的只能保持七日,但也够了。”

    青裳点点头,这时,忽然问出了一个心中的疑问,“世子妃,您昨日在观凤楼,为何不使用灵术,只要你使用灵术,便不会受伤了。”

    云浅月摇摇头,“那日在十里桃花林,楚夫人使用灵术,天下皆知。而楚夫人救了南疆,救了南梁王,救了西延阻止了叛乱。如今三国自立,威胁天圣,文武百官对楚夫人恨之入骨。虽然在上元节花灯会,我也动用了灵力,但因为神灯太过奇玄,所以,掩盖了我的灵力。夜轻染、夜天逸、哪怕是苍亭等人看出来了,但也没关系,文武百官还不知道。我那日若是暴露的话,观凤楼上是文武百官,城墙外是数万百姓。天下皆知云浅月是楚夫人,通贼卖国,吃里扒外,后果比伤这一剑,甚至比不救夜轻染,都严重的多。骂名我虽然不怕,但是你家世子会因我影响民心得失。”

    青裳点点头,起先不理解,如今理解了。

    云浅月伸手抱紧怀中的孩子,对青裳道:“去备车,我们进宫。”

    青裳一愣,“世子妃,您要进宫?您受着伤了!”

    “我不会碰了伤口的。”云浅月眸光坚定,“来而不往非礼也,进宫给夜轻染送一份大礼。否则他真会觉得我不出手,不做事情,我就是好欺负了!”

    青裳点点头,虽然不知道云浅月要做什么,但还是赶紧先一步去备车了。

    云浅月抱着怀里的夜天赐,出了房门。凌莲和伊雪立即跟上她。

    出了紫竹院,来到荣王府门口,青裳早已经吩咐容昔备好了车,等在那里。见云浅月来到,连忙挑开帘幕,云浅月抱着夜天赐上了车。

    青裳、凌莲、伊雪三人对看一眼,也齐齐地跳上了马车。

    车夫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荣王府门口,向皇宫而去。

    新帝登基,虽然过了一日,但大街上依然分外热闹,人们三五一帮,三两一伙,纷纷聚在一起,谈论新帝如何如何,云浅月的名字夹杂其中。

    云浅月脸色漠然。

    青裳、凌莲、伊雪三人看着她的脸色,都不说话。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来到皇宫。宫门口,车夫停住马车。青裳、凌莲、伊雪三人当先跳下了车,云浅月抱着夜天赐也缓缓下了车。

    新帝登基,宫门口的御林军换洗了一批新人,以前的赵统领被调离了皇宫。此时宫门关着,御林军在宫墙上银枪铠甲,肃穆凛然。

    云浅月淡淡向上看了一眼,清声道:“开宫门!”

    御林军上面的人看清是云浅月,对看一眼,其中一人跑下了宫墙,不多时,一名身穿内廷统领服饰的人走上了宫墙,向下看了一眼,居高行了一礼,“景世子妃,您这是……”

    “我找夜轻染。”云浅月看着那人,这人她并不面生,是西山军机大营里的一名副将。叫做陈昭。他将一名副将调来看守宫门,可见此人是夜轻染的亲信。

    陈昭一愣,如今皇上的名讳无人敢再说,能有胆子再说的,恐怕只有这一位景世子妃了。但想想她的事迹,也不奇怪,恭敬地道:“皇上下令,从即日起,除了文武百官,宫门进出人员一律经他批准,否则不得放入。”

    “那你就去告诉他,我要见他。”云浅月道。

    陈昭又连忙道:“皇上下此命令说您除外,您要进宫,随时可开宫门。”他话落,对身后一摆手,命令道:“开宫门!”

    有人立即打开了宫门。

    “你们三人等在这里!”云浅月对青裳等三人交代了一句,抬步进了宫门。

    ------题外话------

    亲爱的们,票票就是我的精神食粮啦,么么哒……O(∩_∩)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96》,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九十六章 什么都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96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九十六章 什么都好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