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怡红香滟

    蓝漪闻言顿时大怒,转头看向张沛。

    张沛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看着蓝漪,那神情是你不服众的话,这个副将军皇上认你我们不认你,他不惧蓝漪的怒火,回头对众将领喊了一声,“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

    “是!”孙桢带头,众人众口一致。

    蓝漪眼睛眯了眯,看着众人,冷冽之色一览无余,周遭气压顿时一沉。

    有几名将领顶不住蓝漪的压力,都不由自主地垂下了头。

    张沛和韩奕是在云浅月冷冽的眼光中历练出来的,自然能顶得住。他们在云浅月面前都放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自然不会因为蓝漪施压而退步。

    片刻后,蓝漪收回视线,看向顾少卿来的方向,冷声道:“我自然会守住城!但不是为了大将军,而是为了皇上。大将军也是皇上亲封的大将军,尔等小小中郎将,还不配质问皇上亲封的副将军和监军的决策!”

    张沛张嘴刚要反驳,韩奕一把拉住他,他转头不满地看向韩奕,韩奕对孙桢努努嘴。张沛立即住了口。他们这里面的人都知道孙桢受大将军的器重,是她的知近之人,如今孙桢就在这里,他都不开口,他们自然没必要惹火了蓝漪,她身为皇上钦点的副将军,置他们个以下犯上的罪他们也得受着。大将军不在,可没人保他们。

    “孙桢,你受大将军器重,这个城如何守,你可有想法?”蓝漪回头看了孙桢一眼问。

    孙桢佯装沉思了一下,恭敬地回道:“回副将军,顾少卿数日休息,伤势应该好了个七七八八。如今大将军不在,你又受伤,我等这些人恐怕不是顾少卿的对手。”

    “孙桢,大将军器重你,你是何来历我没查出来,但也不会简单了。你若没有本事,大将军也不会重用你。如今顾少卿兵临城下,你有本事就使出来,难道还在我面前藏着掖着等着顾少卿破城再将好不容易得到的凤凰关收回去吗?”蓝漪直直地看着孙桢。

    孙桢顿时垂下头,语气分外恭谦,“蓝副将军太看得起末将了,末将虽然熟悉兵法谋略,也有些小才,但是武功却是稀松寻常。定然不是顾少卿的对手。据说顾少卿也使得一手百米穿杨的好箭术,末将望尘莫及。”

    蓝漪轻哼一声,并不相信,转过身,不再看孙桢。

    孙桢也不再说话,看着前方,一副无可奈何又忧心忡忡的神色。

    张沛见此也顾不得蓝漪怪罪了,立即不满地道:“大将军,孙校尉说的是实情,他的武功只比我大老憨高一些而已,也是有限,就是心眼子比较多,读的书比较多,若是武功高,也不会只做个小小的校尉,早就代替了您成了副将军了。”

    韩奕也立即附和道:“这个末将也可以作证。”话落,他又补充道:“不止是我,咱们在这里的这帮子弟兄都可以作证,这些日子练兵我等互相切磋,他在我和大老憨的联手下也就是打个平手而已,我们有多少斤两我们知道,孙桢的能耐众兄弟们也有目共睹,对付顾少卿差远了,副将军若是推出去孙桢,让他对付顾少卿,这不是难为人吗?”

    “就是,很难不让人怀疑你是趁着大将军被人掠走排除异己。”张沛大声道。

    蓝漪脸色一沉,蓦地回头冷冷地看着张沛,眼中现出杀意。

    孙桢上前一步挡住张沛的身子,叹了口气,对蓝漪恭敬地道:“末将得大将军器重,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副将军如今身负重伤,不能迎战顾少卿,将末将推出去,也是为了守住凤凰关而已,末将一定尽力,万死不辞,保住大将军的心血。”

    蓝漪眼睛眯了眯,没说话。

    孙桢抬头看了蓝漪一眼,又扫向前方,提醒道:“副将军,如今不是口舌之辩的时候,我们还是一起合计打退顾少卿要紧。如今他的兵马已经不足五里了。”

    蓝漪眸中的杀意褪去,转回身,看向前方,清冷地吩咐,“弓箭手、滚石准备!”

    “是!”城墙上顿时响起齐齐的遵命声。

    弓箭手、滚石手等等,凡是能阻挡敌军攻城的兵器等纷纷做好准备,如今天圣的兵马无人能是顾少卿的对手,只能做好不出兵,防守好凤凰关。

    城墙上再无人说话,齐齐等着顾少卿来,气氛紧张不已。

    这个时候,无论是将领,还是士兵,都想着若是大将军在,他们何必如此提心吊胆?纷纷想着被上官茗玥掠走的云浅月。

    两盏茶后,顾少卿的兵马来到城墙下。他一挥手,二十万兵马齐齐止步,距离的位置正是普通弓箭手不能射到的位置。

    顾少卿来到之后,城墙上站着的人一览无余,他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掠过,最后定在蓝漪身上,忽然邪肆一笑,“一群虾兵蟹将,你们以为能守住凤凰关吗?”

    蓝漪目光沉暗地看着顾少卿,他比她想象得恢复的要好。冷声道:“顾少卿,有本事你就放马过来,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攻破了城。”

    顾少卿扬眉,“被我皇放弃不娶的女人,还没资格和本将军说话。”

    蓝漪额头的青筋跳了跳。

    顾少卿似乎懒得再和他废话,对身后伸出手。一位近身随侍立即递上了一把大弓,他拉弓搭箭,对准蓝漪。

    华舒立即上前一步,护住蓝漪。

    “他不见得能伤了我!”蓝漪对华舒摆摆手。她这个副将军因为手。她这个副将军因为云浅月的对比,那日又输了阵仗,如今在军中没有威信,如今这一战必须要赢,要借顾少卿在军中立威。否则的话,以后军中别说这些将领,就是二十三万士兵都不会敬重她了。

    华舒明白蓝漪的意思,但是还是担心,她的身体受伤太重,脸色极差,恐怕躲不过顾少卿的一箭。但看蓝漪坚决,她只能退后一步。

    顾少卿箭羽没做多少准备,“嗖”地对着蓝漪射了出去。

    城墙上,天圣的兵将都提紧了心,盾牌手没得到蓝漪的吩咐,只能拿着盾牌立在后方。孙桢带着张沛、韩奕等人退后一步,让出蓝漪,既然她硬要接箭,他没有不成全的道理。

    箭矢如流星,虽然不如容景随手的一箭争云破日,但速度也是出奇的快,转眼间就到了蓝漪的面前,蓝漪已经做好了准备,凝聚身体全部的功力,这一箭,她必须接住。

    千钧一发之际,后方忽然现出一抹天青色锦衣身影,他飘身而落之后,天青水袖轻轻将蓝漪移开了一步,伸手接住了对蓝漪射来的箭。

    变故不过一瞬间。

    城墙上下的人齐齐一惊,顾少卿眯了眯眼睛,看着接住他箭的人。

    蓝漪抬眼,眸中顿时现出喜色,不敢置信地看着来人。本已经做好了伤上加伤的准备,可是如今峰回路转,她已经顾不得掩饰欣喜。

    华舒也是一喜,顿时松了一口气。

    城墙上的众人一惊之后,看清来人,见本来该是在天圣京城帮助新皇辅政的安王夜天逸竟然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了凤凰关,而且来得如此及时,都不由惊异。

    西山军机大营的老兵和新兵招兵时的将领们自然都见过他,对看一眼,由孙桢带头,对来人齐齐一礼,“参见安王!”

    十几人一带头,城墙上的士兵都齐齐跪拜在地,“参见安王!”

    夜天逸摆摆手,容颜一如往昔,声音平静,“免礼!”

    城墙上的士兵们都站起身,被夜天逸身上沉静的气息感染,只觉得安王一出现,刚刚紧张的气氛顿时散去了大半。想着安王来得真及时,如今有安王在,顾少卿不可能破了城吧!

    众人正想着,夜天逸忽然随手将那只接住的箭对着顾少卿射去。

    “保护将军!”南梁的士兵顿时拿着盾牌要围上前。

    顾少卿一摆手,“尔等闪开!”

    盾牌兵顿时止住脚步。

    箭矢虽然是随手一扔,但并不比顾少卿刚刚给蓝漪的那一箭速度慢,转眼间便到了顾少卿面前,顾少卿忽然抽出腰间的宝剑,对着来的那只箭矢击去。转眼间箭矢便被他击了个粉碎。在南梁士兵面前冒起了熟道金星。

    南梁士兵齐齐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顾少卿收回宝剑,勾唇一笑,“安王也不过如此!”

    夜天逸挑了挑眉,对顾少卿的讥讽似乎不以为意,“顾将军今日还准备攻城吗?”

    顾少卿看着夜天逸,盯着他的眼睛,片刻后,忽然扬声一笑,“安王的眼睛如今如一潭死水,看着了无生趣,这是彻底心灰意冷,放开那个女人了吗?”

    夜天逸目光淡淡,“这似乎不该是顾将军问的问题。”

    顾少卿哈哈大笑一声,径自道:“原来还是没放开。”话落,他不再逗留,对身后一挥手,“撤兵!”

    南梁士兵知道今日有夜天逸在,他们恐怕也夺不回凤凰关,齐齐保持队形撤退。

    顾少卿再不和夜天逸多言一句,调转马头,马蹄踏踏而去,他身后二十万南梁士兵如潮水一般跟着他退去。不多时,便淡出了视线,回了南梁驻扎的兵营。

    夜天逸摆摆手,对众人道:“都散了吧!”

    众人齐齐一怔,都看着夜天逸。本来以为如今安王来了,会代替大将军升帐接替军务,没想到他退了顾少卿的兵只短短说了这么一句话。但又想着他千里赶来,定然一路疲惫,没有吩咐也很好理解,齐齐对看一眼,由孙桢带头,下了城墙。

    蓝漪见众人退去,因为催动本就受伤的内腹,气血上涌,虽然没发挥功力,但也是又加重了内伤,不想在孙桢、张沛等人面前吐血,见夜天逸出现惊喜地强自忍下了,如今无人,她再也忍不住,吐了出来。

    鲜红的血染红了城墙上的青石砖。

    夜天逸蹙了蹙眉,上前一步,伸手按住了蓝漪的手腕。

    蓝漪低声问,“你怎么来了?是刚刚到还是已经来了许久了?”

    “刚刚到!”夜天逸道。

    蓝漪点点头,脸色发白,眉目间极力忍着痛苦之色,不再说话。

    夜天逸给蓝漪把脉片刻,放下手,看了她一眼,语气平静,“回府,我给你开药。”话落,转身下了城墙。

    蓝漪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吐的血,对身后的近身随侍吩咐,“清扫干净了,不要留下一滴痕迹。”

    “是!”随侍点头。

    蓝漪看了华舒一眼,对她道:“华妹妹也去我那里吧!”

    华舒点点头,二人一起在夜天逸之后下了城墙。

    三人回到蓝漪所住的院落,进了房间,夜天逸提笔给蓝漪开了一张药方,交给她,对她道:“按照这个服用半个月,不得再动用内力。”话落,他看向华舒道:“你的药就交给华副将亲自监督煎熬吧!以前的方子一律不要用了。”

    华舒没想 华舒没想到夜天逸交给她这个任务,愣了一下,点点头。

    蓝漪也是一怔,看着夜天逸,疑惑地问,“你说我早先服用的药有问题?”

    夜天逸不回答,对她道:“我要即刻离开这里,前往十里桃花林,既然她不在,你不必理会,也不要心思过重,皇上记着你的功,知道你的好,养好伤为上。”

    蓝漪一惊,“你不再这里停留?那万一顾少卿再来攻城……”

    “他不会!”夜天逸平静地道:“他的旧伤没好完全,今日受了我一箭又受了伤,没有十多日也养不完全。”话落,他又道:“我带来了十名锦衣卫,是皇上拨给你的人。他们的武功不比你差多少,只管用。即便是顾少卿和十皇子伤好了来攻城,他们也奈何不得你。”

    “好!”蓝漪一喜,有了皇上拨给她的十名锦衣卫,定然都是皇室一等一的暗位,有了他们,她就不怕顾少卿了。知道容景去十里桃花林收服凌家,如果夜天逸前往十里桃花林阻拦的话,他便没那么容景收服了。

    夜天逸不再逗留,向外走去。

    他走到门口,蓝漪忽然想起什么,又道:“我知道六皇子没死,被景世子救活了,云浅月将他困在了总兵府的一处院落里,里面遍布她的隐卫,你看……”

    夜天逸脚步顿了顿,淡漠地道,“不用理会!”

    蓝漪抿唇,看着他的后背问,“上官茗玥的事情你既然知道了,那么可知道是否是她的把戏?她到底要做什么?”

    夜天逸淡淡道:“上官茗玥确有其人,是东海燕王府的小王爷。”

    蓝漪一惊,没想到上官茗玥是东海的人,真有其人的话,他掠了云浅月到底要做什么?她还想再问,夜天逸已经出了房门,身影消失在了院子,她只能止住话。

    华舒也是觉得不可思议,“那上官茗玥怎么竟然是东海的人?东海不是不参与天圣和各国的兵乱吗?如今他掠了云浅月做什么?难道要参与进来了?”

    蓝漪不说话,也想着原因。东海燕王府她知道,也知道有个小王爷,因为据说比曾经天圣的小魔王如今的新皇魔性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人人只记得清楚他的魔王名号,倒是忽略了他的名字。原来他叫上官茗玥。

    华舒又道:“云浅月和东海的玉太子相交极好,如今这上官茗玥是否受了玉太子的指使前来带走云浅月?”

    蓝漪沉默,脑中不停地想着,片刻后,摆摆手,“皇上和安王必有打算,既然安王告诉我们不必理会,我们就不用理会了。总之云浅月从来就有本事让所有人都惦记着她。”

    华舒点点头,不再说话。

    总兵府,凌莲和伊雪得到了夜天逸竟然来了凤凰关的消息,二人对看一眼,齐齐想到他应该是为了景世子前往十里桃花林之事,大约不会在凤凰关久留,小姐不知被上官茗玥带去了哪里,景世子若是得知后因此分心的话,那么对他收服凌家定然会不利,不由多了一份忧心。

    凤凰关距离十里桃花林并不远,飞鸿传书不过半个时辰就能到。

    容景在云浅月被上官茗玥带走半个时辰后,在楚家同时收到了三份飞鸿传书,一份是墨菊的,一份是顾少卿的,一份是玉子夕的。墨菊声泪俱下地控诉了上官茗玥的嚣张狂妄,仗着尊主的身份和武功,将玉太子欺负得跟小可怜似的,更不将他们看在眼里,简直就是欺人太甚。一篇信被他写得洋洋洒洒几大页,最后才说到重点,说主母看不过去玉太子被他欺负,为救玉太子,舍身取义,义薄云天,义不容辞,仗义救友地被他带走了。意思就是说,主母被带走是自愿的,不关他们事儿。

    容景看到信后,随手扔在一旁,对青影吩咐,“传信给墨菊,让他写一千遍义字。明日辰时之前传来,少一个字,将他驱除出墨阁。”

    “是!”青影的声音格外响亮。

    顾少卿的信就简单得多,只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哪里跑出了上官茗玥这么个人物。

    容景看罢信后,同样随手一扔,并没有让青影回信,而是置之不理,当没看见一般。

    玉子夕的信也如墨菊一样,洋洋洒洒写了几大页,难为他嘲笑一番玉子书后被他反将一军夹着尾巴灰溜溜跑出了总兵府,转眼便从容景那里报仇去了。欺负他不在他面前,不能将他如何,所以,极尽能事地大肆嘲笑了他一番,说的无非是天上地下,只此一个上官茗玥,厉害得人神共愤,连他皇兄在他面前都变成了小可怜,他和皇兄差不多,估计这回自己的女人真看不住了,尤其是主动跟人跑的女人,更是不好找回来,就算他会灵术,就算血脉传承,但千百年来,那微薄的血脉早淡得没影了,没准他真敢取了他当小王妃。只要他一心想娶,那么就一定能成。上官茗玥可不是什么善类,别说在东海能横着走,在天下横着走也是理所当然云云。

    容景看罢信后,盯着他的信久久不说话。

    青影站在容景身后,偷偷看着容景的脸色,他脸色没什么变化,眼中也平静无波,但他莫名地大气也不敢出。心中想着若是前两封信能让世子漫不经心,安之若素,那么如今东海二皇子这封信就是让他打破一切。尤其他有两句话是世子最在意的,一句就是尤其是主动跟人跑的女人,另一句就是那微薄的血脉早淡得没影了。他心中暗暗想着二皇子敢着二皇子敢如此嘲笑世子,他是不想活了。

    果然,半个时辰后,容景放下信纸,对青影吩咐,“传信给墨岚,令他带上墨泠,墨棋,墨奕,墨映,将孙桢喂一颗软筋散,扔去怡红楼。”

    青影身子抖了抖,怡红楼虽然听起来红粉飘香,甚为香艳,但是其实是个清倌楼,里面养的是一群男怜。墨阁五星魄出手的话,任凭二皇子再厉害,也不是对手。他低声提醒道:“世子,玉太子也在凤凰关,他会救二皇子的。”

    容景淡淡道:“不会!他敢嘲笑我,就是也嘲笑过他了。不给他个厉害尝尝,他都忘了自己姓什么了。”

    青影立即道:“属下这就去传信!”话落,隐身退了下去。

    容景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眼中情绪翻滚片刻,恢复平静无波。

    半个时辰后,青影复又出现,对容景低声道:“世子,又收到了墨菊的传书。说安王出现在了凤凰关,退了顾少卿的兵马。”

    容景闻言似乎早有预料,神色淡淡地道,“去问问凌家主想好自杀了吗?”

    “是!”青影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不多时,青影返回,低声道:“凌家主答应了,但请求见世子一面。”

    “他要见的是楚容,还是容景?”容景闻言扬眉。

    “凌家主说见景世子。”青影道。

    “那就去见他一面。”容景扔了手中的信纸,轻轻弹了弹十金一寸的墨云彩沉香锻,转身走出了房门。步履随意,气息却是十大世家第一大世家楚家当家家主的锋利凉寒。

    窗外,阳光明媚,十里桃花分外妖娆。

    这一日,十大世家注定会掀起轰天震地的变化。

    ------题外话------

    激情,激情,来了,亲爱的美人们,有票的就投来哦,么么哒……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啦,爱你们……O(∩_∩)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32》,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三十二章 怡红香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32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三十二章 怡红香滟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