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容景话音刚落,云浅月立即停止了走遛遛,开始趴在佛像身上研究,第一个佛像,第二个佛像,第三个佛像……一连好几个佛像都走过,依然没发现能动手的地方。但她也不着急,逐一检查下去,这摸摸,那动动,不让其有一分遗漏。

    容景看着云浅月,好笑地摇摇头,也跟在她身后看着她逐一检查。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钱焰“咦”的一声。

    夜天倾疑惑的声音也传来,“怎么回事儿?不是要破解开了吗?怎么突然不动了?”

    “在下也不太清楚,按理说在下破解的方式没错,刚刚的确找到了机关开口。”钱焰也是震惊莫名,见夜天倾要发怒,他立即道:“在下再研究片刻,也许刚刚的开口不对。此机关设置极为精妙。”

    “阿弥陀佛!太子殿下再等片刻吧!这许多时间都等了,也不差这一时半刻。钱施主的确是在尽力。此机关据说是百年前始祖皇帝建超时候一位奇人所设。钱施主如此短时间想要破解开的确很难。”灵隐大师打了个佛偈,对夜天倾劝道。

    夜天倾住了口,盯着紧闭的石门,玉颜深沉,一双眸底深处复杂难测。若是说她和容景真落在了这里的话,那么如今已经过去三日半,也就是说他们在一起待了三日半……他袖中手紧紧攥起。

    “景世子是天圣第一奇才,什么能难得住他?我看景世子是不想出来。”夜天煜扫了夜天倾一眼,也看向紧闭的石门。

    夜天倾神色一动,显然顺着夜天煜的话想去。

    “四皇子这就错了,天圣奇才也不是所有都精通的,景世子毕竟是个凡人。不精通机关之术也无甚奇怪。”灵隐大师接过夜天煜的话开口。

    夜天倾阴沉的脸色缓和了些,平静地道:“不错,景世子也是凡人!”

    “哎,可怜了月妹妹,不知道在里面饿得什么样了?估计头昏眼花了。”夜天煜又道。神情似乎极为心疼云浅月。

    “你能不能住嘴!要不要我帮你堵上嘴?”一直没开口的云暮寒突然出声。

    “暮寒,你担心月妹妹我也担心啊!”夜天煜看向一脸冰寒的云暮寒,见云暮寒死死盯着他,他立即后退了一步,“好,好,我不说了!”

    云暮寒转回头,继续盯着钱焰。往日淡漠刻板的俊颜上此时极为深沉孤冷。

    四皇子心里腹徘,这个家伙以前对他这个妹妹都不闻不问,以为他根本就不在乎,没想到却是如此在乎?如今这副样子倒是不像他。

    钱焰再不敢耽搁,顶着众人的压力继续研究。

    外面的声音清晰地传了进来。云浅月不屑地嗤了一声,也不理会,继续研究。

    容景不言不语,跟在云浅月身后继续看着她忙乎。

    将所有的佛像都检查完之后,云浅月哭丧着脸看着容景,“你所说的办法看来是不可行,根本就没有机关。”

    “那这些佛像是怎么进来的呢?”容景缓缓开口,“总不能是人搬进来的。钱焰破解的那一处是个小门。这么大的佛像进不来。而这一处门虽然大,但是你想想我们来时也曾遇到狭窄之处,只能两个人通过,否则我后背如何会受了创伤?这些佛像自然也不是从这个门进来的。”

    “是啊,怎么进来的呢!”云浅月也疑惑,开始绕开佛像打量别处,又来了精神,“难道说还有第三个门?”

    “嗯!”容景点头,“可以这么推测!”

    “既然有第三个门那就难不住我了。”云浅月离开佛像去四周的墙壁处探索。

    容景依然跟在她身后,不紧不慢。

    将四周的墙壁检查了一圈,也没发现有暗锁可以开第三个门。云浅月又开始检查地面,将地上厚厚的土用脚踢开,全部都检查完毕,依然没有,她不死心地看向房顶,“难道在那上面?”

    “也许!”容景也看向房顶。

    “在那里!”云浅月一眼就盯到了佛像上面的房脊上,看着那处有一道极其细微凹凸的痕迹,她欲哭无泪,“这怎么上去啊?没有内力,哪里来的轻功?”

    容景摊摊手,“那就没有办法了。看来你和佛还真是无缘!这些佛像都不待见你,到嘴的肥肉是吃不到了。”

    “你个毒嘴毒舌,从来就不吐好话!”云浅月白了一眼容景,对他霸道地道:“我不管,反正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给我打开那道门。否则我就让外面那个第一世家的白痴打不开暗门,你我就在这里关着吧!什么时候武功恢复了,什么时候再出去。”

    云浅月是下定决心了。有钱不要是傻子!

    “武功恢复怕是短时间别想了。你我如此透支功力,动了本源。留下一条命已经不错了。没有一年半载,功力是恢复不了的。”容景话落,见云浅月瞪眼,他温和地提醒道:“我们一直关在这里出不去会饿死的!”

    “饿死就饿死。那也不能便宜了夜天倾和他那个皇帝老子。”云浅月立即道。

    “哎,那只能饿死了。”容景无奈一叹,又道:“咱们打不开这扇门,就算夜天倾看到这些佛像也打不开这扇门弄不出去它们。所以,出去也不是以后没有机会再得到。”

    “那不一定。万一那个钱焰发现了第三道门呢?岂不是就弄出去了?再者说了,夜天倾一旦看见,没准立即咂巴了这些佛像搬走了呢!哪里有准?本小姐绝对不做这种不确定的买卖。不到我手里,我总是不放心的。”云浅月摇头。

    “真没发现你除了好吃好睡好玩外还有一个好钱如命的毛病。当真是一无是处了。当心以后嫁不出去。”容景伸手在身上摸索,摸索了半天也没摸到一物,他不由一叹。

    “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谁要想娶我,我还不想嫁呢!”云浅月不以为然。

    在这个世界她更加深刻地意识到没权没钱是活不成的。她如今初来乍到,半分钱没有,就算回去接手了那个狗屁云王府管账管家,钱也不是她的,不能随意挥霍。哪里有自己手里有钱方便?况且她可不想累死累活出外想办法赚钱去,她这一世就想吃喝玩乐外加享受,如今这白来的金子,为何不要?不要是傻子。就依照这个世界一文钱一个肉包子的消费水准,这些金子够她花大半辈子的了。还是说不用省着的情况下,要是浪费点儿花的话,够她花一辈子都花不完。岂不是有了这些金像以后就吃喝不愁了?所以,必须要拿下!

    “你及笄后皇上会圣旨赐婚,恐怕嫁不嫁不是你说了算的。”容景道。

    “老皇帝不都老掉牙了吗?那时候没准早死了。况且我不相信谁能逼迫的了我。”云浅月懒得再说,对容景催促,“喂,快点儿,你想到办法开门没有?”

    “我身上空无一物。如何有东西给你打开那门?”容景目光落在云浅月身上,见她青丝上散散地插着两只簪子道:“你头上簪子撤下来吧!我试试看能不能给你打开门。”

    “必须能打开!”云浅月毫不犹豫将自己头上两支簪子拔了下来递给容景。

    容景伸手接过,看向房脊,微微抬手,一只簪子向着那处凹凸之处打去,“啪”的一声轻响,簪子拍打在了那处,又急速落下,掉在地上,又一声轻响,一碎两半。

    云浅月眼睛一眨不眨地等着那门打开,等了半晌也不见动静,她对容景道:“看你那么点儿小劲,用大点儿劲。”

    “我如今只有这么大的劲。”容景无奈。他的手如今能抬起来将那簪子扔出去且打在了那处就相当不容易了。没有打开也很正常。

    “真是手无缚鸡之力。百无一用是书生。”云浅月嘲笑容景。

    “那你来试试吧!我怕是未来很长时间我都是百无一用是书生了。”容景将剩余的一只簪子递给云浅月。

    云浅月伸手接过,看准了那处,用力将簪子扔了出去。她自认为使了很大的力,奈何簪子也只是“啪”的一声打在了那处,又快速地坠落到地上,发出比容景那声还要细微的声响,一碎两半。门依然未打开。

    “弱女子同样百无一用。”容景自然落不下嘲笑云浅月。

    云浅月气恼。瞪着地上碎成四瓣的簪子,如今簪子的分量减轻,怕是更打不下去那个按钮了。如何能开门?

    “再找找你身上还有可用的东西没?”容景提醒。

    云浅月立即伸手去摸,摸了半晌,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来,正是她从容景身上搜刮来的玉佩,她看了一眼立即又揣回了怀里,果断地道:“不成,这块玉佩比一尊佛像还值钱。不能用。”

    容景似乎笑了一下,缓缓道:“一块玉佩换十二尊佛像,赚的还是比损失的多。”

    “那也不成。”云浅月立即摇头,“玉佩揣着多方面,佛像太麻烦了。而且我喜欢用最少的损失换最大的利益。所以,玉佩坚决不用,打死也不能用。”

    “那你身上还有能用的东西吗?”容景询问。

    “没了。”云浅月垮下脸,“我太穷了。身上一块银子都没戴。”

    “你还有一枚手镯。”容景目光定在她手腕上,提醒道。

    “对呀,还有一枚手镯。那就用这个了……不行,这个也是很值钱的。”云浅月刚要扒下手镯,又住了手。

    “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容景摊摊手,“这些佛像你只能不要了。”

    云浅月看向别处,除了十二尊大佛像空无一物,就算她现在想掰下一个佛脚或者佛手来都没那么大的力气,她不由又低头看向手镯,一咬牙,“算了,就用它吧!”

    “这枚手镯流传大约百年。是当年的始祖皇后佩戴的。她曾经是云王府嫡女,后来和始祖皇上相爱,皇上得到了一块南海碧玺,命天下第一能工巧匠打成了这枚手镯送给了她,用此作为定情信物。后来始祖皇帝和皇后情深,始祖皇帝言历代皇后都出身云王府,所以,这枚手镯经历了天圣每一代皇后佩戴后都会传给下一代皇后,而你太姑姑没等你姑姑入宫就去世了,所以她去世前就将这枚手镯传给了当时还是云王府嫡女的你姑姑。你姑姑后来承蒙圣恩入宫为后,她入宫前,将这枚手镯传给了你。”容景看着那枚手镯,清泉般温润的眸光闪烁着难以莫测的情绪,声音却依然如故。

    “呀,南海碧玺啊!这么说它真的还是很值钱的。”云浅月看着手镯,她从来到这里一直没仔细看手腕上这手镯,如今一看可不就是碧玺吗?还是上等的碧玺。

    “嗯!”容景点头。

    “比你那块玉佩还值钱?”云浅月问。

    “大约是同等价钱,但是这枚手镯不在于它的价钱是多少,而是它背后所代表身份。你若是成为天圣皇后,还何必要在乎这里这十二尊佛像?这一生都荣华富贵享受不尽。所以,它不能用金钱来衡量。”容景看着云浅月,神色话语都含了几分漫不经心,坚毅道:“所以,依次来说,我那块玉佩比你这枚手镯差远了。”

    “原来是这样!”云浅月蹙眉。这枚手镯原来是天圣历代皇后佩戴之物。那她还真不能砸了,要是砸了的话会不会闯祸?老皇帝会不会杀了她?她小脸皱成一团,抬头问容景,“这枚手镯要砸了会有什么后果?”

    “后果自然是有的。若是皇上知道你为了要这十二尊金像而砸了这手镯的话,估计不会放过你。毕竟是历代皇后流传佩戴之物。抄家灭族也不是玩笑。”容景道。

    “那看来还真不能砸了。”云浅月苦下脸。

    “我看你还是砸那枚玉佩吧!反正是我的玉佩,被你抢去,它就是一块玉佩而已。没什么用处。比你这手镯能够带来的荣华富贵可是差远了。”容景建议。

    “荣华富贵如烟云,真金白银才实在,我又没想进宫做皇后去。这手镯虽好,你一说这代表的破身份我以后戴着也难受。就用它了。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我用这枚手镯砸了开机关换金像了?就这么决定了。”云浅月再不犹豫,将手镯从手腕上扒了下来。递给容景,“你毕竟是男人,比我劲大。来,你来砸!”

    容景看着递到他面前的手镯,微微挑眉,“你确定用它?不用那块玉佩?”

    “废什么话!就用它了。”云浅月摇头。

    容景伸手接过,眸光似乎闪过一丝笑意,对云浅月低声道:“你放心,你砸了手镯开机关换十二尊金佛像之事我一定不说出去。就说我们掉进来时候碰到墙壁摔碎了。”

    “够哥们!”云浅月满意了,这丫的关键时刻还是不错的。

    容景轻轻掂了掂手镯,手腕用力,手镯像房脊那处凹凸之处飞了去。只听“啪”的一声清响,手镯正中那凹凸之处,清响过后,手镯快速像地上坠来,而方向正是容景和云浅月所站的方向。

    虽然二人武功尽失,但以他们的身手接一个手镯还是很容易的,只要前走一步,云浅月跟没看见似的,任由那枚手镯向地上落去,而容景也未伸手去接。这次更脆的一声清响,手镯落地,一摔八瓣。

    “碎的瓣数太多,这回想要修复都修复不上了。”容景似乎为这枚手镯惋惜。

    云浅月不屑地瞥了他一眼。丫的就装吧!她盯着那处凹凸之处看了半晌,那处没有动静,她疑惑道:“咦?难道错了?”

    “估计是你找错了破解之处。可惜了这枚手镯了!”容景点头。

    “难道我真跟这些金子没缘?”云浅月不由泄气,她自诩精通机关暗道此术,此时也再找不到出口了,她摆摆手,“那算了,今日得不到,等被老皇帝得到之后我去盗国库得了。”

    “你可真是不死心。”容景似乎有些无语。

    云浅月抬步向钱焰破解暗门之处走去,刚走了两步,忽然听到身后有沉重的响声,似乎开门声,她不由回头,只见佛像向地上陷入。她一喜,“哈哈,原来这处门在地下。果然奇妙。”

    “上天还是厚待你的。”容景笑着道。

    “不知道研究这机关暗器之人如今还活着不?要是活着我一定找他去喝一杯。”云浅月看着那些佛像一排都像地下陷去,她啧啧赞叹。

    “据说是圣祖时候的一位奇人,如今百年已过,如何能活着?你若是想找他喝一杯,估计要等百年之后去地府找了。”容景道。

    “那也行,就百年之后再去地府找他喝。”云浅月脚步又转了回来,盯着那些佛像脚下,看了半晌,又啧啧赞叹道:“原来上面的机关只不过是开启底下这些佛脚处的暗门的,看这形式暗门地下还是有暗门的,那里才是真正的第三个门。”

    “嗯!”容景点头。

    “只要能将这些佛像先隐藏在这里就行,我有办法让钱焰打不开这个暗锁。那么这些佛像就安全了。”云浅月又道。

    “嗯,只要你有本事不让钱焰发现这处且破解开就成。这天下如今除了他外,再无人能超过他。”容景再次点头。

    二人说话间,外面又传来夜天倾大怒声,“钱焰,你是不是不能破解开?”

    “回太子殿下,在下无能……”钱焰惶恐的声音传来。

    “我看你真是不想要脑袋了!”夜天倾大怒,喝了一声,“来人,将这个……”

    “太子皇兄,你要是将他杀的话,这天下间就没人能破解开了。钱门主被公认为这一代钱门的奇才。只是这暗道可是始祖爷在世时候的奇人所建。他如今破解不开,也是有情可原。”四皇子拦住夜天倾的话。

    “阿弥陀佛,四皇子说得不错!还是让钱施主再继续破解吧!”灵隐大师也道。

    “太子殿下若是杀了他,这门就是个死门了。景世子和本世子家妹岂不是要真困死此地?自然不能杀他。”云暮寒也立即道。

    “那你继续吧!”夜天倾尽管再急,也是无奈。

    “是!”钱焰以后衣衫浸湿。抹了抹额头的汗继续研究。

    此时里面十二尊佛像已经全部沉入地下。

    云浅月低头看了一眼下面,伸出手在佛像的头顶按了两下,十二尊佛像所在的地面瞬间转换起来,顷刻间从地下顶起十二块玉石打磨的厚重板面,就将佛像掩盖住,玉石的地板面和佛堂铺地的石面吻合,不留一丝缝隙。整个佛堂空空如也,好像那些佛像从来不存在过一般。她转过身,喜滋滋地看着容景,“大功告成!”

    容景看着她得意洋洋的神色,低声轻笑。

    “你我现在就赶紧在这地上走个几十圈,将这些佛像存在的痕迹消灭掉。否则管看这灰尘的印迹人家就能发现,而且我们被困了这么久,怎么也不能坐着不动吧!”云浅月对容景吩咐了一声,立即在地上绕着圈圈走起来。

    “好!”容景赞同,也跟随着云浅月在佛堂的地面上转圈而走。

    二人走了大约几十圈之后,云浅月走不动了,停下脚步对容景道:“行了,也差不多了,我们出去吧!再不出去真饿死了,不饿死也折腾死了。”

    “嗯!”容景点头。

    “你先快靠着墙壁坐下,我动了机关,让钱焰打开,我们就出去。”云浅月指向一个方向,对容景道。

    容景向云浅月指着的方向走去,靠着墙壁坐了下来。

    云浅月走向墙壁,在墙壁上轻轻按了两下,将机关瞬间转换了个位置,既不让外面的钱焰太快开门,也不让他发现是她在里面动了手脚。弄完之后她寻了个距离容景很远的位置,靠着墙壁坐在了地上,唔哝道:“折腾死我了……”

    容景长长的睫毛遮住眼帘,并未言语。

    过了大约一炷香时间,只听外面传来钱焰惊喜的声音,“在下找到破解之法了!”

    “那还不快些!”夜天倾立即喜道。

    “阿弥陀佛!希望景世子和云府浅月小姐安好。”灵隐大师打了个佛偈。

    “他们一定安好!”云暮寒肯定地道。

    “还磨蹭什么?快开门啊!”夜天煜催促。

    只听咔咔两声清响,清响过后墙壁忽然裂开两道缝隙,石门不是左右移动,则是由下自上缓缓上升,只听钱焰赞叹道:“原来破解之法在脚下,是在下愚钝了,果然精妙!”

    云浅月心里翻了个白眼。迂腐的白痴!本来昏暗的佛堂顿时射进刺目的光亮。容景和云浅月均不适应地闭上了眼睛。

    “月妹妹!”夜天倾第一个冲了进来,看到容景和云浅月各俱一边,他直奔云浅月而去,“你可还好?”

    云浅月恍若未闻,闭着眼睛不动。

    “太子皇兄,你这不是废话?困了三日三夜,如何能好?”夜天煜随后走进来。

    云暮寒落后了夜天煜一步,进来也直奔云浅月。

    “世子!”弦歌的声音传来,在云暮寒之后,疾步奔向容景。他一直跟随众人在外面守着,只是没有说话而已。

    “还好!”容景虚弱地吐出两个字。

    弦歌连忙蹲下身去扶容景,当触到他虚弱的脉象不由一惊,睁大眼睛,“世子你怎么会……”

    “先出去!”容景打断弦歌。

    弦歌惊异于容景武功尽失,他向云浅月所在处看了一眼,收起了惊讶,立即弯身抱起容景。想着世子这次定是为了救浅月小姐耗费了一身功力。他不由心疼。世子一身功力博大如海,如此为救浅月小姐而耗尽,真值?

    “月妹妹,你如何了?”夜天倾走到云浅月身边,伸手要去抱他。

    云暮寒快夜天倾一步将云浅月抱起,不发一言就转身向外走去。

    “云世子!”夜天倾出手拦住云暮寒,沉声问:“你做什么?”

    “她在这里困了三日,自然要赶快出去!”云暮寒看了夜天倾一眼,“希望太子殿下尽快查明吾妹和景世子被陷害的原由,给云王府一个交待!”

    夜天倾撤回手。

    云暮寒不再说话,带着云浅月向门外走去。

    “阿弥陀佛!恭喜景世子和浅月小姐吉人天相。”灵隐大师看着空荡荡的佛堂,一双老眼难掩讶异。他是知道这里有十二尊佛像的。何时被人取走了?

    “承蒙大师佛光相护了!”容景话落,看向夜天倾,“太子殿下的确要查明此事。我若不是相救及时与浅月一起摔下此地的话,她怕是必死无疑。”

    夜天倾面色一变。

    “弦歌,回后山别院!”容景不再说话,对弦歌吩咐了一句。

    “是!”弦歌立即抱着容景跟随在云暮寒之后也向门外走去。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儿?这玉镯为何碎了?”夜天倾忽然发现地上碎了八瓣的玉镯,立即弯腰捡起来,对被云暮寒抱着离开的云浅月询问。

    云浅月自然懒得说话,闭着眼睛在云暮寒怀里一声不吭。

    “我们摔下来时碰碎了。”容景再次道。

    夜天倾俊颜一白,他自然知道这玉镯所代表的什么。一时间只看着碎了八瓣的玉镯无言,脸色极为难看。

    云浅月心里哼了一声。云暮寒和弦歌自然不再理会。二人分别抱着云浅月和容景很快就出了石门,均施展轻功向后山别院而去。

    云浅月出了地下佛堂才发现这是似乎就是达摩祖师堂的大堂,那天她在南山山顶看到灵隐大师论法的地方。她瞥了瞥嘴,大口吐了一口浊气,还是活着比较好啊!她对云暮寒虚弱地开口,“哥哥,饿死我了,我要立即吃饭。”

    “好!”云暮寒点头。

    云浅月不再说话,想着这回被困这三天虽然几死几生,但也不亏。虽然耗尽了她白得的一身功力,但是救了容景,而且还得了一堆金山,下半辈子不用干什么也衣食无忧了。这样一想,心里美滋滋的。但是又想起害她中了催情引之人,她一定不会放过,她定要将那人揪出来。必定让那人生不如死。不管是玉凝,还是另有其人。

    四人离开后,夜天倾将碎了八瓣的手镯揣进怀里,又看到地上碎裂的两支簪子,认出是云浅月佩戴的,他又弯身捡了起来,也揣进了怀里。

    夜天煜看着夜天倾的举动,挑了挑眉,问道:“太子皇兄为何要将碎裂之物都收起来?难道你还要找人修复好不成?玉碎之后可是没法修复的,即便修复上的话,也不是原来的玉了。”

    “此玉镯是始祖爷给贞婧皇后的定情之物。流传了百年,如今即便碎裂了。也要拿回去给父皇看过之后由父皇决断。”夜天倾道。

    “那月妹妹那两支断裂的簪子呢!太子皇兄也要拿给父皇看?那两支簪子可不是贞婧皇后遗留之物。而是月妹妹自己的。”夜天煜又问。

    “自然要拿给父皇看的。这是证物。证明月妹妹当时情形必是危险,所以才没来得及护住南海碧玺的玉镯。希望父皇不会怪罪于她。”夜天倾沉沉地看着夜天煜,“四弟,你的话如今是越来越多了。”

    “太子皇兄如今是对月妹妹越来越好了。”夜天煜不置可否。

    夜天倾面色现出薄怒,但还是强自忍下,转过头不看四皇子,对灵隐大师道:“在下曾听闻父皇说过,当时披甲上阵救了始祖皇帝的十二高僧曾经都由圣祖皇帝给其铸造了十二尊佛像金身,以求世代保留,如今为何不曾得见?”

    “阿弥陀佛!”灵隐大师摇头,“老衲也正在纳闷。”

    “太子皇兄,当初那金佛之象恐怕不是放在此处吧?你看这里哪里有佛像的痕迹?”夜天煜自然也是听说过这件事情的。这件事情在天圣始祖开国志上是有记载的。当年那一战若不是灵台寺十二高僧带领一众僧人披甲上阵救了始祖皇帝的话,恐怕就不会有这天圣百年江山基业。所以,这是功勋,始祖皇帝登基后第一件事情是封了四位世袭王,第二件事情就是迎娶贞婧皇后入宫,而第三件事情就是给十二高僧铸造了金像。此三件事情当时轰动天下。

    “始祖开国志记载,如何能错?”夜天倾沉声道:“始祖皇帝当时是要将那十二尊金像摆设在灵台寺达摩祖师堂以供世人瞻仰的,但十二高僧不同意,所以就请了一位奇人在这灵台寺下建造了佛堂。十二尊金像自然放在了此地。”

    “太子殿下所言不错。十二尊金像是放在了此处。”灵隐大师点头附和。

    “那如今为何不见了?被人搬走了?”夜天煜疑惑。

    夜天倾回身看向垂首等在外面的钱焰,此时已经没有早先的急迫和凌厉,以和蔼的姿态温声道:“钱门主,你进来看看。可还有别的机关暗门用来存放那十二尊佛像?”

    “是!”钱焰躬身走进来。

    他刚刚一时破解了机关十分兴奋,如今沉静下来细想过程总感觉刚刚破解机关时不太对,仿佛有人在他破解机关时候动了手脚,否则不会如此艰难,而后来又如此简单,别人可能不会察觉,但是他自小就侵淫机关之术,耳目和眼力尤其敏感。似乎是有人在里面搞了动作。

    里面的人是景世子和云府浅月小姐,浅月小姐传扬得天下皆知连大字都不识一个的名声不是空虚,那么若是动手的话,那个人就是天圣第一奇才的景世子了。想到此,他不敢再往下猜测。听到夜天倾、夜天煜、灵隐大师三人的话,心中隐隐有些想法,但很快就被他掐灭。这种事情没有根据,他也不敢妄自胡言乱语,尤其是景世子万万不能得罪。如今听到夜天倾喊他,他立即走了进去。

    “钱门主可要好好研究,仔细检查。看看是不是真还有地方藏隐了那十二尊佛像,还是佛像根本就不放在这里。”夜天煜在钱焰路过他身边时道。

    “是,四皇子!”钱焰点头。

    “阿弥陀佛!”灵隐大师双手合十,打了个佛偈,并没有阻止。

    钱焰开始在空荡荡的佛堂查看,每一处果然都检查的极为仔细。他虽然不对夜天倾等人说刚刚的不对劲感觉,但是私心里还是想知道里面的人是怎么做到的。尤其是在不发出声响的情况下让他在外面无所知觉。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钱焰一无所获。

    夜天倾这次似乎也不着急了,也不催促他,而是静静等着。

    夜天煜也没再开口。

    灵隐大师自然也不再开口。

    又过了半个时辰,钱焰忽然向房脊那处凹凸处飞身而去。夜天倾一喜,夜天煜眸光微闪,灵隐大师面色不变,也都看向钱焰。

    钱焰身子贴到屋脊上,盯着那处凹凸处仔细看,发现居然灰尘处有被东西敲击过的痕迹,他心里一喜,伸手去按那处,按下之后他静静等着。

    而下面的人也都看着钱焰动作,也跟着静静等得。

    等了大约一炷香时间,佛堂没有丝毫动静。

    钱焰不由讶异,又按了两下,继续等待,过了许久,依然没有丝毫动静,他继续盯着凹凸处研究,很明显那敲击的痕迹应该是不久前留下的,若是时间太长的话肯定会被灰尘掩盖了。他忽然想起刚刚夜天倾捡起的碎了的手镯和簪子,心里一惊,将一闪而逝的想法压入心底。

    “如何?”夜天倾见钱焰半天不动,终是忍不住开口。

    钱焰不语,盯着那处凹凸之处的痕迹冥思。按理说他找的这处就是一处机关才对,可是如今纹丝不动,很显然被人动了手脚,但是他居然找不出症结所在,将这整个佛堂都仔细看过了,根本就无第二处机关,看来动手的人不但是精通机关之术,更甚至高出他许多。脑中现出容景的名字,想着以那人之能和第一奇才的名声若也精通机关之术也不奇怪,但是若是真是那人动了手脚藏匿了金像……想法刚一现出,很快被他压了下去。有些东西不是他能想的,更不是他能知道的。

    “钱门主,那屋脊上有花吗?让你一直盯着它?”夜天煜也出声。

    钱焰惊醒,压下心头惊骇的感觉,刚要飞身而下,想了想又身手在那处凹凸处按了两下,这回正按在容景和云浅月敲打之处,那处细微的痕迹消失不见,他这才对夜天倾开口,“在下可能找错了方向,这里不是一处机关。”

    “那上面别处可有机关?”夜天倾蹙眉。

    钱焰摇摇头,“在下不曾发现。”

    “我就说嘛,那十二尊佛像也许不是放在这里。”夜天煜看向夜天倾,“太子皇兄,你看看,这哪里像是放过佛像的地方?就是这么一座空佛堂。也许当初始祖爷虽然有心铸造金像,奈何无金子可用,就只建造了这佛堂。”

    “不可能!”夜天倾摇头。对钱焰道:“你再仔细检查一遍。”

    “是!”钱焰也想一探究竟。到底那人是怎么办到的,他身子一寸寸在房顶上移动。仔细不放过每一处地方,将整个房顶都检查了一遍后,确定房顶上再无机关,他飞身而下,对夜天倾摇头,“回太子殿下,再没有机关!”

    “怎么可能?”夜天倾还是不信,“你再仔细检查!”

    钱焰忽然放弃了想一探究竟的想法,对夜天倾恭敬地躬身,“太子殿下恕罪,恕在下才疏学浅。在下认为再无机关就算再检查百遍也是没有。若是太子殿下信不过在下,可以再另请高明。”

    夜天倾皱眉。

    “太子皇兄,钱门主在机关之术方面他认第一,无人敢认第二。他若说没有,自然是没有了。”夜天煜道。

    “智者能人居多,在下不敢居首!”钱焰立即惶恐道。

    “钱门主就不要谦虚了,连父皇都称赞你。”夜天煜扫了一眼钱焰额头上的喊,对夜天倾道:“太子皇兄要是还找的话臣弟可是不在这里陪着你找了。臣弟要去看看月妹妹,月妹妹这回遭了大难,估计吓坏了。”

    话落,夜天煜转身出了地下佛堂。

    “大师,你也觉得四弟所说那十二尊金像不在此地吗?”夜天倾询问灵隐大师。

    “阿弥陀佛!老衲也不敢确定,毕竟当时建造此佛堂的奇人和工匠都已经仙去多时。后来这一处佛堂封死,是否佛像真不在此地,还是有人曾经打开过挪走金像也无从查证。毕竟百年已过。”灵隐大师道。

    “大师说得也对。既然如此,那此事以后再查吧!我们先出去看看景世子和月妹妹情况,大师懂得医术,可以帮他们诊治一二,看看可是伤得严重?”夜天倾点头。

    “也好!”灵隐大师颔首。

    夜天倾轻轻一拂衣袖,对灵隐大师一礼,“大师请!”

    “太子殿下请!”灵隐大师也道了个礼,话落,当前抬步走了出去。

    夜天倾又扫了一眼空空如也的佛堂,除了地上被走的杂乱的脚印别无一物,他也抬步走了出去。出了地下佛堂对守在外面的随从道:“将此地封锁,即日起不准任何人进入。等我禀明父皇,再行彻查佛像遗失之事。听凭父皇论断。”

    “是!”那人立即躬身,一挥手,出现百名隐卫,顷刻间将出入口守住。

    灵隐大师看了一眼那百名隐卫,似乎叹息了一声,向北山别院走去。

    夜天倾自然跟在灵隐大师之后,方向也是北山别院。尤其是有某一件事他极其需要肯定,走了两步,对跟随他的随侍吩咐道:“立即快马加鞭去京城太医院请两名女医正来灵台寺给浅月小姐看诊。”

    “是!”那人立即应声,转身去了。

    灵隐大师停住脚步,疑惑地看向夜天倾,“太子殿下何必如此麻烦,有老衲在此,老衲也精通医术,可以给景世子和浅月小姐一起看诊。”

    “本来本殿下和大师想得一样。但又想起大师毕竟是出家人,给景世子诊治无可厚非。但是月妹妹是女子,多有不便。尤其她是云王府嫡女,身份特殊。”夜天倾道:“还是请太医院的太医来比较合适,再说太医院有女医正的。”

    “太子殿下所言甚是,老衲愚钝了。”灵隐大师再不多言,继续向前走去。

    夜天倾又想起什么,回头对出来的钱焰道:“钱门主就暂且留在灵台寺吧!等本太子禀告父皇此事后,父皇也许有所吩咐,钱门主精通此术,可以协助查探。”

    “是!”钱焰垂首。

    “来人,带钱门主去本殿下的院子小住。好好侍候钱门主。”夜天倾吩咐。

    “是,太子殿下。”有一人应声走过来,对钱焰冷硬地道:“钱门主请!”

    钱焰点点头,“有劳了!”

    那人不再说话,当先引路向夜天倾所住的南院主院而去。

    ------题外话------

    一边码字一边盯着月票,颤颤巍巍提心吊胆被紧追猛赶的感觉实在很**~(⊙_⊙),亲们有月票的赶紧都摞上来,我专心码字速度才能上去。这个月争取给大家积攒一个大更或者二更。怎样?(⊙_⊙)

    谢谢下面亲们!

    songhaihai(2钻)、abc小雪儿(2钻)、raphaellion(1钻)、melon123(1钻)、彼岸冥血00(1钻)、wendychi(1钻)、桑天蓝(1钻)、zjxiang2008(1钻)、蔡dyna(1钻)、qiaoqiao201(1钻)、13507165075(1钻)、chenjing8828(20花)、0917feng(10花)、汪蕙蕙(5花)、蛤蛤520(3花)、an593594(3花)、弱草(3花)、风韵三十(2花)、一元钱假钞(2花)、pangada(1花)、乌克兰小肥猪(1花)、吕奶奶(1花)、蝴蝶心结(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4》,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十四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4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十四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4。