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两军对战

    云浅月先是一呆,紧接着欢喜起来,这么说子书真的要来了。

    从大婚那日他离开,如今一别三个多月了,她以为短时间内估计再难见到他了,他没有什么事情再不会出东海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要来了。

    她的喜色是如此明显的出现在脸上,嘴角笑得弯弯的,极其明媚华艳。

    对面坐着的洛瑶都不由得被她晃了一下眼睛。

    容景自然更是清晰地感觉到了她的喜悦,搂着她的手蓦然收紧,温润的声音煞那低沉,“云浅月,他来了,你至于如何高兴吗?”

    “自然高兴了!”云浅月笑看着他,“他来了,我就又有一个帮手了。”

    容景深深地看着她,“公主说的是他也许会来,也许不会来呢!”

    “既然来了天圣,他肯定会来的。”云浅月欢喜不能自己,偏头对容景道:“你不是一直和他通信吗?你给他传信,让他赶快来呗。”

    容景摇摇头,“那个小王爷既然追着他,而且追得一国太子头疼地不惜扔下政务躲着他,你觉得那能是个简单的主?他若是来天圣,他自然也会追来,东海太子和你交好的事情早已经天下皆知,你觉得他会来找你,进而让那个小王爷找到?”

    云浅月喜色顿收,蹙眉道:“这么说真的不一定来了?”

    容景点点头,揉揉她的脑袋,“所以,还是先别念着了,免得失望。”

    “也是!”云浅月垮下脸,低下头。

    容景眸中的青黑褪去,面容看起来分外温润无害,只是轻轻敲着桌面的手指却是泄露了他内心的心思,一下轻,一下重。

    云浅月没发现这一处细节,洛瑶聪明,却是看到了,她不由笑得深深地看着容景。

    容景抬起头,似乎没看到洛瑶眼中的深意和被看出的心思,温和一笑,“如今蓝家主蓝漪也在这里,且是副将军。蓝家主其实也极其有才华,若非当初她执念苍家少主,走错了一步,也许如今她已经嫁给了小睿哥哥。如今蓝家主心思极深,不易令人察觉其想法和所求。说不准见了小睿哥哥会有所转变,所以,还需要公主精心些。”

    洛瑶莞尔一笑,聪明人自然明白什么意思,点点头,“多谢景世子提点。”

    容景亲手给洛瑶斟了一杯茶,之后又端起自己的茶递到云浅月嘴边,柔声道:“你刚刚不是要喝茶没喝吗?如今茶快凉了。”

    云浅月就着他的手喝了两口茶,忽然道:“容景,子书和我的事情已经说开了,你不会再防着他了吧?我们不会的,我都嫁给你了,你没必要防着他。”

    “不会!”容景摇头。

    云浅月没听出声音有任何异样,放心地点点头,寻思道:“你给子书传信吧!让他尽管来,那个什么小王爷我帮他对付,到要看看他有多厉害,竟然迫得一国太子躲着他。”

    容景“嗯”了一声,答应下来。

    云浅月从他怀里出来,坐到了洛瑶身边,将玉子书的事情抛到了一边,拉着她八卦地询问他哥哥去了东海之后是怎么打动了她的芳心的。

    洛瑶笑着看了容景一眼,心中清楚他蒙蔽小妻子的手段,但也不点破。和云浅月低声说了起来。对于情事儿,她一直不懂,以前除了有一个信念迫使着她争强好胜什么都学得最好以图能配得上荣王府的世子外,什么也不想,但从知道和容景不可能,一度心灰意冷,但后来因为姑姑幻容了她的原因,她被引去南梁,被南凌睿哄了心,南凌睿相识女子无数,遍览群芳,自然知道怎么哄女人,所以,一颗心就掉了进去。如今云浅月问起,她到也不扭捏,简略地说了一遍。

    话说南凌睿到了东海后,没先去找洛瑶,而是径直进宫去认亲了。东海太上皇当年认了她娘做女儿,如今的东海王也算是他的大舅舅。南凌睿嘴甜,哄得东海王大为开心。之后南凌睿说明喜欢洛瑶,东海王自然是大加赞成。毕竟玉青晴早就给他和洛瑶在东海王那里备了案,玉子书这个太子又给他铺了路。东海王见着他又喜欢得不行,所以一顿酒宴之后,当场就拍板指了婚。那酒宴洛瑶没参加,宴席后,东海王就派人将他直接送去了洛瑶的住处。

    洛瑶闭门不见,她的宫里布置了千名隐卫,将她的宫内外守得固若金汤,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即便东海王派来的人,也被她的人给打发了回去。南凌睿知道她生着气了,只能在宫门口守着,虽然他人不能进门,但是嘴可没被封住。于是便在她的门口给她讲起了过往。曾经和叶倩相识到海誓山盟到最后落得劳燕分飞他苦苦煎熬了五年后才从牢笼走出来的过往,曾经对蓝漪有些兴趣,打算一试,却偏偏发现她不是自己要的人,等等,几乎将自己的平生都交代得事无巨细。

    说了整整一日,洛瑶依然没开门,南凌睿一直赶路到了东海后没休息,累得睡在了她的宫门口。她依然没开门,一夜之后,南凌睿染了寒热,他寻常不怎么生病,大约加上水土不服,这病一来便三日昏迷不醒,即便玉子书医术极好,也给惊了个够呛。东海王更是将洛瑶公主大发雷霆训了一顿,他一直觉得这个女儿聪慧异常,不用他操心,对她极为受宠爱,这是第一次训斥她,洛瑶公主也觉得自己任性了,看南凌睿昏迷不醒地躺在床上后悔又心疼,不停地落泪。从小到大,她都不曾哭过。

    南凌睿醒来后,洛瑶正守在她床边,看她哭成了泪人,他顿时就明白了她的心思,却还佯装说“姻缘强求不得,公主既然不喜欢我,我走就是,就当我没来过。”丢下一句话,就挣扎着起身要离开。洛瑶直性子上来了,自然拽住他不让他走,他板着脸说了些冷话,逼得洛瑶承认喜欢他,他才眉开眼笑,之后自然不走了,死皮赖脸地哄着洛瑶堂堂公主亲自伺候他端茶倒水,喂药吃饭。

    南梁王见二人好了,自然大为高兴,转日就给他们定了婚约。

    云浅月听罢后暗骂了一声南凌睿黑心,这么容易就骗了一个倾国倾城才华绝顶的美人。还有什么比苦肉计更管用的呢?见洛瑶说起南凌睿眉眼都带着笑意,她又不得不感叹,是姻缘就是姻缘。虽然他们比她和容景相识得晚,南凌睿经历叶倩和蓝漪,辛苦了数年,洛瑶从小一心认定容景,也辛苦了数年,但是寻寻觅觅,如今终于找到了对方。他们如今还都是最好的年华,已经经历了感情波折,会更懂得珍惜彼此,她也心下宽慰。

    容景听罢后笑了笑,忽然对洛瑶道,“小睿哥哥走时找我拿了一味药。”

    洛瑶看着容景,不明所以。

    容景品了一口茶,却是不再说了。

    这时,南凌睿从六皇子处回来,大步流星,似乎生怕晚了女人便被人抢去一般,几步就走到了三人面前,对云浅月道:“死丫头,又找你嫂子套话了?”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你还没将人家娶进门呢,就让我叫嫂子?”

    “早晚都是嫂子,你可以先叫着。”南凌睿坐在洛瑶身边,伸手搂住她的纤腰,理所当然地道。

    洛瑶脸一红,容景和云浅月亲昵,他们毕竟已经大婚了,可是她和他还没大婚呢!虽然被南凌睿训练数日,但是脸皮还是没他的厚。

    云浅月瞥了他一眼,看他春风得意,她哼了一声,问道:“你和六皇子说了什么?”

    南凌睿看着她,“不叫表哥了?”

    云浅月挖了他一眼,“娘是他的姑姑,他本来就是我表哥,我叫了也没错。”

    “还说你喜欢表哥,对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出卖亲哥哥,你可真行。”南凌睿挑眉。

    容景闻言偏着头去看云浅月,眸光清幽。

    “哪里说了?你听错了吧!”云浅月面不改色心不跳,自然地转移话题问,“夜天赐如何了?”

    “那小子就是一个小马屁精。东海那个舅舅喜欢他喜欢得不行。刚抱在他怀里,就被他认了孙子。自然是归在玉子夕名下了。现在东海人人都知道二皇子有了个私生子。不知道哭死了多少大家闺秀。”南凌睿挖了云浅月一眼,忽然一乐。

    云浅月顿时放心下来,“哈”地一笑,“夜天赐本来就招人喜欢!”

    “他如今估计还不知道呢!知道的话没准就跳脚了。”洛瑶笑着道。

    “他很喜欢小天赐。”云浅月笑着摇头,问道:“那夜天煜呢?”

    “父皇请他在朝中任职,他推了,如今居住在二皇子府,照顾着夜天赐呢。”洛瑶道。

    云浅月点点头,叹了口气,他的外祖父当初都不帮他,他也是心灰意冷了吧!不过也好,绝了心思,摆脱了皇子的身份,不如安平生活,过几年他心境想开了,忘了赵可涵,可以重新再开始生活。

    南凌睿打了个哈欠,“臭丫头,给我们找个没人打扰的地方,让我们睡觉。”

    云浅月看着他,“你真要住在我这里?若是被人发现南梁皇上住在我这里的话,就会给我按个通敌卖国的罪了。尤其是蓝漪现在是副将军兼监军。”

    南凌睿呵地一笑,“那正好,我南梁缺能打仗的大将军呢。”

    云浅月不再看他,偏头对凌莲吩咐,“带他们去偏院后院的静园,告诉墨菊,还和看顾六皇子一样,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得进入静园。”

    “是!”凌莲点头,当先领路。

    南凌睿拉着洛瑶站起身离开,刚走了两步,忽然对容景道:“玉太子在我们后面,要来的话,估计也快了吧!”

    容景喝着茶慢悠悠地说了一句无关的话,“记得你走时找我拿了一味药……”

    南凌睿顿时话音一转,“他也不一定来。”话落,拉着洛瑶快步走了,不多时没了影。

    云浅月听容景两次提到南凌睿找他拿药,顿时好奇地问,“他找你拿了什么药?”

    容景低声道:“一位可以发热的药,能烧三日。”

    云浅月顿时恍然,心中暗骂,好个南凌睿,黑心到这份上了,知道自己体质太好,从小到大不爱生病,竟然拿了药故意发烧使用苦肉计。一味药骗到手一个美人,这简直是太划算的买卖了。

    “累不累?我们也回屋歇着?”容景问。

    云浅月摇头,靠在他身上,“容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不准将子书给我推进火坑去,他是东海国的太子,怎么能要个男人?你不准为了那陈年的没了酸味的老醋算计他。洛瑶和哥哥不明白我和子书的感情,你又怎么不明白呢?”

    容景看着她,“我也没如何他,至于你如此在意他到一再地警告我?”

    云浅月伸手抱住他,嘻嘻一笑,“我没警告你,我是怕你防着这个,算着那个累着。累瘦了的话心疼你的还是我。”

    容景勾了勾嘴角,“小心思!一眼就能看透。”

    云浅月对他吐吐舌头,伸手戮他心窝,“你这里的小心思洛瑶都能看透,哥哥也能看透,两个人知道你在意,来了就拿这个笑话你,你当我看不透?”

    容景一叹,无奈地笑道:“越活越回去了,阿猫阿狗都能笑话我了。”

    容景伸手捶了他一下,“你心思重,那两个人的心思也不轻。心里什么都明白着呢。一个是哥哥,一个是姐姐也是嫂嫂,你将他们比作阿猫阿狗,小心他们听到惦记着报仇。”话落,她笑道:“都是出来混的,你捅我一刀,我捅你一刀。你们也不怕累心?”

    容景失笑,“你今日难道没捅小睿哥哥一刀?出卖他个彻底吧?”

    云浅月眨眨眼睛,果断地道:“没有,我说他的都是好话。”

    容景轻轻哼了一声,“墨菊将你的话一字不差地都传给了我。云浅月,我怎么不知道你何时还喜欢六皇子那个表哥了?”

    云浅月一呆,忽然磨牙,“好个墨菊!”

    容景轻轻拍拍她的脸,眸光青黑,语气却无限爱怜,“你又淘气,小心再给我热桃花债回来。”

    “说什么呢?那是表哥,不是开玩笑的,真是亲表哥。”云浅月打开他的手。

    “自古表哥表妹成亲的多了,这叫做亲上加亲。云暮寒喜欢你的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容景道。

    云浅月轻咳了一声,这个翻小肠,算小账的本事比她要厉害多了。她连忙捂住他的嘴,打了个哈欠道:“刚刚不觉得累了,如今真觉得累了,我们回屋歇着吧!”

    “好!”容景痛快地拦腰抱起她,向屋内走去。

    云浅月对于这个被他横抱的姿势总有一种胆颤,心头涌起不好的预感。果然他将她放在大床上之后,便熟练地压了下来。

    **帐暖,一刻千金。

    第二日早,西南传来消息,六日前夜轻暖、苍亭与陈老将军十万大军汇合后,一举攻破了江陵城,便不曾歇着,向西南进军。六日兵马行程,于昨日午时和李琦的义军在泥沼林对上。

    李琦的义军从天灵山起义到攻下了安陵郡、德阳郡、怀闵郡、沸县、覃县、延县、西南城、岭泉郡、谷赫县、汾水城、临乌郡,凤庆、宜桂、塔林等,七郡,八县,五城池,西南千里尽数归他后,五日前又占领了泥沼林,闻得夜轻暖、苍亭、陈老将军、凤杨四人的平西南大军过了江陵城前往西南而来,便在泥沼林按兵不动,等着他们。

    西南有三处自然天险屏障,一处就是江陵城的横水渡,二就是云岭山,三就是西南城的泥沼林。夜轻暖等人一举攻下了叶倩把守的横水渡江陵城后,便安然地过了云岭山,急行军短短六日到了泥沼林。

    当日,大军不得休整,便迎来了叛军李琦的攻打。

    大军行军数日不歇,本就疲惫,不想李琦如此猖狂,以十万闲散收服的士兵敢当先出兵对付陈老将军手下的十万大军,不给陈老将军十万大军喘息的机会。

    两路大军兵分熟路,在泥沼林展开了殊死搏杀。

    凤杨请兵出战,双方交锋。

    泥沼林的地形甚是复杂,多处有丘壑丛林泥沼,不熟悉地形的人一不小心陷进去就出不来。凤杨虽然出身在将门,但是毕竟年幼,只从兵书上和地形图上简短地了解西南地形,但毕竟缺少经验,带领的一队兵马被李琦手下的一名副将逼到了一处丛林,陷入了泥沼林,本来被逼到无路可走,他手下的一个小兵先了一计,带着他绕险滩走出了泥沼林,躲过了李琦手下副将的追杀,三千兵马幸免于难,逃回了兵营。

    因此一战,那名小兵从一名默默无闻的小兵得到了凤杨的信任器重。那名小兵名叫阿路。也就是风露。风露得到了云浅月的命令,便悄悄地混入了军营,凭着她的小机灵,很快地就混到了凤杨的手下做了一名小兵,可惜凤杨虽然年幼,但对于防人可是半丝不含糊,他的身边左右全部都是从凤老将军府带出来的旧部,不信任和给任何机会让外人亲近他。她一直没寻到机会接近他身边,别看风露年纪小,到也沉得住气,便一直等着,终于在泥沼林被她寻到了机会,因为风露手下的红阁一万兵马就埋藏在云岭山,云岭山也是西南的地界,更是一处天险,所以,她每年在云岭山练兵检兵时都会闲不住,借机四处游逛,整个西南这些年来早就被她踩踏得滚瓜烂熟,对这泥沼林自然分外熟悉,于是救了凤杨和他手下的三千人,出了泥沼林后,凤杨立即提拔她做了他手下的亲兵。

    与此同时,苍亭、夜轻暖、还有几名副将率领的各路兵马和李琦手下的各路兵马对战有胜有负,并没有讨得丝毫好处。

    李琦的兵马毕竟大多都出生在西南,西南本地人,少数不是西南人,但也是在西南生活了多年的人,善于打分流战,从各路包抄袭击,暗中下手,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如泥鳅一般就逃,所以,损伤百人,伤亡甚小。但反观陈老将军的大军,一直身在天圣,多年朝廷未曾大战,训练得再好,但也是旱鸭子,日日关在兵营,见不到多大的天,对于西南的地貌不能灵活作战。此一战下来,伤亡近千人。

    所以,这首战以李琦兵马伤亡小,陈老将军兵马伤亡大,作为李琦兵马和天圣正统大军的首战告捷,陈老将军首战小败为结束。

    消息传到云浅月手中,简短不过寥寥几句话,但这几句话的背后,却说明了李琦大军的有利情形和陈老将军平西南大军的不利情形。此一战也让天圣京城朝野那帮子文武官员清楚地知道,西南的战事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般,陈老将军一出马,便马到成功,易如反掌。而是李琦叛军不容小视,已经有与天圣正统军分庭抗礼之事,甚至还占据有利地形,多了几分胜算。

    云浅月抖着手中花落传回来的消息想着这回西南首战的消息传回去,天圣京城包括德亲王在内的那一帮子老臣又要着急上火几日了。她啧啧了几声,偏头看容景,见他坐在桌前漫不经心地翻看着密函,丝毫也不受影响。

    “小姐,蓝副将军请见。”凌莲在外低声道。

    云浅月收起信纸,吩咐道:“请她进来。”

    凌莲应声退了下去。

    不多时,蓝漪走了进来。给云浅月见了个军礼,便看着她道:“二十三万兵将已经编制整顿完毕,大将军是否该对顾少卿出兵了?如今趁着他伤还没好,不得错过良机。否则待他的伤养好,二十三万兵马不一定是他三十万兵马的对手。”

    云浅月闻言笑了笑,“我也正有此意,今日天气正好,副将军那日和顾少卿交过手,如今打头阵如何?我在后方给副将军观敌瞭阵。”

    蓝漪直直地看了云浅月一眼,沉声道:“好!”

    ------题外话------

    月底最后两日,手里有票的亲别留着啦,群么么。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O(∩_∩)O~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23》,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二十三章 两军对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23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二十三章 两军对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