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她的把戏

    玉子夕坐在床头看着玉子书大笑,将好好的一张孙桢老实巴交的脸笑得邪肆张狂。

    笑声不止在整个房间飘荡,也飘出了房门外,飘在整个总兵府主院。

    他笑了半天,玉子书依然躺在床上睡着,外面凌莲、伊雪等人无人答声捧场,他顿时没了味道,伸手捅捅玉子书,笑嘻嘻地道:“皇兄,不就是个男人吗?你接受了不就得了。”

    玉子书仿若不闻,依然熟睡着。

    玉子夕再捅捅,手下用力,将玉子书锦袍捅出深深的印痕,他嘻嘻笑道:“反正你将来要做皇帝,后宫三千佳丽,多个男人怕什么?”

    玉子书一动不动,呼吸均匀。

    玉子夕不由得佩服玉子书的睡功,这样竟然都不醒,他再接再厉,用手使劲地戮他,“上官茗玥容貌如春秋之花,清风朗月,配你也不亏,说真的,我还没见过东海除了你和洛瑶外还有谁能胜任他的容貌。当然,我不算,我的容貌自然比他好。”

    玉子书不答话,似乎睡得纯熟。

    玉子夕见他执着于睡眠,也不捅他了,坐在床边看着他径自道:“你们自小就有那一番阴错阳差的纠缠,这也说明了是你们的缘分,他走了这么多年,如今跑了回来,开了窍了,燕王叔那些年生怕他出家当了和尚,日日看着他,提心吊胆,如今只要他不出家,想必燕王叔也不介意他跟了你。依我看啊,东海甚至全天下,还真找不出个配得上你的,不如你就纳娶了他吧!咱们东海和别处不同,别处男风都是见不得人的,也是见不得光的,但是咱们东海不一样,你娶了他先做太子妃,你登基之后再让他做皇后,以你的威望同时娶几名妃子传承子嗣,东海臣民也不会说什么。”

    玉子书呼吸忽然重了一下。

    玉子夕敏感地察觉到了,笑得开心,帮玉子书将算盘打得精细,“你有男后又有妃子,坐享齐人之福,三千美色尽揽入怀,这是何等的尊贵。若是你觉得后宫就他一个男人太突兀的话,那就再多娶几个男人,咱们东海的男儿一个个名士风流,俊美的多得是。”

    玉子书的呼吸又重了一下。

    玉子夕继续道:“我知道你喜欢云姐姐,但是她那个死心眼,就认准容景了,当初人家没大婚的时候就没选你,你也别指望如今大婚了之后扔下容景那个黑心的选你。依我看啊,这上官……”

    “你说够了没有?”玉子书终于忍不住了,睁开眼睛。

    玉子夕顿时一乐,“皇兄,你醒啦?不睡啦?”

    “你在这里嘀嘀咕咕的以为我能睡着吗?”玉子书瞥了他一眼。

    玉子夕凑近他,笑嘻嘻地道:“你既然都听到了,觉得我跟你说的提议怎么样?”

    玉子书看着他,见他眼里幸灾乐祸意味浓郁,他眸光微闪,“提议到是不错。”

    玉子夕眼睛一亮,“你也觉得不错吧?那就赶快去找回那上官茗玥,给父皇传书。”

    “我是该给父皇传书,就说上官茗玥忽然看上了你,想娶了你。你向来是父皇眼中头疼的主,而他也是燕王叔眼里头疼的主,你们若是凑一起的话,我想父皇和燕王叔也是愿意的……”玉子书慢悠悠地道。

    玉子夕嘴角一抽,忽然起身站了起来,讨好地看着玉子书嘻嘻笑道,“皇兄说哪里话,弟弟我怎么能夺人所爱,我觉得吧,上官茗玥长得再好,也是个男人,哪里有女人抱着舒服,嗯,那个什么,你继续睡,既然云姐姐被他掠去做小王妃,那就没你什么事儿了,让容景那个黑心的去心烦抢回自己的女人吧,我去练兵了啊……”

    话落,他再不敢嘲笑奚落玉子书,一溜烟跑了,似乎生怕跑晚一点他报仇。

    玉子书看着玉子夕转眼就从房里跑没了影,笑骂了一句,重新又躺回床上。他是真的累了乏了,这么些日子以来,他跑,上官茗玥追,无论他躲到哪里,他都能找到他,也不知道那个人怎么有那么大的精力,月余以来,他一日好觉都不曾睡过。如今借着云浅月被他掠去,他自然要睡个痛快。

    总兵府内静得无声无息。

    凌莲、伊雪坐在一起大眼瞪小眼地对看着,上官茗玥太强大了,连玉太子和十二星魄都莫可奈何,她们自然更莫可奈何。齐齐想着墨菊应该给景世子传递了消息了吧?不知道景世子得到小姐被掠走的消息之后会如何。

    练兵场练兵声依然继续,但是云浅月被一个叫做上官茗玥的小王爷掠走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不出半个时辰,整个凤凰城内的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华舒从兵营出去,便急匆匆前去找在养伤中的蓝漪。

    蓝漪昨日本来就受了内伤,又因为和云浅月就着一幅十里桃花林的画卷过招,输了个彻底,气血上涌,吐了一口血之后,便郁结于心,一夜未曾好睡,天明时分才睡去。刚要睡着,华舒便越过了随侍闯进了她的房间。

    她警醒地第一时间睁开眼睛问,“出了什么事儿?”

    华舒见了她的模样吓了一跳,几乎不敢辨认,昨日还好好的人,今日脸色苍白如鬼,衣襟上有血迹,看起来早已经干枯,竟然未换,软袍褶皱不堪,屋中地面上一片血迹,也未清扫,她不由得心惊,谁也不如她们出身在十大世家的女人体会“金贵”二字的定义,向来懂得爱惜自己,即便再糟粕的境地,也让自己糟粕的境地,也让自己看起来是名门贵女,不会如此颓废和狼狈,更何况还是十大世家第二大世家的家主蓝漪。她一时竟然呆呆地看着蓝漪没了话。

    蓝漪清楚地看到了华舒眼中的震惊,她闭了闭眼睛,哑声问道:“可是云浅月又整出了什么事情?”

    华舒定了定神,这才想起来正事儿,她连忙走进来,对她道:“今日在练兵场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当着二十三万兵马的面掳走了她。并且对皇上扬言,让他另选大将军,说要娶了她回去做他的小王妃。”

    “哦?竟然有这事儿?”蓝漪挑眉。

    华舒点点头,“那人似乎武功极高。”

    蓝漪嗤笑一声,“这定然又是云浅月玩的什么伎俩,她的武功别人不清楚,我清楚得很,谁能轻易掠走了她?简直是笑话。”

    华舒一怔,“可我看着不像,那人是钳制着她的。”

    “装模作样谁不会?这方面她最拿手。”蓝漪哼道。

    华舒彻底愣了,看着蓝漪冷着的脸疑惑地道:“蓝姐姐,你说难道是她故意让人掠?”

    “那个人叫什么名字?”蓝漪问。

    “他自己报了名字,叫做上官茗玥。”华舒立即道。这个名字她早先在他报出名姓来的时候就想,后来他挟持着云浅月离开后,她从兵营来到这里又想了一路,也没想出这是哪一号人物。

    蓝漪蹙眉,低头也在脑中搜索这个人物。

    华舒看着她,她一直在十大世家的坤武殿,一心潜修武功,对于外界的事情,自然不如蓝漪这个自小就培养的蓝家接班人知道得多,所以不说话,等着她看是否知道这个人。

    蓝漪想了半天,将天圣、南梁、南疆、西延、北崎等等风流人物都想到了,也没想出哪个人叫上官茗玥,她又想东海,东海除了太子、二皇子、洛瑶公主外,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她问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华舒想着见一面的男子,寻思了一下,似乎寻找恰当的形容词,片刻道:“张狂不可一世。容貌稍差景世子一些,但也没有落差太大。风姿如月,清华尊贵的一个人物。”

    涟漪眯起眼睛,“你确定不是东海国的玉太子?”

    华舒立即摇头,“不是!玉太子‘玉质盖华’,天下皆知,我虽然没见过他,但据说见到他的人哪怕是老弱妇孺,第一眼也能认出他。和景世子的云端高阳,雅致风华相差不多。不会是张狂不可一世。”

    蓝漪闻言立即道:“你可还记得他的样貌?”

    “记得!”华舒点头,那样的男子,只要看一眼,就如景世子一般,一生不忘。

    “去画下来我看看。”蓝漪吩咐。

    华舒点头,转身走到桌前,桌前铺着笔墨纸砚,出身十大世家,除了武功外,自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出片刻,便画出了一张上官茗玥的人像,吹了吹墨汁,拿过去给蓝漪看。

    蓝漪看着画像上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人眉眼间的倨傲和不可一世,张扬张狂,的确是和容景、玉子书不同,她挑了挑眉,“你确定他不是易容的?”

    华舒摇头,“我们十大世家什么不精通?易容术更是我华家的翘楚,易容没有易容,我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况且即便易容,何人能易容成他这般狂傲的神情?恐怕天纵英才的景世子神通广大也不行吧?”

    蓝漪冷笑一声,“你可还记得去年前往十里桃花的楚夫人?”

    华舒一怔,点点头,“自然记得。”

    “虽然她的身份一直密而不公,但是她到底是谁我们该知道的人都知道。”蓝漪眉眼冷冽,“当时她的容貌所有人都亲眼所见,看不出半丝易容的痕迹,但是后来又如何?她还不就是她。”

    华舒点点头,看着蓝漪,“这么说这个人也是她找来的了?那她到底什么目的?二十三万兵马如今几乎都被她收服了,对她唯命是从,如今她离开做什么?她不是和皇上作对吗?既然作对,又怎么会舍得了兵马不要?不做这个大将军了?”

    蓝漪也是不解,脸色不好,不再说话,似乎在寻思云浅月此举的用意。

    华舒更是疑惑不解,如今蓝漪这个副将军受伤,凌燕也受了伤养在房中,皇上钦点的三个人中,就她还好腿好脚的。她虽然是皇上钦点,如今军营中官位属她高,但是没有实权,有孙桢这个受大将军器重的人在,她插不进去手去,也做不了主张,只等着蓝漪拿对策。

    蓝漪想了片刻,忽然起身坐了起来,下了床。

    华舒看着她,心里佩服蓝漪,到底是蓝家的家主,即便知道了这等事情还如此镇定。皇上令她监军,其实说白了,就是监视云浅月,可是如今云浅月不管是自己走的,还是被人掠走的,都是她失职。可是看她神态,竟然不以为意。

    蓝漪走到桌前,拿出一张信笺,提笔写信。

    华舒见她刷刷数笔,写得极快,她的角度只能稍微看到一点儿内容。心想到底是皇上器重她,她有皇上身边的人随扈,可以和皇上互通书信,而她们不够资格。

    片刻后,蓝漪写好一封信,落款之后,封存好信封,对外面喊,“来人!”

    “副将军!”有人飘身而落。

    蓝漪将手中的信封扔出门外,对那人道:“速速传进京城,交给皇上!”

    “是!  “是!”那人接了信封,隐退了下去。

    蓝漪转身对华舒道:“我们不用理会,该如何就如何!无论是她打的主意,还是真有那么一个人将她掠了去,该着急的都是皇上和景世子。”

    华舒看着蓝漪,她苍白的脸色清冷,看起来甚为无情冷漠灰暗,她低声道:“蓝姐姐,你对皇上……”

    蓝漪挑眉看着她。

    华舒抿了抿嘴角,似乎有些怯弱,但还是问出口,“你如今是否真的放下苍哥哥了?真要跟了皇上吗?”

    蓝漪闻言忽然一笑,自嘲自讽,“放下放不下又如何?跟不跟他又如何?无论是他们谁?心里眼里不过都是有一个她罢了。”

    华舒看着她,自然知道她口中的她是谁,不由得心里一灰。

    “云浅月何德何能!”蓝漪忽然扬手,愤怒地说了一句,之后只听“砰”地一声,她身边的桌子四分五裂,上好的梨花木噼里啪啦碎了一地。

    华舒一惊,坐着的身子腾地站起来,看着蓝漪手被戮破,滴滴答答鲜血直流,她面色一变,连忙走过去,紧张地看着她,“蓝姐姐……”

    蓝漪闭上眼睛,似乎脸色比华舒进来时更难看了。

    华舒担心地看着她,“蓝姐姐,你本来就受伤,短时间内不能动武,而且内腹之伤最忌气怒攻心,你不要折腾自己了,你即便受了伤,如此模样,也许别人更高兴呢!想想伤了你的南梁十皇子……”

    蓝漪睁开眼睛,脸上的情绪尽数隐去,冷声道:“我自然不会让他们如意了。”话落,她正了正心神,对华舒道:“你去看看凌燕吧!她昨日回来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比我好不了多少。”

    华舒点点头,心里叹了口气,十大世家坤武殿出来的人,武功是第一依仗的东西,而凌墨八招就大败了从坤武殿出来的凌燕,可想而知对她的打击有多大,她点点头,见蓝漪神色较刚才好了,转身走了出去。

    蓝漪在华舒走后,喊来随侍,之后喝了药,躺回了床上。她必须先养好身体。

    凤凰关内的消息传开,自然也很快就传到了南梁的军营。

    顾少卿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不由一怔,看着隐卫,不敢置信地问,“你说她是被人掠走做小王妃了?”

    隐卫点头,“回主子,是。”

    “难道她又玩什么把戏?我怎么没听容景说还有这一招?”顾少卿挑眉,寻思着容景会让一个男人掠走云浅月吗?那个人对他的女人的在乎程度恨不得将她绑在腰带上,怎么会让人掠走?

    隐卫不答话。

    顾少卿寻思片刻,对隐卫道:“传信问问容黑心,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是!”隐卫点头,见他不再吩咐,退了下去。

    顾少卿径自坐在中军大帐内,想了半天,也不得其解,片刻后,他起身站起来,对外面道:“传令,升帐,点兵,攻打凤凰关!”

    外面的随从得到了命令,顿时将顾大将军的命令传了出去。

    不多时,击鼓升帐,顾少卿坐在中军大帐内调兵遣将。

    南梁的将领也都得到了云浅月被人掠走的消息,但是人人都觉得不可信,怕是她玩的把戏,劝说顾少卿,“大将军,您如今的伤还没有好利索,十皇子又受了伤,墨少爷也不再您身边了,不知道凤凰关传出的消息是真是假,属下们觉得不可冒然出兵。以免有诈。”顾少卿勾唇一笑,反问道:“本将军怕有诈吗?”

    众将领齐齐一怔。

    “即便有诈又如何?本将军就不怕她有诈!”顾少卿扬了扬眉。

    众人齐齐沉默,想着大将军是谁,的确不怕她有诈,可是数日前他被容景射了两剑受伤还是心有余悸,但又觉得亲自出兵试一下虚实也好。都不再反对劝说。

    顾少卿很快就点齐了将领,留十万兵马守营,带着二十万兵马出了大营。

    顾少卿刚出军营,凤凰关内的天圣探兵便得到了消息,连忙跑向总兵府。到了总兵府门口才想起大将军被人掠走了,景世子也不知所踪,那人又连忙往蓝漪的住处跑,跑到蓝漪的住处,人未到,声先闻,惊惊慌慌,“报!副将军,大事不好了,南梁的……顾少卿亲自带着兵前来攻打凤凰关了……”

    蓝漪刚刚有了睡意,又被惊起,她猛地坐起身,看向门外。

    那探兵脸色发白,神色惊恐,再不见了曾经在云浅月面前的寻常职责,她脸色一沉,镇定地道:“消息确实?”

    “回副将军,消息……确实无误。”那人听到她镇定的声音,勉强定了定神。

    蓝漪站起身,穿戴妥当,走出房门,对随侍吩咐道:“传令下去,所有将领跟随我上城墙守城!”

    “是!”随侍应了一声,连忙下去传令。

    “来人,去总兵府请大将军的两名婢女一起上城墙。”蓝漪又吩咐了一句。

    立即有人应声向总兵府跑去。

    蓝漪出了院子,正碰到刚在凌燕处没坐了片刻的华舒,二人向城墙上走去。

    总兵府内,凌莲和伊雪自然也得到了顾少卿带兵前来攻城的消息,想着世子和小姐都不在,正等着看好戏,不想蓝漪竟然派人前来喊她们,二人对看一眼,她们不过是小姐的婢女,不编制在军中,是她的亲随而已,可以不听命任何人,凭什么听蓝漪的指派?于是对来人冷冰冰地人冷冰冰地丢出一句话,齐齐给挡了回去,关上了总兵府的大门。

    那人吃了闭门羹,想到副将军的吩咐,便要硬闯拉人。可是总兵府哪里是谁都能闯进的?不用凌莲、伊雪出手,墨菊暗中轻轻打出一个石子,那人躲避不开,“啊”地叫了一声,捂着胳膊白着脸看着紧紧关闭的大门,片刻后,转身回去禀报蓝漪了。

    蓝漪站在城墙上,操练兵马的众位将领也都得到顾少卿攻城的消息急急上了城墙。

    张沛看着前方烟尘滚滚,的确是顾少卿的人马来了,他大骂了一句,“娘的,这顾少卿得到的消息可真快,大将军前脚刚被人掠走,他这后脚就来攻城了。属狗的吗?狗鼻子才会这么灵!”

    “这只能说明咱们凤凰关内有他的暗桩,否则不会这么快就得到大将军被掠走的消息。”韩奕一脸忧心。

    “这凤凰关是大将军和我们弟兄好不容易攻破的,定然不能让他夺回去。”张沛道。

    韩奕点头,“那是自然。”

    这二人如今同气连枝,偌大的凤凰关城墙上,众将领都不说话,只有二人在叽喳。这二人在云浅月面前也是不改性子,如今云浅月不在,他们依然如故。

    二人说了半响,没人应声,张沛看向脸色阴沉的蓝漪,对她大声不客气地道:“副将军,你怎么想的?这样守城可不是办法,这凤凰关本来就是南梁的,顾少卿熟悉无比,若是他攻城的话,说不好听的,你昨日受了伤,如今脸色真难看,怕是风吹一下就倒,不是他的对手吧?我们这里谁能是他的对手?你要是不想办法的话,我们可不一定能守住这凤凰关。大将军的心血说什么也要守住,可不能栽在你手里。你是皇上钦点的副将军,比我们有能耐。如今就拿出你的能耐来,让弟兄们都看看。若是你不行的话,依我大老憨看,你还是和皇上请旨,回京去歇着吧!不是什么女人都能比得上大将军能带兵打仗的。”

    ------题外话------

    知道你们想念小景,小月,那个,见不到月票,见不到人哦…。O(∩_∩)O~

    无良吗?貌似有点儿,嗯哼,所以,手里有月票的亲,最好交上来吧啊……(*^_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3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三十一章 她的把戏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3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三十一章 她的把戏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