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真相大白

    老皇帝铺设了一局二十年的棋,真正推动棋局不是他生前,而是他死后。请记住本站的网址:。每一招棋都在他正当权之时埋下,如今一步步启动,步步诛伐。将所有人都困在棋中,举步维艰。

    云浅月看着夜轻染,这个她从初见第一面就躲开他,想永无瓜葛的人,原来才是与她渊源最深之人。她不曾意识到原来她在初见他就有了对潜在威胁的敏感,让她不由自主地对他鄙弃。原来那一年,鸳鸯池畔,容景、他、她,他们三个人就开启了命运的齿轮。

    原来一切的症结在这里。

    她的命运从出生就被人既定了。

    容枫身子一震,跟过来,站在云浅月身边,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和夜轻染。

    夜轻染看着云浅月,纤细苍白的容颜在阳光下分外羸弱,但是偏偏她的神色是如此的沉静。他目光变幻了片刻,也恢复沉静,淡淡吐出一个“是”字,重如千钧。

    云浅月淡淡一笑,“我想知道,先皇本来想铲除云王府,为何却为你命定了我?”

    夜轻染背转过身,目光看向天空,沉声道:“那一年夜氏弘德皇帝大限,夜氏弘智皇上登基,钦天监一位德高望重的天师夜观天象,说紫微星和龙檀星相携下凡,京城必有双生子出。双生子出,天降于斯,实乃预示天圣运术已尽。破解之法必须诛杀双生子,方可保太平盛世,天圣再繁荣百年亦非尔尔之谈。”

    云浅月知道这个双生子是她父亲和她大伯。弘智皇上是云老王爷那一代的帝王,也就是先太皇,先皇的父亲。

    “后来,京城并无双生子出,历经二十年。弘智皇帝大限,皇伯伯登基时,帝师夜观天象,依然与二十年前是一种天像。皇伯伯大骇,暗中查找双生子,用尽办法,依然无果。每一代夜氏帝师都精通阴阳五行,奇幻玄幻之术,算是半仙之身,每一代帝师的卸任和继任都需要新一代帝师杀死授业恩师,才能成为真正的帝师,但因为天象二十多年不变,上一代帝师卸任时,便作废了此法,不必待徒弟结业,便用他们的平生所学,倾尽功力和以生命为代价,开天眼,窥探天机。”夜轻染声音沉寂,淡淡道:“不负所望,他们确实看到了夜氏百年后江山运势的星云图。”

    云浅月静静听着。

    “夜百年后,群星汇聚,紫微星谋、龙檀星伐、贵女星煞、三星骤天,舞动群星,天下将乱。一星隐,二星藏,三星逆。中兴乱,半壁江山将空。于天圣,吉凶福祸难料。”夜轻染淡淡道:“一星落于荣王府,二星落于德亲王府,三星落于云王府。你是贵女星,凤凰之星,命定凤星,天降贵女,为尊为贵,人间富贵花,自然要做夜氏的皇后,不能是别人的。但你的本命星相术为逆,难以掌控,所以,皇伯伯思量再三,才对你我种了生生不离。”

    云浅月想起去年她被容景硬拉着爬上紫竹院屋顶夜观星象,天下江山运数的星云图每百年显一次,那日正是时机。当时的星云没有她和夜轻染,后来子时,星云图出现,几番变幻后,定格了一瞬,代表她的星与代表夜轻染的星在一起,容景的那颗星,远在千里之遥。之后恢复原貌,她愣了许久,偏头看容景,那时候容景的颜色在夜中淡得温凉如水。她决心情定容景,不相信命运,却不知道,原来那时的星云图,正是今日的写照,她不能理解的东西,那一日容景怕是早就有了预料。

    可是他依然义无反顾将她娶进了容王府。

    如今同样义无反顾将她送来了夜氏皇宫。

    他有多少个义无反顾,都用在她身上?紫微星,王者之星。龙檀星,夜氏龙星。如果她最早在鸳鸯池畔伊始与其纠葛的人是夜轻染,后来爱上的人是夜轻染,那么如今又会如何?

    至少不会如今日这般。

    可是毕竟世上发生了的事情没有如果一说。

    夜轻染从天空收回视线,转回身,看着云浅月,眸光有一丝心痛怜惜,不留一丝余地的传递给她,轻声道:“小丫头,只怪我姓夜,只怪你姓云,只怪我生来就是落在德亲王府,怪你生来就落于云王府,我们就是这样的命运。我不能谴责皇伯伯和夜氏牺牲的两位帝师做得不对,他们生来就是为了夜氏江山而活,他们一生的血液都用于守护夜氏江山。无论是我,还是你,不过都是落入他们守护棋盘下的一颗棋子而已。待棋子有了自己的能力之时,也是受命运遥控,翻不出棋局。”

    云浅月微微抿着唇角,沉默不语。

    夜轻染隔着稍微有些远的距离看着她,一切摊开在面前,不是鲜血,就是白骨。他尚且在知道生生不离的那一刻不能承受,更遑论是她?他想得到她没错,但从没有想过用生生不离困住她。但生生不离总归是在他身上,根入骨髓的种植着,即便血液流尽,也除不去。

    沉默许久,云浅月淡淡地问,“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先皇大限之前,他告诉了我。”夜轻染道。

    云浅月想起那一段时间夜轻染的变化,跑去找她表明心迹,割袍断义,在她浅月阁外冻了半夜,后来露出争夺的锋芒,登基后,不惜以性命对她试探,他那时是否想证明她对他有些情谊,他也好有选择如何对待她和他身上种植的生生不离?

    她能感觉到,这个人是从来没想伤害她。

    他背负的东西,又是何其之多?高山压顶,来自的都是从小培养他亲人的手笔。她可以恨,可以骂,也许可以跑去皇陵拖出老皇帝喂狗,可是他呢?他又能做什么?

    那个人是他的皇伯伯,一手培植他坐上这个位置的人。

    云浅月移开视线,不再看夜轻染,淡淡道:“我知道了,你回去为德亲王和王妃守灵吧!明日我会去为他们送葬。”话落,她不再多说,转身向内殿走去。

    夜轻染一怔,看着云浅月,只看到她一个纤细的背影。

    夜轻暖站在夜轻染旁边,也愣了愣,看着云浅月走进了内殿,她忽然大喜过望,转头拽住夜轻染的袖子道:“哥哥,云姐姐要去为父王和母妃送灵,这是答应嫁给你了吗?”

    夜轻染看着离开的云浅月,面色现出恍惚,并不答话。

    “我这就去告诉父王和母妃,他们一定会高兴的。”夜轻暖松开夜轻染的袖子,猛地转身,脚步轻快地跑出了荣华宫,向宫外跑去。

    容枫看着夜轻暖身影欢快地离开,他一贯镇定,但也被今日知道事情的真相惊得波涛汹涌。生生不离他知道,那是失传了据说数千年的情毒,据说是云族一位练成通天之能的圣女用平生灵术引了情花之魂研制的生生不离,她一生只做了三颗,三颗成型后,她的生命也祭奠了情花之魂。后来再无人能学她之术,也无人能破她之法,至此生生不离,成为绝传。

    不同于世间那些阴阳交合的春药,而是真正的情之毒。男女相依,生不离魂,死不离肉。中此毒者,除非缔结一生姻缘,否则,同生共死。

    容枫看着夜轻染,也如定住的木桩,忽然间如被抽空了的血液,一动不能动。

    许久,夜轻染忽然转过身,向外走去。

    容枫见他离开,惊醒过来,身影一闪,挡在了他的面前,看着他,试探地问,“月儿若是不嫁给你,会怎样?”

    夜轻染看了容枫一眼,抿了抿唇,道:“死!”

    容枫身子顿时晃了两晃,盯着夜轻染的眼睛,“难道就没有办法解除吗?还是有,你不愿意去解?”

    夜轻染忽然冷笑,语气沉暗,“有办法的话,你以为容景会乐意将她送来我这里?有办法的话,在她刺杀了我那一剑之时,你以为容景会救我?有办法的话,我无能无力地躺在那里时,容景早就对我挖骨验血做什么了。不会有今日之事。”

    容枫面色一变,不死心地道:“月儿与他大婚成了夫妻,这么长时间,为何她没有出事?他们是圆房了的。”

    夜轻染眸光一痛,淡淡道:“她之所以至今无事,应该是容景自己用了不被伤身的药吧!但是也不过是防着他自己不被生生不离的毒所伤而已,解不了她的生生不离。”

    容枫看着夜轻染,虽然不想探讨这个来伤他,他知道他喜欢云浅月,最不愿意谈论的是她与别人,但是为了云浅月,他不得不说,“既然如此,他为何明知道……”

    夜轻染笑了一声,“她是毒,有人宁愿被毒,也甘之如饴吧!”

    容枫脸色苍白,几近透明,“既然甘之如饴,为何不能再继续了?”

    “这话你该问容景。”夜轻染撇开视线,声音微冷,顿了顿,还是淡淡道:“中了生生不离者,若不是与其情定之人一起,破身之日起,半年必死。也许他娶她之前不知生生不离,也许是知道,情难自禁,愿意毒发时陪她一起死,也许当时他想到了解生生不离的办法。”话落,他嘲讽一笑,“他是容景,心思深如海,谁能将他看透?世上什么事情是他不敢做的?”

    容枫身子轻颤,半年之期,计算下来,他们圆房是在春年夜里,如今春夏交替,时日是不多了。他看着夜轻染,似乎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上官茗玥要断月儿宮房,让她不能怀有子嗣,真的……管用?”

    夜轻染忽然一笑,凉声道:“他要断的不是宮房,不是子嗣,而是让她再不能做女人。他也许愿意与她再不行夫妻之事,只愿她活着。”

    容枫面色一灰,瞬间全无血色,“这样真的管用?可是月儿她……她怎么会同意?”

    “是啊,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不会同意,她那样的性情,怎么可能会为了活着而和相爱的人日日对看不能生情?所以,容景失败了。也许他料到自己会失败,她那样的聪明,他又怎么可能不了解她的性情?但终究他是这样做了。哪怕到了如今的地步,他们再无前路。”夜轻染声音极轻,语气沉暗如蒙了一层阴云。

    容枫忽然间不知道说什么,不再言语。

    夜轻染不再说话,绕过他,转身离开。

    容枫看着夜轻染身影渐渐远去,消失在宫门口,他的背影如此沉重,想着他也是高傲的,不比容景的高傲少,用生生不离困住自己爱的女人,他心里又如何会好受?但终究这一条路要走。他在殿外站了许久,转身向内殿走去。

    进入内殿,正值内侍煎了药端来,云浅月正用勺子轻轻搅拌着汤药喝着,面色平静。

    容枫走到她身边,看着她,心疼无论如何也掩藏不住,低低喊了一声,“月儿!”

    云浅月抬头看了他一眼,对上他看着她心疼的俊颜和眸子,浅浅一笑,温声道:“想想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无非是两条路,一条是死,一条是换个人爱。”

    容枫心里猛地揪起。死岂是容易?换个人爱又岂能容易?

    云浅月喝完汤药,用娟怕试了试嘴角,起身站起来,对容枫道:“在房中待着未免闷得慌,既然德亲王府不需要你,我们还是去后花园的烟雨亭吧!那里风景的确不错。”

    容枫全无心情地点点头,他不知道怎样做才能最好。

    云浅月出了荣华宫,容枫跟在她身后,二人走向烟雨亭。

    没有烟雨的亭子,风景又是别有一番风味。烟雨亭中无人,二人坐了下来。相对于容枫的全无心情,心事重重,云浅月淡雅中多了几分随意闲适和漫不经心。

    二人也没说什么话,不知不觉半日一晃而过。

    夜晚时分,冷邵卓和云离结伴进了皇宫,找到了烟雨亭。大约是听说了云浅月明日前往德亲王府为德亲王和德亲王妃送灵之事,入住荣华宫若是预示着她直指皇后尊位的身份,那么为德亲王和王妃送灵,便将这种暗中寓意的身份推动了一大步。

    二人来到之后,本来想开口询问云浅月,见到她淡如云烟的神色和容枫沉郁的眉眼,对看一眼,忽然都问不出口。他们心中清楚,即便她有了什么决定,他们即便问了,也难以更改,徒增心伤,不如不问。

    多了两个人,烟雨亭多了两分人气,四人一直坐到入夜,才离开。

    回到荣华宫,容枫怕云浅月半夜又发热或者生出什么事情,执意不离开,云浅月拿他没有办法,只能任由他。

    这一夜,反而一夜好眠,一个梦也没做,也未发热。

    第二日起来,云浅月收拾妥当,便和容枫一起前去德亲王府。

    来到德亲王府,德亲王府的大管家早已经在门口等候,比昨日还恭敬地将云浅月请进去,一边往里面走一边道:“皇上如今在府内的祠堂,说小姐来了愿意去祠堂找他就过去,不愿意的话可以在灵堂前等他出来。”

    云浅月看向府内,虽然满朝文武极其家眷都在,哄哄的人潮,但感觉上也是一片素寂,她道:“我去祠堂找他吧!劳烦带路。”

    德亲王府的大管家闻言顿时一喜,声音有些轻颤和激动,“您去祠堂找皇上最好不过,他昨日从皇宫回来就将自己关在了祠堂,滴米未尽,滴水未喝,这样下去,身体怎么受得住?大臣们都劝不了,奴才们更不敢劝。您去劝劝吧!”

    云浅月点点头。

    德亲王府大管家领着云浅月,绕过前厅,走向府内后院的祠堂。

    容枫看着云浅月前去德亲王府祠堂的背影,极力的掩饰住难受的情绪,转道去了灵堂。

    这样的大事儿,德亲王府的守卫和皇室的守卫自然将整个德亲王府防守森严,半丝不敢懈怠,尤其是夜轻染这个一国之尊所待的祠堂。外围更是重重重兵把守。

    来到祠堂门口,德亲王府大管家停住脚步,通禀道:“皇上,浅月小姐来了。”

    里没有声音传出。

    云浅月看着眼前的祠堂,德亲王府的祠堂廊角边沿都雕刻着龙形,是其它三大王府不敢雕刻的。隐约透着皇室的威严。

    德亲王府的大管家等了片刻,里面没动静,他又禀告了一遍,里面依然没有声音传出,关闭的门一动不动,他看了云浅月一眼,满眼的喜色隐去,低声解释道:“浅月小姐,皇上昨日回府是这样交代给老奴的,不知为何如今……”

    他话音未落,祠堂的门从里面打开,夜轻染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见到夜轻染,立即打住话,跪在地上请安。

    夜轻染从昏暗的地方出来,眼睛似乎适应不了晨起的光,微微闭了一下,适应了片刻,才对云浅月疲惫暗哑地道:“走吧!”

    云浅月对他挑眉,“不请我进去看看你家的祠堂?”

    夜轻染脚步一顿,“祠堂有什么好看的,无非是一堆牌位而已。”

    云浅月绕过他,径自走了进去,夜轻染一怔,立即伸手去拉她,但只拉到了她一片衣角,她终是走了进去。入眼处,如夜轻染所说,一堆牌位没错,但除了一堆牌位外,还有无数刑具和堆积如山的白骨,有的白骨已经久远,有的不过数年,阴气森森,满布腐朽之气,阿鼻地狱也莫过如此。谁能相信,人间还有这样的地方?她猛地回头,看向夜轻染。

    夜轻染站在祠堂门口,看着她,一张脸全无颜色。

    云浅月从夜轻染那张脸上看到了麻木,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哀默。身处在这里一刻,都能让人骨髓胆寒,人肉堆积的白骨,这里几乎可以看到山峦的模样,多少人肉埋在这里,才能如此?

    他从昨日进来,在这里待了半日一夜的滋味又是如何?除了昨日进来,他又进来过多少次?她进过云王府的祠堂,荣王府的祠堂,一般寻常人家的祠堂干净无尘,怎能想象德亲王府的祠堂是这般天地?

    偌大的德亲王府祠堂,占地何止一个院落那么大?可是入眼处,除了白骨还是白骨……

    夜轻染动了动嘴角,似乎想说什么,须臾,闭上眼睛,垂下头,淡淡道:“既然看过了,就出去吧!”

    云浅月看着他,声音忽然极轻,“这些人是怎么死的?”

    “我杀的。”夜轻染道。

    云浅月看着他,问道:“为了训练?”

    夜轻染低着头,看着地面,地面由血汇成的图案,大约是长年累月,血与地面的玉石相溶,成了血玉,分外瑰艳,他声音平静,“嗯。”

    “你第一次进来,几岁?”云浅月又问。

    夜轻染忽然一笑,抬起头,看着那些白骨,有些苍凉,“从记事儿起吧!早已经记不清了。我没有抓周的记忆,没有父母膝下承欢的记忆,没有玩耍的记忆,只有被关在这里的记忆。”

    “什么时候出去的?”云浅月又问。

    “八年前。”夜轻染道。

    “学成了暗龙吟,接手了夜氏暗龙?”云浅月扬眉。

    夜轻染点点头。

    “那些刑具呢?给谁用的?”云浅月又问。

    夜轻染衣袖下的手轻轻颤了一下,不露什么情绪地道:“我!”

    云浅月心下一寒,看着他,不再询问,她知道夜氏培养一个继承人都经过魔鬼的训练,但是也不曾想竟然是如山的白骨堆积,将一个也许当时还未曾记事的孩子扔在这里,让他看着杀人,或者杀人,或者训练杀人,那个孩子当时是怎么样?是尖叫,还是大哭,还是昏过去,还是反抗?若是反抗,后果是什么?便是那些一架架被血染红的刑具给他用刑吗?

    她不敢想象!他是如何一边受着训练,一边以潇洒不羁的小魔王性情出现在当时京中众人眼中的?他又是如何从踏着鲜血和白骨中没有疯魔活下来的?

    为了一个伸手掌控的帝业,一把硬死人的椅子,一个山呼万岁,竟能做到如此地步?

    云浅月这一刻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比起夜轻染的血泪,夜天逸的母妃一门被诛杀算得了什么?夜天倾,夜天煜活着何其幸福?她看着夜轻染,沉声问,“他们将你如此训练,就不怕你死吗?”

    夜轻染淡淡一笑,“不会让我死的,只要有一口气,就能救活。哪怕迈进鬼门关万次,也能拖回来。”话落,他疲惫地道:“活着有时候比死要容易得多,死才最难。”

    云浅月闭了闭眼睛,转回身,拉住夜轻染的手走出祠堂,迎面阳光照来,她轻声地道:“我也觉得活着比死容易,从今以后,我们就好好地活着吧!有容易的路走,我们为何要走最难的?”

    ------题外话------

    亲爱的们,元宵节快乐!情人节快乐!

    元宵吃了,玫瑰花老公送了,那个什么,美人们就不必送了,o(n_n)o~,愿意爱我的话,手里有月票就送送,木有的话,我也知道你们爱我的……(*^_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4》,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四章 真相大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4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四章 真相大白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