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邵卓抉择

    云浅月不由讶异,容景的信才传出去没几日,臭老道和普善大师竟然这么快就来了?

    “先进去看看!”容景对云浅月道。

    云浅月点头,二人拉着手来到门口,青裳立即挑开了帘幕。

    “臭小子,我老道白教给了你一身本事,连一个女人小小的血死术都奈何不了,你就那点儿出息?”二人还没进屋,臭老道便对着门口骂来。

    容景苦笑了一下,并没有答话。

    云浅月想着她好不容易将容景从鬼门关拽回来,谁也不能再欺负了他,包括这个老道,她先容景迈步走了进来,扯开笑脸看着臭老道,“我该喊您干外公吧?”

    臭老道身子一哆嗦,手中的茶洒出了一些。

    云浅月见了笑容更大,偏头对身后落下她半步的容景道:“容景,这是娘的义父,我喊干外公,你是不是也喊干外公?”

    “应该是。”容景笑着点头,对臭老道喊了一声,“干外公!”

    臭老道的脸顿时绿了,“铛”地放下茶盏,怒道:“不准喊。”

    云浅月眨眨眼睛,走了进来,笑看着他,“为何不准喊?难道你不是我娘的义父?”

    “一码归一码!”臭老道绿着脸看着她,“你娘虽然是我干女儿,但我可不认你。”

    “哦!原来你不认我。”云浅月拉长音,看着他,疑惑地问,“难道你还想要认容景这个徒弟?可是他是我娘的女婿,这样一来,岂不是乱了辈分?”

    臭老道哼了一声,“他想做我老道的徒弟下辈子去吧!”

    云浅月好笑,什么是死鸭子嘴硬别扭,说得就是这个老头,是不是人老了都有古怪的脾气?就跟她家那个老头子爷爷死的?不骂人就难受?她松开容景的手,上前一步,一把抱住臭老道,甜甜地喊,“干外公!”

    臭老道立即有一个哆嗦,伸手推云浅月,“你个小丫头,少嘴甜,滚开。”

    “上次你在灵台寺竟然不认我,还打伤了容景,这件事情我娘知道,我爹知道。”云浅月抱着老道不松手,似乎掰着手指头数。

    臭老道板起脸,“他们知道又怎样?”

    “他们知道不怎么样?但是据说东海我的外公、舅舅都十分想见我,他们疼我娘,想必也疼我的,如今他们大约还不知道你在灵台寺对我出手不救的事情吧?你说我要是告诉了他们,他们会不会好好教训你一顿?你是怕没酒喝,还是怕背皇室组训?”云浅月笑着问。

    臭老道绿着的脸顿时又黑了,“你敢!”

    “我很敢!”云浅月仰着脸道:“天下就没有我不敢做的事儿!”

    “她怎么生了你这么个臭东西。”臭老道挥起大手就要打云浅月。

    云浅月无语,她第一次被人家骂臭东西,明明她一直以来都香喷喷的,这个老不识时务的,她见他巴掌落下,连忙警告道:“我救你徒弟受伤了啊,如今还没昏倒因为看见你高兴,你要是一巴掌把我打晕醒不来,你就等着我娘,我爹,我外公、舅舅们都找你算账吧!”

    臭老道的巴掌顿时落不下了。

    云浅月对他得意地扬起脸,脸上分明写着你打啊你打啊,我如今是沾不着,打了我你就没好果子吃。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普善大师在一旁见了臭老道憋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的样,顿时哈哈大笑。

    容景站在一旁,也好笑地看着云浅月。

    “你个臭丫头!果然是皮得紧。”臭老道巴掌到底是没落下来,伸手推她,“一身血味,又脏又臭,滚一边去。”

    云浅月蹙眉,低头闻了闻自己,的确是一身血味,先前不觉得,如今被他说了,方才觉得,也不好意思再腻这个白花花的老头身上,起身站起来。

    可是她身体太虚,动作稍微猛一些,就如早先一样,眼前一黑,向地上栽去。

    容景并没有出手去扶她。

    臭老道一惊,连忙伸手拽住了她,手正好按在了她的脉搏上,板起老脸皱眉道:“怎么将身子糟蹋成了这副德行?”

    云浅月定了定神,委屈地道:“那女人要抢我男人,我自然有多大本事用多大本事,就将自己弄成这样了。你既然知道那个女人布置了血死咒,为什么不救人?”

    臭老道哼了一声,“一个小女娃子,还不值得我们脏了手。”

    云浅月闻言顿时气恼,甩开他的手,回身将容景拉上前,将他的手递给臭老道,“你看看他,他险些被那女人给吃了。”

    臭老道看了容景一眼,倒是没抗拒,伸手把在了他的脉搏上,片刻吹胡子瞪眼,怒道:“你如今还留着一条命是造化大,丢我的老脸!”话落,他嫌恶地甩开容景的手。

    他甩容景倒是半丝不客气,容景被他甩了一个趔趄,向地上栽去。

    云浅月连忙扶住容景,二人勉强站住,她对臭老道怒目而视,“你要是伤了他一下,我跟你没完。”

    “他自己没本事,没出息,一个女人都奈何不了,还拖累你受了伤,要他有什么用?”臭老道哼了一声,“不如死了算了。”

    “你……”云浅月气怒,反驳道:“哪里只是一个女人?是夜氏那两个老东西搞得鬼,在他身上粘了东西,否则他如何能受制于人?”

    “你说那两个帝师?”臭老道问。

    “否则你以为是谁?那两个药作古的老东西不知道从哪个棺木里蹦了出来,他再有本事,也不是他们的对手。”云浅月恨恨地道:“不就是年龄差距吗?等容景到了你这个岁数的时候,十个你也不是他的对手。”

    容景闻言笑着伸手扶额头,偏头对云浅月拆台,“干外公练的是童子功,而我早就破了功,我到他这个岁数的时候,估计是十个我也不及他。”

    云浅月闻言咳了一声,恼道:“你就假装一下不成?你到他这个岁数的时候,反正还几十年后的事儿呢,你非要现在拆我的台?”

    容景笑着闭上了嘴。

    二人的声音不大,但也不小,臭老道和普善大师自然都听得清楚。

    “有自知之明还不算没得救。”臭老道得意地扬了扬下巴,“十个你不及我倒是不见得,但两三个你不及我是肯定的。”

    “不害羞的老东西,小兄弟那是谦虚。”普善大师拆臭老道的台,他和容景拜了忘年交,以小兄弟相称,“大半年前他的功力就能分开你我。你忘记了?几十年后,指不定能毁天灭地了。”

    臭老道瞪了普善大师一眼,“你个死秃驴,他才是个毛娃子,我都这把年纪了,他到我这把年纪的时候我早已经不知道死哪儿去了,你就不能现在让我高兴些?”

    普善大师用鼻孔哼了一声,“让你高兴些能怎样?又多不了一块肉。”

    臭老道吹胡子瞪眼了半响,似乎不得不承认普善大师说得对,他转回头,见容景和云浅月站在那里,一个笑得有模有样,一个对他挤眼睛,他挥挥手,“你们两个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赶紧床上待着去,一阵风就能吹倒,指不定活了今天活不了明天呢,还想什么几十年后的事情。”

    云浅月无奈地叹了口气,的确不得不面对现实。

    容景笑着对云浅月柔声道:“先让青裳侍候你去里面洗洗,换一身衣服,我给你开药方子令人煎药。”

    “你开那方子能用?你们两个一起去洗,我给你们开方子。两个都臭死了。”臭老道对二人嫌恶地摆摆手,将茶盏拿开,对青裳不客气地指使,“小娃子,你过来给我磨墨。”

    “是!”青裳知道这可是不能得罪的人物,连忙走上前磨墨。

    容景闻言笑了笑,拉着云浅月进了内室。

    二人走进内室,将内室的房门关上,里面温泉水一直温暖如春,云浅月先帮容景脱了衣物,又伸手去解自己的衣服,被容景拦住,帮她脱下。

    温泉池蒸蒸的雾气将两人围拢。

    容景轻轻抱着云浅月,吻了吻她的唇瓣,哑声道:“这回真是有心无力了。”

    明明很是香艳,却是两个连抬手都费劲的人,云浅月忍不住好笑,也回抱了抱他,“从今日起你休假,是不是可以在家里陪我待着?”

    容景笑着点头,“春海棠要开了,我们可以在园子里赏海棠。”

    云浅月舒服地闭上眼睛,“春天除了海棠,还有什么花能赏?”

    “桃花!”容景道。

    “都赏了一冬天桃花了。”云浅月撇撇嘴。

    “杏花。”容景又道。

    “一枝红杏出墙来吗?不赏!”云浅月摇摇头。

    容景轻笑,“那就赏杜鹃。”

    云浅月眨眨眼睛,“杜鹃啼血,不吉利。”

    “你还信这个?”容景似乎无奈,笑着道:“那就赏牡丹吧!”

    “国色天香吗?”云浅月仰脸看着他。

    “嗯!”容景眸光闪了闪。

    “皇宫的百花园,独独养不活牡丹,咱们荣王府能养吧?那未来咱们养伤这些日子,就种它一园子的牡丹,你说怎么样?”云浅月问。

    “好!”容景点头。

    二人洗了片刻,出了温泉池,换了干净的衣衫,虽然都有些虚,但气色被蒸蒸的水汽蒸腾得清爽了些。

    推开暗室的门,见臭老道和普善大师依然坐在那里,二人似乎商量着什么,两人出来,他们谁也没看过来一眼,桌子上蘸了茶水,画了好几个圈圈,边说边比划。

    云浅月听到那两个老东西的字样,知道说的是那两位夜氏帝师。

    容景和云浅月并不打扰二人,齐齐躺回了床上,虽然没有睡意,但闭着眼睛歇着。

    “臭小子,你说那两个老东西今日给你身上沾了什么?”臭老道过了半响忽然问。

    “失魂符。”容景道。

    “那两个老东西竟然连这等邪门歪道也会。”臭老道骂了一句。

    “我们会得不比他们少。”普善大师道。

    “也是!”臭老道点头,“我早就看那两个老东西不顺眼了,这回非收拾了他们。若非当年他们两个老东西,我也不至于被逼得躲去了南梁皇宫一猫着就是一年。”

    “你那也是因祸得福,后来不是抱回去一个干女儿吗?”普善大师道。

    臭老道哼了一声,“当年也是那两个老东西搞得鬼,否则那小丫头不至于生下来就没气似的,她会是好好的南梁公主,也不至于跟着我离家了那么多年颠沛流离。”

    “这是命,她生于南梁,长于东海,这是和你有父女之缘,也和东海有缘。我看她这些年过得很好,她生是公主的命,但性子却不容她安分当个公主,小缘和她性子一样,他们这一辈子过得快活,比你我两个老东西一个在庙里,一个在寺里白混了大半辈子的人强多了。”普善大师道。

    “也是!”臭老道点点头。

    云浅月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唏嘘,臭老道口中的小丫头是她娘,普善大师口里的小缘是她爹。她一时生出时光错转的感觉,想着他们这一大把年纪来说,她和容景小得真是个娃娃了。

    容景握住云浅月的手,嘴角微微勾起,贴在她耳边温柔地道:“证明我们这一辈子还有很长。”

    云浅月顿时快乐起来,点点头,“是呢!活它个千秋万载的。”

    容景轻笑,“那是王八。”

    “命长一些,当王八也行。”云浅月道。

    容景嘴角蔓开,似乎想了一下,附和地点头,“也是。”

    臭老道回过头,看着二人,“你们两个嘀咕什么?小小丫头,我问你,你是不是有那个云族神灯?”

    “嗯,有。”云浅月点头。

    “拿出来给我们用。”臭老道不客气地道。

    “行!”云浅月答应的痛快,“只要你们能将那两个老东西弄死了,别说一个神灯,你们要什么我给你们什么。”

    臭老道闻言眼睛一亮,“听说你给楚家老头子一张酿酒的方子?”

    云浅月想着这老头连这个也知道?她是给楚老家主一张酿酒的方子,她看了容景一眼。

    容景摇摇头,笑着道:“爱酒之人都惺惺相惜,外公大约是拿了那张酒方显呗来着。”

    云浅月恍然,痛快地道:“你想要我也给你一张。”

    臭老道咳了一声,“你既然会酿酒,想必会的酒方也不是一个两个,将你会的都给我。”

    “你可真贪心!”云浅月点头,“行,都给你。”

    “乖外孙女。”臭老道满意地点点头,对普善大师道:“收拾完了那两个老东西,咱们这回找个谁也找不到我们的地方酿酒去。再不理会他们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

    普善大师笑着点头,似乎对得了酒方也极其高兴,眉开眼笑的,“好。”

    云浅月看着二人,这才想起问,“你们怎么这么快就来了?容景和我娘的信才写出没几日吧?”

    臭老道哼了一声,没说话。

    普善大师解释道:“几日前你们写信的时候我们正在天圣,是寻着那两个老东西身后来的,那两个老东西这些年一直居住在半壁崖,突然离开了,我们俩觉得奇怪,便也跟了来,中途遇到了两个道友,耽搁了,这才晚来了两日。”

    “信是发去东海了啊,你们接到了?”云浅月讶异地问。

    臭老道哼了一声,“发自东海的信现在都会先到夕小子的手里,夕小子得了信,半途便传给了我们。”话落,他瞪着容景,“就知道你这个臭小子黑心肝,小的时候就是黑心的样,长大了一点儿也没改。荣王府住着的那个容老头活了一大把岁数也不见得有你一半,楚家那老头子虽然狡诈,但也有个限量,你说你这黑心是传自了你哪个祖宗?”

    容景轻咳了一声,笑了笑,不答话。

    云浅月听着他们口中的夕小子,知道是玉子夕。她心下一暖,他定然是帮了她,否则这二人肯定没这么快来到。

    青裳端着两碗药来到床前,轻声道:“世子,世子妃,喝药了。”

    容景伸手接过一个碗,低头闻了闻,递给云浅月,“这是你的。”

    云浅月伸手接过,想着这回谁也别想懒,都得喝。

    “臭小子,医术还算可以,鼻子也还算灵敏。”臭老道看着容景道。

    容景挑了挑眉,接过自己的药,喝了一口,皱了皱眉。

    云浅月捏着鼻子喝了一半,便嘟囔道:“苦死了。”

    “你们嫌弃苦别受伤,别没出息被人险些打死,别偷懒不好好学本事啊!”臭老道板着脸道:“要想别挨打,就先学会打人,你们今日是个教训,活该,看看你们长不长记性!”

    云浅月没反驳的余地,只低头掐着鼻子将药喝干净。

    容景一声不吭,乖觉地将药也喝了。

    “走,我们去找容老头下棋去!”臭老道起身站了起来,对普善大师道。

    普善大师点点头,对容景和云浅月道:“这样的药你们连着喝半个月,保准活蹦乱跳,别偷懒嫌苦不喝,良药苦口,那两个老东西就交给我们了。”

    容景点点头,“辛苦大师了!”

    普善大师摆摆手,和臭老道出了房门。桌子上留下二人用茶水画的圈,似乎是符咒。

    青裳拿着空碗退了下去,给二人关上了房门。

    云浅月看了一眼桌子上画的圈问容景,“你能看得懂他们画的是什么吗?”

    容景点点头,“能看懂一些。既然他们来了,我们就不必理会了,过两日缘叔叔也来到的话,就都交给他们四人。我们也轻松几日。”话落,他温声道:“睡吧,别撑着了,休息一觉就会好了一些。”

    云浅月点头,闭上了眼睛。

    两个人是勉强支撑,容景是那日和玉青晴联手对付两位帝师的旧伤没好又添了新伤,伤了心脉,险些去了一条命,而云浅月是灵术损耗过甚,掏干了身体内府空虚,虽然比容景强一些,但也强不到哪里去。

    二人闭上眼睛,便双双睡着了。

    玉青晴来的时候,二人刚睡下不久,她进了房间看了二人一眼,又摸了摸两个人的脉,云浅月没醒来,容景动了动,睁开了眼睛,温声喊了一声,“娘,你来了!”

    玉青晴点点头,和蔼地道:“那两个老东西也真是不知羞,对小辈竟然也下得去手,你放心,等你爹爹来了,我们收拾了他们,给你报仇。”

    容景笑着点头。

    “休息吧!你到底底子厚一些,比那个臭丫头强,伤成了这样我刚来你还能醒来,她睡得跟猪一样。”玉青晴看了云浅月一眼。

    “她今日又惊又怕,急火攻心,又动用了通天周引了天火,早就受不住了,也怪我大意没照顾好自己,想着那两个帝师闭关疗伤不至于出手,却牵累她了。”容景道。

    “三生三死通天咒才能大成,经历点儿磨难没什么,她性子太软,这一回也不是坏事儿,你别自责了。”玉青晴拍拍容景肩膀,“我去看看义父和普善大师,商量一番,争取这两日就杀了那两个老东西,让他们再不能祸害你们。”

    容景点点头。

    玉青晴转身走了出去。

    玉青晴刚离开,外面青裳压低声音道:“世子,孝亲王府的冷小王爷和沈大人来了。”

    容景想了一下,吩咐道:“让沈昭今日起住在府中吧,还住以前的院落,告诉他明告假,不必去上朝了,将皇上遇刺一案移交出去,也不必再去刑部了。”话落,补充道:“让他先去休息,不用来见我了,将冷小王爷请进来这里。”

    “世子,你还是先休息吧!奴婢让冷小王爷明日再来如何?”青裳问。

    “我没事儿,这点儿伤虽重,但比十年寒毒顽疾压身不算什么,现在就请他进来。”容景吩咐。

    “是!”青裳应了一声,走了下去。

    不多时,冷邵卓在青裳的带领下走了进来。这虽然不是他第一次来荣王府,但却是他第一次进紫竹院,他进来院中之后,一眼便看到了西南角那株桃树,已经结了小小的果实,他多看了几眼。

    青裳挑开帘子,冷邵卓脚步却顿住,低声道:“景世子既然在休息,我还是……”

    “冷小王爷不必顾忌,进来吧!”容景坐起身,用靠枕垫了后背,靠在床上看着门口。

    冷邵卓不再犹豫,走了进来,见云浅月睡在大床里侧,容景靠在床外侧,他问道:“景世子和景世子妃伤得可严重?没有大碍吧!”

    容景笑笑,“她几次险些昏倒,强撑了一口气回来,我伤了心脉内腹,从鬼门关捡回来一条命。今日多谢你出手助了沈昭和青影。”

    冷邵卓坐在桌前,摇摇头,“她对我有救命之恩,我自然不会见死不救。”

    “今日之事后,冷小王爷可想好了以后的路如何走了吗?”容景看着冷邵卓问。

    冷邵卓低下头,看着地面,并没有答话。

    容景也不逼问他,静静坐着等着。

    半响后,冷邵卓忽然抬起头,“景世子,如果我相助你,你是否不会计较百年前我祖父相助始祖皇帝夺了贞静皇后之事?”

    “百年已过,尘土皆无。孝亲王先祖不过是从犯。”容景淡淡道,“况且我对抗夜氏,也不是为了先祖荣王的恩怨或者其它,而是别人逼我,我不得不做的决定而已。总不能让人抢了我的女人,我不还手。”话落,他温柔地看了里侧熟睡的云浅月一眼,“我不是先祖荣王,如今的孝亲王也不是百年前的先祖。”

    冷邵卓点点头,显然是早就知道是这个说法,但还是想确定一下,他点点头道:“孝亲王府一忠于夜氏,父王和德亲王交好,这些年得皇室扶持,父王是说什么也不会对抗夜氏的,我是他唯一的儿子,我却不想帮夜氏。我的命是云浅月救的,况且……”他抿了抿唇,看着容景道:“我喜欢云浅月。”

    容景挑了挑眉。

    冷邵卓深吸一口气,又道:“我希望她能够幸福,我不想看到她难过,既然你能让他幸福,那么我便帮你。”话落,他认真地道:“不过我有一点请求。”

    容景看着他,忽然一笑,“说!”

    冷邵卓道:“将父亲弄离京城,寻一处地方,让他安身立命,我不想我们父子不站在一条线上,反目成仇而相残,他毕竟是最爱护我的。况且有他在,我处处受钳制,夜轻染也会利用他钳制我。”

    “好!”容景颔首。

    “那就这么说定了!”冷邵卓道。

    容景伸手敲击了一下床沿,有一处暗格弹出,他拿出一块玉佩扔给冷邵卓,“这个可以调动京城荣王府所有暗桩。”

    冷邵卓接住玉牌,看着容景,脸色变幻了一瞬,“你……你这么相信我?这个东西我若交出去,覆巢之下,你怕是再无完卵。”

    容景笑笑,“你会交出去?”

    冷邵卓看了他片刻,忽然一笑,将玉牌揣进了怀里,什么也没再说,走了出去。

    云浅月眼皮动了动,眯开一条缝,看着冷邵卓身影出了紫竹院,她哝哝地道:“君子之交淡如水,莫不如是啊!”

    容景忽然落下帷幔,挡住了她的视线,低头吻上了他的唇,语气微恼地道:“君子之交?还记不记得他以前给了你一封信?”

    “那不是道歉信吗?”云浅月问。

    容景哼了一声,“谁家道歉信用香囊装着?”话落,他用被子蒙住了云浅月的脸。

    云浅月在被子里小心嘟囔,“不是被你毁了吗?我又没看见那封信……”

    ------题外话------

    今天月底了哦,这一卷还剩几章,嗯,继续加油……↖(^w^)↗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06》,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一百零六章 邵卓抉择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06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一百零六章 邵卓抉择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