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一室春暖

    云浅月看着六皇子昏死了过去摇摇头,端起茶,慢慢地喝了一口,觉得这茶滋味极好。

    容景睁开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云浅月放下茶杯,对他嘟囔,“也太没用了,我才说了几句话他就昏了。”

    容景好笑,提醒她,“你说的全被都是天下皆惊的秘辛。”

    云浅月嘎了嘎嘴,“再好的茶水喝多了也没味,秘辛藏着掖着是秘辛,一旦摊开暴露在日光下,嚼着嚼着也就没了味。”

    容景轻笑。

    云浅月对外面喊,“凌莲、伊雪!”

    “小姐!”二人温声立即跑了进来。

    “将他搬下去,你们寸步不离地看着。没有我的允许,不让任何人接触他。”云浅月吩咐,话落,忽然摆摆手,打消念头,“算了,你们是女子,到底不方便。”她对容景道:“用墨菊和墨岚吧!如何?他们两个我看着似乎很闲,给他们找点儿事儿做。”

    最主要的是墨菊和墨岚看着,她放心。凌莲和伊雪有时候不是某些人的对手。

    “好!”容景笑着颔首,对外面温声道:“墨菊听见了吗?进来将人带走。”

    外面传来墨菊嘻嘻一声笑,说了一句“听见了,主母有吩咐,属下莫敢不从。”话落,他“嗖”地钻进了屋,紧接着又飘了出去,床上顷刻间没了六皇子的身影。

    “你在哪里淘了这么一块宝?”云浅月忍不住好笑。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随便捡的。”

    云浅月撇嘴,这样的人他怎么就捡不来?对凌莲和伊雪摆摆手,“用膳吧!”

    二人收拾了床铺,换了崭新的被褥,笑着走了下去,不多时,端了饭菜来。

    前方摆了宴席犒赏三军,兵营里士兵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热火朝天,热闹声传入总兵府,容景和云浅月一人端着一个酒杯,轻轻碰杯,不知不觉喝了不少。

    饭后,凌莲、伊雪将剩菜残羹收拾下去。

    云浅月有些醉意地站起身,伸出胳膊懒洋洋地抱住容景,软软地道:“睡吗?”

    容景玉颜微熏,眸光也染了丝醉意,偏头看着她,蜜色的唇瓣酒香轻吐,“睡!”

    云浅月看着他,不由得被蛊惑,“用我抱你上床吗?”

    容景扬了扬眉,“你说呢?”云浅月想着这是什么话?到底是用还是不用?基于每次都是她被抱上床的那一个,她也应该感觉一下抱人上床是什么滋味,于是伸出手去抱他,可惜手还没够到,就被容景不客气地打下,紧接着她身子一轻,就被他抱在了怀里,她不由瞪眼。

    容景低头看着她道:“有些事情是男人做的,不要抢着做。”

    云浅月轻轻哼了一声。

    容景将她放在了床上,身子覆了下来。云浅月忽然一个打滚,滚到了床里,容景挑眉看着她,她扬了扬眉,俏皮地道:“打架吗?谁胜了今天听谁的?”

    “你确定?”容景测过身子躺在床上挑眉。

    “确定。”云浅月道:“赤手空拳,近身格斗,不用内力,你不一定是我的对手。”

    容景勾了勾唇角,“本来想要你今夜歇着,但我看你很有力气,那就……”

    他话音未落,云浅月一个倒钩拳对他打来,他侧身一闪,刚闪过,云浅月的脚对着他面门踢了过来,他只能再侧身子,云浅月不给他喘息机会,接连出招,毫不客气。容景左躲右闪,虽然躲得急,但不显丝毫费力。

    二人你来我往,将床上当了战场。

    大约半个时辰,云浅月没碰到容景一片衣角,她心中暗恼,觉得应该拿出看家的本事了。于是忽然一个倒立,头对容景直直倒去。容景一怔,躲开她的话,她就会栽到地上去,他自然舍不得,只能伸手去抱她,云浅月奸计得逞,伸手勾住他脖子,就待稍微一用巧劲,就能将他压在身下。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墨菊的声音,似乎有些苦兮兮,“公子,主母,你们……也太激烈了吧?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属下们都没媳妇呢?你们动静小些……”

    云浅月闻言顿时泄了气。

    容景顺势身子一转,将她压在了身下。

    云浅月再想翻盘已经晚了,她心里大恼,对外面骂,“墨菊,等我给你找十个媳妇。”

    墨菊声音顿时弱了下去,片刻后,用极小的声道:“十个媳妇属下可应付不过来,一个就行,先谢主母了。”

    云浅月一口气憋在心口,收回视线瞪着容景。

    容景眸中是深深的笑意,极为愉悦地对外面道:“给你记一功。”

    “谢主子!”墨菊嘻嘻笑了一声,顺便奉承,“没想到主子床上功夫也绝顶,属下服了。”话落,人似乎一溜烟地猫着去了。

    云浅月气急失笑,这个墨菊,梁子结大了!

    容景轻咳了一声,看着云浅月黑下来的脸,熟练地低头吻下,轻解罗裳。

    如玉的肌肤相贴,软帐内一室春暖。

    夜半时分,犒赏三军的酒宴才罢休,士兵们得了休息的命令。自然放心地睡去。

    蓝漪被灌了许多酒,凌燕、华舒同样没少喝,蓝漪坐在大厅中看着一帮人喝醉了倒头就睡,她眸光有些恍惚。

    凌燕和华舒有些摇晃地站起身,凑近她,“蓝姐姐,真的听大将军的命令休息?全城都休息,难道就不担心敌军偷袭?这大获全胜就如此懈怠,不是什么好事儿吧?”

    蓝漪看了二人一眼,微醉的眸光破散出两分清醒,淡淡道:“云浅月是大将军,她说如何就如何,听她的。”

    凌燕和华舒看着她,扫了一眼大厅里罪的歪七八了的人,“可是……”

    “没有可是。”蓝漪对二人摆手,起身站了起来,向外走去,“我们也回去休息。”

    二人对看一眼,抬步跟上了她。

    三人离开后,睡着的一群人里忽然有一个人睁开眼睛,一双眸子半分醉意也没有,须臾,他又闭上眼睛,嘟囔了一句什么,继续睡了去。

    第二日天明,凌莲的声音在外轻声响起,“小姐,青山城总兵魏章要求见您。”

    她话落,屋内没有声音传出。顿时意会,转身去打发人。走到门口,碰到走来的蓝漪和凌燕、华舒三人。她对三人道:“我家小姐和世子还没醒呢!三位若是没有急事,午时再来吧!”

    蓝漪看了凌莲一眼,淡淡道:“午时该等来顾少卿的大军了。”

    凌莲想了一下道:“刚刚青山城的总兵来我禀告了,小姐和世子还在睡着,他们想来自有主张。蓝监军不必心急。”

    蓝漪没说话,但是停住了脚步没再往里走。

    “咦?凌燕姐姐,你看她细看之下是不是和你长得有几分像?”华舒看着凌莲对凌燕问道。

    凌燕疑惑地看了凌莲一眼,点点头,“是有些像。你叫什么名字?”

    凌莲垂下头,“天下人像的多了,奴婢只是个小人物,不能和凌副将比。”

    凌燕打量凌莲,一般的女子都低眉敛目,遇见她们这等人,都觉得低一等,弯着腰,可是她却从来都直着身子,比一般家的小姐还像闺秀。但她知道云浅月异于常人,她和容景手下的婢女自然也不是京中一般人家小姐能比的。她们哪怕是配个姻缘,怕是大户人家的公子也人人抢着做正妻,于是不再问。

    蓝漪忽然道:“是叫凌莲吧?”

    凌燕忽然一怔,睁大眼睛,“你叫凌莲?”

    凌莲扯了扯嘴角,不卑不亢地道:“奴婢叫灵气的灵,珠帘的帘,是小姐赐的名字。和十大世家的凌家没关系。”

    凌燕再次一怔,似乎松了一口气,笑道:“我说呢?你若真是凌莲……她怎么可能?”

    一直没说话的华舒细细打量着凌莲,疑惑地道:“可是真的很像呢!”

    “像也不是,去年蓝姐姐和南梁皇的婚事儿时你又不是没见过那个跟在红阁小主身边凌家人。眉目比她的深,眼睛也深,耳垂似乎大一些。”凌燕似乎越看凌莲越不像,摆摆手道:“百年前十大世家隐世时,除了蓝姐姐家留下了一支,我们几家也都有些微不足道的分支一二人不愿意隐世留下,后来都失去了踪迹,她大约是个分支后代吧。”

    华舒点点头,不再说话。

    蓝漪深深滴看了一眼凌莲,淡淡道:“既然景世子和景世子妃还没醒,我们便去见见魏总兵吧!将人在外面晾着总不好。”

    二人点点头。

    蓝漪走了两步,似乎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还有个伊雪呢。”

    “伊雪?蓝漪姐姐说的是那个伊家人?”凌燕道。

    “不是,是景世子妃身边和灵帘一样的婢女。”蓝漪道。

    凌燕又疑惑地回头,见凌莲仿佛没听见三人的话,转回头走了回去,留给她一个背影,她皱了皱眉,“有这样的巧合吗?”

    “有巧合也不稀奇,因为她是云浅月。”蓝漪道。

    “可是不对啊,若她是的话,难道连婢女的名字也不改吗?就不怕惹麻烦?”凌燕百思不得其解,觉得应该不可能是真正那凌莲,摇头道:“她大体不是,若是的话,那岂不是说明云浅月和楚夫人有关系?楚哥哥和楚夫人据说去了东海仙岛游玩了。否则以她和南梁的关系,哪里还容天圣攻下凤凰关。”

    “眼见未必为实,耳听未必为虚。越是简单,越容易蒙蔽世人,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才让人辨不清。”蓝漪淡淡道。

    凌燕和华舒对看一眼,觉得的确有理,不再说话。

    蓝漪也不再说话。她刚刚的话语声音不高,但也不低,如寻常说话,似乎也没打算避着人,自然耳目极好的人距离得远也能听得清楚,如在总兵府主殿房间内的云浅月和容景。

    云浅月和容景其实已经起了床,梳洗妥当,只不过没出房门而已。

    云浅月听到蓝漪的话轻笑,“她倒是有些事情心里明白,只不过不知到底心中怎么想的,她和苍亭已经不可能。姻缘以后在谁那,还真是不好说了。”

    “蓝家也许希望她当皇后也说不准。”容景道。

    云浅月讶异了一下,随即道,“几百年名门世家的贵女,身份到也当得。”

    “就看她有没有那个命了!别的强求得来,姻缘强求不来。”容景语气漫不经心。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有些好笑,没说话。

    这时,外面传来一声急促地高喊,“报!大将军,南梁顾少卿三十万兵马到了三十里地之外。”

    云浅月挑眉,“如今才是早上吧?顾少卿来得可真快!”

    “出去看看。”容景拉住云浅月的手。

    云浅月点头,跟着容景向外走去。

    二人出了房门,凌莲和伊雪匆匆跑了过来,凌莲刚要说话,云浅月对她摆摆手,“你们的身份没事儿,别人知道了也就知道了。就算知道又能如何?不用理会。”

    凌莲点点头,拧着的眉头顿时散了开去。

    容景和云浅月出了总兵府,刚走不远,一队人向总兵府疾步而来,自然是军营中有官职的人,包括新被任命中郎将的张沛和韩奕,以及校尉孙桢等人。

    张沛见到云浅月立即大声道:“大将军,据说南梁的吸血将军带着三十万人马来了,我们是否出城迎战?”不等云浅月说话,他就大声道:“大将军,要是迎战,你派我去打头阵吧!我大老憨会一会那吸血将军。”

    “大老憨,你连大将军手下的婢女都打不过,还要去会吸血将军?别丢人了。”韩奕嗅他,“我们算起来昨日收服的三万人马,如今城中才十三万人马。十三万人马对人家三十万人马,这仗可不好打。”

    “怕什么?大将军再像昨日一般射一箭。射了主脑,其余军心涣散,我们不就赢了。”张沛看了一眼云浅月身后的凌莲,想起被她踩在脚底下,有些没面子,赶紧不再看她。

    “大将军昨日射了四箭才射准一箭。”韩奕道。

    “射十箭也没关系,只要有一箭准就行。反正我们俩又没看到昨日大将军的英姿,今日也一起看看大将军如何拉弓搭箭的,也好学学。”张沛道。

    韩奕不再说话,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等着二人话落,才慢悠悠地开口,“今日我们不迎战。”

    张沛“啊”了一声,韩奕和众人都看着她。

    “我们从京城千里奔波而来,又不懈怠地攻占了凤凰关,人困马乏。不适合再迎战。”云浅月道。

    “那难道就等着顾少卿三十万大军攻城?”张沛藏不住话,立即问了出来。

    云浅月摇摇头,“我们怎么是十三万人马?不是还有魏总兵的十万人马吗?”话落,她清声道:“孙桢,你去转告魏章总兵,就说昨日我等累了,今日令他出兵,我给他在后方观敌瞭阵。顾少卿虽然名声大,但也不过是毛头小子。魏章将军是老将。当年凤凰关能用智谋伤了南梁国师,可见真有本事。我和景世子一直仰慕,今日也看看老将出马的风采。”

    “是,属下这就去。”孙桢立即道。

    众人昨日大吃大喝大醉一场,休息了一夜,本来都一腔热血今日赞足了劲等顾少卿来了大干一场,可是没想到云浅月不出兵,齐齐泄了一口气,但也不敢反驳。

    “走吧!我们去城墙。”云浅月发话,向城墙上走去。

    众人身后跟着二人,只觉得前面一人轻袍缓带,一人紫衣绫罗,两人相携着的身影优雅如画,赏心悦目,即便他们这一路从京城而来跟在二人身后看了数日,还是觉得看不够。羡慕中对那两人的从容镇定轻缓悠闲的身姿从内心深处敬服。

    不多时,一行人登上了城墙。

    云浅月出入几次凤凰关,但都未曾登上城墙。如今第一次登上凤凰关的城墙瞭望远方。西南方向,有黑压压的兵马向凤凰关而来,星旗招展,大旗上写着偌大的“南梁”二字,它旁边一面小旗上写着一个“顾”字。

    正是顾少卿的三十万兵马,似乎急促行军,刚刚探兵报三十里,如今也就二十五里了。

    “娘的,真有气势啊!听说是个长得很好的小白脸,可惜练了一身邪功,喝女人血。”张沛看着顾少卿的三十万兵马道。

    无人答话,都被顾少卿三十万铁骑的气势给镇住了一般,心下惊叹。

    云浅月目光落在星旗下,只见隐隐一抹颈长熟悉的身影,去年的少年长了一岁端见年轻男子的丰姿。三十万铁骑拥护下,他如出销的剑,千锤百炼,锋芒凌厉。她手轻轻叩击城墙的石砖,想着魏章不是顾少卿的对手,死伤有命。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众人都回头看去。

    只见蓝漪、凌燕、华舒三人上了城墙。三个女子都是貌美,虽然也是有本事,但身上少了云浅月的清华和骨子里的沉静。众人只看一眼,便回转了头。

    “大将军!”蓝漪来到城墙上,对云浅月一拱手,“魏总兵的十万兵马如何能奈何得了顾少卿的三十万兵马?如今你让他出战,岂不是以少对多?这三倍兵马之数,可不是小事,魏总兵如何能胜?”

    云浅月缓缓回身,看着蓝漪,“蓝监军小看魏总兵了。他镇守青山城十几年,南梁的士兵半步也没踏入青山城。这就是本事。”话落,她道:“谁说就他自己迎战了?我们不都在这里给他观敌瞭阵的吗?”

    蓝漪看着云浅月道,“顾少卿以十岁稚龄挂帅,平定了南梁一场藩王祸乱,立下大功,破格封为将军,成为南梁历史上第一个十岁封为将军的人,十五岁不及弱冠之龄便统领三十万兵马,可想而知,并不是什么毛头小子。”

    “顾少卿虽然厉害,但是魏总兵也不差。魏总兵十五年前用计谋伤了南梁国师。这等人物一人能挡十五万兵马,可是却被他伤了。谁敢说他比顾少卿差了?”云浅月看着蓝漪,淡淡道:“既然蓝监军如此紧张担心魏总兵,就由蓝监军点兵出城相助魏总兵吧!”

    蓝漪直直地看着云浅月,似乎要将云浅月看透。

    “怎么?蓝监军不服本将军调派?还是认为本将军和魏总兵有仇或者如何才令他出兵?蓝监军别忘了,本将军带兵出发迄今为止,所有士兵都赶路攻城不曾休息。而皇上有旨,青山城方圆百里的兵将都由我调派。”云浅月看着蓝漪,声音微冷,“如今顾少卿未曾安营扎寨,虽然是三十万兵马,但我等占据雄关,手中二十三万兵马,他也不敢硬拼。一对一对打的话,魏总兵未必输了,况且顾少卿千里奔波而来,这么早就到了,想来也未曾休息。谁胜谁负,也未可知?”

    蓝漪不说话,抿唇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轻轻一笑,问左右的将士,“你们觉得由魏总兵出城迎战顾少卿如何?”

    “魏总兵可以给我们探路,毕竟他在青山城镇守多年,对南梁军比较了解。”一人道。

    其余人纷纷点头,早先他们没看到顾少卿,昨日打了胜仗,觉得南梁也不过如此,便嚷着要出兵,如今看到那隐隐露头的三十万士兵,才将昨日的胜利冲淡了,觉得顾少卿不好对付,不是他们能对付的了的。

    “好!我去相助魏总兵。”蓝漪颔首,转身下了城墙。

    “大将军,我们也请命随蓝监军一起去。”凌燕和华舒齐齐道。

    “去吧!”云浅月摆摆手。

    凌燕和华舒也齐齐下了城墙。

    云浅月转回身看向城下,不多时,城门打开,魏章一身盔甲当先走出,蓝漪、凌燕、华舒和几位副将、参将、幕僚跟在他身后左右,之后是十万兵马,前面是铁骑,后面是步兵。

    不得不说,魏章的兵拉出来,队伍整齐,每个人身上的肃杀不次于顾少卿兵马的气息。十万兵马不多时便在城下两里地处拉开了长长的一方队形,等候顾少卿到来。

    两柱香后,顾少卿三十万兵马来到城下。

    距离得近了,看得清晰,顾少卿端坐在马上,他的身后两匹马上捆绑了两个女人,两个人都是倒着挂着的,看不到脸,但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人穿着明太后的衣服,一人穿着云王妃的衣服。

    ------题外话------

    谢谢亲们送的月票,群么么!平安夜,亲爱的们今夜要吃苹果哦,平平安安。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8》,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十八章 一室春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8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十八章 一室春暖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