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深夜启程

    上官茗玥丢下一句话,抬步走了。

    云浅月看着上官茗玥,他的背影清冽阴沉,带着隐隐怒意,正午明媚的阳光打在他身上,似乎也不能让他沾染上阳光的味道。她的怀孕,将最大机会解毒的那个办法扼杀在摇篮。这样一来,让九仙山师祖和三僧三道白白奔波一趟,也让她爹娘数载苦苦钻研的解毒之法毁于一旦。他是该怒的,但是她在他的怒意下分明地感觉到了自己心中跳跃的喜悦。

    在听说怀孕的那一刻,这种喜悦无法言说。

    她也未曾想到在马坡岭军营的那一夜,她会怀上身孕。

    这样的一个生命,是怎样的生命?很难想象,它在深入骨髓的毒里生长着,而且正在发芽。她甚至害怕再也不能回到天圣,见到容景,祈求上天厚待她,让她能留有一命。已经做好了这一辈子都不再有孩子的准备,却不想它突然到来,而且遂不及防。

    对别人来说,可能因它的到来是一个意外且阻止了她能够解毒的最大机会。可是对于她来说,她只有泼天的喜悦和庆幸。庆幸和惊喜于她的身体里也可以孕育一个小生命,是属于她和容景的孩子。

    它如今就安然地长在她的身体里,与毒并存。

    她的手放在小腹处,它还太小,感觉不出来,但是已经让她升起一种为人母的骄傲。它能在这样一具有毒的身体里存活,该是何等的坚韧。让她如何还再敢惧怕,懈怠,没有信心?为了它,她也必须解了生生不离。

    “我也摸摸!”玉紫萝走过来,好奇地伸出手也去摸云浅月小腹。

    玉青晴一把打掉玉紫萝的手,对她嗔了一眼,“刚怀孕,能摸出什么?”话落,对云浅月道:“这一夜半日你也折腾得累了,去休息吧!明日启程去云山,你必须保存体力。”

    云浅月点点头,抬步向房间走去。

    玉紫萝立即跟上她,玉子夕也连忙追着跟了去。

    “师祖和几位大师随朕去休息吧!”东海王对九仙师祖和三僧三道让礼。

    九仙师祖点点头,一行人随东海王离开了归雁居。

    “子书,你受了内伤,也赶紧去调息吧!”云韶缘拍拍玉子书的肩膀,“明日我和你姑姑随她去云山,你就不必去了。毕竟东海离不开你。”

    玉子书摇摇头,“让子夕随父皇铺政,他也大了,磨砺出来了,可以独当一面。我不放心云儿,明日也随她一起上云山。”

    云韶缘闻言看向玉青晴。

    玉青晴看着玉子书,点点头,“也好,夕儿是该锻炼一番。你和云儿知交甚深,小景不在她身边,你也是她的支撑。”

    玉子书点点头。

    三人不再说话,离开了暗室门口。

    云浅月回到房中,火灵见了她,高兴地蹦到了她的怀里,她伸手接住它,摸了摸她的皮毛,想着十个月后,她也能这样抱着孩子了,心便温暖得无以复加。

    “小东西,你快下来!”玉紫萝惊呼一声,上前就要夺云浅月怀里的小狐狸。

    云浅月看着她紧张的模样,好笑地道:“紧张什么?它没有重量,况且我也不至于娇气得怀了孕便什么也做不了。”

    玉紫萝顿住手,盯着她肚子看,还是不敢相信,“真怀了孩子?你没有感觉?”

    “不足一个月,若不是昨日进暗室里面的人都是医术高手,也不能查出来。我自己都没发觉。”云浅月抱着小狐狸坐在了软榻上,她主观地认为不可能会怀孕,从来没往这方面想,却不想给她来了个天大的惊喜。

    玉紫萝嘎嘎嘴,挨着她坐下,眼睛还是不离开她的肚子,怀疑地道:“你身体这么毒,这个孩子能留住吗?”

    “不能留住也要留住。”云浅月嘴角轻抿。

    玉紫萝抬眼看着她,轻声道:“你真不将怀孕的消息告诉姐夫?”

    “不是不告诉,是不能告诉。笨丫头!”玉子夕走了进来,也挨着云浅月坐下,看着她的肚子道:“难怪上官生了那么大的气,这回他肩上的担子重,不仅要保住你的命,还要保住这个孩子的命。连九仙山师祖都没办法的事情,若是云山再没解毒的办法,这可真要命了。”

    云浅月沉默不语。

    “二姐姐,你就没想过……”玉子夕看着她,试探地道:“打掉这个孩子的话,那你……”

    “不可能!”云浅月断然道。

    玉子夕立即住了嘴。

    玉紫萝瞪了玉子夕一眼。

    凌莲、伊雪端来饭菜,玉子夕、玉紫萝从昨日云浅月进了暗室也在外陪着等结果没用膳。此时,二人止住话,和云浅月一起坐在了桌前。

    用过饭后,云浅月对玉子夕道:“去你府里将玉燕归抱来。”

    玉子夕一怔,“你不休息?那个小子很闹腾的。”

    “我不累,你去抱他来。”云浅月摇摇头,想着她从来到这里还没见到夜天赐,明日去云山了,云山距离京城还有数千里之遥,不知何日是归期,总要见夜天赐一面。

    “好吧,我这就去抱他来。”玉子夕点头,起身站起来出了房间。

    玉紫萝见玉子夕离开,拉着云浅月研究起她的肚子来,重点猜测她肚子里是男的是女。

    云浅月也喜欢这种猜测,二人低低地说着话,从是男是女,猜测到长得像谁,又猜测到它长大后性情随谁,最后说起了要提说起了要提前准备小孩的衣服什么的,姐妹二人说得欢喜,偶尔露出笑意。

    这一刻的云浅月,没有深沉心思,有的只是为人母的纯碎。

    二人正说着,归雁居外面传来脚步声,其中一个人的脚步声熟悉,云浅月识得是华王府大管家陈伯,另外一个脚步她听得陌生,到也不在意。

    玉紫萝却竖起了眉头,脸色顿时不好,“她来做什么?”

    “谁?”云浅月挑眉。

    “菱钰那个死丫头。”玉紫萝还恼恨着菱钰对谢言有心思的疙瘩上。

    云浅月想着东海王和皇后感情极好,皇后生有二子三女。玉子书、玉子夕、玉洛瑶、玉紫萝四人她都见过不止数面,唯独这个玉菱钰她到还没见。她来那日没见到,在东海这几日也没见到。难得今日她自己上门来了。

    “让她离开,不想看见她。”玉紫萝起身站起来,看态势是要去撵人。

    云浅月拉住她,对她道:“早先是你对谢言没意思,嚷着嫌弃人家老。菱钰便放纵了自己的心思,这原也怨不到人家。”

    玉紫萝顿时恼怒,声音加大,足以传到外面,“她是姐姐,我是妹妹,抢妹妹的男人,像什么话?就算我对谢言没心思,但我们有婚约,她也不该对他有心思。”

    云浅月听到归雁居外来的脚步声顿住,她对罗玉笑了一下,也没控制自己的声音,照样传了出去,“男人如衣服,姐妹是手足。相信这个道理她不会不懂的。谢言那等人物,不招惹别人待见的话,你也不见得会喜欢。”

    玉紫萝瞪眼,“什么叫做男人如衣服?她要是去抢你的容景,你会干?”

    “她也抢不去!”云浅月道:“有些人的缘分是命中注定的,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也强求不来,容景对我一心,别人抢不走,我有什么可担心?天下女人都喜欢她,我更是骄傲。谢言有人喜欢,但他独独喜欢你,等你这么多年,你该骄傲。”

    玉紫萝气小了些,嘟囔道:“你自己一身是毒,如今还有心思劝解人,真不明白你。”

    “正因为我一身是毒,才明白有些东西难能可贵。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缘分是靠修来的,无论是夫妻,还是兄弟姊妹朋友。都是难得,更该珍惜。”云浅月轻轻一叹,这话是说给玉紫萝听,也是说给外面的菱钰听。

    玉紫萝也是聪明人,向外面看了一眼,又坐了下来。

    归雁居外面的脚步声停顿了许久,又缓缓走来,伴随着一个柔美的声音响起,“陈伯,你去忙吧!我自己进去看二姐姐。”

    “好,三公主您身体刚好一些,慢些走,老奴去忙了。”陈伯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玉菱钰不多时来到归雁居,径自向里面走来。

    云浅月看向窗外,只见玉菱钰比玉紫萝年纪略大一些,容貌姣好,有一种病弱的娇婉,三分柔,七分怜,一身宫装,远远走来,倒是应了林黛玉的那首诗,“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曾经她将夜轻暖比喻林黛玉,如今看到她,比较起来,夜轻暖到底不及她的我见犹怜。

    她心中暗叹,若是论美貌,玉紫萝不及这玉菱钰,玉紫萝向来性子野,大大咧咧,她有一种玉紫萝身上没有的女子婉约娇怜,正是与玉紫萝相反的极端,虽然她不及洛瑶美貌,但是比洛瑶看起来要女人的多。难怪玉紫萝不喜她了。

    谢言能专情紫萝,不被这等美人扰了心思,的确难得。

    “看到她的样子就不喜。”玉紫萝低哼了一声。

    “你是羡慕她吧!”云浅月好笑地看了她一眼。

    “羡慕她做什么?挤一下就能出水。”玉紫萝不屑地嗤了一声。

    云浅月不再理会她,笑看着门口。

    不多时,玉菱钰来到门口,隔着珠帘向里面看来,没有初次见面的生疏,也不见刚刚在外面听到说她心仪谢言被撞破情事儿的尴尬,对里面道:“二姐姐,我是菱钰。”

    “三妹妹请进。”云浅月对外招手。

    玉菱钰挑开珠帘走了进来,看着云浅月赞道:“早就听闻二姐姐不同寻常,今日一见果然如是,妹妹早该来看望二姐姐,奈何这副破身子不争气,二姐姐勿怪。”

    “你是身子不争气还是心思不争气?”玉紫萝不客气地看着她。

    玉菱钰笑了一下,看着玉紫萝道:“四妹妹这是恼我对谢言动了心思了?其实你该谢我,若不是听闻我对谢言动了心思,你岂能开窍?”

    玉紫萝顿时竖起眉头,看着她道:“你什么意思?”

    玉菱钰走过来,挨着云浅月坐下,对她道:“就是你听到的意思,这些年,你一直往外面跑。每回来一次,都是口口声声对谢言的不喜,而你却不知道,你的毒药,在别看来却是蜜糖。本来以为你在外面有了心仪之人,才看不上谢言,我便忍不住对他放纵了心思,后来这几年我也看明白了,谢言对我没心思,一心等着你。我是玉家的女儿,骨子里也有着祖祖辈辈传下来的骄傲。他不喜我,我为何要下作地去夺了亲妹妹的男人?抢了他的话,弄得名声扫地,众叛亲离,岂是值得?所以,你也不必对我怨怼。若是我早先不找了子书哥哥,他也未必将我对谢言的心思透漏给你知道。子书哥哥虽然和你近,但我也是他的亲妹妹。”

    玉紫萝哼了一声,“算你识相!”语气到底是改善了。

    云浅月顿时笑了,对玉菱钰道:“三妹妹能看得透最好,姻缘天定,总有懂得欣赏你的那个人出现的。”

    “我虽然想通,但到底是不甘心,还要谢谢二姐姐刚刚的话,令我醍醐灌顶。”玉菱钰笑了笑,眉眼绽开,分外柔美。

    云浅月含笑点头,承了她的谢意。想着到底是一母同胞的亲姐们。若是有嫡庶之分,就不那么容易看开了。骨血情分,骨头断了,还是连着筋的。

    玉紫萝和玉菱钰解除了隔阂,话语到也轻松起来,三个人闲坐着聊天。

    半个时辰后,玉子夕抱着玉燕归走进了归雁居。

    云浅月放开小狐狸,迎了出去,她是想那个孩子了,他出生不多久,迫于无奈,将他送来了东海。如今时隔七八个月,他该长大一圈了。

    “哎呦,你慢点儿!”玉紫萝见云浅月脚步太快,担心得跟着跳起来。

    云浅月放慢脚步,走到门口,玉子夕也正来到,珠帘挑开,她一眼就看到了玉燕归。他也看到了她,显然还识得她,张开胖胖的小手就要找她抱。

    云浅月刚要接过他,玉紫萝一把抢过去将玉燕归抱在怀里,对她恼道:“你知道他多沉吗?你看看,他在东海都被养成一个小胖子了。你竟然还敢抱?你如今怀孕了,不想我告诉姐夫这件事情,你就给我安分点儿,早点儿解了毒好滚回去,我可不想将来姐夫将我以没看好你的罪责扔去怡红楼。”

    “小题大做!”玉子夕瞪了她一眼,须臾,话音一转,对云浅月道:“他的确沉,你还是别抱了。你的身体本来就差,怎么禁得住他?”

    云浅月叹了口气,这两个人比她自己还小心在意,尤其是玉紫萝。她以前讨厌容景,后来不知道容景给了她什么好处,如此看着她,对她比对谢言还上心。

    玉燕归没到云浅月怀里,委屈着小脸看着他。

    云浅月笑着拍拍他的手,轻声道:“我不抱小胖子。你以后少吃些,减肥知道吗?否则别说我不抱你,将来媳妇都娶不到。”

    玉燕归“哇”地一声哭了。

    云浅月看着他雨水来得快,顿时好笑,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脸蛋,板下脸道:“男子汉,大丈夫,不许哭。”

    “听到没?不许哭!再哭的话我将你扔出去。”玉紫萝看着怀里的小东西,恐吓道。

    玉子夕看着二人,忍不住将玉燕归从玉紫萝怀里夺回去抱进怀里,“没见过你们两个这样的,他还这么小,你们也忍心欺负他。你们再欺负他,我抱回去了啊。”

    玉紫萝嗤了一声,“你不是不喜欢他吗?”

    “谁说的!我喜欢着呢!白来的便宜,谁不喜欢捡?”玉子夕得意地道:“最起码我不愿意大婚的时候,父皇不会逼迫我。他该逼迫的人是如今还没定下婚约,太子妃八字还没一撇的皇兄。这可是我的小挡箭牌。”

    云浅月顿时好笑。

    玉燕归显然听懂了几人的话,止住了哭,滴溜溜地转着眼珠,对云浅月破涕而笑。他笑的时候,露出两个浅浅的小酒窝。分外像他的母亲。

    云浅月伤感了片刻,便令玉子夕抱着他上榻上玩。

    半日一晃而过。

    夜晚时分,玉子夕抱着玉燕归而来,玉菱钰也和云浅月告辞回了宫。

    玉紫萝黏着云浅月商量明日与她一起去云山的事儿,云浅月对她道:“云山是上官茗玥的地盘,得他带着我去,你去找他,他若是答应,你就可以跟着我去,他不答应的话,我答应也没用。”

    玉紫萝闻言立即去找上官茗玥了。

    云浅月站在窗前对着蓝颜花看了片刻,转身回了榻上。

    深夜时分,凌莲推开房门悄悄进来,对云浅月低声道:“小姐,上官小王爷刚刚传来话,让您起床,现在就随他启程。”

    云浅月怔了一下,挑眉看着凌莲。

    “上官小王爷说了,只带您一人离开,任何人也不准跟着,包括玉太子和主子,紫萝公主更不可能,我们也留在这里。”凌莲不舍地解释道:“云山两千年来隐世,不涉足红尘。今日一如两千年前,不会因你破例。”

    云浅月点点头,没有异议,起身下了床。

    ------题外话------

    晚上喝茶,会造成失眠。引以为戒,分享给亲们,千万别让这种悲催的事情发生…

    谢谢亲们送的月票,爱你们,明天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97》,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九十七章 深夜启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97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九十七章 深夜启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