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生死之间

    一阵冰寒的风吹来,掀起上官茗玥华丽锦袍的衣摆,须臾,他整个人消失了视线。

    云浅月看着上官茗玥离开的方向,她也想离开,恨不得马上就逃出这个地方,但是心底有一个声音响起,她不能离开,要想活,她必须跳下万年寒池,是生是死,是救自己还是救肚子里的孩子,都在此一举。

    面前是万年寒池,背后是死亡之路。

    她没有退路!

    云浅月静静地站在原地,寒池的寒气侵袭她的周身,她忽然感觉不那么寒了,死与生之间,死只是一步之遥,而生万里跋涉,但即便如此,为了她爱的人,她还是要走最难的路。

    静站许久,她猛地转身,纵身跳下了万年寒池。

    寒气如刀割一般凌迟她的肌肤,冰气丝丝将她包卷,衣袂摩擦冰凌,发出沙沙声,三千青丝转眼被蒙上了一层冰雪。

    一千米的距离,下坠不过转瞬之间。

    估摸到寒池底部,她抽出袖中的匕首,狠狠地扎在了冰柱上,身形顿了一顿,须臾,她轻轻一跳,落在了寒池底部。

    一瞬间,冰寒之气侵入她肌肤,深入她肉里,钉入她骨髓。

    这一种冰寒不同于数九寒天的冰雪之寒,而是真正的如千万根冰针一般,丝丝入扣地侵入肌肤,哪怕身穿多少衣衫,都抵抗不住的冰寒。

    云浅月激灵灵打了个寒颤,瞬间觉得连牙关都冻得打不开了。

    强自忍着冰寒打量这个寒池底部,果然如上官茗玥所说,这里是一座冰宫,她刚刚落下的地方是一个入口,这里不像上方所见白茫茫的雾气,而是寒冰如水晶一般,堆叠出各种形态,冰凌的柱子如镜子面,几可照人。

    她从入口向进入冰宫,每走一步,脚下的冰寒让她如踩在刀子上,钻心的痛。不多时,脚便麻木了,从脚往褪,一寸寸麻木她的知觉。

    云浅月感觉这样下去不行,顾不得再看眼前的情形,立即盘膝而坐运功抵抗,片刻后,发现她本身的内力武功在这里根本无用,就如寻常没有武功的人一般,真气几乎不游走。她心里一冷,立即调动灵术护体。

    灵术在这里是管用的,但是因为她一个半月前救容枫和容景,两相损耗下,所剩的灵术已经微乎其微,如今只恢复了微薄,根本不足以抵抗寒池的寒气,但好在腿脚不再麻木。

    过了许久,她感觉略微适应了寒气,挣扎着站起,刚站起身,便感觉小腹传来一丝疼痛,她面色大变,立即又坐下身,捂住小腹。

    在这冰寒如刀子般凌迟肌肤中,她清晰地感觉小腹传来丝丝疼痛,她心中顿时升起恐慌,连忙调集全身的灵力汇聚到小腹上。

    她必须尽自己的全部能力,保住这个孩子。

    因全身的灵术都汇聚小腹处,所以她身体的其它部位没有了灵力维护,转眼间就被冰寒之气侵蚀。不多时,便在她发上、背上、手臂上、腿上、脚上,凝聚了一层冰。除了小腹处,几乎成了一个冰人。

    云浅月一心将灵力聚在小腹上,忽然不觉得这里冷了。

    过了许久,小腹不再传来疼痛,她拿开一只手,费力地打掉身上的冰,噼里啪啦的碎冰掉在冰面上,很快就和地下的冰面融合了,她将手按在脉搏上,感觉脉象虽弱,但平稳,知道孩子没事儿,才宽下心,站了起来。

    即便是身子站起,一只手也不敢离开小腹。

    这个孩子,是陪着她的唯一,她不敢想象若是失去他,她是否还有勇气吸纳了历代族主少主历练留下的灵术,是否能学成锁魂术,用锁魂术分离出生死锁情,更不敢想象,哪怕活着,是否自己还有勇气走出这里。

    脚下已经感觉不到痛,身体也突然感觉不到冷,每走一步,就有层层薄冰冻结在她身上,而随着她走动,层层薄冰再被她打掉。依次反复,数十次之后,她终于来到了冰宫的正忠心。

    冰宫的正中心立着两尊金色的人像,一男一女,都有着天人般的美貌。哪怕是这满世界都是寒冰,所有事物都是冰做的物事儿,但是他们身上却没被侵蚀半丝寒冰。

    抬眼看去,在他们的上方,是一处玉兰花的吊顶,玉兰花瓣的四周,汇聚着不同于这里冰气的丝丝缕缕的青色气息,大约有百千条气息之多,他们似乎各自形成了丝带,盘旋在玉兰花瓣的周围。

    云浅月想着这应该就是上官茗玥所说的云山历代族主和少主历练时或多或少留在这里的灵气了。也许正因为有他们在,等于守护这两尊金象,才免于这两尊金象被冰雪侵蚀。

    她要收服的就是这些。

    只有第一步将他们据为己有,她才能进行第二步实施锁魂术。

    她看着两尊金象,只见两尊金象的脚边各写着字,她看了片刻,知道这是云族的先祖和神女。云族每一代族主必须要和神女大婚,才能传承云族,令云族的灵力不分流。

    这两个人代表着云族的传承。

    云族每一代来这里历练的族主和少主以及神女,应该对这两个人都是敬重的,否则不会都留下一缕灵气和历代祖辈一起护卫这两尊金象。

    若她身上不是有着云族的传承,若不是上官茗玥是如今云山的少主,若不是再别无办法解除她身上的生死锁情,云族的人应该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她动这里的这些灵力的。

    她能来到这里,已经是何等不易。所以,更不该辜负这种不易。

    云浅月忽然来了力气,屈膝跪地,给两尊金象叩了三个头,之后起身,飞身向金象上方的玉兰花瓣而去。

    可是她刚靠近玉兰花瓣,千百条灵力的丝带忽然在这时合在一起,抱成一团,对着她打下。排山倒海之力,如高山压顶,她根本抵抗不住,整个人直直被打下,摔出了距离金象数丈之远的冰面上。

    在被摔到之前,她身上所有灵力都护在了小腹上,被摔的地方如骨头断了一般的疼,眼前金星直冒。

    眩晕了片刻,她才睁开眼睛,看向金象上方。只见那些灵术盘旋成一团,虽然是无数丝丝缕缕的气息,却是让她觉得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高贵。

    她咬着牙关,看了片刻,忽然又飞身而起。

    刚靠近玉兰花瓣,又被不客气地打下。

    她再次起身,同样被打下。

    一连三次之后,她的胳膊和腿已经擦破了皮,鲜血流出,很快就结成了血冰。尽管她护住小腹,但是小腹再度传来不适,她不敢再起来,只静静地躺在地上调息,许久后,感觉歇过来,她才支撑着站起身。

    这一次,她不再硬飞身而上,而是围着金象四周走。

    在距离金象最近的地方,寒气尽管依然很重,但是没有那么冰寒得令人受不住的感觉。

    大约走了半个时辰,她依然得不到吸纳之法,她根本靠不近这些灵力。这些灵力看起来各自分流,丝丝缕缕,但是只要她有动作,便会抱成一团,不让她动分毫,不但她不能吸纳,而且这些灵术隐隐的还要吸走她身体的灵力,她得用力封住灵力才能不被吸走。

    许久,她取出上官茗玥给她的纸皮本子打开,罗列着云族不传的秘术。

    她靠着金象脚边坐下身,护住小腹翻看起来。

    时间一点点儿过去,半日一晃而过。

    若是往日,结合她下来的时辰是午时,半日之后该是黑天了,可是她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白天黑夜之分。这里被冰宫和灵术覆盖,白天黑夜都有夜明珠照亮,夜明珠被封住在冰宫的冰壁上,将这里照得如一座不夜城。可惜,这座不夜城里唯一的活物只是她。

    将所有的秘术都看完了,没有一种秘术是吸纳灵术之法。

    云浅月将纸皮本子收起,仰着脸看着上面的蓝花瓣。云族千万年来所有下来这个寒池的人,或多或少都留下了自己的一丝灵力在这里,没有万人,恐怕也有千人。她自己如今这点儿微薄的灵力,的确不足以和这些抱成一团的灵力抗衡,若是强硬地吸纳,那么她只有被摔死的下场。

    她看了片刻,低下头,看着小腹,低声道:“宝宝,你说娘能有什么办法将这些灵术都收了变成自己的?”

    小腹处自然无声无息,无人回答她。

    “不知道你父亲现在在做什么?他是否想我了?”云浅月眸光闪过一丝恍惚,低低呢喃,“他是会想的吧?我们如今已经下来了,若不活着出去的话,我们只能死在这里了。你说我们若是死在这里,他……会不会来将我们的尸骨弄走?”

    小腹处依然无声无息。

    云浅月压制住心里思念的情绪,低声道:“如今有一个办法,我觉得是唯一的办法,就是我放弃自己身体的全部灵力,都让兰花台吸取,将我也顺便吸上去,你父亲曾经说过,收即是放,放即是收。只有放弃,才能得到。我觉得在这里同样适用。可是若我放弃全部灵力的话,就没有灵力护你了。届时,到底是何情形,就由不得你我了。是全部都收了这些灵力,还是被这些灵力吸干了灵力一无所获,再无能为力抵抗这里的冰寒冻死。不得而知了。”

    小腹处依然一动不动,无人回答她。

    云浅月轻轻叹了一口气,捂住小腹站起身,忽然将身体的灵力对准上面的玉兰花瓣的吊台外泄。她刚散出灵术,瞬间就被上面的丝丝缕缕灵术不客气地吸走。

    因她放出的灵力太多,上面传来的吸力太大,须臾,她整个人果然如预料一般,被上面强大的灵力吸了上去。

    一阵天旋地转,她掉在了上面的兰花台上。

    根本无力反抗,也无力动作,灵力再不受她的掌控,涓涌地被吸出。

    她清晰地感觉身体的灵力从各处外泄,如涓涓细流,流出体外。好在一点,这上面一点儿也不冷,不凉寒,如置身在云被之中,被如棉花和云朵一般的团团灵力包裹,隔绝了冰宫和寒池的严寒冰刀,如另外一个天地。

    她想着,大约千万年来,从来无人如她一般躺在这上面。

    每个人都奉献灵力守护云族先祖金象,只有她前来的目的是吸收这些灵力为一己之私。

    随着时间一寸寸消失,她身体的灵力也被这上面的灵力吸收得濒临枯竭,她能感觉到早先涓涓外流的灵力已经薄弱到如在抽丝,细细的几乎肉眼看不见。

    身体极度疲惫空虚,但她不敢闭眼,努力地保持一丝清醒,双手一直放在小腹上,不敢离开。幸好,她没感觉到小腹处有任何不适。

    就这样一直躺着,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终于支撑不住,眼前一黑,合上了眼睛。

    万年寒池静寂,如一个空明的世界,半丝异常的声音也无。

    万年寒池上面的云山,层层楼宇,一片素寂。

    时间拉远,如亘古结冰了的长河,白昼和黑夜,循环往复,可长河的冰丝毫无动静。

    寒池下十日,云山十天。

    云山司神殿专司神使终于在云浅月下了寒池第十日时忍不住前去找闭关了十日的上官茗玥。蓝翎、紫琪守在云宫门口,见到这位神使前来,齐齐见礼。

    “我要见少主!”神使是一位女子,若是云山有神女在,她便是神女坐下第一护法。地位在云山仅此与掌刑堂三长老。蓝翎低声道:“少主闭关前吩咐了,一个月之内任何人都不见。”

    神使脸色难看,“神女跳下了寒池,昨日我还能感觉到她的气息,可是今日半丝她的气息也感觉不到了,这意味着什么,你们不会不知。”

    蓝翎面色一变,犹豫地道:“可是少主有令,任何人不足一个月打扰他的话,掌刑堂死刑处置。”

    神使脸色一寒,“少主将神女带回云山,难道就这么让人死在寒池下?她本来就怀有身孕,再加上万年寒池下的万年寒毒,她怎么可能支撑得住?别说吸纳里面的灵术了,就是保命都难。少主不管不问,竟然还派人死守了万年寒池,严令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也不准下去。这究竟在做什么?难道想让云山好不容易赢回来的神女再度失去吗?”

    蓝翎不知道说什么,没了话。

    紫琪低声道:“少主是紧张神女的,不可能真正的不管不问。神使您稍安勿躁,少主此举必有用意。”

    “他有什么用意?我是神使,和神女的运数息息相关,这个云山,或者说这个天下,只有我能感觉到神女的气息,如今连我也感觉不到,神女其能还活着?难保不已经危在旦夕。”神使怒道。

    紫琪心下一颤,回头看了一眼,云宫内无声无息,她低声道:“神女天生与寻常人不同,更与历来神女不同。她降生天圣这十几年来,您不是也未曾感觉到她气息?以为这一代神女还未出生?所以,也许是因为生死锁情的关系,她暂时脉息被封住,您感觉不到她也有可能,不见得是出了事情……”

    神使闻言怒道:“天圣与云山万里之遥,我彼时探不到是相隔太远。青山屏障本身就屏蔽了云族灵术外泄,所以,探不到很正常,可是如今她就在云山,就在万年寒池下。距离我不过咫尺之遥,只要有一丝脉息,我不可能探不到。探不到的话,只说明一点,那就是……”

    “神使,你是想去掌刑堂领刑罚吗?”云宫内忽然传出上官茗玥低沉冷冽的声音,打断神使的话。

    神使见上官茗玥说话,立即道:“少主,属下自请下万年寒池救神女!”

    “你确定你能救得了她?”上官茗玥声音扬起。

    神使抿唇,“总有些帮助!”

    “有些帮助有什么用?”上官茗玥语气清寒,“她要的是收纳里面所有的灵力,启动锁魂术,解除生死锁情。这个你帮不了她!谁也帮不了她!如今的她,要么死,要么自己活。”

    神使脸色发白,声音隐隐激烈,“少主有没有想过,若是神女在这一代消亡,那么云山神女一脉可就再无传承了啊。”

    “无传承就无传承!别说消亡一个神女,就是想消亡整个云族,也是没有办法之事。况且,云族流传这世上千万年,是活得最长的种族,也够本了。”上官茗玥冷血无情地道。

    神使身子倒退了一步,“那怎么行……”

    上官茗玥似乎已经不耐,一挥手,一股大力从云宫内打出,将没有防备的神使打出了数丈远。他沉怒地道:“回你的司神殿!若是她真的死了,就埋骨在万年寒池,别说让人去救她,就是连收骨,任何人也不准去给她收!”

    神使被上官茗玥打中,踉跄了数步才勉强站稳,吐出了一口血。

    “念你是第一个来打扰我的人,此一掌是对你小惩大诫!”上官茗玥冷冷地吩咐,“蓝翎、紫琪,你们两个将他送回司神殿!通令全山,再有人如神使一般来打扰我,定杀不赦。”

    “是!少主!”蓝翎、紫琪齐齐一个激灵。

    ------题外话------

    相信我是亲妈啦,真不想虐月儿和小包子的……奈何奈何!

    快月底了哦,美人们,手里有票的千万别留着,最近就怕手抖,万一手抖,不太好说……O(∩_∩)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00》,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一百章 生死之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00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一百章 生死之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