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三跪谢罪

    文武百官都惊异地看着夜轻暖和那两位仙风道骨的老者,原来这就是“夜氏帝师”。

    百年来,虽然都知道有帝师这个尊号,但帝师从来都不出现在人前,任谁也不得见。不想今日这夜小郡主竟然请来了“夜氏帝师”,一时间文武百官都觉得今日之事恐怕不简单。

    “人已经死了,如今已经吉时了,这三日停棺在此,你都不带着人来验棺,如今却在要出殡发丧的时候来验棺。我不知道你安的是什么心?岂不知会叼扰亡灵?让人死了也不得安心?”云浅月眸光微冷,“夜小郡主,你哥哥是新皇,但你也没有权利阻止鬼上路!”

    “云姐姐错了!”夜轻暖摇摇头,“一是我两位师傅刚刚进京,二是想让平王之死清楚明白,还哥哥一个公道,三则是钦天监的良辰吉时推算不准,我两位师傅说下一个时辰才是良辰吉时。验明棺木只消一盏茶的时候,不会耽搁多久的。云姐姐,算起来平王也是我弟弟,我不会不知晓这其中大义。”

    “棺木已封,知晓其中大义就是如此叨扰亡灵的?”云浅月冷笑,“夜小郡主要报我对你哥哥的一箭之仇,不如现在就拔出剑来给我一剑,也别拿死去的一个没爹没娘的可怜孩子发作。”

    “我话已经说得明白,云姐姐三推四阻,不想我开棺验尸。是否这里面真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举?”夜轻暖挑眉,“我不想怀疑云姐姐,但是平王的死实在太过蹊跷,想不怀疑都不行。”她话落,对文武百官站立的方向看了一眼,询问道:“众位大人,你们是否也想知道平王是如何死的?”

    文武百官见夜轻暖问来,一时间都不由缩了缩脑袋,不知道如何回答。

    云浅月“呵”地笑了,“看来夜小郡主今日是非要开棺不可了?”

    “是!有关哥哥声誉,我不得不为之。”夜轻暖肯定地道。

    “若是开棺所得结果与我昨日所说一样的话,你当如何?”云浅月看着她。

    夜轻暖抿了抿唇,清声道:“愿意为平王三跪以谢叼扰亡灵之罪!”

    “那这两位帝师呢?”云浅月看向那两位帝师。

    夜轻暖皱眉,“云姐姐,帝师身份尊贵,此事我一人主张,若是错了的话,我一人顶罪,不与帝师作难。”

    云浅月摇摇头,“不行!若是你错了的话,帝师也要对平王三跪以谢叼扰亡灵之罪!”

    夜轻暖的脸色微沉,“云姐姐,你不要以为……”

    “轻暖!”一直没开口的夜天逸出声拦住了夜轻暖,对云浅月应承下来,“好!若是错了,帝师也要对平王三跪以谢叼扰亡灵之罪!”

    “逸哥哥!帝师怎么能……”夜轻暖看着夜天逸。

    “这个棺木里面躺着的人,曾经也是皇上,叼扰他亡灵,帝师三跪以谢叼扰之罪也不辱没身份。帝师为贵,天子为尊,帝师位份再高,也高不过天子。”夜天逸道。

    夜轻暖住了口。

    夜天逸对云浅月道:“开棺吧!”

    “夜小郡主可答应?”云浅月看着夜轻暖,就等她一句话。

    “好!我答应!”夜轻暖咬牙点头,对云浅月道:“不过若是平王之死与哥哥无关,云姐姐你冤枉了他的话,也要进宫向哥哥赔罪。”

    “好!”云浅月也一口应承下来。

    “来人,开棺!”夜轻暖扬声吩咐。

    有两名侍卫上前将钉好的棺木打开。如今虽然已经初春,但天气还是清冷,棺木搁置了三日,里面小孩子的尸体依然完好。

    夜轻暖先上前看了一眼里面的夜天赐,陪葬之物都有规制,没有半丝异样,里面的确躺着那个孩子。她抿了抿唇,对身后恭敬地道:“两位师傅,你们过来看吧!”

    那两位老者应声走上前,在棺木旁一左一右对立站定。

    文武百官的目光都看着那两位帝师,人人的心里都有些紧张。

    云浅月站在棺木旁一直没动,脸上没什么表情,见那两位老者看向棺木,她对文武百官道:“众位大人也上前来看看,做个见证。”

    众人对看一眼,都无人上前。云浅月挑了挑眉,“都不想再观摩一番平王的遗容吗?”

    她话落,容枫先走上前,紧接着沈昭也上前来,随即苍亭看了云浅月一眼也走上前,孝亲王这时也动了身子,紧接着一众文武百官都涌到了棺木旁。

    棺木很大,几尺见方,文武百官聚在一面,里三层外三层,错开头,到大部分人都能看到棺木里面躺着的孩子。

    “两位师傅,如何?”夜轻暖见两位老者看着棺木里的孩子不动,出声询问。她是那日路过马车直觉感觉里面夜天赐的气息不对,不是以前她所感应到的气息。她对每一个人的气息都极为敏感,且记忆深刻,所以,进得宫后,待夜轻暖没了性命之忧后,她便做了主张和夜天逸相商,将帝师从远处一封飞鸽传书请了来。

    “待我二人作法!”两位帝师对看一眼,对夜轻暖道。

    夜轻暖点头。

    两位帝师齐齐出手,一人将手放在了夜天赐的身前,一人的手按在了那人的手背上,两人齐齐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

    众人都睁大眼睛,生怕错过一星半点儿。

    不多时,只见那两位帝师额头冒了青烟,四周聚集了淡淡轻雾,不多时,轻雾将棺木里面的夜天赐笼罩。似乎细细的轻雾要透过夜天赐表面的肌肤渗透到里面。

    众人屏息凝神,这一处院落数百人,无一人出声。

    大约过了一盏茶后,棺木里面的夜天赐没有丝毫异样或者动静,连脸部的神色都没有变化,而两位帝师的额头却起了一层细汗。

    夜轻暖的眸光也露出迷惑,似乎有什么不解,她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还是清淡冷然的神色,淡淡地看着棺木和两位帝师。

    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那两位帝师额头已经有汗珠滴下,额头的青烟急速向外冒,他们的脸色已经有些淡淡的青紫,而棺木里面的孩子,依然半丝异样也无。

    又过了一盏茶时间,两位帝师忽然齐齐撤了手,身子猛地后退了一步,齐齐地吐出了一口鲜血,鲜血瞬间染红了地面的青玉石砖。

    夜轻暖面色一变,急急喊了一声,“师傅!”

    两位帝师看了她一眼,没说话,盘膝坐在地上,闭目调理。

    夜轻暖站在一旁,也不敢再打扰。

    文武百官此时也知道,这两位帝师看起来什么结果估计也没得到,否则也不会是这般被熬得吐了血。都齐齐撤离了棺木一些距离。

    云浅月依然站着远处,也没急于说话,而是等待两位帝师说话,这个时候,有人比她更急。她到要看看是何结果。

    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那两位帝师才睁开眼睛,齐齐从地上站起,虽然有恢复了仙风道骨的模样,到底比刚刚出现的时候欠佳了几分气色。

    “两位师傅,你们……怎么样?”夜轻暖轻声问。

    那两位帝师齐齐摇头,其中一位帝师道:“这个孩子本身有天疾。”

    “他有天疾?”夜轻暖一怔。

    “嗯!”两位帝师点头。

    夜轻暖看了一眼云浅月,询问道:“他出生的时候明明好好的,为何会有天疾?”话落,他又看向夜天逸,“逸哥哥,当时太后生他的时候,你是第一个抱了他的对不对?当初他很好,半丝毛病没有,是吧?”

    “不错!”夜天逸也看了云浅月一眼,点头。

    “他的天疾大约是隐性的,出生时也许未曾显出来。”一位帝师道。

    “云姐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夜轻暖看向云浅月质问。

    “我怎么知道,两位帝师不是本事吗?连天疾都能看出来,不如说说这其中的原因。”云浅月看着两位帝师。

    那两位帝师苍老的目光在云浅月的身上打转了片刻,其中一位帝师道:“天疾之人,不能饮酒,应该是喝了酒,那酒为印子,催动了他体内的天疾,才一命归西。”

    云浅月闻言忽然笑了,看向夜轻暖,“夜小郡主,如今还说是我冤枉了你哥哥?他赐酒的时候,你可是在的,你忘记了,安王当时也来了,没忘记吧?”

    夜轻暖抿着唇不说话。

    “你哥哥是谁?他是夜轻染,这个孩子出声的时候,他抱过他,看顾过他,他的医术也极好,知道他有天疾,却秘而不宣。先皇留下遗诏,要赐死这个孩子,赐下来酒,不让这个孩子立即死,而是待他博得了大仁大义的名声之后,才让他这般天疾发作死去。他好算计啊!”云浅月冷笑。

    夜轻暖摇头,“哥哥的医术没有景哥哥好,他如何发现了而不说?难道景哥哥没发现这个孩子有天疾?”

    “以着他们二人的身份,当时不想朝野震动,群臣无主,为了稳定朝局,不说有什么新鲜。”云浅月冷声道,“最起码你不知道,我不知道。”

    夜轻暖被驳了个哑口无言。

    云浅月眸光清厉,声音凌厉,“来人,盖上棺木!”

    有两名侍卫立即走过来,将棺木重新盖上。

    云浅月看着夜轻暖和两位帝师,“如今叨扰了亡灵,文武百官见证,安王见证。夜小郡主,两位帝师,三跪以谢叼扰之罪吧!”

    夜轻暖面色一白。

    这一处,连风丝都静止不动了。

    “怎么?夜小郡主想言而无信?”云浅月看着她。只需你夜氏筹谋算计,只当别人不会筹谋算计吗?她今日就是算计了夜轻染,算计了她夜轻暖,那又如何?各凭本事!

    夜轻暖摇摇头,白着脸看向两位帝师。

    那两位帝师自诩德高望重,天子帝师,一生跪过何人?脸色也有些不好。但他们之所以跟来,也是相信自己的徒弟不会无凭无据言之凿凿,他们自己调教的徒弟,他们清楚她的本事,尤其是嗅觉。他们来到这里之后,也感觉棺木里有什么不对劲,但打开之后,施展他们的平生所学,却探究不到是何门道,只得了个天疾。

    “轻暖,两位帝师,跪礼吧!稍后送平王出城前往皇陵,不要耽搁了下一个时辰。”夜天逸淡淡地看着三人。

    夜轻暖袖中的拳头攥了攥,又松开,后退一步,对着棺木“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口中清声道:“夜轻暖迫不得已,叨扰平王亡灵,请平王万勿怪罪,一路走好!”话落,她在地上叩了三个响头。

    两位帝师对看一眼,也跪在了棺木前,同样叩了三个响头。

    三个响头叩罢,夜轻暖和两位帝师都站起了身。

    云浅月不看三人,清声道:“荣王府可请不到帝师这样的大佛!夜小郡主和两位帝师好走,不送!”

    夜轻暖抿了抿唇,知道今日的事情彻底和云浅月撕裂了,也不再多说,对两位帝师恭敬地道:“两位师傅,请随我进宫看哥哥吧!”

    那两位帝师点点头。

    夜轻暖转身,带着两位帝师离去,两位帝师刚走两步,忽然又停下来,看着云浅月道:“这位景世子妃的身上有云族的灵术?”

    云浅月不动声色地冷声道:“上元节神灯问命,京城百姓有目共睹。神灯据说是曾经两千年前云族的至宝,里面有云族的一成灵力,神灯在孟婆婆死后,被我收服,它里面的微薄灵气给了我,两位帝师,可还有疑问?只要你问出来,云浅月知无不言。”

    “原来如此!”两位帝师点点头,看着云浅月道:“但是我二人观景世子妃体内可不是微薄的灵术,而是十分博大。”

    云浅月笑了一声,“我自己也不知道,两位帝师可能说出这博大是多少?不如给我丈量丈量,让我心里也能知道它的价值。”

    两位帝师对看一眼,齐齐打了个欠,“叨扰景世子妃了,我等二人告辞了。”话落,也不再纠缠,向府门走去。

    夜轻暖眸光闪过一抹沉思,也再未说话,转过身去领着那二人离开。

    一行三人很快就出了荣王府,翻身上马,马蹄声向皇宫而去。

    夜天逸并没有随三人离开。

    云浅月收回视线,对侍卫道:“重新钉棺木,起灵,送平王去皇陵安葬!”

    “是!”有人连忙钉棺木。

    砰砰一阵响声后,棺木重新用金钉子钉好。侍卫推开一旁,抬灵的人过来准备好。

    文武百官重新过来最后凭吊。

    “既然安王在,就劳烦安王送平王入葬皇陵吧!我就不去了。”云浅月有些疲惫地道。

    夜天逸点点头,“景世子妃需要养伤,不必去了。本王一定将平王安全葬入皇陵。”

    云浅月点点头,转身回了紫竹院。

    她刚走到紫竹林,只听前面有人喊了一声“起灵”,她回身,只见棺木被抬了起来,送葬队伍浩浩汤汤出了荣王府。

    目送送葬队伍出了荣王府大门,她才回过身。

    这时,青裳已经来到她身边,低声道:“云王妃和世子如今都回了紫竹院,似乎都受了伤,世子妃,您快进去看看吧!”

    云浅月心里一紧,连忙冲进了紫竹林。

    回到紫竹院,她脚步不停,衣袂如飞,不出片刻便进了房间,只见玉青晴坐在软榻上,容景半躺在床上,二人脸色都有些罕见的白,她急声道:“你们怎么样?”

    “瞧瞧,刚刚的镇定劲哪里去了?我们死不了。”玉青晴嗔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见玉青晴说话声音还有底气,知道没事儿,连忙走向容景,站在床前看着他,“怎么样?伤了哪里?”

    容景对她微微一笑,伸手抓住了她的手,摇摇头,声音比玉青晴的声音显得虚一些,“伤了内腹,养两日就好,无大碍。”

    云浅月反手把他的脉。

    “真的无事,不要担心!”容景宽慰地看着她。

    云浅月不说话,给她把了片刻脉,探知伤得是有些重,但的确无大碍,他说养两日是说轻了,这样的伤怎么也要七八日,她撤回手,问道:“你们怎么拦住了那两个老东西的?”

    玉青晴闻言碎了一声,“那两个老东西着实厉害,小景今晨得到消息,说他们进了京,便猜出了是冲着那孩子的棺木而来,立即跑去找了我,我二人商议之下,我一人抵抗不住那两个老东西,便由他助我施了云族的禁术。他用的力气大了些,护住了我,所以伤的比我重。”

    云浅月点点头。

    玉青晴又道:“幸好有定魂珠和辟邪珠在。否则即便我们两个人合力也不是那两个老东西的对手。果然不愧是夜氏帝师。”

    云浅月皱眉,“你们两个人合力都险些不是他们的对手,他们如今来了京城,恐怕对我们不利。刚刚他们离开时,看出了我体内的灵术,还询问了一番,被我用神灯给搪塞过去了,但他们着实眼毒,恐怕不怎么相信。”

    “眼睛不毒,武功不好的话,也不是夜氏的帝师了。”玉青晴道,“夜氏帝师一直传承夜氏,据说他们都是留有夜氏血脉的人。几百年前,夜氏的先祖是一对双胞兄弟,偶然机缘下,得了两本天书。一本就是天龙吟,一本就是火凤吟。于是一个习得天龙吟,一个习得火凤吟。后来传承下来,有了谋位天下之心,便转为一明一暗,建立隐卫,暗中筹谋。一代代都以筹谋天下为己任。几百年来,势力渐渐坐大,且都是有心计的主,于是在百年前亡了慕容氏。天龙吟和火凤吟不传夜氏意外的人,帝师二人自然是夜氏的血脉,忠于夜氏。几百年分流下来,兄弟二人分为两脉,一脉执掌天下,做了帝王,一脉掌管帝王传承,做了帝师。潜心修学武术,且奇门幻术也是精通,如今这二人自然不可小视。”

    云浅月眉头皱紧,问道:“如何能杀了这两个老东西?”

    玉青晴闻言笑了,看着云浅月道:“傻孩子,十个你也杀不了。”

    “就没有人能杀了他们吗?”云浅月看着玉蜻蜓,忽然想起摩天崖看守藏书阁秘辛阁的四位老者,问道:“摩天崖的四位老者呢?”

    玉青晴摇摇头,“他们武功虽然高绝,但不会奇门幻术,杀不了。只能给他们当下酒菜。”

    “刚刚我见他们也受伤了!”云浅月道。

    “当然,我和小景虽然伤了,也没让那两个老东西讨得了好处去!”玉青晴得意地道。

    “若是趁机杀了他们的话,夜轻染和夜轻暖就少了助力。这二人既然如今出来,恐怕不会轻易离开。”云浅月道。

    “杀他们可不容易啊!”玉青晴似乎也开始认真思索,“夜氏的这帝师一脉,我说了,他们百年来一直致力于潜心修武,不仅将天龙吟和火凤吟习得炉火纯青,且还将天下武学包罗在身,并且精通奇门幻术,连云族的灵术都有研究。并且观星问像,占卜八卦,无一不精,否则夜氏也不可能夺得天下,让当年的荣王退一万步。百年来无人撼动帝王。”

    “怪不得老皇帝没死这些年一直致力消弱四大王府的势力,更想将荣王府和云王府除去,原来是不怕天下大乱,有恃无恐。”云浅月道。

    玉青晴“嗯”了一声,“若说夜氏江山有两道屏障的话,那么德亲王府是一道,另外一道就是夜氏帝师。只要德亲王府不倒,夜氏帝师一直在暗中不出,夜氏江山遍布皇室隐卫,就谁也掀翻不了。”

    云浅月眉头皱紧。

    “一般只有夜氏江山受到威胁,帝师才出现,否则会一直隐秘不出。百年来,这是帝师第一次现身。”玉青晴又道:“若非你昨日刺伤了夜小子,仅仅给他留了一息,帝王受难,江山倾危,帝师才现身,否则你当那夜小丫头为何如此轻易地能请动了帝师进京?他们如今既然出现,就一定会护在夜小子身侧,再让你伤不得他分毫了。”

    云浅月抿唇。

    “你当老皇帝为何将皇位传给了夜小子?这个夜小子是这百年来夜氏一个天纵英才的人,只不过和你以前一样,一直伪装着,武功这些年一直隐着,从未显露真正的实力,他对你啊……”玉青晴说到这里,看了容景一眼,呵呵一笑,“到是真的在乎你,否则凭着不次于小景的本事不用,偏偏不挡不避让你伤了。臭丫头,如今你该后悔没一剑将他真杀了吧?以后昨日的机会可没了。”

    “做了我就不后悔!”云浅月道。

    “跟你爹一样执拗,一根肠子,我当年也是看上了你爹这一点,只要做了,就不后悔。”玉青晴道。

    云浅月听她提起她爹,问道:“若是我爹和你,你们两个人联手,奈何的了那两个老东西吗?”

    玉青晴摇摇头,“恐怕两败俱伤。”话落,她坚决地道:“这可不划算,我和你爹还大好年华呢,那两个老东西都快坐骨了。两命换两命可是不值过。”

    云浅月闻言又问,“那再加上我和容景呢?”

    玉青晴眨眨眼睛,摇摇头,“人家那边还要加上染小子或者逸小子以及夜小丫头呢。”

    “明杀不成,智取呢?”云浅月又问。

    玉青晴笑着道:“那这就需要精密筹谋了,要杀那两个老东西,可得筹谋万全,百步之内寻常人都进不了身,我和小景今日阻止他们打破你施的定术,若没有定魂珠和辟邪珠辅助,早被他们发现了。我们在紫竹林里,紫竹林距离前院有五十步吧!”

    云浅月沉默下来,低头思索。

    容景伸手握住她的手,温润一笑,“这个不急,慢慢来,你先养伤要紧。”

    云浅月不说话,脑中想着如何才能将那两个老东西杀了。忽然她灵光一闪,对玉青晴问道:“娘,若是臭老道和普善大师以及你和爹爹联手的话,胜算几何?”

    玉青晴翻了个白眼,没说话。

    “娘!”云浅月喊了一声。

    “臭丫头,你为何非要杀了那两个老东西?”玉青晴问。

    “都作古了还跑出来蹦跶,就别怪别人惦记着。”云浅月冷下脸,“他们今日走时看我的眼光看过莫测,我担心他们打我的注意。这一回,我再不想被动了。”

    “有志气了啊!”玉青晴赞扬了一句。

    云浅月瞪了她一眼,“你说能不能?”

    “若是有万全之策,将他们引出去,能!”玉青晴道。

    云浅月觉得也能,她是见识过臭老道和普善大师的厉害的,也知道她娘和他爹的能耐,四人联手,对付两人,杀他们,应该不是难事儿。她问道:“那臭老道和普善大师如今在哪里?是否在东海?”

    “嗯!”玉青晴点点头。

    云浅月一锤定音道:“那你给他们传信,让他们来天圣,我也给爹传信,让他从南梁悄悄回来。”话落,她发狠地道:“我就要那两个老东西埋骨天圣。”

    ------题外话------

    亲爱的们,快月底了哦,积攒到月票的亲别留着啦,发狠也需要动力的啦!么么哒!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O(∩_∩)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99》,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九十九章 三跪谢罪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99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九十九章 三跪谢罪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