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举国托付

    夜轻染一纸诏书昭告天下,上官茗玥四个字顷刻间在天下引起波澜。舒睍莼璩

    谁也未曾想到被皇上尊为帝师,帮助百姓们求雨,设计谋斩杀李琦收复西南千里的人竟然是景世子派来的人。也许是数日来他的名声太好,或许是因为容景的关系,虽然波澜喧嚣,但是他未着百姓骂声,只是觉得不可思议。

    同时觉得不可思议的还有从帝京城金殿上传出夜轻染和云浅月携手上朝听政,夜轻染下旨将云浅月赐住荣华宫的消息。这个消息一出,更是哗然天下。

    四海宇内,天下各地,人人都知道荣华宫对于夜氏的天圣王朝意味着什么,那是国母的至尊之位。夜氏立朝百年以来,历代帝王都依照组训纳娶云王府女子入宫为后,这一代因为云浅月心仪景世子,二人抗争,历经多重阻拦,终于废除组训婚约,结为连理,天下人本以为夜氏这一任帝王的皇后再也不会是云王府的女子,可是不曾想到,云浅月和离,夜轻染将其赐住荣华宫。

    云浅月入住荣华宫的信息比上官茗玥里应外合反戈夜氏的消息更能引起波澜,瞬间盖过了上官茗玥的事情,覆盖整个天下。

    一连几日,天下各地都在传扬着猜测着是否不久后就会从帝京城传出封后大婚的庆典。

    相比于天下各地的喧嚣热闹,有两处地方显得分外沉静。一处是天圣京城皇宫,一处是凤凰关总兵府。

    天圣皇宫内,这几日云浅月陪同夜轻染一同听朝,一同用膳,一同窝在御书房批阅奏折,外界的喧嚣二人置之不理,两双手一双治理西南,一双时刻关注凤凰关兵战。

    凤凰关五十万大军修整歇息数日,早已经耐不住,屡次请战,出兵青山城,但是总兵府安安静静,未有命令下达,一时间五十万大军焦灼不堪。

    这一日,夜轻染收到东海燕王传来的手书,他看罢,拿给云浅月看。

    云浅月伸手接过手书打开,只见上面写着,“犬子顽劣,多谢天圣皇上予以教训,就让他在帝寝殿关上一辈子,也免得出来气本王。本王与云老王爷一见如故,深以为老王爷年迈,再无心力效忠天圣,既然云王府已经有新王接替,那么就让老王爷解甲归田,随本王去东海吧!东海人杰地灵,品茶赏花,佛法道云集,老王爷应是甚喜,也可颐养天年。”

    云浅月看罢,笑了笑,对夜轻染道:“反正是老而无用之人,准了吧!”

    夜轻染摇摇头,“云爷爷怎么可能是老而无用之人?”话落,他还是在回复的信函上御笔写了一个“准”字。

    转日,一封来自东海玉太子的手书递到了云浅月手中。

    云浅月打开手书,看罢,见夜轻染看着她,她递给了他。

    夜轻染伸手接过手书,看罢,蹙眉询问,“玉太子令你前去会晤,这是何意?”

    云浅月纤细的手敲在玉案上,眉目微凝,沉默片刻,对他道:“你代替我去吧!”

    夜轻染一愣。

    云浅月浅浅一笑,“子书会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决心,你去了,代表我,他便知道了我的决心。”

    夜轻染看着云浅月浅浅的笑意愣神了片刻,点点头,声音有些沙哑,“好,我去会他。”

    当日,夜轻染下旨,云浅月监国,容枫辅政,冷邵卓把守京城九门,他带着砚墨出了京城,前往东海和天圣边境交界处会晤玉子书。

    圣旨下达时,夜轻染已经离开,满朝文武没想到他轻易地将监国之事交给云浅月,并且不止是交给她国事,也将西山军机大营三十万兵马的兵权交给了她。这是举国托付于她的手中。

    德亲王、孝亲王等老一辈朝臣事先并未得到半丝风丝,当即早朝宣旨后,有几个老臣支撑不住,便坐到了地上,神色骇然,比将她赐住荣华宫还不可思议。

    自古女子不能听政的规矩虽然从蓝漪、华舒、凌燕三人上朝封官之日起早已经被打破,但是女子监国还是第一次开了先例。这一先例的背后,谁人都看出夜轻染对云浅月的信任和器重,这种信任和器重的背后,该是怎样的一副情深似海。

    当日,德亲王、孝亲王等老一辈朝臣纷纷病倒。

    云浅月代替夜轻染下旨,安抚几位老臣,令其安心养病,不必顾虑国事,还吩咐人从御药房往各府送去了一大批药。

    这一举动,让本来没病装病的几位老臣当即气得病了,但云浅月大权在握,他们连怨言也不敢对她发作,人人都知道云王府浅月小姐是个狠下心便能薄情寡恩出手毫不手软的主,当初连金殿都敢闯,皇上都敢杀,先皇的宝剑都敢毁,更何况如今她监国,举国都在她的掌控中,她想要谁的命,一个漫不经心的理由便足够,都不需要她自己动手或者费心思。只能敢怒不敢言,盼着夜轻染早日回来,这期间千万别出什么事情。

    一众老臣病倒,早朝上顿时空荡了一大片。

    云浅月当即提拔了去年秋试科考的新一届官员,这一批官员得了名次入了朝,但一直被一帮子老臣压制,除了当初的苍亭和沈昭外,几乎无人得到重用。如今云浅月借由一帮老臣病重,大胆地任命这些人,将其都提拔了上来,各司其职,顿时朝野风气清新,为之一变。

    新提拔上来的官员一直以来都对上座的那位女子的传言听得多如牛毛,天下风云人物,几乎都与她有几分瓜葛,更甚至是三起三落的订婚、大婚和离,屡次掀起波澜,大多数人只在那年秋试见过她一面,那时候她陪在景世子身边,人人都觉得是景世子的光芒覆盖了她,才觉得她耀眼美艳,如今见她端坐在上首主位的金椅上,身子纤细,姿态尊贵,眉目冷静,气度从容,没有黄袍加身,但依然遮掩不住她的绝美风华,令人不敢直视,顿时推翻了无数人早先的认定,不由自主地听命于她。

    第一日的早朝,没了老臣的反对声,云浅月依次下旨,官员各司其职,分外顺利。

    下了朝后,云浅月命人将容枫叫到了御书房。

    容枫进了御书房后,便看到云浅月埋首在如山的奏折中,他恍惚了一下,看着她仿佛与今日在金殿上的身影重叠,若是黄袍加身的话,谁敢说她不像个帝王?他一时愣在门口。

    云浅月抬头看了他一眼,对他招手,“愣着做什么?过来!”

    容枫醒过神,走向她。

    云浅月伸手一指她对面的位置,“坐那里,面前的那一堆奏折归你批阅了。”

    容枫一惊,随即苦笑,提醒道:“月儿,不是谁都能批阅奏折的。”

    “夜轻染不是让你辅政吗?一个小小的奏折而已,还批阅不了?”云浅月不容他说,将奏折推给他,“文伯侯当年才华冠盖天下,你是他的后人,别人不知道你的才华,我难道还不知道?”

    容枫无奈地看着她。

    云浅月不再理他,重新低下头去。

    半响,容枫叹了口气,坐了下来。这把椅子在她的眼里人人都能坐,不过是个苦命的差事儿而已,不知道是好是坏。连他也未曾想到有朝一日她住进了荣华宫,坐在这个位置上批阅奏折,而对手是那个曾经让她不顾一切托付终身的人。

    响午十分,云浅月收到了一纸飞鸽传书,她打开看了一眼,唇瓣紧紧抿起。

    容枫见她神色不对,轻声问,“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云浅月放下书信,对容枫问,“夜轻暖如今在哪里?”

    “夜小郡主从那日跟着冷小王爷一起发送完七公主后听说便出了京城,到底去了哪里我也不知。应该是得了皇上的吩咐,出去公事了。”容枫道。

    “她应该是去了青山城。”云浅月想了一下,眉眼昏暗,对容枫道:“即刻给她传书,让她前往东海方向,带着皇室隐卫,相助夜轻染。”

    容枫一怔,“皇上有难?”

    云浅月温凉地一笑,“有人不想他见子书。”

    容枫恍然,看着云浅月,见她眉目一抹凉色,他的心微微一疼,伸手在她肩上拍了拍,并没有再说话。

    云浅月也不再说话,扔了手中的奏折,看向窗外,窗外一改几日的晴天,今日飘起了细雨。细雨绵绵,分外轻软,打在树枝上,枝叶顿时被轻软地洗礼了一番,她挥手打开窗子,一股泥土的清晰扑鼻而来,夹杂着花香。

    “御花园的烟雨亭今日景色定然不错。”容枫道。

    云浅月起身站起来,对他道:“走,我们去烟雨亭赏景,顺便温一壶酒,不能辜负了这天气。”

    容枫点头,起身站了起来,知道她从那日关了上官茗玥之后,一直随夜

    轻染窝在御书房。今日难得这样的天气,她不想他被某种思绪所扰,便想她出去走走,她自然聪明,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二人出了御书房,立即有内侍递上伞。二人一人撑了一把伞,前往烟雨亭。

    细雨霏霏,绵绵软软,更贴近春深的气息,皇宫静静,九重宫阙掩盖在烟雨中,如遮天铺设的一层轻纱,入眼处,亭台楼阁,烟雨如画,分外赏心悦目。

    来到近处,才看到烟雨亭内有人。一名女子背着身子坐在那里,似在饮酒,衣着素缟,头系白带,再不见曾经的华贵,依稀有些昔日的影子从背影能辨认出是六公主。

    从在七公主的灵堂前哭昏了被抬走,云浅月醒来后,再未曾见到六公主,不想今日在这里见到了。若不是知道她的改变,连她都险些认不出她。

    皇室的女子,从来都是死的死,伤的伤,亡的亡,没有一个好下场。如今皇室的那些小公主们人人如惊弓之鸟,窝在自己的宫殿内,无事从不敢出来,生怕哪一日大祸临头。

    所以,这更让没有妃嫔的皇宫看起来分外的空荡清寂。

    云浅月停住脚步,看着她,曾经对这个女子的厌恶早已经消散,有的只是对她经历了那样的事情之后冷邵卓依然娶她的感慨,如今有再看她,只能一声叹息。她偏头看向容枫。

    容枫低声道:“既然六公主在,我们不便打扰了,选个地方吧!”

    “好!”云浅月点头。

    二人转身,打算离开。

    “云浅月,既然来了,就一起坐吧!我也正有事情想找你。”六公主忽然回过头,看向云浅月和容枫,大约是许久未曾说话,声音沙哑。

    云浅月停住脚步,回身看着六公主,她脸色苍白,眼窝塌陷,衣衫单薄,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因为七公主病了一场,如今还没有恢复,她温和了语气道:“昨日我劝哥哥,人生一世,草生一秋,命数既定,六公主还是多爱惜身体,别为嫂嫂伤心了。她在天之灵也不愿意看到有人为她伤心。”

    六公主惨淡一笑,“你从来就会劝人,说的话也好听。”话落,她摆摆手,“一姐一妹相继离开,母妃下落不明。这皇宫里,也就独独剩下一个我罢了。什么金枝玉叶,比路边的杂草过得也不如。你不知道,我比清婉还要心高气傲,一心想要越过她越过皇室一众姐妹,嫁个最好的夫婿,当初我心慕景世子,继而恼恨你,后来我得不到,看不上云离,转而想投靠玉太子,奈何人家眼中无我,数度周折,反而落入陷阱,破了身,残了躯,幸得有一个冷邵卓愿意收容我。到头来我虽然活得最久,但到底不及七妹幸福。即便她死了,也全了她的仁,她的义,她的情。她是皇室公主中活得最肆意的一个。死也依照自己的主张。”

    云浅月不说话,七公主的确是做了所有她想做的事情。

    “为何不坐过来?怕我影响了你们的心情?放心,我再不说她了,人死都死了,再说那些还有什么用。”六公主收起了情绪,难得地笑了一下。

    云浅月闻言看向容枫,见他点头,二人一起向亭内走去。

    来到亭中,收了伞,二人对坐在六公主对面。石桌上无菜,只两壶酒,一壶以空,一壶喝下了一半。六公主指着酒笑道:“人人都说这个是个好东西,可是我喝了数日,也不觉得,越喝越清醒。”

    云浅月不置可否,挥手喊来一名侍卫,吩咐了一句,那侍卫离去,不多时,有人送来了两壶酒,几个小菜。

    云浅月将一壶酒放在容枫面前,一壶酒放在自己面前。

    六公主看着她,笑道:“当初你大婚的时候,谁能想到你有朝一日还坐在这里?你自己恐怕也没想到吧?如今到底是应了两位帝师的话。”

    云浅月“哦?”了一声,“帝师说我什么?”

    两位帝师进京那一日,从荣王府给那个孩子验尸回来,十分肯定地对夜轻染道:“那个孩子一定不是夜天赐,但是奈何他们也没办法打破他身上的防护罩。皇上说既然如此,那就算了。两位帝师说不过也不算是白跑一趟,至少让他们看到了夜氏将来的女主人。”

    云浅月扬眉。

    “当时我自然不在,这等事情自然不会让我听到。而是夜轻暖有一日曾在这里喝酒,我正巧睡不着,偶然听她酒后对我说了,当时她又哭又笑的,如今想来,

    她也不过是夜氏的女儿而已,不比谁活得幸福。即便父皇将暗凤交给了她,但她承受得更多。”六公主道。

    云浅月闻言不以为意。

    六公主看着她,见她神色淡淡,似乎无论她说什么,她也不改气色,天地之间,仿佛再没有什么能惊起她的情绪,让她失了方寸。她垂下头,到底面前的女子不是谁都能比的,即便如今的地步,任何一个女人在她面前依然会自惭形秽。

    自古女人便依附男人而活的理论在她面前不值一提。离开了一个人,她依然是云浅月,依然坐于高处,无人敢惹,无人敢碰触她的逆鳞。

    六公主沉默片刻,收起一切情绪,抬起头,认真地道:“云浅月,我想出家。你给我一道出家的圣旨吧!”

    云浅月一怔,看着六公主,她的神情语气看不出半分作假,她余光扫见一旁的容枫,见他也有些讶异,她问道:“为何?”

    “不为何,只觉得了无生趣,但也不能自杀。那一日尾随你和上官茗玥去灵台寺,我听着木鱼声声,晨钟暮鼓,忽然觉得抛除了一切烦恼,那样的生活极好。便有了想法。”六公主道。

    “冷邵卓知道吗?”云浅月想着她和冷邵卓毕竟是定了姻缘的,不能自己主张。

    “我与他说了,他不同意。但是我心中知道,他根本就不喜欢我,娶我无非当时看着我可怜罢了。我也没有那么喜欢她,当初他陪我走出困境,让我能重新活着做人。我曾经是想好好做他的妻子的,但如今,我们终究不是缘分,又何必强扭在一起?误了他,也陷了我。”六公主道。

    云浅月抿唇,沉默片刻,开口道:“这样吧!我喊来冷邵卓,这番话由你对他说,他若是同意,我就给你一道圣旨,他若是不同意,那你就由了他吧!你的命是他救回来的。理当他说了算。”

    六公主闻言点点头,“好!”

    云浅月喊来一个人,吩咐了一句,那人立即向孝亲王府走去。

    云浅月、容枫、六公主三人不再说话,静静地品着酒,清风细雨中,酒香四散飘开。

    半个时辰后,冷邵卓来到了御花园烟雨亭,他本来是得到云浅月命人去喊,急匆匆地赶来,连伞也没打,衣袍都打湿了,走近之后,看到六公主,似乎明白了什么,立即顿住了脚步。

    六公主忽然一笑,低声道:“云浅月,你看,你在他心里的地位到底重要。连孝亲王爷都比不上,更何况一个我了。我原也不想比,也不该比,但是我终是骨子里骄傲,不愿意有朝一日变成以前那个丑恶的人,与你的影子争夺,变得面目可憎。更何况,我们不是姻缘。还记得曾经孟婆婆给我那一卦吗?生在金楼雀,死在雪冰天。寒衣可裹身,意恐空愿迟。我当时是不信的,但到底是担心了一个冬天,后来这个冬天过去了,我没死,也扒了一层皮。几日前七妹妹离去,我忽然也想通了一些事情。”

    云浅月看着六公主。

    六公主嘲讽地一笑,“我们的好父皇,还有我们的母妃,你认为我的身体会没事儿吗?”话落,她道:“我也活不久的,我也会死。也许就死在雪冰天,去年没死,不代表今年不会,今年不死,也许明年也会死。总有一日会死,而且距离现在日子不会太远。我那日看到云离的痛,尽管我没有那么爱冷邵卓,但是我还是不想他因我的死而难受。他以前作恶多端,如今是个好得不能再好的人。”

    云浅月沉默,伸手按在了六公主的脉搏上。她脉搏竟然真的与六公主的一样,她眉眼沉了沉,住了手。老皇帝生前布置了多少棋局,如今他死后都一步步地按照他的意愿开启了。他的儿子,女儿都是他的棋子,为父不仁,他死后可曾后悔?

    这时,冷邵卓走了过来,刚刚他站的位置距离烟雨亭还是有些距离,所以六公主到底说了什么,他并没有听到。如今只板着一张脸走上前,来到近前不看云浅月,一把拽起六公主,对她道:“我都告诉你了,我不会同意你出家的,明日皇上回宫,我就请旨与你大婚。”

    “我已经请了旨,云浅月一句答应了我,你再说无用。”六公主甩开他,“冷邵卓,我对你无情,一心出家,你休要阻止我向佛。我是不会嫁给你的。”

    冷邵卓蓦然顿住手,看向云浅月,“你答应了她?”

    云浅月坐在椅子上不动,看着二人,烟雨中,六公主一脸坚毅,冷邵卓眉头紧皱,他是真的想护六公主。可惜六公主终是无福,她也不想冷邵卓

    和六公主步云离和七公主的后尘,点点头,冷静地道:“是,我已经下了圣旨,报备给了皇上,皇上准许六公主出家,地点青云庵,拜法慈师太为师,法号慧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6》,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十六章 举国托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6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十六章 举国托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