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以命易命

    三日后,叶倩带领一队人马,风驰电掣来到八荒山南疆大营

    叶倩来到的时候,正是傍晚,夕阳满天,她一身火红衣裙,骑着一匹橘红色的马,如天边洒落的云彩,令满目白帆高挂的南疆军营刹那因她而明亮起来

    她怀孕四个月,还不太明显,翻身下马,径直走入军营

    南疆的士兵见她来了,齐齐跪倒在地,高呼,“女皇!”

    南疆国舅风烬凌墨等人得到消息,从议事的营帐中出来,迎上她

    “叶女皇来得真快!”风烬看着叶倩,从南疆京城到八荒山,就算快马加鞭也要七日路程,如今才三日她就来到了只能说明她在没得到云暮寒死的消息之前就从南疆京城出来了

    叶倩对跪倒在地的南疆将士摆摆手,众人起身,她对风烬询问,“云暮寒如今在哪里?”

    “你来得太快,十里桃花林的冰棺刚到,还没将他放进去,如今在中军帐中”风烬打量叶倩的神色,什么也看不出来,只觉得她一身红分外刺眼

    “那就不必放了!”叶倩吐出一句话,脸上没什么情绪地向中军主帐走去

    风烬挑了挑眉,抬步跟上她

    南疆国舅也立即跟上叶倩,想说什么,“倩儿,你……”

    “舅舅不必说了!我都知道”叶倩拦住南疆国舅的话,头也不回地向中军大帐走去

    南疆国舅看着她脸上没有泪痕,也没有悲痛的情绪,只能住了口一行人来到中军大帐,中军大帐外依然守着云暮寒的近身亲信和叶倩给他的南疆王室亲卫齐齐跪地,“女皇!”

    叶倩脚步顿了一下,猛地挑开帘子,进入了中军帐

    她进了中军帐内,脚步不停,径直来到云暮寒所躺的床前云暮寒依然如三日前一般躺在那里,心口的匕首依然未拔出面色一如三日前,不见死气,但也不见生气

    叶倩汀脚步,静静地看着云暮寒

    帐中因她而来,弥漫着低气压,虽然她脸色没有表情,但丝丝阴沉之气从她身上溢出来,还是能被人感知

    风烬站在她身后,没有说话

    南疆国舅心中叹息,立在一旁,他想着这么些日子以来,他和云暮寒每日都有交谈,从来没有感觉出他有要自杀的心,到底是为了什么?让他如此自杀?他如今犹不相信

    中军大帐沉静,几个人如无人一般

    过了许久,叶倩忽然开口,分外冷静,“舅舅,风家主,你们都出去!”

    南疆国舅一惊,仔细看着叶倩神色,连忙上前劝慰,“倩儿,你可不能因此想不开艾他……他也许是被他人所杀,毕竟……”

    “他是自杀!”叶倩肯定地道

    南疆国舅顿时失了声风烬看着叶倩,又看了一眼云暮寒,此时开口,“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的选择,叶女皇别忘记你腹中的孩子”

    “选择?”叶倩冷笑一声,盯着云暮寒,语气沉暗,“他的选择就是这样死吗?”

    风烬沉默,不是这样死,但已经是事实

    “这难道就是他愿意的?”叶倩眯起眼睛,沉暗的声音如春日里要下暴风雨的前奏,“他最惦记的无非是他的妹妹,怎么不想见她最后一面?”

    南疆国舅叹息了一声,“这也正是我疑惑的地方寒儿疼惜景世子妃,如今她在云山,生死未卜,他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自杀?尤其又是景世子和夜轻染两军交战的时候自杀?难道他就不明白他的自杀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吗?”

    “六年前,夜轻染夺走了我的胭脂赤练蛇和万咒之王,今日,他又要夺走我的丈夫他做梦!就算是死,我也不能让他如愿”叶倩冷沉的声音忽然升起一抹撕裂的阴狠,抬手凝聚一团黑气,照着云暮寒的心口而去

    南疆国舅一惊,立即出手拦住她,“倩儿,你要做什么?他已经死了……”

    “死了也得给我活回来!”叶倩眉峰竖起

    南疆国舅面色一变,看着她道:“倩儿,你冷静冷静,寒儿的确是死了,我和风家主确已经证实,他当日就没了脉息怎么还能救?”

    叶倩错开南疆国舅拦阻的手,沉声道:“别人不能救,天下医者医不来死人,不能让人死而复生但是只要人死没过三日,我南疆就可以,舅舅你是知道的”

    南疆国舅闻言大骇,不敢置信地看着叶倩,“倩儿,你……你要用……以命易命的南疆绝传禁术?”

    “不错!”叶倩点头

    南疆国舅身子微颤,忽然错前一步,挡在她面前,大声道:“不行!”

    “舅舅,云暮寒可以有无数种死法,但不能就这么扔下我自杀去死”叶倩眉眼坚毅,眉峰笼罩着浓浓阴云,“六年前,我因为守住南疆,和夜轻染玩了一场老鼠捉猫的游戏我败了!没拿回万咒之王不说,还失去了南凌睿当我醒悟,想回头的时候,他已经转身,再不要我我不想失去了南凌睿之后竹篮打水一场空,拼尽全力,也要薄南疆,于是找了云暮寒可是如今南疆已经归顺慕容,无论是景世子有朝一日成或者败,南疆的国号都要被取消,再无南疆南疆已经没有了,父王也早已经离我而去,我无兄弟姐妹,除了云暮寒,我一无所有六年前已经输了一次,如何还能再输?他就算是死了,也要给我活过来”

    南疆国舅身子一震,“倩儿,南疆王室的禁术,以命易命,从来没有人试验过,你……你还有舅舅我”

    “舅舅又怎么能日夜跟在我身边?在舅舅的心里,景世子才是你的第一位你和忠心拥护慕容氏将领的所有人一样,我不是你的唯一”叶倩道

    南疆国舅顿时沉默下来

    风烬站在一旁,看着二人,此时眸光也难掩惊讶,他不知道南疆竟然还有一门以命易命的禁术叶倩要动用禁术让云暮寒活过来?她没过三日就出现在了这里,难道早已经料到会有云暮寒自杀之事?还是景世子去信告诉了她?让她提前来了?那么景世子早知道云暮寒会有此一举?

    “倩儿,你如今身体怎么适合用以命易命的南疆禁术?你肚子里有孩子啊”南疆国舅沉默片刻,看向叶倩小腹,刚微微隆起,再有半年,就可以生了

    叶倩紧抿着嘴角,冷冽地道:“云暮寒若是不活着,我要孩子何用?”

    南疆国舅心里一凉,“若是你启动禁术,不但救不活寒儿,还会搭进去你自己和孩子,那……”

    “那我就陪他死!”叶倩截住南疆国舅的话

    南疆国舅再度失声

    中军大帐一时间陷入死一般地寂静

    过了片刻,叶倩冷声道:“不是我心狠,孩子于我来说,不及云暮寒我今日就用他的命,以命易命,换他父亲的命哪怕死,哪怕他活过来后我们此生再无子女我也认了”

    南疆国舅和风烬都不说话

    “总之,云暮寒不能扔下我上天入地,也不能我只剩下了他,谁也不能将他夺走夜轻染不能,上天不能,阎王爷不能,黄泉也不能”叶倩眉眼坚毅,缓缓转过身,对南疆国舅和风烬道:“舅舅,风家主,我决心已定,你们请出去!”

    南疆国舅想要再劝,但对上她坚毅的眼神,再也劝不下去

    “若是我死了,这里有诏书,我南疆朝野臣子兵马百姓都托付给景世子,请他善待若是我大难不死,再谈后话”叶倩从衣袖中拿出一个明黄的卷轴,递给风烬

    风烬接过明黄的卷轴,淡淡颔首,“叶女皇是真女子,若你生还,风烬当与你喝一杯若你死,我也会在你坟前和你喝一杯”

    “好!”叶倩点头

    风烬再不多言,拿着她的诏书走了出去

    南疆国舅叹了口气,也跟着风烬走了出去

    转眼间,中军大帐内只剩下叶倩一人,她再不耽搁,手心凝聚一团黑色的云雾,罩在了云暮寒的心口,不多时,那柄插在云暮寒心口的宝剑缓缓从他心口退了出来,黑色的浓雾渐渐地将她和云暮寒笼罩

    中军帐外,风烬拿着明黄的卷轴,负手而立

    南疆国舅站在风烬身旁,看着南疆王室京城的方向,叹息道:“我没有想到倩儿她竟然要动用南疆从来无人用过的禁术,就算她用孩子以命易命,可是难保不赔进去自己,这是真正的在赌命啊”

    风烬沉默不语,他的目光不是看向南疆,而是看向东海方向,云山在东海之境

    “风家主,你在想什么?”南疆国舅叹息半响,收回视线,看向风烬

    风烬淡淡道:“在想我也该找一个女人了!”

    南疆国舅一怔

    风烬看着远方道:“有一个傻女人,将你的命比她的命看得还重要,岂不是很幸福?”

    南疆国舅怔了片刻,说道:“我不知道,我这一生,没娶过女人”

    风烬忽然笑了笑,“我以前也想着这一生不娶女人,女人都是笨蛋,日日不省心如今却觉得有个女人麻烦也不错”

    南疆国舅也跟着她看向东海方向,“景世子妃还没消息吗?”

    “那女人命大,死不了”风烬道

    南疆国舅看着风烬,他的脸上半丝的的神色也无从景世子妃离开这么些日子以来,他见过许多人提起景世子妃都是一脸担忧,包括他,可是唯一一个不担忧的人就是风烬,他不明白他为何会那么肯定她命大死不了?

    “国舅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何不的她?”风烬转头看向南疆国舅,他跟随在云浅月身边最久,自然也学得了她大半本事,这份洞彻人心就是一项

    南疆国舅暗暗想着果然是风家主,怪不得景世子都让他三分,点点头,肯定地道:“不错,我不明白风家主为何如此肯定景世子妃会无恙?”

    风烬嗤笑了一声,“别人有三条命,她就会有九条命就算别人有一条命,她也总比别人多一条命的那个女人,最会的,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南疆国舅似有了悟地点点头,但还是免不了忧心,“但愿景世子妃平安回来,否则景世子……”叹息一声,住了口

    风烬不以为然,不再说话南疆国舅也不再说话

    二人谁也没人离开,齐齐守在中军帐外,自然是为了给里面的叶倩护法不管叶倩是成是败,都不能让人打扰了她

    这一守,便是三日三夜

    在这三日三夜里,天圣的大军也没有发起战役,两方军营都甚是平静

    三日三夜后,中军帐内忽然传出叶倩的声音,极其虚弱,“舅舅,风家主,你们进来”

    南疆国舅和风烬立即挑开大帐,走了进去

    入眼处,令人心惊

    叶倩躺在云暮寒身边,火红的衣裙被鲜血染了一层,红得血艳鲜血顺着床榻滴到了地面上,她小腹隆起的地方已经平坦,鲜红刺目中,她脸色白得令人心惊胆颤

    云暮寒静静地躺在她身边,依然是一动不动

    南疆国舅脚步顿了一下,便急匆匆奔到床榻前,痛心地看着叶倩,“倩儿,你怎么样?可……可是救活了?”

    叶倩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该做的我都做了,就看天意了”

    南疆国舅一惊,看着她,“怎么讲?”

    叶倩费力地偏头看了云暮寒一眼,“六年前,我没有勇气为了南凌睿扔下南疆,如今我爱上云暮寒,终于有勇气走出这一步,父王临去前让我爱惜自己的命那时我也满口答应,我从小被教导为了南疆不惜一切,可是没想到,世事总是难料我终于也为了自己活了一回”

    南疆国舅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

    “如今,就看他愿不愿意随我活回来了我已经将我们的命拴在了一起,他死,我跟着他死,他活,我跟着他活”叶倩用力地睁着眼睛,看向风烬,“风家主,将我们找个地方安置吧!”

    风烬点头,“好!我会送你们去十里桃花林有楚家老爷子在,你们是死是活,都没人动得了你们”

    “谢谢!”叶倩放心地闭上了眼睛

    南疆国舅惊醒,连忙去给叶倩把脉,手不停地颤抖,半响,放开叶倩的手,把上云暮寒的脉搏半响后,他放下手,颤着声音道:“这两个孩子,真是冤孽啊”

    风烬也伸手去给二人把脉,片刻后,对南疆国舅道:“冤孽不冤孽我不知道只知道云暮寒若是不活回来,就算是死,他也不安心的”

    南疆国舅点点头

    “凌墨!”风烬对外面喊了一声

    凌墨立即听命走了进来

    “将他们打理干净,你亲自带着五千人,送他们去十里桃花林交给楚家老爷子”风烬对凌墨吩咐

    “好!”凌墨点头

    风烬转身走出了中军帐,南疆国舅也走了出去风烬来到中军帐外,对等候在外的南疆将领道:“叶女皇为救王夫,陷入昏迷,生死未卜如今我送他们去十里桃花林”话落,他随手抖开了叶倩早先留给他的诏书

    南疆众将领看到诏书,又看了一眼中军帐,对看一眼,齐齐跪倒在地,“我等今后一心扶持景世子,听候风将军吩咐,万死莫辞”

    “起来吧!议事!”风烬虽然守了三日,不见疲惫,拿着叶倩的诏书,大踏步向议事的营帐走去

    一众人立即跟上了他

    当日,风烬议完事后,调兵遣将,攻打天圣大营

    南疆士兵和他带来的十大世家佼佼者均群情激奋,斗志昂扬,战火顿时掀起,八荒山马蹄嘶鸣,战鼓喧嚣,杀气满天

    天圣大营内,夜轻暖用了六日时间,全部排查完所有将领士兵,未找到蛛丝马迹,也没有收到关于夜轻染的只言片语她不由将目光转向了死去已经放在了冰棺中的西延玥身上

    这才第一次怀疑西延玥是否是自杀?

    因为,如此防守严密,外人不可能混迹进来,尤其是跟随他的近身亲卫在八荒山着火时一直守在他营帐外他如何会被人杀?若不是被人杀?那么是否是自杀?

    夜轻暖想到此,被自己的想法觉得荒谬了一下,但又觉得除此之外,实在想不透谁能杀他揣测片刻,当即对乌衣骑的首领道:“将冰棺抬来!”

    乌衣骑首领疑问地看着夜轻暖

    夜轻暖抿了抿唇,“我要对西延玥验尸”

    乌衣骑首领一惊,立即明白了什么,点点头,亲自带着人去抬西延玥的冰棺

    就在这时,探兵忽然来报,“报,公主,南疆出兵,兵马来犯,如今距离我军大军不足十里”

    夜轻暖面色一寒,冷厉地问,“南疆不是死了云暮寒吗?”

    “是!如今南疆兵营的白帆还未撤”那探兵立即道

    “南疆谁领兵?”夜轻暖问

    “就是那个风烬!”探兵道

    夜轻暖闻言咬了咬,喊住乌衣骑首领,怒道:“不用去抬了!通令全军,准备迎战!”

    ------题外话------

    月底最后几日了哦,手里有票票的亲,别留着啦

    谢谢亲们送的月票,爱你们,么么哒!明天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05》,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一百零五章 以命易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05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一百零五章 以命易命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