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想到心疼

    上官茗玥的手被打了个正着,也不气恼,强硬地拽着云浅月出了云王府。

    云浅月实在不想再去皇宫,尤其是夜轻染的帝寝殿,她在那里一刻都待不了。来到大门口,她看着上官茗玥骑来的马站着不动。

    “还恋恋不舍?你若没待够,明日再回来。”上官茗玥歪着头笑看着她。

    云浅月瞪着他,“我不想去皇宫。”

    “帝寝殿明黄的颜色多好看,你不喜欢?”上官茗玥眨眨眼睛,眉梢微挑。

    “不喜欢!”云浅月摇头。

    “多适应一下就喜欢了。”上官茗玥拉着云浅月上马。

    云浅月推拒他,恼道:“我就要住在云王府。”

    “不行,云王府距离皇宫远,我可不想明日大早上急匆匆赶去上朝。”上官茗玥拒绝。

    “那你去住皇宫,我就住云王府。”云浅月冷哼一声,想起云离的话,如今他是帝师了,夜轻染都给他在金殿令设了椅子,还与皇上椅子的齐平,如今夜天逸不在了,他的地位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或者说本来就是万人之上了,果然够张狂。

    “不是都说了吗?你陪着我睡。”上官茗玥不容分说,拽住云浅月上马。

    云浅月没他武功高,反抗无用,也没他力气大,被钳制上了马。她心中郁气无处发泄,恼怒地回头瞪他,他伸手板过她的脑袋,按在马前,一夹马腹,向皇宫走去。

    一改来时的悠闲散漫,身下坐骑风驰电掣。

    街上人流如潮,但是分毫不伤人,可见骑术之好,不多时,来到了皇宫门口。

    上官茗玥揽着云浅月翻身下马,将马扔给一名宫廷守卫,拉着她大摇大摆地进了宫。所过之处,人人垂首,分外恭敬。昭示上官茗玥帝师的地位。

    云浅月每进皇宫一步,脸黑一层。

    上官茗玥大步走在前面,俊美张扬,面色是他一贯的似笑非笑,不笑带笑,所过之处,成为皇宫一道亮丽的风景。

    走不多远,砚墨迎面走来,拦住上官茗玥,对他恭敬地一礼,“帝师,您回来得正好,皇上请您去御书房一趟,有要事相商。”

    上官茗玥衣袖一挥,将砚墨打开,“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爷困着呢。”

    砚墨自然抵抗不过上官茗玥,身子被打开一步,他面色一变,立即道:“是很重要的事情,关于景……”

    “不管是关于谁,天塌了爷也要睡觉。”上官茗玥打断砚墨的话。

    砚墨一噎,连忙道:“如今天色还早,去一趟御书房应该耽搁不了您多少时间……”

    “再废话爷封上你的嘴。”上官茗玥头也不回,警告。

    砚墨脸色一白,立即住了口。

    云浅月被上官茗玥硬拉着,只能跟着他迈大步,听着身后再无砚墨的声音,她回头看了一眼,只见砚墨似乎不满,不甘心,又极力忍着。见她看去,他立即又冷下脸,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她收回视线,想着上官茗玥来到天圣,住进帝寝殿,应该不像她在街上看到的一样百姓们见到他都赞佩推崇,云老王爷见到他跟心花似的,应该也有很多人不待见他,比如朝中一帮子顽固的老臣,以及夜轻染身边随身内侍不满他不将夜轻染看在眼里的大有人在。而且容景反戈夜氏,收服河山,她却好好地出现在天圣京城和皇宫,云王府安然无恙,她应该更不受人待见。这样一想,忽然觉得住进帝寝殿也没什么了,别人恶心她,她未必不恶心别人。拖拉抗拒的脚步也渐渐轻松起来。

    上官茗玥感觉到了云浅月的顺从,嘴角勾了勾,回头看了她一眼,笑道:“小丫头,想明白了?”

    云浅月哼了一声,不答他的话。若轮张狂不可一世,他认第一,估计没人会认第二。

    “哼代表什么意思?”上官茗玥不饶过她。

    “代表你早晚有一日会栽沟里出不来。”云浅月嘴毒地道。

    上官茗玥大笑,这句话显然愉悦了他,他一时间笑得开心,伸手弹了云浅月额头一下,似乎能窥探出她的心思地道:“你是想着早晚有一日那个笨蛋会要我好看吧?”

    云浅月扬起脖子,分外骄傲,意思不言而喻。容景是谁?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不好惹。

    上官茗玥不屑地嗤了一声,“小丫头,你别忘了,要没有我,云王府如今早废了。你还能想着住进去看那些你在乎的人?”

    云浅月虽然心里承认,但嘴上不承认,不屑地道:“没有你,容景察觉了绿枝也会做了安排。”

    “他做了安排?那为何到如今连他的人一个人影也没看到?”上官茗玥挑眉。

    “节省资源,有你的,为何还浪费他的?”云浅月打定不领情的主意。他伪装替她写和离书,还有夜轻染的赐婚书,以及将她钳制来了这里,这些足够抵消了。

    “那他可真够大度,这些日子我日日晚上搂着你睡觉,这么说他的人就在暗中监视着我们的一切了?如今他都知道了?也没什么表态,是他心里没你?还是不在乎?”上官茗玥被气笑了,嘴毒地道。

    云浅月沉了脸。

    上官茗玥趁胜追击,慢悠悠地道:“我看他是不在乎你,女人再好,也没有天下重要。更何况你全身上下一无是处。”话落,他似乎想起来什么,摇摇头道:“哦,不,有一处还是可以说上一说的,泼辣得够味。”

    ,泼辣得够味。”

    云浅月抬脚踹他,发现她爱用脚踹人这个毛病从见到他可以养成了。

    上官茗玥躲过,钳制住她,宠溺地道:“小丫头,你又不乖。”

    云浅月挖了一眼,决定从现在开始无视他,暗暗想着,早晚让他生不如死。

    上官茗玥似乎会读心术,盯着云浅月看了一会儿,也不再逗她,扬唇一笑,好心情地先前走去。不多时,来到帝寝殿。

    帝寝殿门口早已经被打扫干净,宫人见他回来,都纷纷跪地。

    上官茗玥打了个哈欠,挑开帘子拉着云浅月进入里面,明黄的颜色瞬间晃人眼睛。

    云浅月不适地闭了一下眼,见上官茗玥踢了鞋子就拉着她上床,她的脸寒气还没爬上脸颊,人已经被她甩在了大床上,他转眼就将她抱在怀里,闭上了眼睛。

    彻头彻尾的大抱枕,只不过抱枕是个大活人而已。

    云浅月黑着一张脸要挣脱他,他的手臂如钢筋,纹丝不动,她怒道:“上官茗玥,你的字典里是不是该学学男女授受不亲?”

    上官茗玥“哦?”了一声,睁开眼睛,挑眉一笑,“你还懂得这个?我以为扒男人衣服的女人是不懂得呢。”

    云浅月一噎,当时她是疯了,脑子昏头了,才竟然一时犯抽明知道惹不过他连撒泼耍辣都用上了对他验身。这样的混蛋是男是女有什么重要,总归都是混蛋。

    “没话说了?”上官茗玥好笑地瞅着她。

    云浅月想着自己的脸色估计一定很好看,让他看得有趣,她怒道:“你放开我,我不困。”

    “不困陪我躺着。”上官茗玥又闭上眼睛,理所当然地道。

    云浅月刚要冷嘲热讽,他伸手捂住她的嘴,“再多话我将你点了哑穴绑上。”

    云浅月知道他说得出做得到,只能闭上嘴。

    上官茗玥对于他的威胁伎俩很满意,大约是实在累了,话落,便睡着了,均匀的呼吸声传出,竟然半丝也不担心她会拿出剑将他砍了或者如何,俊美绝伦的容颜分外安静酣然。

    云浅月贴着他,感觉不到半丝女气,想着这若不是男人,她劈死他。见他只乖觉地睡着,单纯地将她当抱枕,她放心下来,睁着眼睛看着棚顶。想着容景如今到底如何了?刚刚砚墨说夜轻染找上官茗玥有要事相商,关于容景,是他有什么动作了吗?

    云离说他七八日之前接了南梁的降表,整顿大军,如今照他的行事效率,应该是整顿完了。难道是开始攻占青山城了?

    顾少卿挂帅?还是他亲自领兵?

    他……可有想她?

    思绪不由自主飘远,如今她人在天圣帝寝殿,心却已经飞去了凤凰关。

    “乱想什么?睡觉!”上官茗玥忽然伸手盖住了云浅月的眼睛,唔哝了一句。

    云浅月眼前一黑,顿时气怒,声音颇大,“上官茗玥,你不要太过分。我都已经躺在这里了,你还管我的脑袋想什么?睡不睡觉?你是我妈还是我姥姥?管得也太宽了。”

    “果然是死丫头!真是不听话。”上官茗玥伸手点住她哑穴。

    云浅月一口气憋在心口。

    “睡不着修炼灵术!”上官茗玥拍拍云浅月,似乎打个巴掌给个枣,带着安抚意味,柔声道:“云族灵术,不是所有人都能继承,每一代只会有一人能延续灵术的血脉。你幸运,得了传承,可是凡心太杂,不精湛,修习甚晚,浑浊不堪。相当金樽里装了破酒,焉能发挥作用?如何能成大器?脑子里如今还想着七情六欲,不思进取。不想被我钳制,有本事就提升你的能力,否则,我一辈子不让你见那个笨蛋。”

    云浅月怒气顿时僵在心口,不上不下。

    上官茗玥动了动身子,手臂稍微对她放松了些,解开她的哑穴,继续睡去。

    云浅月皱眉看着他,品味着他话语中的意思,片刻后,摒除脑中的想念和恨不得插翅飞到容景身边去的想法,暗暗提气,调动灵力。

    灵术博大精深,不是区区一小本武功秘籍或者一部功法能比的。灵术者,贵在通灵领悟。正如上官茗玥所说,云浅月虽然有传承,聪明,但是七情六欲太杂,心思太重,难以精纯大成。曾经玉青晴也说过这样的话,还带着她在去南梁的路上寻求杨老夫妇对她凤凰化缘洗涤了一番,后来她在南疆,果然领悟到了灵术的奥妙。

    但是因为容景对她限制,控制,她才不敢多娶探求。

    从伊始,他就在她心里灌输了灵术有害的结论,令她偶尔提起心思,也只能止步不前。

    可是如今……

    云浅月深吸一口气,她隐隐觉得,上官茗玥不止与她有某种联系,应该也与容景有某种联系。就拿墨阁来说,为什么前一任传承下来,墨阁尊主和阁主会是他们二人?必有缘由。

    可是他们会有什么缘由?

    一个在天圣,从小就名扬天下,万民推崇;一个在东海,不能说默默无闻,也无人知其大名。这两个人,相隔万里,八竿子应该打不着才是。

    云浅月想着有些头疼。

    上官茗玥忽然又伸手,狠狠地拍了她脑袋一下,这回到是什么也没说。

    云浅月着着实实挨了一下,抬眼瞪着他,见他继续睡着,她气恼,这个人灵术该多强大?竟然睡着还能窥视人内心?她忽然想起她早先睡醒时的先睡醒时的感觉,方圆五里似乎也清晰在目。她忽然气怒顿消,立即摒除脑中杂乱无章的思绪,转身凝聚灵术来到灵台。

    她发现,她体内的灵术虽然博大,但是太散,雾蒙蒙的,如蒙着一层厚重的布。若是想要灵术精纯,看来需要炼化体内庞大散乱的灵术。她顿时静下心,按照自己的摸索,慢慢地净化体内的灵术。

    渐渐地入了境。

    先是能感觉感觉到帝寝殿内的一切物事儿,闭着眼睛,就如睁着一般。紧接着她慢慢试探着向外,发现能感觉到殿外人的动静,甚至能朦胧地看清守在殿外的宫女太监们的面容,她压下惊异,继续向外扩散。

    如眼前拓开了一幅画卷,尽管朦胧,但也能认清。

    她忽然想试试她的据说这个叫做天眼灵识的感觉能探出多远,于是,按照自己心中最真实的想法,想看看夜轻染的御书房干什么,于是灵识离开帝寝殿探向御书房。

    她正好奇地试探着,忽然感觉一股大力,如黑云压顶,瞬间将她打了回来。

    她头一疼,顿时睁开眼睛。

    上官茗玥声音紧接着响起,“小丫头,你胆子不小,才修炼几日,就妄想用通天之术?你想继续睡上十日不成?”

    云浅月自然不想睡上十日,但是被他打断还是恼怒,质问道:“你不睡觉总是看着我做什么?”

    “爷爷说得对,你实在不令人省心,我必须看着你。”上官茗玥瞥了她一眼,继续闭上

    眼睛,命令道:“好好修炼本心,不打根基就冒进,谁教给你的道理?”

    “别一口一个爷爷叫的亲,那是我爷爷。”云浅月不服气地道。

    “咱们赐了婚,云王府收了我的聘礼,你是我未婚妻了。我难道不该叫爷爷?”上官茗玥睡醒一觉,声音低沉慵懒,分外好听。

    云浅月听惯了容景的声音,自然对再好听的声音也免疫,嗤笑道:“不管谁赐了婚,收了礼,我没承认就不算。”话落,她嘲讽他,“你是娶不着女人吗?用得着抢别人的女人吗?你说灵术要传承,咱们虽然不是一脉,但也是一个祖宗传下来的吧?虽然过了千百年,可也有血缘,你还要娶我?也不嫌丢人!”

    上官茗玥忽然一笑,扬眉看着她,“那个笨蛋能娶你我为何不能娶?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他也会灵术。”

    云浅月知道容景会灵术,但除了上元节那日收服神灯,她再没见他用过,她愣了愣,难道他也有传承?那么他娶她……

    “两千年的血脉传承,淡得鬼影子都没了!”上官茗玥见云浅月的呆样,摸了摸她的脑袋,大肆地嘲笑道:“看起来真傻。”

    云浅月狠狠地挖了上官茗玥一眼,云族是什么东西,灵术是什么东西,她来到这个世界的后基于灵魂带着记忆重生,总觉得与常人有异,从不愿意去探究那些神幻的事情,哪里明白这里面的事情?打开他的手,不想再与他多说,免得被气死,“睡你的觉!”

    上官茗玥看着云浅月似乎颇为有意思的笑了笑,闭上了眼睛。

    云浅月大约是刚刚伤了神,有些疲惫,放弃再探查,不多时,也睡了去。并没有发现自己睡着了,她和上官茗玥躺着的帘帐内有淡淡的云雾笼罩,自然是出自上官茗玥身上的多些,她的微薄。

    一夜一晃而过。

    帝寝殿内无人前来打扰,帝寝殿外,皇宫御书房,灯火通明,亮了一夜。

    云浅月感觉睡得很是舒服,如躺在暖融融的泉水里。她睡得正香甜,感觉脸被人掐了一把,她挥手去打,打不开,反而有人更用力掐,她顿时被吵醒,睁开了眼睛。

    入眼处,上官茗玥臭着一张脸站在床前看着她。

    云浅月看看他,又看了一眼天色,天还没亮,外面稍微有些晨曦之光,她没好气地道:“大早上就一副僵尸脸,鬼上身了?”

    “起来,跟我去上朝。”上官茗玥脸色依然臭臭的。

    云浅月看着他一副谁欠了他八百块钱没还的模样,第一次能穿透他的外衣看到了他的本质,典型的起床气,她顿时如抓住了他的软肋,嘲笑道:“你是帝师,尊贵的帝师,我算什么?干嘛跟你去上朝?不去!”

    “你是帝师的未婚妻。”上官茗玥板着脸道。

    云浅月对他大大地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不承认地转过身,继续她的好梦。即便被吵醒,看到他的起床气,心情也好得无以复加。

    上官茗玥一把将他拽起来,拖着她就走。

    云浅月一阵眩晕,骂道:“上官茗玥,你抽风是不是?我干嘛跟你去早朝?”

    “不去也得去!”上官茗玥硬拉着她,她根本没半丝反抗余地。

    云浅月气恼,她懒得见那帮子老东西的嘴脸,被他拖着来到店门口,她一只闲着的手猛地抱住门框,将手死死地嵌进门框里,决定死活不去。

    上官茗玥再拽不动,回头看向她,见她仰着脖子看着他意思是有本事你将整座帝寝殿都搬去上朝的无赖样,他的起床气散了些,顿时好笑不已,“你是云王府出身,堂堂千金,怎么尽是学了这些撒泼耍辣,刁蛮无赖的伎俩?”

    云浅月想着这都是当初为了迷惑老皇帝追在夜天倾身后学来的,她脸皮如今也被容景练习得厚了,脸不红气不喘地道:“你强抢人心,狂妄放肆,生冷不忌,你也是出身你也是出身东海燕王府,堂堂小王爷,这些伎俩又是哪里雪来的?”

    上官茗玥被她弄笑了,难得好心情地提醒她,“难得你就不想去朝廷听听那个笨蛋的名字和他都在干什么?”

    云浅月闻言立即松开了嵌在门框里的手。只顾着厌恶金殿了,到是忘了能知道他的消息。她顿时挥手招来鞋子,三两下就穿在脚上,竟然先一步迈出了门槛,见上官茗玥抱着膀子不动,她催促道:“不是要上朝吗?还不快点儿!”

    上官茗玥忽然道:“不想去了。”

    云浅月心里顿时想将他祖宗八辈都骂活了。瞪着他,不说话。

    上官茗玥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很大爷似地道:“求我。你求我,我就去上朝。”

    真是反过来了!云浅月磨牙,大丈夫能屈能伸,更遑论小女子,她立即软软的,黏黏的,甜甜地对上官茗玥嗫声道:“好哥哥了,我求你,赶紧去上朝吧!否则那帮子老臣会想死你的。”

    “你……你真是……”上官茗玥抖搂了一下袖子,似乎要甩掉什么,转身就走。

    云浅月立即跟在他身后,要多积极,有多积极。

    新皇登基之后,更改了一些朝中的旧制,也包括早朝的时间,比往常提前一个时辰。

    二人刚走出宫门,皇宫响起早朝的启明钟声,一下一下,昭示着帝业皇权至高无上。

    清晨有些雨露,分外清凉,云浅月心中想着容景的事情,到没觉得衣衫轻薄有冷意,直到身上多了一件轻裘披风,她才回过神,看向上官茗玥。

    “不用感谢,我怕将你冻病了我还得照顾你。”上官茗玥甩出一句话。

    云浅月本来也没要感谢,微哼一声,不理他,继续想容景。想着想着,心就疼了起来。

    ------题外话------

    留着月票的不是好孩子啦,想小景不?都乖乖哦,有月票的拿出来……O(∩_∩)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43》,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四十三章 想到心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43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四十三章 想到心疼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