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生生不离

    和离书被摧毁,一阵风吹来,灰烬从容景如玉的指缝寸寸流失。

    云浅月看着他,黑夜中,他温润雅致的容颜分外青白,眉黛暗沉,薄唇紧抿,青泉般的眸中深黑无垠,见她看来,似乎有一个大漩涡要将她吸进去,她不移开眼睛,淡淡一笑,“和离书到底有无,既然是你知我知之事,如今毁了也好,你知我知就够了。”

    容景如玉的手散开最后一丝纸灰,声音微低,“你我之间,当真能算得干净彻底?”

    云浅月无所谓地一笑,“人活一世,不是所有事情都要清楚明白,不干净彻底也没什么。”话落,她转过身,不带什么情绪地道:“慕容后主有朝一日大婚另娶,云浅月会备上厚礼的。”

    容景身子一震。

    云浅月再不逗留,拉着夜轻染离开绝地崖。

    夜轻染走了两步回头,正对上容景看向他的视线,四目相对,两人都情绪莫测,须臾,他转过头,随着云浅月离开。

    二人身影消失,容景伸手捂住心口,似乎极力地压制着什么,片刻后,依然未曾压制住,他猛地转过身,一口鲜血吐在了三生石上。

    三生石上如盛开了一朵梅花,夜色中,分外鲜艳。

    他静静地看着吐在三生石上的鲜血,眸光第一次现出某种被称之为软弱的情绪,但是不过一瞬,便被他收起,他掏出娟怕,抹了嘴角的血迹,缓缓又躺回三生石上。

    一如云浅月早先来时看到的情形一般,墨云彩沉香锻被风吹起,有一种低调的高贵。

    不多时,一个声音忽然在前方响起,不屑地看着他道:“费劲心思将她引来,就这么放她回去了?还吐了血?啧啧,你越来越出息了。”

    容景睁开眼睛,见上官茗玥站在他面前一米之外的距离不屑嘲弄地看着他,他面色不改,被不屑嘲笑也没有丝毫恼意,平静且有丝自我厌弃地道:“不放她回去又能如何?难道我将她用绳子绑在我身边?”

    上官茗玥冷哼一声,看着石面上的血迹道:“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还是一个杨花水性,见异思迁,冷血无情……”他话音未落,忽然一股大力对着他打了过来,他即便后退了三丈,依然躲闪不及,衣袖被疾风斩断了一个边角,顿时大怒,“你打我做什么?我又没说错!”

    容景冷冷地看着他,“你说了她就是错了。”

    上官茗玥顿时气血上涌,瞪着容景,容景看了他一眼,撤回手,收回视线,他一口气憋在心口,忽然抬脚踢起地面上的一颗小石子对着他踢了过去,容景不躲不避,石子打在了他的胳膊上,瞬间好好的墨云彩沉香锻破了一个洞,他的手臂被打了一个口子,有鲜血流了出来,染红了衣袖处的衣袍。

    上官茗玥没想到容景不躲,顿时一怔,问道:“你干嘛不躲?等着被打死吗?”

    容景不回答他的话,静静地闭着眼睛躺着。

    上官茗玥看着他,若不是他有眼睛看着他站在这里,还以为那就是一块石头,半丝人气也无。他忽然不舒服地眨眨眼睛,刚刚的怒气消失于无形,走向他身边,抬脚踢了他一脚,见他依然不动,他口气有些臭地道:“你当初费劲手段将我从云山请下来帮你,如今倒好,后悔了?”

    容景沉默不语。

    “不是我没本事,只怪你找的女人太聪明。”上官茗玥挨着他坐下,有些气闷地数落云浅月,“有那样的女人吗?明明知道你的算计还忍了一年不动声色地陪你演戏,我将灵术的本源都用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就差去挖她心肝了,竟然还被她反吞噬了灵术失败了。八百里足够跑死一匹马,可是她呢?马跑死了她还能活奔乱跳地来救人,坐在金殿的早朝上,比夜轻染那个新皇帝都像样,要不是我知道华王叔不会让他的女人出轨,我几乎怀疑她才是夜氏生养的女儿,坐在御书房批阅奏折,也是像模像样,西南千里战火灼烧了多少田地,她几个策略命令下达下去,半个月就恢复了初步生机。耍起疯来如狼似虎,冷起来不近人情,堪比六月的雪冰天,温柔起来,竟然……”

    “你够了没有?”容景忽然打断他。

    上官茗玥偏头看向容景,见他脸色难看,他忽然一笑,邪肆地道:“怎么?不敢让我往下说了,还是你不敢想起她的温柔?一旦想起来,恨不得将她从夜轻染身边拽回来?”

    容景又沉默下来。

    上官茗玥啧啧了一声,嘲笑道:“何时见过你这个样子?是不是如今嫉妒死夜轻染了?本来以为攥在你手心里的女人,却是脱离你的掌控跳出了手心之外?有一种再也抢不回来的感觉了?”

    容景沉默不语。

    上官茗玥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妆模作样地道:“哎,真可怜啊!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我早就告诉你,这个女人不能要,你偏要,如今怎样?自己挖了坑自己跳,偏偏你的心疼死了,她也不知道,和别的男人穿金带银,做那人间富贵花去了。”

    容景忽然偏过头,用衣袖盖住了自己的脸。

    上官茗玥看着他,手臂被他打的那个口子不停地冒血,已经滴滴答答滴在了他墨云彩沉香锻的锦袍上,染红了一片片,他似乎不知道疼一般,他忽然收起了嘲笑,也止住了话,寒下脸,一把扯掉了他的胳膊,冷着脸撕了他的半截袖子,给他包扎起来。

    容景任他包扎,到没阻止。

    上官茗玥动作粗鲁,半分也不小心,转眼间就给容景包扎好,甩开他的胳膊,似乎嫌恶得再也懒得看他一眼,起身站起来,厌恶恼怒地对他道:“无论是姓云的,还是姓容的,还是姓上官的,都没有孬种。你少在这里给爷做那没出息的孬种。”

    容景静静地躺在三生石上,不吭一声。

    “不就是个生生不离吗?难道普天之下除了这个就没有别的办法?”上官茗玥挑眉,“你不是机关算尽,自诩聪明,天赋异禀吗?就真再想不出一个好办法抵消了它?”

    容景沉默不言。

    上官茗玥回头看着他,忽然气不打一处来,挥手就要劈碎容景躺着的三生石,容景忽然睁开眼睛,拦住他的手,他怒道:“既然想不出来,我看算了,还费什么心思,刻什么三生石,就让她嫁给夜轻染,做那个人间富贵花得了。”

    容景甩开他的手,脸色微冷,声音发沉,“你说够了没有?”

    “没有!”上官茗玥做好了和他打一场的准备。

    容景看了他一眼,忽然起身站起来,转身离开,方向与云浅月离开的方向相反。

    上官茗玥上前两步,一把拽住他,“你要去哪里?”

    “回凤凰关。”容景道。

    上官茗玥大怒,“你真就这么算了?不趁机劫持了她?真让她就这么再与夜轻染回去?你到底在打算什么?难道真想她……”容景停住脚步,打断他的话,淡淡地道:“你不是说算了吗?那就算了也好!”

    上官茗玥一怔。

    容景云淡风轻地甩开他的袖子,径自离去,步履不见多快,不多时,便淹没夜色深处。

    上官茗玥看着容景离开,似乎有些恼怒又有些头疼地揉揉额头,须臾,一屁股坐了下来,嘟囔了一句什么,夜风里,无人听清。

    “尊主!”一抹黑影飘落,对上官茗玥恭敬地一礼。

    上官茗玥抬起眼皮,懒洋洋地看着面前的黑影,斜斜挑眉,“青影?”

    青影点头。

    “不跟着那个笨蛋,过来找我做什么?”上官茗玥恢复张狂不可一世的做派。

    青影指了指他身下的三生石,“我回来帮公子将这个带走。”

    上官茗玥嗤笑了一声,“他不是都算了吗?还要这个做什么?那个女人见了这个都不稀罕,我看毁了得了。”

    “不过是一个物事儿而已,石头又没错。公子好不容易从云山搬到这里来的。若是真毁了,云山的长老们那一关怕是不好过。尊主应该清楚,长老们都不好惹。”青影道。

    上官茗玥撇撇嘴,拍怕屁股起身站起来。

    青影立即过来搬起石头。

    上官茗玥看着他,慢条斯理地道:“告诉他,小爷看他可怜,他的女人我暂时再帮他看一阵,让他尽快想办法,若是再想不出来,小爷也不管了。云山逍遥自在,本小王可没那么多闲心耗在这乌七八糟的地方。”

    青影顿时感激地道:“是,属下一定告诉公子。”

    上官茗玥似乎满意青影的恭敬态度,点点头,转过身,拽拽地走了,方向自然是云浅月离去的方向,不多时,消失了身影。

    青影搬起三生石,也立即消失了身影。

    云浅月和夜轻染顺利地出了迷雾山,来到早先她扔下砚墨和上官茗玥的地方,只见只有砚墨一个人躺在地上昏迷不醒,不见上官茗玥的身影,她也不理会,对夜轻染解释道:“我令他留在京城,他不同意,硬要跟来。”

    夜轻染点点头,上前一步,蹲下身子,扶起砚墨,拍拍他,温声喊,“砚墨。”

    砚墨悠悠醒转,见夜轻染蹲在他面前,顿时面色一喜,“皇上?”

    夜轻染对他一笑,“是我!”

    砚墨本来刚醒来,还有些眩晕,此时已经彻底醒来,看清夜轻染身后站着的云浅月,立即跪在地上,对云浅月实打实地叩了个头,衷心地道:“多谢浅月小姐救回了皇上。”

    云浅月淡淡一笑,“不足挂齿,你若是能行路,我们启程吧!”

    “能行路。”砚墨挣扎着站起身。

    夜轻染也站起身,回头对云浅月道:“小丫头,你定然一日夜奔波千里马不停蹄来救我,如此劳累,怎么受得住?我们歇一歇再离开吧?”

    云浅月摇摇头,“我不累。”

    夜轻染伸手拽住她,板下脸,强硬地道:“怎么可能不累?你是人,又不是铁打的?”话落,他又道:“况且我来的目的是见玉太子,如今他也来了迷雾山,难道你就不打算见他一面?听我的,我们歇一歇再离开,也会一会玉太子。”

    提到玉子书,云浅月本来要召唤马的动作顿时作罢,点点头,“那就歇一歇吧!”

    夜轻染颔首,扶着她寻了一处干净处坐下,对她道:“玉太子定然也知道你来了,稍后应该就会找到这里,我们边歇着边等吧!”

    云浅月没有意见,刚坐下,便躺在了草地上。

    夜轻染似乎也有些累了,躺在了她的身边,神态放松。

    砚墨歇了几个时辰,如今好了些,见二人都躺在草地上,虽然春夏交替时,但地面上依然凉,他挣扎着起来,施了两抱干柴,用火折子点燃,升起了火。

    火光照在夜轻染和云浅月躺着的身上,方圆十丈处的凉气被驱散了些。

    半个时辰后,一抹身影飘身而落,华贵锦袍,玉质容貌,正是玉子书。他落地之后,见夜轻染向他看来,他对他含笑点头,夜轻染也对他笑着点头致意。他走到云浅月身边,坐下身,白皙的手拨开她额头的一缕乱发,看着她闭着的眼睛轻声道:“云儿,我来了。”

    云浅月不睁开眼睛,“嗯”了一声,有些微困意。

    玉子书笑看着她,“日夜奔波,没有休息?”见她点头,他伸手抱起了她,让她躺在他怀里,脑袋枕着他胳膊,如抱一个孩子,暖声道:“地上总归是有寒气,你睡吧,我当你被褥片刻。”

    云浅月脸色清淡的情绪隐去,露出一丝笑意,将脸埋进他臂弯,放松地睡了去。

    夜轻染看着二人,云浅月在玉子书面前全心信任依靠的这种感觉他不是第一次看到,可是却是第一次让他晃了神,他忽然想起她曾经对他说过“夜天逸像是一个故人,那个故人终她一生,或者说生生世世都不会忘记。”的话,那个故人,他以前诸多猜测,都猜不出是谁,后来终于知道是东海太子玉子书。

    玉子书安顿好云浅月,抬眼见夜轻染恍惚地看着他,对他温和一笑,“皇上能得云儿千里奔波来此相救,也必然在她心里被记了一分好。”

    夜轻染回过神,笑了笑,“不及玉太子。”

    玉子书不置可否。

    夜轻染看着他,面前的这个人没有一丝一毫不及容景之处,无论是容貌,还是身份,还是性情,他都当世无二。他打量片刻,看了一眼他怀里的云浅月,低声道:“玉太子和小丫头的关系如此之好,为何你不娶她?”

    玉子书闻言一叹,低头看了云浅月一眼,见她睡得熟了,想是累及,浅浅均匀的呼吸声传出,他笑道:“相知未必要相守,我们早已经错过。有些人,有些事儿,是不允许重来的。”

    夜轻染若有所思,点点头。

    玉子书不再说话,静静地看着天空,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嘴角露出细微的笑意。

    夜轻染沉默片刻,忽然又看着玉子书问,“你是否想带她去东海?”

    玉子书摇摇头,“我是有这个想法,但是云儿说不去。”

    夜轻染看着云浅月,只看到她单薄纤细的身子,他低声道,“我有些不敢置信,有朝一日,她竟能与我住进皇宫。对于夜氏,她该是厌弃才是。”

    玉子书偏头看夜轻染,见他似乎有什么疑团解不开,眸光被蒙了一层雾色,他淡淡一笑,“云儿做任何事情从来就有她的主张,随你住进皇宫,也有她的理由。对于夜氏,也许她没有你想象的那般厌弃,因时因人而异。”

    夜轻染看着玉子书,似乎想他再说得明白一些。

    玉子夕笑了笑,对夜轻染道:“皇上也歇一歇吧!接下来你们赶路还是有一番辛苦的。”

    夜轻染知道他不愿再多说,洒脱地一笑,也不再问,闭上了眼睛。

    这一处安静下来,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风都透着一丝清凉的冷意。

    晨起十分,太阳升起,暖融融地照在云浅月的身上,云浅月醒赚,她刚一动,玉子书的声音隐含笑意地响起,“醒了?”

    云浅月不由自主对他一笑,“醒了!”

    玉子书放开他,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胳膊腿,苦笑道:“即便美人在坏,当被褥的滋味也不好受。”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他,伸手帮他揉捏了两下胳膊腿,见他能够活动自如了,她起身站起来,左右看了一眼,见夜轻染和砚墨都不在,她询问的眼神看向玉子书。

    玉子书解释,“他与他的贴身侍卫去寻找食物了。”

    云浅月点点头,迎着阳光,看着东方的天空,一轮金灿灿的明月高悬,似乎将东方的天空都烧红了,她看了片刻,想起了什么,收回视线,看着地面的青草,低声问,“子书,你说……有什么天大的理由,让一个深爱着他的女人的男人绝了他女人的宮房,不生子嗣?”

    玉子书看着云浅月,眸光染上一抹心疼。

    云浅月等了片刻,没等到玉子书答话,她抬起头,对他一笑,伸手猛地捶了他一下,恼道:“你还是赶紧滚回东海,别出现在我面前了,你出现在我面前,我就忍不住软弱。软弱这种东西,我早八百年前就扔了。如今再让我拾回来。也变了味道。”

    ------题外话------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9》,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九章 生生不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9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九章 生生不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