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明珠留玉

    云浅月猛地起身站了起来,看着那人,她爷爷怎么了?

    夜轻染回过神,看了云浅月紧绷的神色一眼,面色威仪,“说,云老王爷怎么了?”

    那人身子一颤,喘息了一下,连忙急迫地禀告,“云老王爷行路到兰城外,被东海玉太子拦截住,说东海燕王府的燕王爷想会会亲家,被请去了东海。”

    云浅月轻舒了一口气,原来是被子书请去了,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

    上官茗玥忽然大怒,对那名传令兵一挥手,一阵狂风吹了过去,那人顷刻间被打出了数丈,身子如残风中飘摆的落叶,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狠狠地摔到了地上,他凌厉地道:“当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这等事情也用得着你慌慌张张?要你何用?”

    那人四肢筋脉如被斩断的疼,摔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来人,拖出去砍了!”夜轻染面色阴沉地吩咐。

    有两名内廷侍卫走上前,拖起那人,向外走去。

    “算了,本帝师今日心情好,不想杀生,饶过他一命吧!”上官茗玥挥挥手,脸色如翻书一般善变,刚刚恨不得想杀人,如今转眼便不在乎了。

    “帝师真是大善。”夜轻染看向上官茗玥。

    上官茗玥毫不脸红地道:“本帝师自然大善,皇上才和我相处不过数日,还是不了解我。时间一长,你自然就了解我了,我佛慈悲为怀,本帝师深得慈悲精髓,否则如何能做了皇上的帝师?”

    夜轻染不置可否,对那两个内廷侍卫摆摆手,“扔出宫外,永不录用。”

    那两个内廷侍卫躬身应是,拖着那名传令兵走了出去。

    夜轻染回转头,看向云浅月,想起她刚刚说的“她再不是以前的云浅月,他再不是以前的夜轻染,一笑泯恩仇。”的话。心情五味陈杂,一时间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

    容枫看了夜轻染一眼,又看了云浅月一眼,之后对上官茗玥道:“云老王爷到了兰城竟然被玉太子给拦了去和燕王会亲家,这事情上官帝师可料到?”

    上官茗玥皱眉,烦闷地摆摆手,“那个老头子一直看本帝师不顺眼,总想给本帝师找麻烦,本帝师怎么知道他想干什么。”

    容枫知道他口中的老头子是东海的燕王,对于燕王和其小王爷的传闻他自然也知道些。蹙了蹙眉,“燕王该不会对云老王爷不利吧?”

    上官茗玥轻嗤了一声,“他不利什么?不是说了会亲家吗?不用管他。”

    “帝师难道忘了,云老王爷可是你举荐前往青山城对付凤凰关景世子兵马进攻的人。如今他被拦截去了玉太子那里,那么青山城该谁去?”夜轻染沉静下来。

    上官茗玥轻哼了一声,“既然是亲家,东海和天圣也算是一家了。天圣有难,东海总不能不相助吧?否则亲家之说何来?”话落,他道:“既然是玉太子带走了人,青山城当该由他援助兵马对抗。”

    夜轻染挑眉,“东海的洛瑶公主和南梁王婚约已定,如今南梁投靠了景世子,东海和慕容后裔也算是有了姻亲,帝师确定东海的玉太子会帮我们出兵援助青山城?”

    “两方拉锯,当然看的是哪一方更得东海的心。”上官茗玥扬了扬眉,不可一世地笑道:“我劝不动玉子书出兵,你劝不动玉子书出兵,但是有一个人可以让他出兵。”话落,他凑近云浅月,笑吟吟地道:“浅浅,你说是不是?”

    云浅月不答话,想着子书此举的用意。

    “在玉太子的心里,有一个人,谁也比不上那个人重要。亲妹妹也比不得。”上官茗玥悠悠然地道:“她一句话,就可以让玉太子赴汤蹈火,哪怕百万大军压境。就看那个人用不用他了。”

    夜轻染知道上官茗玥说的在玉子书心里占有重要位置谁也比不上的人是谁,他看着云浅月,心中揣测她的想法。莫名地觉得,以前她还能看透她几分,如今他发觉她分外难懂。心里暗暗想着,原来脱离了容景这个名字的云浅月,竟然如此令人看不清。

    以前她能让人看透,是她因为对那个人执念太深,深到她轻易泄露自己的情绪,如今她让人看不透,是她深深地将自己埋了起来。她大约不知道,这样的她,更让人移不开眼睛。

    夜轻染似乎想到了什么,瞥开脸,不再看云浅月。

    “浅浅,想好了吗?我可不想我们的大婚被人破坏。”上官茗玥低头看着云浅月,说到大婚二字,声音蓦地温柔。

    云浅月收回思绪,点点头,“你用千里传音告诉子书吧!就说我让他出兵青山城。”

    上官茗玥闻言狭长的凤眸聚满笑意,如玉的手弹了弹她的眉心,张狂地传音入密照着云浅月的原话说了一句,风送着音符,传出了千里之外。

    不多时,他收了灵识,对云浅月道:“他说好。”

    云浅月嘴角露出笑意,前世今生,沧海桑田,乾坤变换,斗转星移,时光牵连了两世,聚少离多,可是有一个人依然对她之心如故。

    “真令人嫉妒!”上官茗玥不满地哼了一声,“如今事情解决了,该种牡丹了吧?”

    夜轻染点点头,对一名内侍吩咐,“传朕旨意,玉太子前往青山城相助,各路关卡不准拦截,一律对大军放行。”话落,他又补充道:“凤老将军和凤杨全权听玉太子调遣。”

    “是!”那名内侍应声,连忙退出去传旨。

    云浅月不再有想法,继续低头将牡丹的种子埋在地里。

    容枫、夜轻染、上官茗玥三人都不再说话,学着她的样子,三个身份高贵的人陪一个女子种起了牡丹。

    日色西斜,满园种上了牡丹。

    夜轻染吩咐人摆上酒席,四个人坐在荣华宫小酌起来,酒色进行了一半,上官茗玥觉得没味道,提议行酒令解花签。

    “行酒令倒是不错,但是何为解花签?”夜轻染挑眉,语气一改帝王的威仪,也随意了些。他本来就是个洒脱的人,但偏偏生来就被选为帝王,为帝者,当压着性情。如今云浅月的一句一笑泯恩仇,到仿佛真让他紧锁的面容打开了道裂缝。

    “解花签都不知道?你那七年游历白吃干饭了!”上官茗玥不客气地嘲笑。

    夜轻染笑了笑,“身在帝王家,游历不过是个幌子而已。我不知道有什么奇怪。”

    上官茗玥看向容枫。

    容枫温和一笑,“我倒是听说红粉闺中有一种戏玩,名曰解花签。不知道帝师说得可否是这一种?”

    “枫世子果然知道女人心!”上官茗玥的话听不出是褒是贬,随意地一拂袖,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个签筒,里面满满的一筒签文,他狭长的凤眸不怀好意地道:“这个签文可是极准啊,可看平生事,可观心底事,可览风月情事,剖心解析,谁不想玩,尽早退出。”

    夜轻染眸中骤然射出一抹光,“上官帝师这是早有准备了?”

    上官茗玥扬了扬眉,也不反驳,张狂无忌地道:“皇上若是怕了可以说不参加。”

    “怕从何来?百万大军兵临城下,朕的眉头也不眨一下,何怕小小的签文?”夜轻染道了声“否”,无所谓地摆摆手。

    上官茗玥看向容枫。

    容枫温和地一笑,“枫没意见。”

    上官茗玥最后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抱着一个白玉杯,轻轻荡着杯中酒,酒水沿着杯壁打着漩涡,她嘴角浅浅地笑着,见上官茗玥看来,她放下酒杯,“解花签,行酒令,不知道今日醉的是谁。怎可不玩?”话落,她对上官茗玥温软地道:“你今日醉了,明日拜不了堂的话,怨不得谁。”

    “本帝师怎么会醉?还是担心你自己吧!行到你的话,你喝不下酒,我可不救你。你拜不了堂,我也拖着你拜堂。”上官茗玥嗤了一声。

    “好!”云浅月含笑点头。

    上官茗玥喊来尾随夜轻染而来的贴身内侍砚墨,对他吩咐了一番,说了规则,砚墨看了四人一眼,夜轻染对他点点头,他从上官茗玥手中接过签筒。

    “我当为何遍寻不到哥哥,原来与帝师和云姐姐、枫世子躲在了这荣华宫清闲了。”夜轻暖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人也走了进来,笑道:“解花签吗?算我一个如何?”

    云浅月抬头看去,只见夜轻暖较之她数月前所见瘦了很多,本来微微圆润的小脸变成了瓜子脸,下巴也略微尖了些,冬日里她身上披着雪白的绒毛披风,如今春日的暖阳里,她撤下了披风,换了一身雪白的轻裳,如月光下的银白,分外好看。她的目光在她雪白的青裳上打了个转,便收了回来,并没说话反对。

    “原来是夜小郡主,竟然还是个小美人,本帝师今早脾气差,夜小郡主海涵了。”上官茗玥也在夜轻暖雪白的衣服上打了个转,笑着扬了扬眉。

    “轻暖今早莽撞,叨扰了帝师。”夜轻暖走过来,对上官茗玥弯身一礼,算做赔罪,须臾,看着云浅月,笑得如去年回京时再见的亲切,“云姐姐,我也来凑热闹,你不会介意吧?”

    “自然不会!夜小郡主这些日子收服西南辛苦了。”云浅月浅淡地笑着摇摇头。

    “全是帝师功劳。”夜轻暖含蓄地摇摇头,“若没有帝师,如今西南还是烽烟一片,李琦也不会那么容易被杀,西南也不会那么容易收复。”

    上官茗玥理所当然地享受夜轻暖的褒奖,这一大功,他自然当仁不让。摆摆手道:“多一个人就多一个,开始吧!”

    砚墨刚要摇动手里的签筒,外面又有一人道:“既然多一个是多,多两个也是多,不如就再多两个吧!我和夫君也参加。”

    说话的人是七公主,话音未落,她和云离从外面走了进来。

    云浅月目光落在七公主苍白的脸和挺着的大肚子上,微微蹙了蹙眉。

    “云世子怎么带着世子妃过来了?她的身体不太好,当该仔细在府中好好休息。”夜轻染看向二人,对云离语气责备。

    云离无奈地笑笑,解释道:“明日妹妹大婚,她嫂嫂非要过来看看,我拗不过她,只能带着她来了。”

    “我自己的身子我比谁都清楚,小小的活动一下无碍的,否则日日关在房里,没病也会被关出病来。”七公主也跟着解释。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怀孕,有什么大不了的,来了就玩吧!人多热闹。”上官茗玥衣袖一挥,转眼间云离和七公主被他轻轻托着坐在了椅子上。

    云离和七公主愣了一下,知道上官茗玥武功高绝,才定下神。

    砚墨见无人打断,开始要手中的签筒。

    第一支签,摇的是八个方位,正东、正西、正南、正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签字指到那个方位坐着的谁,谁便抽第一支签。

    第一支签指向了东南,东南方向坐着云离。

    “哥哥抽一支满堂彩吧!”云浅月笑看着云离道。

    砚墨将签筒递给云离,退了下去。

    云离接过手中的签筒,笑着点点头,温声道:“承妹妹吉言吧!”话落,手轻轻摇晃起来。

    众人都看着他。

    不多时,云离摇出一支签。

    七公主迫不及待地帮他翻转签文,只见上面画了一了一颗夜明珠,写着“东床留玉”四个字,下面又篆刻了一句小诗,“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七公主一愣。

    云浅月莞尔一笑,“无不是重点,重点是有。恭喜哥哥得了一颗夜明珠。”

    “夜明珠……夜明珠……”七公主喃喃地念了一句,伸手摸着腹部轻声道:“这么说……我肚子里的是女孩子了?”

    夜轻染含笑点头,“依照签文的意思是的。”话落,他见七公主脸色微变,话音一转,笑道:“不过签文而已,做不得准。”

    上官茗玥忽然不满地道:“谁说我的签文不准?这是九仙山师叔祖开了佛光的签文。”

    夜轻染闻言看了那签文一眼,似乎有些讶异,不再说话。天下谁人都知道东海九仙山有一位得道仙者,传说活了数百岁。能窥得天地万物,若是他开了佛光的签文,自然极准的。

    七公主身子忽然颤抖起来,“怎么会是女孩子,太医明明说是男孩子的……”

    云离按住她的手,轻声安抚,“我就喜欢得一位小郡主,女孩子又有什么不好?都说生女随姑,像妹妹一样,讨人喜欢。”

    “哥哥怎么又扯上了我?爷爷日日骂我骂得头疼,说总是不省心,还是莫要像我了。”云浅月看着七公主比来时白了的脸,心下叹息一声,也跟着宽慰道:“生个女儿像嫂嫂就好,她性子沉静,皇室公主里面,论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人人都说当初的清婉公主才冠皇室诸公主,但是依我看,谁也不及嫂嫂,她不过是才不外露而已。”

    夜轻染笑着附和点头,“清婉公主的确不及七公主。”

    夜轻暖也立即接过话道:“七姐姐,这一胎是个女儿,下一胎再生个男儿呗!也没准是对龙凤胎呢!一个女儿,一个男儿,岂不是大好?”

    “下一胎……”七公主忽然笑了一下,有些忧伤,但似乎也惊醒过来,怕因为她打扰众人的乐趣,连忙宽心地一笑,对众人道:“你们说得对,生女儿也是极好,像我就不必了,正如夫君所说,最好要像妹妹。”话落,她对云浅月和上官茗玥揶揄地笑道:“像妹妹生来就有人喜欢,而且喜欢她的男子都是钟灵隽秀风姿倾世的人物,惹天下女子羡慕。”

    “这句话最得我心!”上官茗玥眉梢高高地扬起,得意地揽住云浅月,“早先不觉得她多好,如今才发现原来是块蒙了尘的璞玉。”

    云浅月笑着推开他,提醒道:“背面还写了一句话,抽到此签着,与右手边的人各饮一杯。哥哥右边的人是七公主,看来这签筒真有灵性,是怪哥哥嫂嫂晚来了,要你们先自罚一杯。”

    话音重新被转移到了签文上,有人将云离和七公主面前的酒杯斟满,七公主刚要端起,云离阻止道:“你身体不能饮酒,我替你喝了吧!”

    七公主摇摇头,“一杯酒不碍事的,这签文若是真灵验,我们得一女儿,我也当欢喜。儿女之事,本是我从不敢奢求之事。”话落,见云离不赞同,她又笑得柔软地道:“若真如轻暖所说,得一龙凤胎,那是最好不过。”

    云离见他坚持,只能作罢。

    七公主端起酒杯,二人轻轻碰了一下,齐齐端起来引了。

    一杯酒下肚的七公主苍白的脸色微微潮红了些。云离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刚刚那签文明明是云世子的签,怎么弄得像是七姐姐的签一般?”夜轻暖看着二人笑道:“下面还写着饮酒者自抽一签,这回该七姐姐抽签了。”

    七公主点点头,笑着拿过签筒,轻轻摇了起来,她摇得极为认真,不多时,摇出一签,她手颤抖地起抽出,但是抽了两次无果,云离伸手帮她抽了出来。

    ------题外话------

    鞭炮声声,辞旧迎新。亲们除夕之夜快乐!新年快乐!2014年,生活圆满,幸福安康,我们一起扬帆起航!群么么,爱你们!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0》,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十章 明珠留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0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十章 明珠留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