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危在旦夕

    容景的大军和容枫的大军于马坡岭交战,消息传回天圣,朝野震动。

    夜轻染两日未早朝,休养在圣阳殿,满朝文武都蜂拥堵在了圣阳殿门口,容枫六十五万大军,容景五十五万大军,两军虽然相差十万大军不是小数,但是谁也不敢保证容枫能赢,毕竟那个人是才华冠盖天下的容景。

    马坡岭一战,是天圣江山是否可保住的关键所战。若是马坡岭失守,容枫失守,皇上和浅月卧病在床,那么天圣江山就真的危机了。一时间,战争的消息刚传回天圣,人心惶惶。

    群臣在圣阳殿外等了一个早上,圣阳殿的门都紧紧关着,直到响午十分,圣阳殿的大门才打开,一名内侍传出话,“皇上有口谕,诸位大人稍安勿躁,散去各行其职吧!”

    群臣面面相耽,想着皇上既然有话递出,就是身体无大恙了,如吃了一颗定心丸一般,都出了圣阳殿,散去各做各事了。

    傍晚十分,云浅月来了圣阳殿。

    守在门口的内侍见云浅月来到,连忙跑进去禀告,不多时,将她恭恭敬敬地迎了进去。

    这是云浅月回到天圣皇宫第一次来到夜轻染的寝宫,进入内殿,夜轻染躺在床上,脸色比她脸色还要白几分,虚弱的仿佛生了一场大病,至今未愈,殿内弥漫着浓烈的药香。

    云浅月脚步顿了一下,站在门口看着夜轻染。

    夜轻染手里拿了一本密折之类的东西,见云浅月进来,随意地放下,对她一笑,“怎么不好好在宫里休息跑过来了?身体可有不适?”

    云浅月目光落在他脸上,摇摇头,抬步向他走来。

    夜轻染看着她来到床前,伸手抓过她的手给她把脉。

    云浅月看着他,那日她昏迷后全无意识,灵术仿佛也不能通神让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并未对她做出什么逾越之事。

    “生生不离一旦发作,便毫无规则可循。可能会三五日发作一回,也可能会七八日发作一回,更可能会十天半个月发作一回,也许会一个月两个月发作一回。总之,是没踪迹可循,不知道会何时发作,所以,你要时刻注意,有不舒适时立刻告诉我。”夜轻染拉着她在床头坐了下来,放开她的手,嘱咐道。

    云浅月偏头看着他,“你用什么办法救的我?”

    夜轻染一笑,“给你渡了功力呗,若不是损耗过渡,否则我如何躺在了床上。”

    云浅月盯着他的眼睛,他眼中看不出颜色,她淡淡道:“上官茗玥对我数次用功力,都没有办法,你的功力总不会比他还高。”

    夜轻染嗤了一声,“我与你一起中了生生不离,他的功力对你的没用,我的对你的有用,这如何能和我的相比?”

    云浅月收回视线,忽然伸手向他胸前的衣袍扯去。

    夜轻染一惊,连忙伸手去挡,但到底他没云浅月动作快,胸前的衣袍转眼便被云浅月扯开了。入眼处,是一道深深的口子,已经结疤。

    云浅月眯着眼睛看着他心口的刀口,显然是匕首划的,深深一道,她想着什么,一言不发地看着。

    夜轻染看着她变幻片刻,转为脸色沉暗,笑了一下,随意地道:“我到不知道你个小丫头什么时候爱事事都探个究竟了?不过是挖了两碗心头血给你喝了,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云浅月攥着他的衣襟,指尖泛出淡淡的青白色,没答话。

    夜轻染低头,看着她的手,须臾,拂开她的手,对她语气轻松地笑道:“小丫头,你不用这副神情,好像是你欠了我的一样。本来该是夜家欠了你的,皇伯伯和夜氏的帝师若不在你身上中生生不离,你也不会与我在这里因毒受苦,想要喝我两碗心头血也没这个机会。究其原因,不过是因了一个我,因了这个皇位,我是应该如此做的。”

    云浅月放开他的衣襟,偏过头,不再看他,看向窗外。

    夜轻染伸手合上衣襟,遮掩住胸口的疤痕,似乎也不知道说什么,不再说话。

    过了许久,云浅月轻声道:“喝你两碗心头血,能解得了生生不离吗?”

    夜轻染摇头,“不能,不过在发作的时候管用一些就是了。”

    “能管几次用处?”云浅月。

    夜轻染脸色微黯,“说不准,也许一次,也许两次,或许还可以多几次,这要看你身体里生生不离发作的程度而定,我的血是否能压下它当时发作的凶潮,从来没有人能说得准。”

    “也就是说到了一定程度,别说两碗心头血,就是十碗心头血也许都是不管用的了。”云浅月道。

    夜轻染沉默,对于生生不离,数千年来,无人能探究出它的毒性,因为流传的说法都是中了生生不离的人夫妻伉俪情深,没有出现他们这种姻缘相违背的情况。他那日探出她昏迷之后连脉搏都没了,便挖了心头血。皇伯伯临终时说过,他的心头血可以抑制毒发,但不是解药。

    他试探之下,果然不是解药,喝了他的心头血,不过是压下去了毒发而已。

    他当时问,“若是一直用他的心头血养着呢?”

    皇伯伯嘲弄地看着他,“夜氏果然每一代都会出痴情的种子,这一代尤其多。”话落,他道:“心头血流尽了,也难逃一死。况且有多少心头血可抑制一次次毒发?你最好清楚身上背负的责任,别辜负了列祖列宗。”

    临到死,皇伯伯惦记的依然是江山,而他那时候就已经想用了心头血。

    如今终于第一次用了,用的后果便是当时就昏迷了,醒来后,如今又躺了两日。他不知道若是她第二次毒发,他会用多少心头血,不知道会如何。

    云浅月不再说话,脸色昏暗,想着什么。

    夜轻染伸手将她垂到额前的一缕发丝拢在耳后。

    许久,云浅月忽然道:“下旨立后吧!”

    夜轻染手一顿,看着她,她微微偏着头,只看到一个侧脸,屋内光线昏暗,更衬得她脸色莹润如美玉。他声音不由微哑,“再等等吧!”

    云浅月回转头看着他,“还等什么?”

    夜轻染一笑,“你忘了?那日你我说的,下一场大雨,等荣华宫的牡丹花发芽了。”

    云浅月似乎也笑了一下,有些温温凉凉之意,“今日外面云多,也许夜半就会有一场大雨也不一定。”

    “那就明日雨后。”夜轻染道。

    云浅月不再说话。

    入夜,天空果然被乌云笼罩,正如云浅月所说,夜半时分,倾盆大雨哗哗而下。

    天地顷刻间如被刷洗,屋脊房檐,花草树木,如有人泼水一般。

    云浅月站在荣华宫的窗前,顺着打开的窗子,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打在地面栽种牡丹的泥土上,泥土混合着大雨的气息吸入鼻中。她脸色在轻纱飘荡中现出恍惚的神色。

    去年这个时候,也下了一场倾盆大雨,那时候那个人就站在外面,淋成了落汤鸡,却还是一样的温润雅致,姿容如画。

    那时候,她心口溢满了强烈的爱恨,未曾想到,一年后,重来一次大雨,她安静地站在荣华宫,一个她以前最厌恶的宫殿,赏外面她亲手在这里种植下了牡丹,等着它发芽,心情平静,无哀无喜。

    这一年的时光繁华一梦,在灵魂深处刻下了深深一道印痕。哪怕是生生不离的千丝网毒发,都不能除去根植入深渊处的记忆和那个人影,但不能除去也没什么不好,人总要记住走过的路。记得往昔,再走前路,才是人生。

    总之,都是无悔的。

    “浅月小姐,您身体刚刚稍好一些,还是别染了寒水潮气,早些休息吧!”绿枝走进来,站在云浅月身后,轻声提醒。

    “好!”云浅月回头看了一眼绿枝,伸手关上窗子。

    一夜大雨,但并未就此不停歇,第二日一早,是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

    云浅月起床,绿枝带着人前来伺候,拿出往日云浅月爱穿的浅紫色宫装罗裙,云浅月看了一眼,对她道:“拿出那套两日前我让你做的来。”

    绿枝一怔,眸光闪烁了一下,应了声是,走下去取来了一套崭新的宫装打开,为云浅月穿戴。这一套宫装样式不复杂,也没有比云浅月往常穿的宫装多好,只不过贵在两样特殊,一,艳色是水红色,二,金线刺绣在衣裙上是大片的牡丹,花开正好,分外华艳。

    浅紫色虽然也是艳色,但与这个相比,到底还是素雅了。

    穿戴妥当,云浅月出了内殿,站在门口,殿外被雨水冲洗的大片泥土上,冒出一点点新绿稚嫩的小芽。那正是数日前埋下的牡丹的种子。

    夜氏百年来,皇宫种不活牡丹,在这一刻,被打破,成为了奇迹。

    绿枝自然也看到了那些嫩芽,喃喃地道:“夜氏的皇宫,原来也是可以长牡丹的。”

    云浅月静静地看着那些春嫩的芽,嘴角微微露出浅浅的笑意,阳光打在她身上,晨起的光华与雨露晶莹的泪珠融合在一起,她华丽的宫装上的牡丹天香国色,明艳雍容。

    这一刻,皇宫静静,荣华宫静静,日色晴好,分外静好。

    夜轻染一身明黄的龙袍,缓缓走来,目光先是落在云浅月身上,定了一会儿,才转向院中的那一大片鲜嫩的小芽,目光就此定住,再不移动。

    皇帝仪仗队静静地站在夜轻染身后,每个人的目光也都看着那些新嫩。流传了夜氏百年养不活牡丹的说法,无人不知,今日,看到的人,每一个人脑中想着不是夜氏养不活牡丹,而是没有对的人来养,浅月小姐注定就该住进这荣华宫的。

    牡丹因她而生。

    早朝的钟声响起,一下一下,打破整个皇宫内外的素寂。

    夜轻染移开视线,对云浅月招手,目光温柔,如碎了阳光,“走吧,该上朝了!”

    云浅月点点头,轻移莲步,走向他。

    金殿上,知道皇上和浅月小姐身体大好,齐齐上朝,文武百官早就分列两队静候。见二人来到,目光先为云浅月一身艳华雍容惊艳了片刻,才齐齐跪倒在地,山呼万岁。

    夜轻染和云浅月就坐,摆摆手,群臣起身,开始一日的早朝。

    夜轻染两三日未上早朝,自然耽搁了许多政务,早朝上每位大臣都有本奏,重点自然是马坡岭大战,已经打了一日,前线无消息递出,也无八百里加急。纷纷就此讨论,沉寂了两日的朝野,方才恢复了生机。

    早朝的最后,群臣再无本奏,夜轻染看了云浅月一眼,见她点头,他微微一笑,对一名内侍摆手,“传朕圣旨。”

    群臣一怔,都看向那名内侍。一般在早朝上让皇上郑重其事宣读的圣旨,都是要昭告天下的。不知道皇上要下什么圣旨。

    云离和冷邵卓站在最前排,对看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齐齐心里一震。

    那名内侍打开圣旨,开始宣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报!”这时,外面传来一声高喊。

    那内侍一顿,看向夜轻染。

    云浅月此时开口,“继续读!”

    夜轻染点点头,目光随意地看了殿外一眼,吩咐道:“继续读吧!”

    那内侍继续开口,“云王府浅月小姐,温良谦恭,文可定国,武可安邦,天降贵女,是我天圣之福,朕亦至爱。今此起,册封……”

    “报,皇上,大事不好了,马坡岭……”那人没等宣见,竟然冲进了大殿,六神无主之态。

    群臣心里齐齐一凛,本来都对马坡岭提心吊胆,如今见八百里加急,心都提了起来。

    “读完了再说。”云浅月面容冷静。

    夜轻染抿了抿唇,吩咐道:“拦住他,稍后再议。”

    有人立即上前,那人似乎生怕说晚了再也说不出来话,大声急迫地道:“马坡岭大败,枫世子身受重伤,危在旦夕,军中无医可救,还望皇上速速派御医前往,否则枫世子性命不保……”

    内侍终是晚了一步走到他面前,捂上嘴,他的话也已经说完。

    云浅月腾地站了起来,她想着马坡岭也许是大败,但没想到不止败,而且容枫还危在旦夕,性命难保,心中顿时升起怒意,那该是受了多重的伤才如此?

    他可真敢对容枫下手!

    ------题外话------

    为了调整一下更新时间,今日稍微少更一点,明日调整回早八点更新。

    最近身体不舒服,特别疲惫,大家多担待一些吧。群么么。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70》,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七十章 危在旦夕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70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七十章 危在旦夕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