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强盗赐婚

    夜轻染的这句话别有深意。

    云浅月想着,果然他和上官茗玥达成了什么协议,否则他早先明明说好要带他去东海的,却来到天圣皇宫当了帝师,她心中的怒气怎么也压不下来,浮躁得恨不得劈了上官茗玥。

    “自然!”上官茗玥勾唇一笑,对夜轻染扬眉,话落,抱着云浅月走进帝寝殿。

    本来是夜轻染的帝寝殿,他堂而皇之地走入,如他家一样。

    夜轻染看着他走入,眸光深黑,片刻后,一挥手,对跪在地上的宫女太监们吩咐,“将这里收拾干净了。帝师和浅月小姐有什么要求,尽管满足。”

    “是,皇上!”跪在地上的人齐齐应声。

    进入帝寝殿,上官茗玥将云浅月放在床上,并没有解开绑着她的红颜锦。

    云浅月恼怒地瞪着他,声音似乎从牙缝里挤出,“你最好给我一个待在这里的理由,否则,除非你杀了我,我一旦能自由,就能将你挫骨扬灰。”

    上官茗玥坐在床沿,闻言呵呵一笑,“好妹妹,学舌学得可真快。如今才短短十日,你就学到会用挫骨扬灰这招了。”

    云浅月眼睛一眨不眨,死死地盯着他。

    上官茗玥一叹,“不是我不带你回东海,而是回不去啊!”

    云浅月不说话,等着他解释。

    上官茗玥摸摸下巴,十分无奈地道:“太子殿下将东海入关口调遣了三十万兵马给封锁了,你想想,一旦看到我入关,会如何?”话落,他十分伤心地道:“他定然是从我手中抢了你。而我嘛,估计要用乱箭射死。”

    云浅月想着子书还算有些良心,知道封死了东海的入口救她,也不枉费她为了救他深入虎穴。她心中的气怒消散了些,怒道:“那你就来这里?”

    “不来这里也不行啊!”上官茗玥无辜地看着她,“都怪二皇子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我当时带了你离开,他追在屁股后面,遇到谁不好?偏偏遇到了天圣微服出访的皇上。皇上令人在兰城设伏了十万兵马拦我。我绕到深山里,还是没绕出去,宁可做最尊贵的贵客,也不能做阶下囚不是?所以,只能带着你来这里了。”

    云浅月眯起眼睛,“你说玉子夕遇到了夜轻染?告诉了他你将我带走?让他帮忙?”

    上官茗玥摇摇头,“到不是他出卖我,据说是他累了跑不动追不上我了之后大骂了我一通,无意中将我的行踪骂出来了。于是,便宜了守株待兔的人。”

    云浅月暗骂一声玉子夕果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若不是他,上官茗玥带着他一路去东海,定然能被子书想办法截住,也不至于被夜轻染弄到这里。早知道就应该让他被一群怜人侍候,不该救他,她磨了磨牙,问道:“那玉子夕死哪里去了?”

    “哦,听说被那个笨蛋抓住了,估计又被送去怡红楼了吧!”上官茗玥漫不经心地道。

    云浅月想着活该,容景抓住他如何能饶得了他?她对上官茗玥恼怒地道:“你不是本事吗?不是天下无敌吗?不是横着走都没问题吗?怎么处处受制于人?”

    上官茗玥眨眨眼睛,高兴地道:“原来我在妹妹心里如此厉害吗?”

    云浅月狠狠地挖着他。

    “哎,我是厉害得天下无敌啊!可是佛祖有云,上天有好生之德,以不杀生为己任。你哥哥我菩萨心肠,受佛祖感化,爱民如子,草木万物都有灵性,更何况是众生蝼蚁,为了不杀生,不伤人,不伤民,不伤兵,所以,只能受制于人了。”上官茗玥摇头叹气,一副大慈大悲样。

    “少给我装!”云浅月看着他的模样就恶,怒道:“给我解开捆绑。”

    “你不打我,我就给你解开。”上官茗玥道。

    “我打得过你吗?”云浅月瞪着他。

    “你的泼辣劲上来,也难以保证。更何况你喝了我的神仙醉,功力长了三倍,又得了机缘,灵术也提高了。”上官茗玥懒洋洋地道。

    云浅月心思一动,看着他,“你说我功力大增,是因为那壶酒?”

    上官茗玥用一副“你说呢”的表情看着她,“你以为我的酒是谁都给喝的吗?”

    云浅月想着那酒的确很好喝,但她也不会谢他,问道:“那机缘呢?什么机缘?”

    “天机不可泄露。”上官茗玥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云浅月也懒得再问,只要是她身体得了好处就行,她冷静下来,“快给你我解开。”

    “不打我?”上官茗玥不放心地问。

    “不打!”云浅月撇开脸,长了功力管什么,打也打不过他。

    上官茗玥见她答应,痛快地给她解开了红颜锦,之后将红颜锦拿在手中,掂量了一下道:“这个东西不错!”话落,系在自己的腰上,不客气地道:“送给我吧!”

    云浅月伸手去夺,“还我!”

    “不还!”上官茗玥灵巧地躲开云浅月的手,离开床前,走到镜子前打量自己,得意洋洋地问,“这个当腰带真不错,我记得你还有一把剑也很好,也送给我吧!”

    云浅月下了床,穿上鞋,骂了他一句,“你与强盗有什么两样!”先是抢了容景送给他的玉佩,之后又抢了容景送给她的红颜锦,还要抢容景送给她的剑,都是容景送的……容景……她蓦地顿住,瞪着上官茗玥,“和离书是怎么回事儿?”

    么回事儿?”

    “和离书?”上官茗玥不以为意地道:“不就是和离书吗?小泼辣,你别告诉我你连和离书都不懂。”

    “我说和离书是怎么回事儿!”云浅月一字一句阴寒地问。

    上官茗玥回转身,看着她,扬唇一笑,“哦,就是如今你自由了。你又重新姓云了,不再姓容了。”话落,他凑近云浅月,笑着问,“高不高兴?”

    “高兴你个鬼!”云浅月抬脚踹他。

    上官茗玥立即避开,看着她道:“果然是妇人之心之嘴,不可信。刚刚许诺不打人,如今就变卦了。”

    云浅月冷声道:“你最好说明白!别以为我真好欺负了。”

    “哦,说明白了就是,我觉得吧!写休书,让你有点儿失面子,毕竟那个笨蛋是当初你选的人嫁的人,你休了她,证明你眼光不好,选错了。这虽然威风,但是对你英明有损。所以,我思前想后,给改成和离了。”上官茗玥云淡风轻地解释。

    云浅月眯着眼睛看着他。

    上官茗玥又道:“嗯,和离书一共两份,一份递到了那个笨蛋的手里,一份呢印了五万份,将天下各个城池都贴满了。如今天下人人都知道景世子和景世子妃和离了。”

    云浅月的脸顿时寒了起来。

    上官茗玥看着她,笑得好不开心,“很多女人沉睡了的春心听闻此消息都复苏了,人人想着以后再哪个女子能嫁给景世子。即便他如今是前朝后主,是倒戈反叛,但是也挡不住那些如水的春心啊……”

    云浅月的脸更寒了一些。

    上官茗玥走过来,将她搂住,“好妹妹,如今他成了前朝后主,虽然呼声很高,但是天圣百多年的根基也不是纸糊的,你如今和他没什么关系了,这不是正好?也免得云王府被新皇灭门啊。”

    云浅月想起云王府,心思电转,寒气散了些,推开上官茗玥,怒道:“我和他早就做了安排,云王府如何会被牵涉?你少在这里糊弄我。”

    “傻了吧!”上官茗玥用一副你很傻的模样看着她,悄声道:“我和你来的时候,云王府一个人都没逃出去。”话落,她见云浅月变脸,提醒道:“哦,那个绿枝,你忘了吧!”

    云浅月想起早先见过的绿枝,很难想象她在云王府做了暗桩这么多年,即便她和容景有安排,但也抵不过内奸。更何况她早先没嫁给容景掌管云王府时一直倚重玉镯和绿枝,后来七公主掌家,玉镯和绿枝依然受倚重。若是她,再缜密的安排也是不用。她气怒小了一些,“如今云王府呢?没事儿吗?”

    “能有什么事儿?你不是为了安王之死和离了吗?你不再是荣王府的人,云王府还能有什么牵扯?自然是好好的呗。”上官茗玥道。

    云浅月即便听到云王府没事儿,心中也分外不舒服,没想到有这个变动,早先她和容景离京时的安排全部做了打水漂。十日前她还想着他念着他,盼着他早些处理完十里桃花林回到凤凰关,那么与南梁大军合并,五十万大军倒戈天圣,进入凤凰关,破了青山城,一路直指天阙,可是没想到,现在弄成了和离,她反而如今和他成了没关系的人,待在夜轻染的皇宫。她越想越气,都是因为上官茗玥,她挥手照着他的脸就一拳打去。

    上官茗玥一叹,抓住她的手,抱住她,软声软语地道:“好妹妹,生什么气?你不是一直觉得你的男人有本事吗?让我三招我都打不过他吗?你对他这么有信心,还怕一份和离书?没关系怕什么?”话落,他觉得自己说的话似乎不对味,话音一转,“你不是还有我吗?又不是离了他活不得了。如今你是我定下的小王妃,就让他看看,你离了他,还能活得好好的。”

    “滚开!”云浅月推他。

    上官茗玥也不与他纠缠,轻松地放开她,拉住她的手向外走去。

    “去哪里?”云浅月想甩开他的手,甩不开。

    “你不想回云王府看看?”上官茗玥回头看了她一眼,“乖乖的,别闹脾气,你刚睡醒,十天没吃没喝竟然还有力气,果然是我的那壶酒太好。”

    云浅月想着她早气饱了,想想的确不想在夜轻染的帝寝殿待着,遂跟着他走了出去。

    上官茗玥拉着云浅月,拽拽地走出了帝寝殿,风姿如月,所过之处一片宫女太监宫廷内侍请安声,称呼均是帝师。这次再无人拦阻云浅月,他大摇大摆地拉着她出了皇宫。

    云浅月看着他张扬的样子就有气,跟只骄傲的孔雀没二样。果然还是看惯了容景的温润如玉舒服。她立即打断想法,不敢让自己的想念泛滥。

    宫门口,有人立即牵来一匹马递给上官茗玥。

    上官茗玥抱着云浅月翻身上马,让她坐在马前,双腿一夹马腹,马向云王府而去。

    天圣京城的街道依然如她离开时一般,若非要找出些变化,那就是树叶便绿了,谁家墙院爬出的红杏花落了,结了小小的果实。

    天圣京城还是一如既往地热闹。

    所过街道,行人都纷纷注目地看着上官茗玥和云浅月共乘一骑。所有人的眼中没有惊讶,有的只是看到上官茗玥的惊艳和崇拜。看向云浅月的眼光,没有因为容景和离指指点点,似乎竟然含着羡慕。

    羡慕?这是曾经她和容景在一起才有的待遇,如今竟然用在上官茗玥身上也行。

    上

    上官茗玥来了京城这些日子都做了什么?竟然让这些百姓们对他也如对待曾经的容景一般推崇敬服?云浅月不由蹙眉。

    “很疑惑是不是?告诉你,天圣从入春以来,一直干旱,花草树木都要干枯死了,我来了之后在观星台摆阵作法,为这京城百里的百姓向雨神求了一场雨。雨神分外给我面子,你看,如今这雨还细细地下着呢。”

    云浅月想着原来如此。如今百姓们怕是都将他当神人了,更何况夜轻染尊他为帝师。

    上官茗玥得意洋洋地道:“怎样?哥哥我厉害吧!”

    云浅月轻哼了一声,“你动用了灵术吧?”

    “聪明!”上官茗玥打了个响指,将脑袋大庭广众之下当街枕在他肩上,对她道:“你这么聪明,哥哥真是喜欢你啊。”

    四周百姓们看到二人姿态亲密,齐齐吸了一口气。

    云浅月嗫声嗫气地道:“妹妹也好喜欢哥哥啊。”

    “小丫头片子,言不由衷。”上官茗玥不买账,敲了云浅月脑门一下,似乎真有些哥哥的样子,语气竟然有些宠溺。

    云浅月皱了皱眉,到也没有多少不舒服。

    来到云王府门口,云王府并没有云浅月想象的被御林军包围,水泄不通。而是一如既往,高大的门楼,门前两尊威武的石狮子,大门敞开着,门口立着一排人。

    当前一人是一名老者,发白胡须,云浅月再熟悉不过的人,云老王爷。

    云老王爷的身后,是挺着大肚子的七公主和云离,之后是听雪、听雨、找妈妈等云王府的一众人,一个也不少。不,少了绿枝,还有玉镯。

    云浅月扬了扬眉,不等上官茗玥勒住马缰绳,她便从马上跳了下来。

    上官茗玥笑了一声,也飞身而下,不等云浅月对云老王爷先开口,他丝毫不拿自己当外人的道,“爷爷,府中做了好吃的没有?我和这个刚醒来的小丫头还没吃饭。”

    “如今都这个时辰了?怎么没用膳?”云老王爷不看云浅月,对上官茗玥和气地蹙眉。

    “她想家嘛!醒来就赶来了。”上官茗玥道。

    “臭丫头,活这么大,从来不知道体贴人。”云老王爷挖了云浅月一眼,抓住上官茗玥的手,比对他亲孙子还亲地道:“走,去爷爷院子。让他们做了好吃的给你送过去。”

    “好!”上官茗玥被云老王爷拉着手,大摇大摆地进了府。

    云浅月暗暗想着这个糟老头子她长这么大到现在,他除了对容景还对谁有过好脸色?对容景也没好到亲自跑到门口来迎接,如此和颜悦色地拉着人家手吧?皱眉看着二人,上官茗玥与他一路说着话头也不回地似乎将她忘了,她有些恼怒,什么时候上官茗玥在他心里比容景还亲了?

    “妹妹!”云离上前,低低喊了一声。

    云浅月收回视线,看向云离,见他比她离京时瘦了很多,七公主似乎更瘦了,看到她,仿佛就像是看到了她的姑姑,她姑姑当初怀孩子时,也是如此苍白,只剩下肚子还能看。她心下一疼,喊了一声,“哥哥,嫂子。”

    云离应了一声,七公主向前走了一步,一把握住云浅月的手,“进去再说。”

    云浅月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点点头,目光看向其他人,听雪、听雨、找妈妈眼里都隐藏着激动,其他人也都隐隐关切地看着她,她心下一暖,想着这里毕竟是她的家。绿枝一颗不起眼的棋子,在关键时刻起了大作用,容景和她倒戈夜氏,而她倒戈了云王府。若没有上官茗玥横插一脚,如今这些人恐怕早就因为容景和她的牵连斩首午门外,或者成为威胁她和容景的利器。她郁气散了些,不管如何,只要他们活着就好。

    云离和七公主一左一右拥着云浅月走向府内。

    “先去西枫苑吧!”云离低声道:“我和你嫂嫂数日不见你,先和你说说话,稍后再送你去爷爷的院子用膳。”

    云浅月点头,“好!”

    一行三人向西枫苑走去。刚走几步,上官茗玥忽然在前面喊,“小泼辣,你还磨蹭什么?还不赶紧跟上来!你不饿吗?”

    “你要饿先吃吧!撑死你。”云浅月没好气地驳了回去。

    “臭丫头,不好好说话,没有教养,谁教给你的礼数?”云老王爷大骂。

    云浅月不理这个老头子,下辈子他是谁爷爷都行,千万别再是她爷爷。

    “爷爷,跟她生什么气?我们自己去吃,她不吃不饿。”上官茗玥声音隐隐带着笑意,叫爷爷叫得很溜,“咱们爷俩喝两壶。”

    “两壶不够,多喝几壶。”云老王爷气怒顿消,听声音像是眉开眼笑。

    上官茗玥自然答应得痛快,二人一边商量着,一边走远。真像亲祖孙。

    云浅月心里气不过,暗暗想着不知道这个上官茗玥给了糟老头子什么好处。

    她正想着,云离为她解惑,低声道:“十多日前,十里桃花林传出十大世家杀了安王反了的消息,主谋人是十大世家楚家的家主楚容,他的身份又是云王府世子,更是前朝后主,这消息一出,当时轰动天下。百姓们不知真假,有不少江湖人和各路人马纷纷前往十里桃花林探查。但是不等得到探查结果,第二日,景世子便写了一份昭告天下的《万民书》,虽然简短,字字珠心,不止将当年慕容氏灭国的缘由,也将他由,也将他的身份和百年前荣王为了天下子民放弃皇位和心爱的女子忍辱负重守护江山子民,以及荣王之死,文伯侯府灭门都因先皇铲除之心等等事情大白于天下。一时间激起全天下百姓民愤,纷纷挑起义旗,支持景世子收复河山。当时皇上不在宫中,德亲王得到消息,带了两万兵马派人查抄云王府,命令凡是反抗之人,都要乱箭射死,眼见云王府要被查抄,这时,云王府来了一队使者,装了几十车的聘礼,由两千人押送,前来下聘。说是东海燕王府小王爷看上了云王府浅月小姐,特此来纳喜。若是谁敢为难云王府,别怪他们不客气。虽然来人就一千人,但皆是以一顶十的武功高手。德亲王大怒,命令人放箭,可是那领头之人轻而易举地擒住了德亲王,令两万兵马不敢再动,于是才救下了云王府。”

    “然后呢?”云浅月没想到她睡这十日,还有如此惊险之事,这只能怪她,没有防范绿枝。谁能想到绿枝竟然是皇室的暗桩,她用女子一生最好的年华在云王府当个书房侍墨,险些颠覆云王府。

    云离继续道:“来的一千人堂而皇之地押着德亲王作为筹码入住了云王府,德亲王带来的两万兵马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围困在外。几日后,皇上回京,带回来了你和上官小王爷。如今春旱,上官小王爷为天圣方圆百里求了一场雨,于是皇上将上官小王爷封为帝师,知道你与景世子……和离,给上官小王爷和你赐了婚。”

    “赐婚?”云浅月扬眉,声音蓦然拔高。

    云离看着她,叹了口气,“是,圣旨是爷爷接的,如今正在他手里。”

    ------题外话------

    说三句话,一,继续淡定,二,继续淡定,三,继续淡定…O(∩_∩)O~

    咳咳,在某某边缘徘徊,美人们,月票哦,你们懂的啦…。==(*^_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4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四十一章 强盗赐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4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四十一章 强盗赐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