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执棋之人

    苍亭眼神色只是一瞬,便退了下去,冷漠地闭上眼睛。

    云浅月看着苍亭,拿不准他心里的想法,她也不想拿准,别人的情事她关心那么多做什么,若不是牵扯容枫,她才不理会别人,比如蓝漪,比如苍亭,对于他们,她终究只是熟悉而已。

    “苍少主不归顺也没什么,我也不是缺你一人。只是觉得当初苍老家主和苍家主费了无数心血培养出来你,以为能支撑起苍家,高于庙堂,繁华百年。看来该是失望了。”容景见云浅月没有再停留的心思,拉着她站起身,向外走去,淡淡的声音道:“苍少主好好休息吧!稍后蓝家主会带你去祁城会见苍家主,你若离开,见过苍家主之后离开就是了。”

    苍亭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再不发一言。

    容景和云浅月出了营帐。

    营帐外,这一片战场已经被打扫得干净,蓝漪正指挥着士兵重新搭建营帐,安营扎寨。

    容景和云浅月走过去,蓝漪回头看向二人,从昨日到今日,她虽然身为女儿,但是未曾梳洗征尘,受了些伤,虽然不至于像顾少卿那样没包扎,但也不过粗略的简单包扎,脸色苍白,眉眼有些沉郁。

    容景对她道:“你带着苍少主进祁城吧!这里不必理会了。”

    蓝漪摇头,“我无碍,可以坚持。”

    “你也辛苦一夜了,这里有我们,让你回去就回去,也免得苍家主来马坡岭一趟。”云浅月对她道:“你回去后,将苍亭交给苍家主。”

    蓝漪闻言看向容景,“景世子对于苍亭是如何打算的?”

    “投我择用,官居高位,不投得弃,放他离开。”容景道。

    蓝漪点点头,不再说什么,算是得了命令,带着她自己的人进了苍亭所在的营帐,不多时,抬出苍亭,向祁城而去。

    顾少卿此时走来,对容景道:“兰城方向举了大有兴兵的打算。是否全军准备?以免被夜轻染打个措手不及。”

    云浅月闻言看向兰城的方向,距离得太远,从这里什么也看不到,她挑眉,“昨日一战刚刚息止,夜轻染就算再急迫想赢回一战,也不至于不让败军修整就开战吧!”

    “难说!夜轻染也总喜欢出其不意。”顾少卿道。

    云浅月看向容景。

    容景也看着兰城方向,片刻后,对云浅月道:“走,我们当一回探子,去看看兰城。”

    云浅月眸光微闪,笑着点头,“好!”

    容景轻轻打了个响指,玉雪飞龙奔跑到容景面前,他翻身上马,伸手拉云浅月,云浅月将手放在他手里,他轻轻提力,将她拽上了马,玉雪飞龙四蹄扬起,驮着二人向兰城而去。

    顾少卿本来还想再说什么,不料二人转眼间就走了个没影,他疲惫地收回视线,看了一眼自己没包扎的伤口,喊来凌墨,二人进了一处营帐。

    玉雪飞龙脚程极快,半个时辰后,容景和云浅月便站在了距离云城三十里地外的山峰上。他们到来时,这一处山峰已经站了一个人,看姿态像是站了有一会儿了。

    那人一身锦袍玉带,背影料峭,虽然未着龙袍,但威仪天成,正是夜轻染。

    容景似乎早有预料,面色不变,勒住马缰,站在十丈远的地方看着夜轻染。

    云浅月也看着夜轻染,她虽然没早有预料夜轻染会出现在这里,但是也不是没想过是否今日会见到他。几日之前,她还在天圣皇宫的金殿上与他同朝而坐,帮助他听朝议政。不想短短几日,风云变幻,又站在了敌对的位置。

    他们之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每一次断义之后再和好,往常都是夜轻染主动寻她和好,这一次之后,他该是不会了。

    他与她,从她决然地弃了天圣军营随容景离开,就彻底破裂了她与他。

    再不可能,再无可能!即便她身体里甚深非他不可的生生不离。

    夜轻染听到马蹄声,背着的身子缓缓转过来,似乎没看到云浅月,目光定在容景身上,声音寡淡,“慕容后主,迷雾山一别,别来无恙?”

    容景淡淡道:“还好。”

    夜轻染面无表情地道:“你是该好,否则岂不枉费了你的诸多算计?”

    “这个天下不止我在算计,皇上不也在算计?”容景挑眉。

    “你算计的是别人的心,而朕偏偏算计出了自己的心。”夜轻染没有什么情绪地道:“即便到那般境地,有的人已经绝望,但还是为你着想,不遗余力地帮你平复天下。我将心掏出去,有的人却不屑一顾,狠狠踩踏。”话落,他冷冽地道:“云浅月,你说是不是?”

    云浅月不知道说什么,沉默不出声。

    “你的心藏得也真深!说什么绝望,为了活下去,无非都是为了他而已。不知道你为的人知不知道你为他暗。恐怕不知道吧?他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为你做的比你为他做的多。”夜轻染嘲讽地道。

    容景眸光眯起。

    “酒对于你来说,麻痹不了你的神经,因为我知道,你喝酒如喝水,那种东西,对别人有用,对你却无用。即便是神仙醉也对你无用。所以,你又怎么会被上官茗玥一壶神仙醉醉倒,以至于昏迷不醒?昏迷的那十天里,你根本就是一直清醒着。不过是一直演戏而已。是否演得太入戏,连你自己也信了?难为你闭息十日,这份坚韧便是谁也不及。”夜轻染道。

    云浅月看着他不说话。

    “上官茗玥本来要带你去的是东海,你却暗让玉子书把死了东海入关口。他回不去东海,被我堵截,只能选择天圣。而你的目的也是天圣。你假意昏迷,其实一早就知道生生不离,一早就知道上官茗玥,你借此,不过是为了到我身边,借我身边的身份稳固北疆,收复西南。”夜轻暖声音平静。

    容景眸光变幻了一下,气息微微有一丝不稳。

    云浅月抿起唇,依然沉默,脸色看不出什么情绪。

    “你知容景在十里桃花林反戈起兵,我应付他的战争必然会腾不出手来再顾忌西南。而你不想西南因为战乱变成洪荒山野,所以,你来修复西南,恢复春种,费心让西南恢复生机,不至于变成一片死地。但不是心里为了什么悲悯百姓凄苦,心地仁慈,不忍见生灵涂炭,不像如今西南百姓当菩萨一样将你供着的救世主。你心里所思所想无非是为了替容景保住西南。若是这个江山倾塌了,四面凉,他即便收复了河山,也是无用,十年之内累死他也恢复不了生机。所以,你治理西南,无非是为了一个他而已。”夜轻染声音徒然锋利。

    容景攥着缰绳的手猛地收紧。

    云浅月面色不改,依然一言不发。

    “小丫头啊小丫头,你心里自始至终为的不过是一个他而已。你的心思藏得可真深,不止是将我骗过了,将你身边的那个男人也偏过了吧?甚至将天下人都骗过了。你宁愿背负红颜祸国的骂名,也住进天圣皇宫,住进荣华宫,甚至不惜对他丢出和离书,只为了你的戏逼真一些。我竟不知道了,他何德何能让你爱得如此深?”夜轻染扬眉,目光忽然落在容景身上,见他身子微僵,他忽然大笑,“容景啊容景,你一个多月以来,是否日日后悔请来上官茗玥插手帮她解除生生不离?是否后悔一时心急不查上了玉子书的当睡以至于没拦住上官茗玥?是否日日费劲心思想将她如何从我手甚至,这几日夺回来她后,是否日日想着如何哄她,弥补你的错失?”

    容景面色微僵。

    “可是你不知道,你费尽心思的这个女人,她藏得比你还深吧?不知道一切都是她主导的戏吧?我虽然败了!但不是败给你,是败给她的心,没什么可丢人的!但是我想说,被这样的女人爱着,你是否也累?”夜轻染大笑,笑声张狂。

    容景握着缰绳的手微微颤了一下。

    云浅月袖,看着夜轻染,眼眸微微沉暗,依然没开口。

    “她从出生至今,就惯于演戏。一出接一出,一场接一场,每个人都活在她的戏里而已。包括皇伯伯。早先我还觉得皇伯伯这一局棋从他生前一直布置到死后,布置得精细,层层铺开,如天们所有人。如今我才知道,她才是那个执棋的人,更秒的是自己来演,且入木三分,以假乱真,让人难以分辨。”夜轻染依然大笑,看着容景,笑声讽刺,“即便你是容景,天下第一奇才,惯于心机谋略,天赋异禀,超乎常人,自认为没有什么是你看不透的,但是你却看不透你枕边的这个女人,心机却不及这个女人,尤其还是你捧在手心里疼的女人。怎么样?如今知道这些你不知道的?滋味如何?被一个女人演在戏里,算计在鼓里?虽然说她是为了你,但是你可有一丝半点儿得意?”

    容景脸色微微低暗,沉默不语。

    夜轻染看着他大笑,极尽讽刺,“容景,你也不过是别人的棋子而已,只不过你比别人接近那只执棋的手而已。”

    容景忽然闭上了眼睛。

    “怎么?终于听不下去了?忍不住了?”夜轻染冷笑地看着他。

    “听下去如何,听不下去又如何?你今日使人传信,等在这里,让我来就是与我说这个的?”容景睁开眼睛,眸面无表情地问。

    夜轻染冷冽地看着他。

    容景也清冷地看着他。

    四目相对,两双冰冷的眸子都没有什么情绪。

    片刻后,夜轻染猛地转过身,飞身上马,声音冷寒如刀霜,“掣肘我的,从来不是你,而是一个云浅月而已。如今她再不是我的掣肘。接下来,我们的交锋才真正开始。驴死谁手,还犹未可知,这个江山能不能被你收复回去,也是个未知数!”

    “拭目以待。”容景淡淡道。

    “若还是男人的话,就管好你的女人!别让人说慕容后主靠的原来是一个女人收复了天下。你手眼通天,也不过是活在一个女人的戏里而已。”夜轻染冷笑一声,最后扔出一句话,双腿一夹马腹,身下坐骑四蹄扬起,离开了这处山峰。

    马蹄声远去,这一处静了下来。

    静得窒息,仿若无人。

    容景端坐在马上一动不动,云浅月在他身前坐着,亦是一动不动。两个人谁也没开口说话,吹过发丝的风带着山风的清冷,还夹杂了一丝马坡岭飘来的血气,二人即便一夜未睡,似乎仿若不觉疲惫难以支撑。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容景忽然放开马缰绳,催马返回马坡岭。

    玉雪飞龙本来就脚程极快,如今更是如腾飞起来一般,马蹄奔跑起来带起凛冽的风,这一次,容景并没有用衣袖为云浅月遮挡住脸,风如刀子般落在她脸上,她却不觉得疼。

    两柱香时间,来到军营,容景扔了马缰绳,翻身下马,一言不发地向

    云浅月第一次被她仍在了原地。

    军营帐篷林立,井然有序,士兵们来回巡逻,整个大营被打理妥当,极为安静。

    云浅月端坐在马上,看着容景的身影进了帘落下,遮住他的身影,她轻轻抿着唇,盯着那处帘幕,整个人似乎成了这天地间独一处静止的事物。

    士兵们疑惑地看着云浅月,不明白她为何自己坐在马上不下马进营帐,但也不敢询问。

    顾少卿包扎好伤口,听到马蹄声,知道容景和云浅月回来,从营帐内出来,见到云浅月骑着马端坐在那里,眉眼间的神色和身影和往日有些不同,那么安静,似乎独立于世间之外。他怔了一下,向她走去。

    来到她身边,顾少卿拽了拽马缰绳,玉雪飞龙似乎不喜别人碰触,撇开头,退了一步,云浅月收回视线,看向顾少卿。

    顾少卿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低声问,“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景世子呢?”

    云浅月看着顾少卿,他脸上的关心极为明显,她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什么。

    “发生了大事儿?你和景世子又吵架了?”顾少卿试探地问。

    云浅月摇摇头。

    “那是怎么了?怎么这副样子?令人见了瘆的慌。”顾少卿竖起眉头,一把将云浅月从马上拽了下来,见她站稳,立即松开手,不满地看着她。

    就在这时,幕被挑开,容景站在门口,没有什么情绪地对云浅月道:“还站在那里做什么?昨日一夜未睡,难道你不累?”

    顾少卿猛地回头看向容景。

    云浅月看了容景一眼,抬步向他走去。

    容景再不说话,落下帘幕,进了大帐内,云浅月跟了进去,大帐遮住了两个人的身影。

    顾少卿看着觉得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他跺了一脚地面,嘟囔道:“日日都有事情,天下间就没见过这么能折腾的夫妻,懒得管。”话落,转身又回了营帐。本来要询问兰城的夜轻染是否有出兵的打算,如今也不询问了。

    大营又恢复安静。

    云浅月走进,便见容景已经身子半仰着躺在了矮榻上,闭着眼睛。她还没走近,他身上便放出疏离冷淡不准靠近的气息,她顿时止住脚步,看着他。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个半躺着,一个静静地站着。

    午时,军机大营生火做饭,饭菜香味飘进br />

    容景仿佛睡着了,一动不动。云浅月一直看着他,似乎亘古的雕像,也一动未动。

    “小姐,景世子!”外面传来凌莲和伊雪的声音,显然二人得到他们不回祁城的消息,如今赶过来侍候了。

    大帐内静静,无人答话。

    “小姐?景世子?”凌莲、伊雪又疑惑地喊了一遍,见还无动静,不由询问守营的人,“景世子在里面吗?”

    “在吧!早先看到景世子和世子妃进去了!”被问到的士兵立即道。

    凌莲和伊雪闻言对看一眼,觉得二人昨日一夜未睡,应该在休息,便不再打扰。

    帐内,容景忽然睁开眼睛,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一直没离开他的身子,与他的目光对了个正着,眼,都被她隐在眼底深处,只看着她。

    “你什么时候知道自己身上的?”容景开口,声音暗哑。

    云浅月抿了一下唇,许久不开口,声音极哑,“出生那一日。”

    容景忽然眯起眼睛。

    云浅月移开视线不看他,低声道:“你知道的,我出生便是带着记忆和认识的。况且,我承袭了云族灵术,本来就耳目通神。那一日,除了爹爹进过产房外,还有姑姑。她送了我一个长命锁,我眼看着一缕丝线从长命锁里进了我身体里。她可能自己都不知道她给我的长命锁原来其实是要命锁。”

    ------题外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84》,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八十四章 执棋之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84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八十四章 执棋之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