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生死之阵

    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今日的夜尤其漫长。

    云浅月盯着西南方向看了许久,收回视线,没有什么情绪地对面前站着的二人道:“容枫已经没事了,你们下去休息吧!”

    夜轻暖也随着云浅月的目光看向西南方向,一眼望去,天幕漆黑,只见零星灯火,焰焰星河,再不见其它,她收回视线,看着云浅月剔透的脸,轻声问,“云姐姐,你的身体没事儿吧?”

    “没事!”云浅月见她眼中是真切的关心,摇摇头,面色温和了一些,“你昨日跟在我之后奔波来到,也需注意身体,下去吧!”

    “我不累,你去休息吧!我在这里照看着枫世子。”夜轻暖摇头。

    “他有我照顾就好。”云浅月不愿意为此事再争执,对看着她没说话的苍亭道:“你带着轻暖公主下去休息。”

    苍亭见她脸色虽然清透,身姿虽然孱弱,但眉眼一如来时一般坚毅冷冽,语气不容拒绝,也不多说,点点头,对夜轻暖道:“轻暖公主请随我来。”

    夜轻暖站着不动,轻声道:“云姐姐,哥哥一定担心你的,是否要传信回去,也好让哥哥安心?”

    “我稍后会给他传信。”云浅月道。

    夜轻暖主要想说的是这个,见她如此说,心下松了一口气,点点头,离开了中军帐。

    二人身影离开,守卫在中军帐外围文伯侯府容枫的近身亲卫齐齐跪倒在地,“属下多谢浅月小姐救回我家世子。”

    云浅月看着面前跪倒的一大片人,面色一暖,笑道:“是他命大,我们之间不必说一个谢字,你们起来吧!”

    众人看着她,都面带喜色地站了起来,人人恭敬,到底没有一个敢开她的玩笑。

    云浅月想起了墨菊,在她面前从来都是嬉笑玩闹的神色,眸光微微沉了些,再不在外面逗留,转身进了大帐内。

    大帐内,容枫静静地躺在床上,依然未醒来,但是面部气色已经有了淡淡的红润。

    云浅月走到窗前看了他一眼,转回身,躺在了一旁的矮榻上,闭上了眼睛。虽然一路奔波,又损耗了无数灵力,但她竟然不觉得疲惫困顿。

    天明时分,床榻上有了动静。

    云浅月睁开眼睛,见容枫已经醒来,坐在床榻上,正茫然地看着她。她对他一笑,“别告诉我你将脑子也弄傻了,不认识我了?”

    容枫醒了一会儿神,看着她开口,声音微哑,“月儿?”

    “不是我还是谁?”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他,这副样子,像是个迷了路不知今夕是何夕的孩子,分外有趣。

    容枫见她脸上绽开的笑意,伸手揉揉额头,低声问,“我不是做梦吧!”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想着莫不是脑子真傻了?

    “你何时来的?”容枫放下手,静静地看着她。

    “昨日晚上,知道你受伤命在旦夕,我就来了。”云浅月简单地道。不想让他知道她当时如何焦急,跑死了一匹千里良驹。只要他活着,能被她救回,哪怕是跑死十匹马,又算得了什么?

    容枫轻轻一叹,“我以为必死无疑了!没想到还能被你从鬼门关拽了回来!”话落,他目光落在她脸上,往日凝润的脸色剔透的清白,他心下微微一疼,问道:“可是用了你身体的灵力?”

    云浅月点头,“幸好有这个东西可以救你。”

    容枫起身站起来,走到云浅月面前,伸手为她把脉。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他,“刚醒来就要当大夫了?”

    容枫不答话,只静静地探脉,片刻后,他放下手,“如此空虚,脉搏微弱,该是损耗了多少?”话落,他嘴角露出笑意,温和地道:“不过幸好你有这个灵术,否则的话,我便再也见不到你了。”

    云浅月以为他会露出愧疚,那样的话她最不愿意见到,如今见他露出笑意,一副庆幸的模样,也跟着有了笑意,“你想死可没那么容易,昨日阎王爷告诉了我,说想做鬼也得够格的,你的命数太硬,他不收。”

    容枫轻笑,伸手点了云浅月额头一下,温声道:“你身体都疲惫空虚至此,还有心情开玩笑。”话落,拉起她,“去床上休息吧!”

    云浅月心下放松下来,也顺从他的安排,躺到了床上。

    “睡吧!”容枫坐在床前,帮她盖上了被子。

    云浅月心下感叹,这一脚从鬼门关踏回来的人转眼就会照顾人了,心下温暖,闭上眼睛,当真觉得困意袭来。

    容枫静静地看着她,见她不出片刻便有均匀的呼吸声传出,他心下被某种情绪溢满。

    他设那十道屏障以为能抵抗些日子,但未想当日马坡岭交战,还是惨败。他心中清楚,明明他可以踏平马坡岭,但后来突然撤军回了祁城,让天圣的大军只伤重了一个他,并未损失多少。如此作为,现在看来,他无非是利用他想引她出京城来此罢了。

    但是引来了她又如何?难道他真有办法解了她的生生不离?

    “云姐姐!”帐外传来夜轻暖的声音。

    容枫打住思绪,为云浅月掖了掖被角,站起身,走出了中军营帐。

    夜轻暖见是容枫出来,怔了一下,喜道:“你好了?”

    容枫点点头,“好了!”

    夜轻暖知道云浅月身体里有灵术之事,心下惊异了片刻,她早已经询问了人,知道多少大夫说容枫已然无救,没想到灵力竟然能将人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一夜之间便完好至斯,她看着他,像是没受伤时候的样子,压下惊异,问道:“云姐姐呢?”

    “她累了,我让她休息了。”容枫道。

    夜轻暖点点头,目光向西南方向看了一眼,如今晨起,西南祁城遥遥在望,没有动静,她低声道:“枫世子,你若是无事,就升帐议事吧!因为你受伤,军心有些零散。必须先稳住军心。连番大败,早已经让军中士气低迷,必须要想办法,再不能败了。”

    容枫点点头,对赶来的凤杨吩咐,“传令下去,升帐议事。”

    凤杨见到容枫,心下惊喜,更是对云浅月佩服至极,立即点头,前去传令。

    苍亭走来,见容枫完好,没见到云浅月,他向大帐内看了一眼,声音微带丝隐蔽的情绪,“她昨日晚上来时,跑死了一匹天山踏雪的好马,未曾休息,便对你连夜施救,寅时三刻才从帐内出来说你救活了。这等福气,一般人求也求不来。”

    容枫微微抿了抿唇,声音平静,“月儿于我,几岁至今的情谊。她有事,我也会如此。总不过是活着,只要活着就好。”

    苍亭忽然一笑,“枫世子心宽,倒是我着相了。”

    容枫不再多说,抬步向专司议事的营帐前去议事。

    夜轻暖看了苍亭一眼,对她低声道:“苍大人,云姐姐重情,但也分对谁。”话落,她似乎想表达什么,看着容枫的背影轻声道:“枫世子没来大营之前,一力主张哥哥立云姐姐为后。”

    苍亭眸光深邃,“我听说了!”

    夜轻暖又道:“你看到昨日云姐姐身上的衣服了吧?”

    苍亭想起云浅月身上大片艳华的牡丹,沉默不语。

    “昨日若不是有人八百里加急说枫世子命在旦夕,立后的圣旨便宣读昭告天下了。可惜,如今又被哥哥给压下了。这一耽搁,如今云姐姐暂且不回京城了,不知道是何时候了。”夜轻暖又道。

    苍亭眯起眼睛,“八百里加急?”

    夜轻暖点头,“是八百里加急。”

    苍亭忽然一笑,微微带着一丝嘲色,“有人连天圣军中的八百里加急都能动上手脚,何愁阻止不了立后?”话落,他不再多说,顺着容枫离开的方向走去。

    夜轻暖微微一凛,追上苍亭一步,问道:“你没有对京中发八百里加急?”

    苍亭头也不回地道:“前日夜子时,枫世子受的伤,遍请医者而不得救治。你认为那时我发八百里加急,能在转日早朝时到达京城进了金殿吗?”

    夜轻暖立即摇头,“最快的马,加急文书也是需要第二日中午到达。”

    “是啊,那时候浅月小姐早已经离京到了云城了吧!”苍亭道。

    夜轻暖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蓦然一变,停住脚步,低喃道:“原来枫世子受伤,早在他的预料之中,原来昨日早朝立后,也在他的预料之中,拿捏得如此之准,如此谋算……”她顿了顿,脸色变幻莫名,“就算如此又如何?难道他真的能解了生生不离?云姐姐的生生不离有了第一次发作,就会有第二次,哥哥的两碗心头血都解不了,这天下间还能有什么办法?他连番阻止……又能有什么用?无非是拖延时间罢了。”

    她的声音虽然低,但苍亭耳目极好,走得不远,听得清楚,他脚步一顿,眸中了然。脑中的一切思绪定在了“生生不离”四个字上。原来她中了生生不离,怪不得和那个人弄得如此地步……

    容枫得救已经完好的消息在他踏出中军大帐的那一刻便通传三军。

    三军将士爆发出欢呼声。

    即便军营士兵心里对景世子一直以来都推崇敬服,哪怕是他如今是慕容后主,但也不因为他的身份而减少分毫推崇,但是也不想如此大败,隐隐心里更想这一场江山争夺的较量在那个人的名字之后也要写上他们的名字。

    毕竟,收服河山四个字的背后,是史册上记载的那么一笔,也许流传千古。

    于是,议事帐内,将领们纷纷探讨献策。

    响午十分,云浅月醒来,中军大帐内无人,她出了中军大帐,入眼处,层层营帐,一片军绿,远处,祁城静静,他对一名容枫的贴身内卫询问,“容枫呢?”

    “回浅月小姐,在议事。”那人立即回话,见她点头,试探地问,“您要过去吗?属下带您过去。不过如今正午了,应该快散了。”

    “不用。”云浅月摇头。

    那人见她不再询问,也不再说话。

    不多时,一群人从不远处一处营帐出来,容枫走在前面、苍亭、夜轻暖,凤杨等走在后面,还有些面孔,她或熟悉,或陌生,都是军中的将领。

    容枫向这边走来,那些人见到她,似乎都犹豫了一下,也跟了过来。

    “见过浅月小姐!”一众将领齐齐对云浅月见礼。

    云浅月淡淡一笑,“不必多礼。”

    夜轻暖见云浅月脸色比昨日夜间救了容枫出来时好了许多,心下稍宽,对众人道:“云姐姐离开京城时,在金殿上请了旨。皇上言云姐姐接收军中帅印,三军听从她的调度。”

    众人一惊,没想到浅月小姐换了容枫世子的主帅之位。

    容枫微微一笑,“月儿较我有本事,她自然来了,这个帅印自然是她的。”话落,他当先对云浅月躬身,微微一礼,表态道:“三军听候浅月小姐调遣。”

    “末将等听候浅月小姐调遣。”众将领见容枫表态,也立即表态,整齐一致。

    云浅月笑了一下,“却之不恭。”这算是收下了。

    众人直起身,都期盼地看着她,天圣需要一场大捷,需要压下祁城五十五万大军的士气。她们莫名地相信云浅月可以做到,等着她分派。

    云浅月却随意地摆摆手,“这两日应该不会再起兵战,一切安排依然照旧,通传三军,好好休息。”

    众人齐齐应是,无人反驳。再次兵战,的确需要好好筹谋。

    云浅月不再多说,笑着对众人摆摆手,转身回了中军大帐内,容枫跟了进去。夜轻暖犹豫了一下,也跟了进去,苍亭站了片刻,也随后走了进去。

    凤杨等人不够资格自然不敢进去,对看一眼,都散了去。

    进了中军帐内,云浅月坐回了软榻上,容枫对她询问,“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睡不着了。”云浅月道。

    夜轻暖凑近云浅月,贴着她坐下,“云姐姐,你有出战的办法吗?”

    云浅月点头,“有。”

    夜轻暖似乎没料到她如此直接地告诉她,愣了一下,试探地问,“可以说吗?”

    云浅月笑笑,“有什么不可以?”话落,她道:“你们若是不累的话,用过午膳后,我们出去走走。”她补充道:“就去容枫布置了十道屏障的地方。”

    容枫心下了然,苍亭了悟,夜轻暖自然也是聪明人,知道她要布阵。齐齐点头。

    四个人再不谈此事,闲聊中用过午膳,出了中军帐。

    容枫布阵的地方在十里之外,云浅月没打算骑马,出了军营后径自徒步而走。容枫、苍亭、夜轻暖三人自然没意见,跟在她之后。

    马坡岭,是两道长长的险坡,中间是一道极深的山涧。所谓天险,就在这条山涧上。来往官路,需从这条山涧踏过,约有一里地左右。寻常时候若无人拦截,这也不算是天险,但是一旦行军打仗,这绝对是一道屏障。被誉为看不出死门的鬼门关。

    两道险坡上,这个时节,应该是草木葱茏,可是如今一派荒凉。原因自然是容枫利用了草木,布置了十道防护阵,但是前日的大战,容景破了阵,草木自然尽数毁去了。

    云浅月来到之后,站在险坡上看向前面山涧处的另一道险坡,久久不动。

    容枫、苍亭、夜轻染三人站在她身旁,也随着她看着那处,无人说话。

    许久,云浅月弯身,捡了几颗石子,扬起手,石子从她手中划出,以不可思议的弧度飞向对面的山坡,另一方山坡上传来几声细微的声响,石子似乎落在某几处。

    云浅月甩开石子,拍拍手,回转身,对三人道:“回去吧!”

    夜轻暖讶异地看着云浅月,她也是学布阵的,懂得布阵之法,可是从来没见过如此简单的布阵,甚至让她什么也看不出来,不由询问地道:“云姐姐,就这样?要回去了?布阵如此……简单?”

    云浅月看了她一眼,“是如此简单。”话落,当先往回返程。

    容枫似乎也不懂,但也不询问,跟着云浅月离开。苍亭眼中含了一丝疑惑,他向远处祁城方向看了一眼,又看看对面的山坡,也跟着转身。

    夜轻暖抿唇犹豫了一下,忽然道:“云姐姐,我可以试试你的阵吗?”

    云浅月脚步一顿,回头看着夜轻暖,静静地道:“我布置的阵是生死之阵,进入的人都是死人。你若是确定能出来,那么可以进去一试。若是你出不来,如今我功力损耗,也救不出你。”

    夜轻暖心下一动,摇摇头,“那我还是不进去了!我答应哥哥,一定要照顾你的。”

    云浅月似乎笑了一下,转身下了山坡。

    四人回到中军大营,便见到砚墨持剑等候在营门口,见到云浅月回来,他恭敬地一礼,递给云浅月一封书信,“浅月小姐,皇上给您的手书。”

    云浅月伸手接过,看了砚墨一眼,笑道:“他随意派个人来就行,怎么派你来了?”

    砚墨道:“皇上不放心您,令属下亲自过来看看。”话落,他看了容枫一眼。

    云浅月了然,夜轻染应该是怕他救容枫反而引发生生不离,令砚墨亲自过来了,她不再询问,低头打开了手书。

    ------题外话------

    谢谢亲们送的月票,群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72》,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二章 生死之阵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72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二章 生死之阵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