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十里归一

    容景话落,十里桃花林静寂无声。

    蓝老家主看着容景,身子不停地颤抖,一时间没回答他的话。

    伊家主本来立在蓝老家主之后,此时忽然上前一步,对蓝老家主沉声道:“蓝世伯,十大世家几百年前得慕容王朝扶持的皇恩,百年前又得荣王相护才不尽数灭族,这份天恩,十大世家不能负啊!”

    “就是!景世子是慕容氏后人,是荣王后人啊!”华老家主闻言也附和道。

    二人一开头,又有几人纷纷开口。他们早就惧了容景的威慑,已经生出了推却的心里,只不过蓝家四大家摄入夜氏太深,拔出来恐怕承受巨大的代价,才一直死撑着。如今容景一番话和他的身份,让他们再没了顾忌。

    除了荣王府世子,天下再没有任何一个人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出来倒戈夜氏。

    夜氏罪行罄竹难书,天下百姓已经苦不堪言。夜氏新皇虽然有魄力,但也继承了夜氏先祖的执着和掠夺。他哪怕是英明的帝王,但也难以抹杀历史。夜氏过往已经发生,谁人不知道这天下不过是靠荣王府景世子的名声支撑着?百姓们都说有景世子在,天下才安。

    容景淡淡地站着,也不打断众人的话。

    过了许久,蓝老家主身后的众人都住了口,只等着蓝老家主说话。

    蓝老家主老脸惨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即便他不说话,也挽回不了败局和四大世家倒戈夜氏的大势所趋。况且他自己又如何会忘了几百年前十大世家先祖是慕容皇室扶持起来的世家?又怎么会忘了百年前始祖皇帝明显的要铲除之心,是荣王暗中费心周旋十大世家隐世,才保全了十大世家?十大世家得荣王恩情,得慕容氏的恩情,就算是尽忠,他们也该忠于慕容氏,他早先是舍不得蓝漪,苍家主舍不得苍亭,他们是两大世家最有能力的儿女,可是如今他们再有何理由不倒戈?比起世家存亡,举族倾覆,他们已经微不足道。

    蓝老家主叹了口气,忽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容景面前,恭敬地递上那枚玉扳指,“蓝耀拜见慕容后主。”

    “拜见慕容后主!”蓝老家主一跪,他身后的一众人哗啦啦都跪到了地上。

    这是真心真意的臣服归顺,再无半丝不甘,自此后,尊容景为主,倒戈夜氏。

    容景微微一笑,伸手接过玉扳指,戴在手上,之后双手去扶蓝老家主,语气温润如华,透着丝丝尊贵,“蓝爷爷请起,十大世家自此荣辱与共,虽然中间小有分歧,但根骨相连,岂是分歧能斩断的?如今十大世家众志一心,先祖们天上有知,也当欣慰。”

    “老头子惭愧,辜负了慕容氏的栽培,辜负了荣王的庇护,只想着眼前蝇头小利,险些坏了大局。”蓝老家主跪地不起,“请容老头子向后主请罪!”话落,他就要叩头。

    容景伸手托住他,将他轻轻托起,“蓝爷爷为蓝家考量,有些私信也不为过,值得敬重!请罪就不必了!趁着如今消息未出十里桃花林,您和苍世伯将蓝漪和苍亭招纳回来吧!能不损失世家人才,为何要损失?”

    蓝老家主抵抗不住容景功力被他轻轻托起,闻言更是惭愧,“后主大度仁爱,更让我老头子惭愧。您说得对,老头子这就回去写信,传蓝漪立即带着华舒等人回来。否则消息传出去的话,新皇一定会出手。”

    “后主说得对!我们必须要快些传书,蓝漪如今在凤凰关,距离这里近,派个妥当的人去传信,她应该能尽快脱身,至于亭儿那里,幸好他在西南泥沼林,远在京城千里,即便我们传信慢了,他聪明,得到消息后也会有主张能避开夜氏反噬。不管如何,我们还是要尽快将四大世家待在夜皇室身边的人招回来是正理,新皇可不是好相与的。”苍家主立即道。

    蓝老家主点头,对身后人吩咐了一句,他的近身随侍立即启程,前往凤凰关招回蓝漪。

    苍老家主也吩咐他的近身随侍,前天圣往西南的泥沼林招回苍亭。华家、伊家等同时下命令,招回自家在外为天圣效忠的人。

    一扫早先的血雨腥风,十大世家握手言和,头顶上的阴云散去,一路欢声笑语地簇拥着容景出了十里桃花林。

    风烬走在最后面,看着被众人簇拥的容景大翻白眼。

    凌墨回头正好看见风烬翻白眼,他疑惑地问,“风家主,你的眼睛是否不舒服?”

    风烬一愣,“没有。”

    “那你今日为何总是翻眼皮?”凌墨看着他的眼睛。

    风烬一呆。

    莫离笑了一声,退回一步对凌墨解惑,“他是看不惯某个人,自己又比不了,只能翻翻眼皮找点儿能干的事儿。”话落,他拍拍凌墨,“习惯就好了!每次景世子来,他都不停地眼抽。”

    风烬闻言一脚踹了过去,“你才眼抽!”

    莫离轻松地躲过,“不是眼抽是什么?我可没冤枉你!”

    风烬没踹着莫离,收回脚一脚踹向凌墨,凌墨没想到会踹他,躲避不及,被扫到了一个边,他不满地问,“风家主,你为何踹我?”

    “谁叫你问爷这么没营养的问题了?”风烬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凌墨本就聪明,闻言“噗嗤”一笑,“原来你是嫉妒景世子!”

    风烬哼了一声,“老子是不满他女人都跟别人跑了,自己还在这里不急不慌谋他还在这里不急不慌谋他的大业。”

    凌墨“哦”了一声,“原来你是替景世子着急。”

    “你的嘴和顾少卿的嘴一样讨人厌,顾少卿身边果然培养不出个好东西。”风烬嘴毒地骂凌墨。

    凌墨委屈,顿时拿出了在顾少卿身边培养的少爷脾气,板下脸道:“风家主的嘴也不讨喜,与我不过是半斤八两。”话落,他哼了一声,少爷似的,不理风烬,向前面一众人中挤了过去。

    莫离大乐,走过来对风烬道:“你要急你去找到小姐,在这里不满什么?景世子如今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小姐,要知道夜轻染快动了,他不赶在他头里动,如何能行?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如今离不开。”

    他私心里,一直当云浅月是他曾经守护了数年的小姐。虽然他在她身边多年,除了去南疆偷盗玉玺之事受到重用外,一直是摆设,但那么多年看着她长大,陪在她身后成长,已经根植入了灵魂的主仆,即便他如今是莫家主,也更改不了。他愿意一辈子叫他小姐。

    风烬有气没处发,挥开莫离,“这我知道,爷就是气不过他那副天下尽在我手的死样子。”

    莫离顿时笑了,向前面看了一眼,被众人拥在中间的容景虽然与众人说话声音一如既往,但步履明显比往日快,他低声道,“你怎么知道景世子不急?他大约是早就急了,但是这里的事情谁能代替他?你能吗?我能吗?”

    风烬也扫了一眼容景,气小了些,想起云浅月,骂道:“那个死女人,一日不安分。”

    莫离无奈地一叹,“这次不怪她,祸是玉太子惹来的。”

    “那也是他心疼玉子书那个男人,代替了他倒贴了过去的。她的性情谁不清楚你我还不清楚?若是她真不想做什么,谁能强迫得了她?即便是上官茗玥厉害得天下无敌又如何?”风烬不屑地撇撇嘴,不承认他是嫉妒玉子书,恼怒地道:“让我们这么多人担心她,她哪辈子修来的福气!没良心的女人,见到一个,跟着跑一个,连丈夫也不要了。”

    莫离看着风烬话语明显冒酸气而不自知,他笑了笑,宽慰道:“既然如此,就更不必急了,她既然跟着上官茗玥离开,就有考量。”话落,他又补充道:“况且急也没用。玉太子都奈何不了的人,即便你急着去了,也没办法从上官茗玥手里夺回人,况且现在也查不到那个上官茗玥到底将人是否带去东海还是去了哪里,只能景世子处理完这里的事情之后前去找人。”

    风烬哼了一声,扫了一眼蓝老家主和众人,“他恐怕急也没用,他如今不能不处理干净了就离开。这些老东西们不会容易让他走的。”

    莫离点点头,二人不再说话,跟随着一众人出了十里桃花林。

    出了十里桃花林之后,容景向楚家走去,蓝老家主等众人立即跟随,蓝老家主一改早先气得要死的模样,如今走路虎虎生风,一边走着一边就十大世家之事和容景探讨。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进了楚家。

    楚家的人早已经知道家主收服了蓝家等四大世家,纷纷收拾好了厅堂,请一众人进入。众人进入楚家的会客厅,将大厅当成了中军帐,开始商讨整合十大世家人才,安排下一步动作。

    这是十大世家既百年隐世前和荣王秘密商讨隐世谋略之后,第一次又聚集在一起,万众一心筹谋将来之路。

    一番商谈之后,以蓝老家主为首新归顺的一众人对容景心服口服,话语更见恭敬。唯他之命是从。

    一直商讨到深夜,基本事情已经妥当,以蓝老家主打头,出了楚家。

    一众人离开后,容景立即对青影吩咐,“即刻启程!”

    青影知道世子早就急了,但他还是提醒他忘记的事情,“世子,安王如何处理?”

    容景挑眉,“他如今还活着?”

    “活着!但是若世子您不救的话,不出明日,就会……”青影后面的话不言而喻。

    容景皱了皱眉,抿起唇沉默片刻,忽然烦躁地摆摆手,“让他死了得了。”话落,抬步向外走去,准备离开。

    青影立即跟在他身后。

    容景走到楚家门口,忽然停住脚步,恼道:“若是真让他死了,那个女人知道的话,怕是会落泪。”话落,他问青影,“她会哭吧?”

    青影不想点头,但还是诚实地道:“世子妃会哭,夜天倾曾经让他厌恶,但他真死了,她心里很难受,也流了泪了,更何况是夜天逸?”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怒道:“那个女人,心里就那么大,怎么就能装了这么些人?”

    青影很少见世子恼怒,可见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去找人了,若是世子妃安然地在凤凰关总兵府待着还好,他除了想念,也可以安心,但是如今她偏偏不再凤凰关,而且还是被上官茗玥带走,连玉太子都怕的人,更何况还是那么一个张扬无忌的人,如何能让人放心?他轻声道:“要不就别管安王了,就说他是没活出十里桃花林,死了世子妃虽然会哭,但也知道您为了收服十大世家归一的辛苦,也能体谅的。她虽然心里惦记很多人,但是爱的是您,若是别人要杀您,她会毫不犹豫地举剑杀了别人,安王也不行。”

    容景闻言心里舒服了些,嘴角微微勾起,须臾,又收回,摆摆手,“算了!让他这么死了太便宜他了。死了他用处不大,活着他大,活着他威胁夜轻染,也许用处更大。”话落,他似乎为自己找到了理由,转身走了回去。

    青影跟在容景身后,知道世子虽然这样说,但其实还是为了景世子妃。景世子妃和安王虽然一刀两断,情分没了,但应该也不希望他死。若他死了,她难受是一定的。

    这一日,楚家一处院落内,灯火未歇。

    第二日清早,蓝老家主又急匆匆地跑到楚家,见到容景从一间房间内出来,一身疲惫,他愣了愣,问道:“后主,您一夜未睡?”

    容景“嗯”了一声,伸手揉着额头问,“蓝爷爷这么早来,是否蓝漪不回来?”

    蓝老家主闻言立即点头,又忧心又无奈地道:“那孩子自小就是刚强的,认准的事情很难让她回头。我派的人去了凤凰关,将口信传给她了,她说不回来,自此她脱离蓝家,再不是蓝家的人,愿意为新皇尽忠,死而后已。”

    容景笑了笑,“既然她心意已决,蓝爷爷就不必理会了!”

    “可是十大世家归一了,蓝家倒戈了新皇,蓝漪即便再忠心,新皇会宽待她吗?”蓝老家主不确定地问。蓝漪毕竟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越过了他的儿子,直接选了孙女做家主,他从心里不希望她执迷不悟。

    “夜轻染若没有这个容人之量,他便也不配有人忠心相随了。”容景笑了笑。

    蓝老家主闻言松了口气。

    容景抬步向外走去,温声道:“我会立即启程离开,十里桃花林的事情交给风烬。蓝爷爷有什么事请都与风烬相商吧!”

    蓝老家主一惊,“您这就要离开?”

    容景点点头,“内子被上官茗玥带走了,我不放心。”

    “景世子妃被上官茗玥带走,难道不是您……授意的?”蓝老家主更是惊异,见容景只顾前走不答话,他觉得自己问得多了,连忙道:“您看起来状态不是很好,休息一下再启程吧!”

    容景摇摇头,不答他的话,径自道:“风烬虽然嘴毒,但是针对外人,若是自己人,他都会护着。蓝爷爷不必将昨日他气你之事放在心上。”

    蓝老家主点头,“那个小兔崽子,我知道他的脾性,他从回到风家做了家主后,一直针对蓝家,和我过招数次,我没一次赢了他。您放心吧!我老头子承认自己老了,不中用了,都听他的。”

    容景点点头,不再多说。

    二人走到楚家门口,华家主和苍家主急急赶来,见到容景疲惫的神态也是一愣。

    蓝老家主想起跟随在蓝漪身边的华舒和凌燕,对二人道:“蓝漪不回来,凌燕也和蓝漪一样,不回凌家了。华舒到是弃了副将之职要回来,本来以为蓝漪通透,但是如今看来,真不如华舒这小丫头通透。”

    “蓝漪是因为南梁皇,毕竟后主和南梁皇有交情,凌燕是八招输给了凌墨,无言回凌家。二人不想回来,都有因由。咱们世家的女子骨子里都有筋骨。”华家主看了容景一眼,见他除了有些疲惫外,神色平静,他继续道:“华舒相比二人来说,没有负担,便心思开阔放弃副将之职要回来。但是凤凰关被蓝漪控制住了,任何人都不准离开,她只能去了总兵府。总兵府庇护了被她带出的几人,其余的人都被蓝漪收买,愿意跟随在她身边。”话落,他见蓝老家主脸色不好,他叹了口气道:“蓝漪毕竟是蓝家的家主,掌管蓝家几年,她有自己的根基和收买的人也不奇怪。”

    蓝老家主叹了口气,摆摆手,“罢了,不管她了!她已经自逐出蓝家,便也不是蓝家的人了。路是她自己选的,以后她如何,都是她的选择,怪不得别人。”

    花家主点点头,暗暗想着幸好华舒争气,懂得进退。

    “后主,我想向您请旨,我不放心亭儿,昨夜思来想去,不如亲自跑一趟西南泥沼林去劝他回来。万一他与蓝漪一般……这实在不是我所愿啊。”苍家主连忙说出急急而来的目的,迫切地看着容景,恐怕他开口说不。

    容景微笑地看了苍家主一眼,笑道:“苍亭应该不会如蓝漪一般!”

    苍家主一怔,紧张地道:“他的所作所为比蓝漪要涉及的深,而且从入京后,就与您和景世子妃作对,我怕……他毕竟是苍家花费大心力培养的子孙,昨日我觉得他该顾念家族回来,后来想着凡事都会有变动,这些年那小子心思深,不易被人看透,我怕他也如蓝漪一般钻进死胡同出不来,毕竟新皇对他很是重用……”

    “是啊,苍亭那小子这些年不知道在想什么,做出的事情都不能按常理来论。”蓝老家主觉得若是苍亭也如蓝漪一般,甚为可惜。他们家族归顺,他若是不回来,便是真正归顺夜氏,将来总会兵戎相见。这是他们老一辈的人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他若是有心回归,倒戈夜氏的话,自然会回来。西南也有我们的人。夜轻暖对他发难,凭借他的本事也能庇护自己,他若无心,即便苍世伯去了也无用。”容景道。

    苍家主被点醒,点点头,叹了口气,“后主说得对,看他的造化吧!”

    容景见他放弃去西南的心思,又吩咐了几句,苍家主和花家主知道他要离开,看着他疲惫的脸张了张嘴,终是没劝说。与蓝老家主一起目送他出了十里桃花林。

    他的身影看不见之后,苍家主低声叹道:“到底是慕容氏的后人,荣王后人,荣王的后人。让我等相信,只要有他在,十大世家百年繁华,亦不为过。”

    蓝老家主摆摆手,往回走,“还说什么百年繁华不繁华的事情,我们现在对后主忠心就是了,不求繁华,只求这兵乱之下,新皇和后主交锋,能保住十大世家吧!毕竟新皇也不是好相与的。我们既然做了选择,就再无退路。成择百年甚至千年根基,败得十族倾覆。”

    苍家主和华家主点点头。他们目前的事情只是整合十大世家,招回入世的世家子弟,剩下的就是准备,等待后主分派调遣。

    容景和青影轻装简行,很快就出了十里桃花林。

    走了一段路,青影见容景依然向凤凰关走去,忍不住问,“世子,世子妃不再凤凰关了吧?您不是要去找她吗?怎么还走凤凰关?”

    “凤凰关住着玉太子,先与他会面再说。若是这个世界上论谁最了解上官茗玥,恐怕就是他了。”容景声音有些磨牙。

    青影不再说话,心里想着,世子恐怕不止是找玉太子了解上官茗玥,也找他算账才是。

    二人一路无话,三个时辰后回到了凤凰关。

    凤凰关被蓝漪带着人看守得固若金汤,四城门紧闭,行人禁止放行。因是两军交战,她的举动也未曾得到城内人的反对。

    容景淡淡扫了一眼紧闭的城门,飞身而入。青影跟在他身后,二人如两抹云烟,顷刻间入了城。并不停留,径直前往总兵府。

    ------题外话------

    想小月的亲,有月票明日就能见到哦…O(∩_∩)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么么哒。==(*^_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36》,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三十六章 十里归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36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三十六章 十里归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